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討論-第993章 狼?就一羣哈士奇!推薦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猎人要对付恶狼,最明智的办法不是正面怼,而是提前设下陷阱,让狼自投罗网。”
在夜晚出发前往勘察地形之前,宋澈对小伙伴们如是说道。
既然知道了朗森磊也在草原上,并且派人盯梢自己,宋澈没有防范的后手那真可以重新投胎了。
他料定了这伙盗墓贼会偷偷尾随着,也把主意打到了那个地宫陵墓,索性将计就计,把他们引到了这个山谷里来!
这个“烈火焚天”的陷阱,就是专门给朗森磊他们设下的!
“小白脸,你这招以身做饵的阴招,耍得不错嘛。”龙源妮带着一丝赞许揶揄道。
宋澈看了眼退避在火焰圈外头的葛教授,笑道:“还得是葛教授这个诱饵干的妙。”
龙源山一撇嘴,依旧傲娇的道:“那也得是我的火石粉调配得好。”
刚刚朗森磊自作聪明的选中葛教授当人质,却不想因此“引火上身”!
宋澈只是给了龙源山一个眼神,龙源山就将那一包南疆特制的“火石粉”偷偷塞给了葛教授。
这个“火石粉”不同于一般的火/药粉,威力更迅猛,一旦被点燃,就会燃起很高很汹的火焰,犹如一堵火墙,将人完全困在里面,甚至看不清外面的事物!
葛教授不负众望,在即将落进狼口的时候,趁着夜色,一路悄悄的将“火石粉”洒在了地上,加之当时朗森磊等人根本没把葛教授当一回事,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宋澈这个坑神的身上,以至于根本没察觉到葛教授手里的小动作!
更讽刺的是,朗森磊等人还把葛教授围在了中间,这无疑给葛教授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一不做二不休,往他们身边狂妄的洒了一圈火石粉!
随即,当龙源山屈指一弹,弹出一点小火星,即刻点燃了这个山谷深处,成了草原上最闪耀的那颗火星!
看着爆燃的火焰,葛教授哪还有半点科研工作者的正经风范,兀自兴高采烈着,竟跟玩火的熊孩子似的。
估计是仇视这群盗墓贼,刚刚又被那么欺辱,借着熊熊火焰,葛教授的小宇宙此刻统统爆发了,很是解气的道:“让你们这群盗墓贼猖狂!让你们这群王八蛋作死!还想拿我当人质,瞧不起谁呢!”
朗森磊满腔悲愤,骂道:“劳资neng死你们!”
刚刚转折突变太迅猛,他们差点忘了手里的关键武器。
说着,朗森磊和三个兄弟统统举起了手里的枪!
可是刚抬到一半,四把铲子齐齐飞向了他们四个人,径直戳中了他们的要害部位!
宋澈和朱邪手法最佳,甩出的铲子直接戳中了朗森磊和另一个小弟握枪的手臂,甚至戳进了肉里,痛得失手掉落了枪支。
而狄天厚和巴彦的技术相对差些,但他俩早在火焰燃起的时候就逼近了上去,仍然准确无误的砸中了另两个渣渣的脑袋和脖子。
“砰!”
枪还是响了。
不过火光冲天,又被袭扰,子弹完全打歪了。
不过这也把葛教授吓得一个激灵,刚刚的兴奋劲立刻没了,忙不迭的躲到了一块大石头的后面。
从这一表现来说,葛教授确实是一个很识时务的“作死老能手”。
“如果不想被活活烧死的话,就老实点。”宋澈警告道:“也别想着豁出去,纵身冲出这堵火墙,这种粉末烧出来的火焰温度高达上千度,你们又穿着这么厚实的衣物,一头扎进去,就是一颗火球。兴许能烧成木乃伊,埋在这里,千百年后会有新的寻宝探险家找到这里,把你们的遗骸挖出来研究或买卖,脑补你们烧死时候的凄惨状态。”
朗森磊捂着淌血的手臂,感受着逼人的火焰,心知即便还能开枪射杀宋澈等人,自己等人也逃不过这个烈焰坟场!
草原狼最终免不了要被烧成烤全狼!
在这种危急关头,又被宋澈一番威逼吓唬,心态彻底就崩了,不等朗森磊开口,他的小弟就举手投降,仓皇大叫道:“好汉饶命!”
随即,宋澈就让他们把枪械武器隔着火墙丢出来,然后……然后他就什么都没做了,只是静静观摩着烈火烤狼。
就当朗森磊以为自己被忽悠了,正要破口大骂,周围的火焰忽然渐渐的消退了下去。
大概又等了五六分钟,火苗的高度减弱到了他们的膝盖位置左右!
