超棒的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笔趣-第八節 三個箍兒看書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吕方的身份一旦揭破,其他话也就不必多说了,毕竟,道门阻碍取经,本就是顺理成章之事,根本无需多余的理由。
大神金刚惊道:“原来竟是道门出手了,难怪这些妖怪行事如此张狂,只是不知,他们为何又会对东天派来的那些剑仙痛下杀手,岂不是等于自相残杀吗?”
智慧胜佛道:“他们杀了东天那么多人,恐怕也只是巧合罢了,妖怪终究是妖怪,杀心难免会重一些,为了夺走玄奘,杀人越货倒也算不得蹊跷。若是当时玄奘仍在四大金刚手中,恐怕被杀之人就要换成他们了。”
大神金刚听得这话,顿时一阵后怕,一时间竟是冷汗直流,说不出话来。
望海菩萨此时却好像想起了什么,惊呼道:“不好,若是玄奘落到了云翔手中,至少性命还能无忧,可若是他落到道门手中,恐怕未必能逃过这一劫啊。”
智慧胜佛道:“望海菩萨所言甚是,事不宜迟,我这便前往天庭面见玉帝,将此事告上天庭。玄奘可是有玉帝圣旨在身,若是没事倒还好说,若是真死在了吕方的手中,道门万万脱不得干系,我西天便联合玉帝一同发难,终究要讨回个说法才行。”
这话一出,众人心中都是暗暗称是,佛祖也点头道:“道门若是真敢如此堂而皇之地加害玄奘,玉帝也定然不会轻饶了他们,我西天便不免要前往中土,与他们算算总账。而且,东天也为此白白死伤了几十个弟子,说不定也会参与其中,到时候,且看那三清圣人如何应对。”
智慧胜佛领了佛祖之命,便匆匆出门而去,望海菩萨与大神金刚也是心中焦急,正要一同离开,却听得佛祖道:“望海,你且留步,本座还有事与你商议。”
望海菩萨一愣,只得停了下来,待得大神金刚离去之后,才听得佛祖又道:“望海,双叉寨之事虽然未必与那云翔有关,但你所说之事,倒也不无道理,毕竟他是个来历不明的妖怪,本座虽要用他,却也应当加以提防才是。”
望海闻言心中一喜,忙道:“佛祖明察秋毫,弟子拜服,只是不知,佛祖打算如何堤防他?”
佛祖微微一挥手,便有三道金光飞射而出,落到了望海面前。
望海连忙定睛看去,便见到了三个金光闪闪的箍儿,顿时奇道:“佛祖,不知这是何宝物?”
佛祖道:“这三个箍儿,一为金箍儿,二为紧箍儿,三为禁箍儿,乃是本座新近炼成的至宝,任何人只要将其中一个箍儿戴在头上,便足以约束其行为。我再传你三篇咒法,若是对方行事不合规矩,你便念动咒法,这箍儿足以将其神魂折磨得痛不欲生,不怕他不听命行事。”
望海顿时又惊又喜,惊的是时间竟有这等逆天的宝物,喜的却是佛祖居然将这三件宝物赐给了自己,连忙叩拜道:“谢过佛祖厚赐,弟子定然想办法将其中一个箍儿套在那云翔的头上,让他不敢生出半点违逆之心。只是不知,另外两个箍儿,弟子该如何处置?”
佛祖淡淡地道:“那齐天大圣孙悟空法力高强,生性桀骜不驯,这箍儿本就是为了降服他所炼制的。虽然云翔说能劝服他为我西天所用,我西天却也不可不防,第二个箍儿,便戴到他的头上吧。”
望海连忙点头称是,又道:“那第三个箍儿呢?”
佛祖道:“我西天想要重振声威,免不了要多收服些妖族高手助阵,你可自行考察,若有合适的妖族高手,便用这箍儿收来便是。”
望海此时已是跃跃欲试,道:“弟子定不辱使命,不知佛祖可还有什么要叮嘱的?”