看着目瞪口呆的朗森磊等人,宋澈面露和煦微笑,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群傻缺也是被吓破了胆子,居然忘了再凶的火焰一旦失去了媒介物迟早会消弭。
而现在,散落在他们周围的火石粉,已经燃烧殆尽了……
朗森磊看着这一幕,再看看宋澈人畜无害的笑容,憋了半响,最终哆嗦着嘴唇道:“你……畜生啊!”
……
即便知道被忽悠了,但手枪也没了,朗森磊等人只能含着满腔的悲愤和无助,接受了任人宰割的命运。
“赶紧挖!挖深点!记得必须要挖够三米啊!”
朱邪拿着手枪,模仿朗森磊刚刚的语录,耀武扬威的驱使这群苦力。
这也是宋澈计划里的一环。
找到地宫的位置以后,如果湖泊真的被掩埋了,那么免不了要深挖一番。
奈何队伍里一个个都是大爷,尤其是龙源山兄妹俩,根本不用指望他们用尊贵的玉手拿起了铲子干活。
于是乎,宋澈又将计就计,等着这群草原狼送上门给自己当苦力。
朗森磊何等的苦楚和懊悔啊。
他费心打听到了宋坑神的事迹了,一直提防着宋澈的挖坑大招,却万万没想到,最终是自己亲手去挖坑啊!
既然是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往里面跳了。
吭哧吭哧的挖了好久,一直到月上中天。
此刻,那一轮明月正处在了“山谷星河”的中央。
宋澈一边赏月,一边赏坑,耐心的消磨着时间。
相比他的悠然惬意,朗森磊等人早已是灰头土脸、精疲力竭。
有人想偷个懒休息抽根烟,龙源山就当着他们的面把玩起蛊虫,吓得他们只得豁出去老命继续挖坑。
“锵!”
冷不丁的,铁铲碰到了黄土深处的某个硬物。
巨大的震力痛得朗森磊几乎握不稳铲子。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首席醫聖 txt-第993章 狼?就一羣哈士奇!看書
“靠!挖到石头了!”
朗森磊揉了揉手,朝上面的人嚷道:“这里怕是挖不下去了,也差不多接近三米了,要不埋东西炸炸看吧。”
葛教授却皱眉提出了异议:“真的要直接引爆么?怕是会让地宫遭到不可挽回的破坏啊。要不然,还是等明天考古队过来汇合再商量吧。”
朗森磊闻言,恨不得一铲子拍死这个“作死老能手”。
劳资费了那么的劲挖坑,临到末了,你特么又说要等考古队,这不是白白摧残劳资的身体和灵魂嘛!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首席醫聖 愛下-第993章 狼?就一羣哈士奇!相伴
宋澈摇摇头,道:“等不了明天了,即便我们今晚撤了,也会有人立刻跟进,继续把这口坑一挖到底。”
巴彦还以为宋澈是担心这群盗墓贼继续兴风作浪,就道:“把他们也带走,送去派出所就行了。”
“小兄弟,你这是不讲武德啊!我们虽然一开始冒犯了你们,但也诚心悔过赔不是了,还帮你们挖了这么一口大坑,你们不能卸磨杀驴啊!”朗森磊义愤填膺道。
“再比比一句,信不信我让你们尝尝填坑埋狼的滋味!”朱邪骂咧道,旋即问宋澈:“你还担心有其他人惦记这里?”
宋澈望着深邃的山谷外面,幽幽道:“有那么一群人躲在暗处看了这么久的戏,还能纹丝不动,冲这决心,就该知道这片地底下的东西是他们志在必得的了。”
此话一出,大家的脸色都猛然一变!
再看宋澈的目光方向,就猜到了什么。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MD,还有人躲在暗处,是想捡便宜吧!”
朱邪握紧枪支,警惕的要往山谷外面一探究竟。
“没用,人家不在地上。”宋澈提醒道。
龙源山心里一动,悉心感应了一下,默默的抬了起头。
由于山谷地形,大家的视线很受阻,而且夜深风大,外面纵然有什么嘈杂的声响也难以察觉。
但是龙源山的感应能力不亚于宋澈,仔细聆听了一会,忽然转过头,看着上方一处山岭崖壁,沉声道:“有动静……好像是螺旋桨……”
“是无人机!”宋澈道。
狄天厚的目光一闪,凝声道:“是那伙人?!”