佛祖略一沉吟,道:“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这箍儿法林虽强,却必须要人心甘情愿地戴在自己头上,方能发挥出威力,若是外人强行戴上,并无半点功效,切记,切记。”
望海顿时脸色一凝,忙道:“佛祖的意思是,要那云翔和孙悟空自己心甘情愿地将箍儿戴上?”
精彩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八節 三個箍兒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佛祖点头道:“正是如此。你向来行事颇有计谋,想来定然有办法办到此事吧?”
望海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弟子明白了,定会尽力而为。”
说完,她收起了三个箍儿,又谨记好佛祖传下的三套咒法,方才转身辞别了。
出了大殿,望海又取出三个箍儿仔细打量了一番,无奈地摇了摇头。
本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宝,没想到却必须对方心甘情愿戴上才能有用,如此一来,这法宝的功能可就尴尬得紧了。
云翔对他本就防范之心极重,又如何肯心甘情愿将她送的东西戴在头上?这东西到底是佛祖赐下的宝物,还是一个极其麻烦的任务,着实有些说不清啊。
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大殿,她忽然想起了一件奇怪事。就在几个月前,云翔也曾在那里与她见面,还曾向她讨要三个箍儿,让她一头雾水,难道说,他当日所指的,就是这三件宝物不成?
想到这里,她忽然间浑身泛起了一阵寒意,便如同坠入了冰窟一般。
今天才发生的事情,为何云翔几个月前便已尽知?难道说,他还真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若是如此,自己处处与他作对,又哪有半点胜算?
而更让她头疼的是,如果云翔一早便知道三个箍儿的存在,又岂能不知其威力?要想让他自己戴上这东西,岂不是比登天还难?
想及此处,她再次长叹一声,身形一闪,便离开了灵山城。如今玄奘被妖族所擒,东天又死了二三十个福堂的刺客,每件事都让人头疼无比,都需她前去收拾首尾,现在的她,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那最大的麻烦云翔根本不在,她却并没有觉得半点轻松。这不由得让她生出了一种错觉,就好像那云翔始终都没有离开过,一直再暗中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所以才让她生出了处处受阻的感觉。

扣人心弦的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一百七十七節 驚聞讀書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离开了孤寂地狱,云翔方才算是亲眼见到了久违的通风大圣和新认的师弟枯藤。
通风大圣与他初见之时倒是并无变化,只是那枯藤倒真是人如其名,明明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鬼体却是生得极为枯瘦,皮肤也干瘪如同树皮,据他所言,却是早前修炼出了岔子所致,倒真应了这枯藤之名。
住在此间上百年,离开前总要与主人打个招呼,通风大圣要去与师兄谛听辞行,便带着枯藤前往枉死城而去。云翔不愿耽搁时间,便决定抽空前去探望泰山行走金秀,与师徒二人约定了在泰山娘娘庙外碰面。
返回中土十多年了,他却始终没有去见这位昔日的旧友,实则是这些年来如履薄冰,生怕牵连了这位故人。如今所有的事情都上了轨道,倒也不必再有那些顾忌了。
如今的泰山行走,早已与当年大有不同,得益于这些年来阎罗殿与幽冥殿相处和谐,也使得这泰山行走衙门的地位更加稳固,已然成了地府中一处不可小觑的势力。区区七品天官居然被当成了这般权势,倒也足以见得这位小王子的本事了。
金秀见到云翔,自是大喜过望,只是责怪他这些年来少了走动。直至听说他这些年竟是忙于周旋于各大势力之间,方才叹道:“早知你这性格不会安生,没想到却忙着这许多谋划,只可惜我本领低微,却帮不上你多少忙,日后若有地府相关之事,你可尽管向我开口便是,大事虽然办不了,跑腿传话之类的活计却是无妨。”
云翔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话,却忽然听得门外传来两声惊呼道:“大寨主,您可终于回来了,却是让小的们好一番苦等啊。”
優秀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貪玩的提莫-第一百七十七節 驚聞閲讀
云翔一愣,循声看去,却见门外赫然站着精细鬼、伶俐虫兄弟二人。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貪玩的提莫-第一百七十七節 驚聞相伴
多年不见,这二人看上去倒是稳重了许多,只是此时却已是双目含泪,跌跌撞撞地冲近前来,跪拜道:“恭迎大寨主回归中土。”
云翔见二人真情流露,也是心中感动,叹道:“这些年来,着实是委屈你们了,所幸有金兄代为关照,倒也不至于让你们无家可归,我心中也是甚感宽慰。”
精细鬼道:“大寨主,您怕是还不知道,当年您征战域外,迟迟未归,寨中那些老小子便反了天,将一个好好的寨子闹得四分五裂。眼下您既然回来了,可打算回去重整旗鼓,好好收拾一下那些闹事之人?”