“也只能是他们了。”宋澈冷笑道:“你们不觉得草原上最近的无人机比较多吗?”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首席醫聖笔趣-第993章 狼?就一羣哈士奇!閲讀
巴彦转念一想,道:“好像是比较多,从早到晚都有,有时候同时好几架一起出现。”
虽然在草原上玩无人机司空见惯了,但一下子大规模的无人机密集出动,显然不寻常。
“这就是RMB玩家的优势了。”宋澈苦笑道:“我们在劳心劳力的搜寻挖坑,人家坐在车里,动动手指遥控几下,就能了若指掌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首席醫聖討論-第993章 狼?就一羣哈士奇!展示
事到如今,狄天厚已然踩到这些无人机的主人是谁了。
古家!
原以为自己这边的行动足够隐秘,又想当迅疾,节目刚结束就立刻开拔来到了草原上,可以甩掉其他的窥觑者。
偏偏这个古家就跟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掉!
没办法,相比其他的窥觑者,古家更早的就知道大草原地下的秘密,他们完全可以做到宋澈刚赢得比赛拿到龙骨,就抢先一步来到草原布局!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走到这一步,反而是引狼入室了……”朱邪说着,察觉到朗森磊等人幽怨的目光,没好气道:“说的不是你们,别一提狼就对号入座,在我们眼里,你们就是群哈士奇!”
“……”
朗森磊的心碎了一坑,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屈辱。
天杀的!还有没有天理王法啊!干脆把劳资活埋了吧!
一言不合就杀人又诛心,是不是都跟姓宋的学来的啊?!

火熱都市小說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64章 亡者重生的傳說熱推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胡芝书乃至胡家的意思很明显了。
只要谁愿意跟他们合作,那么他们买来的那些票票就投给谁,助谁拔得头筹、拿到龙骨!
大概觉得自己的话还不足以体现金钱的力量,胡芝书又洋洋得意的道:“以我收到的消息来看,我们三家买到的票数,按照每家平均两百票,加起来应该有六百票左右了,如果全部投给一个人,胜算应该不小了吧。而宋兄弟你嘛……我承认你的实力是真强,也承认有两位评委的票大概率会投给你,按照评委一票顶一百票的计票方式,你有两百票是稳的,换言之,你还得从热心观众们的手里拿到四百票才算稳,这还没算最后一个评委的票会投给谁呢。”
如果这三家“暗箱操作”买到的票数真有六百票,那胡芝书的分析还是挺客观的。
观众手里有一千票,三个评委的三票等于三百票,一共一千三百票,确保不了拿到六百票以上,胜券都不能说十拿九稳。
这也是宋澈一开始就担心的。
别看他的人气呼声最高,但场外观众的票数实在太难保证了。
他的那些粉丝团,充其量就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比流量明星的那些铁粉差远了。
优美小說 首席醫聖笔趣-第964章 亡者重生的傳說鑒賞
指望他们踊跃去争取票数,根本不切实际。
而且别忘了,还有一大堆黑粉巴不得看宋澈的笑话,谁让这货平时那么张扬。
即便这次节目中,宋澈的表现可谓是技压全场,但仍难彻底左右观众们的喜好。
现在胡芝书、沐春风和吴元山还使用“钞能力”买到了那么多的票数,连过两关的宋澈,赢面一下子反而落了下乘!
“作弊就作弊,瞧把你嘚瑟的,胡芝书,我看你改名叫胡芝鼠得了。”小蛮愤愤不平的道:“哪怕你们真买到了六百票,以小师叔的发挥,再拿四百票也够了!”
胡芝书嗤笑道:“你这信心是不是太离谱了,观众手里一共才一千票,我们三家就预定了六百票,剩余四百票全归你们,你们得是有多大的面子啊,你小师叔是人民币吗。”
顿了顿,胡芝书继续对宋澈落井下石:“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只要你再拿到葛东旭的那一票,你的赢面就仍然很大了,可问题是你现在有这机会吗?”
“我还可以提醒你一个消息,沐春风和吴元奇那边应该已经安排好了病人,应该都是重病垂危的濒死患者,好帮助他俩完成【重生】这道题的考验。”
“现在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这两天来找你的基本都是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你拿什么去答题?要我说,你还是识时务点,和我们家合作,票有了,钱有了,龙骨也有了。”
宋澈看着他兴高采烈的嘴脸,却始终泰然自若,还淡然一笑:“感谢你提供的宝贵情报,现在你可以滚了。”
胡芝书的笑容霎时定格住了,脸色青白交替了一轮,恼羞成怒道:“姓宋的,你还逞强呢。”
“我没逞强,相反的我很识时务,如你所说,留给我的时间确实不多了,如果到最后拿不够三张评委的票,我或许真的会考虑找你家合作。”
宋澈很光棍的道,一看胡芝书再次翘起的嘴角,他陡然厉声道:“但我要找也是找你爹,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崽子,也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真以为大家看不穿你在节目上玩的那些拙劣把戏嘛,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柄,小老鼠!”