云翔点头道:“此事我早已知晓,双叉寨是我多年的心血,自然不会不管,只是眼下我尚有要事,时机未到,且再等上些时日,我自会出手重整山寨,你们怕是也要再委屈些日子了。”
兄弟二人听得这话,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精细鬼道:“既然大寨主另有要事,我二人便在此耐心等待便是,我们兄弟虽然身为鬼族,却更喜欢阳间的生活,他日寨主重返双叉寨之时,莫要忘记了我们兄弟便是。”
云翔点头道:“这是自然,你们兄弟本就是寨中元老,他日重整山寨,免不了要你们多多出力。”
二人听得这话,方才又打起了些精神,却听得伶俐虫道:“大寨主,我们兄弟倒是不用着急,只是凤凰夫人当年愤而离开,如今你既然回来了,可要早早寻她回来才是?”
云翔听得二人提起凤凰,心中也颇觉感伤,叹道:“早听说凤凰已经去投了胎,开始新的生活。也罢,左右出来了这一趟,倒也能抽出些空闲,便去探望她一番吧,也算是为这几世的缘分做个了断,至于寻她回来,却是不必了。”
伶俐虫惊道:“大寨主,凤凰夫人为您承受了许多苦楚,您真的要弃她不管了吗?”
云翔摇头道:“以她的性格,开始新的生活,其实远比提心吊胆地跟在我身边快活许多,我又何必去打搅她,也就看看她如今过得如何也就是了。对了,你们可知道她如今投胎到了何处?算算时间,如今只怕年龄已然不小了吧?”
精细鬼忙道:“回大寨主的话,凤凰夫人因为本是地狱的逃犯,罪过不小,虽有谛听城主代为遮掩,却也无法直接投胎为人,便先做了一世鸟儿,方才投胎成人了,如今年龄倒也不算大。”
云翔道:“原来如此,那她如今投胎这一世,到底命数如何,你们可妥善安排?”
精细鬼道:“自然安排过了,凤凰夫人的功德不足,不好直接投胎到富贵人家,只能暂且做了个小户之家的女子。不过,我们兄弟多来专程替她积攒了不少阴德,待得年长之后,大富大贵当非难事。”
云翔点头道:“如此也好,让她年少时吃些苦头,年长后方可更好地享受生活。那她这一世姓甚名谁?年龄几何?家住何处?”
伶俐虫笑道:“启禀大寨主,凤凰夫人这一世的名字唤作高翠兰,住在乌斯藏的高老庄,算算年龄,也不过刚刚十六岁罢了,那地方极是好找,大寨主自可前去探望。”
“高翠兰!高老庄!”云翔听得这话,顿时大吃一惊,已是忍不住怒喝道:“你们怎可让她投胎到了那里?荒唐,胡闹!”
山鬼兄弟奇道:“大寨主为何动怒?我们兄弟也曾专程去那村子看过,倒也算山清水秀,凤凰夫人在那里出生,倒也不会受什么罪过。”
云翔冷哼一声,道:“你们知道什么?我宁可她生于穷苦人家,也绝不愿他被那猪头糟蹋了。事不宜迟,我这便去高老庄寻她。”
说完,他连忙与众人拱手作别,转身便离开了泰山行走衙门,只留下金秀与山鬼兄弟面面相觑,当真是摸不着头脑。
半晌之后,精细鬼道:“金大人,看大寨主如此慌张,我们二人也有些不放心了,可否也赶去那高老庄看看?”
金秀点头称是,二人也不犹豫,施展开了神行法术,朝着高老庄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