宋澈将‘小老鼠’三个字咬得很沉重,也沉重的轰烂了胡芝书的优越感,颜面丧尽、好不尴尬!
“行,我等你上门求和的时候!看谁笑到最后!”胡芝书恶狠狠的指了指宋澈,气咻咻的返回了自己的位置,准备耗完仅剩半天的义诊,顺便坐等打脸宋澈。
“小师叔,骂得好!”小蛮点了个赞,但想到如今的局面,她又不免担忧的道:“但这群鼠辈不仅花钱买票,还花钱买病人,我们这样子等于坐以待毙啊,要不然我跟我师傅说说,让他发动人脉赶紧也送一个垂危的病人?”
“傻丫头,垂危的病人送到这也凉了。”宋澈失笑道:“不用太担心,他们靠钱吸引到合适的病人,我也能靠实力和名气吸引到适合我的病人,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很公平的。”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宋澈相信,那个符合题目要求的病人总会上钩的……
……
时间来到下午两点。
韦西平和顾华年分别坐在葛东旭的左右两边,望着一群中医选手忙碌。
“你们俩的票,基本是钦点要给那个小宋大夫了吧。”葛东旭询问道。
顾华年笑道:“葛教授,我怎么觉得你在怀疑我们搞暗箱操作呢。”
葛东旭笑道:“怎么会呢,见仁见智,宋大夫从医术到医德,都是这七人乃至国内杏林圈的佼佼者,给你们的答题结果也很漂亮,你们投票给他,实至名归。”
“那你也想把票投给他吗?”韦西平终于开了口。
葛东旭打了个哈哈:“那得看他能不能做对我的题目了。”
“葛教授,说实话,你这题目的深意连我都揣摩不透。到底怎么才叫使人完成重生呢?”顾华年试探道。
韦西平也附和道:“是啊,按你给的那些提示,恐怕只有把一个已经死去的人重新复活才算符合要求,但这明显不可能实现的嘛。”
葛东旭斟酌了一下,道:“其实这个题目的灵感,来自我二十几年前在一处西周陵墓里的发现,里面有一些石壁记载了关于西周时代的医史,有一段经过文字翻译,据说当时已经有人在研究亡者重生之术。”
“亡者重生?”顾华年和韦西平皆是大写的问号脸。
这说法实在过于荒诞离奇了。
他们的第一反应,这绝壁是封建迷信!
葛东旭苦笑道:“我一开始也认为是封建迷信之说,但随着那些文字的深度翻译,以及陵墓的发掘进程,我觉得当时关于亡者重生之术的研究确实是有些依据的。”
顿了顿,葛东旭问道:“你两位听说过扁鹊施换心术的故事么?”

2la5i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首席醫聖笔趣-第919章 虎狼之局看書-1hk9s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
人家大寿来讨债,这是把丧心病狂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还会注意一下节操礼仪,这群豺狼是直接咧嘴獠牙的就上来咬了!
俪春香都看不下去了,俏脸含煞的道:“曹老板那边,我们家自然会给一个说法,轮不到你们在这说三道四,今天是我公公大寿,你们是存心让我们难堪吗!”
“哟,早听说乐家的儿媳妇干事利索、八面玲珑,堪比红楼梦里的凤姐儿,果然有点风范,我看这乐家一大帮子人,气场都没你足。”蒋三儿贱兮兮的笑道。
此话一出,俪春香的脸色更是难看。
这可不是什么恭维的好话。
把她比作红楼梦的王熙凤,谁不知道王熙凤的作风是心狠手辣、工于心计,甚至私生活还很不检点,在家族里到处偷人。
这分明是嘲讽她水性杨花!
蒋三儿肚子里的坏水可不少,还在喋喋不休的道:“谁说你们欠曹老板的钱和我们几兄弟没关系的,最近我们和曹老板达成了合作协议,一起成立投资公司,准备搞搞医疗产业,当作赚点外快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潘家园七匹狼】和曹宪民的合作很早就开始布局了,目标就是吞下通仁堂的产业!
乐城只是他们的突破口!
乐绍成也是一阵气急败坏。
原本被逼无奈,他只能接受曹宪民的合作协议,签下那份对赌协议。
在他看来,笑二爷、蒋三儿等人是豺狼,曹宪民则是恶虎。
本以为是前门拒狼、后门来虎,起码能稍微安生一下,没想到到头来是两面夹击、腹背受敌!
網遊重生之涅盤成凰 愛吃松子
簡筆畫
“好,就当你们和曹宪民是一伙的,但我们之前和曹宪民的对赌协议写得清清楚楚,只要未来一年内通仁堂的业绩增长达标,我们只需要偿还本金和利息。现在刚过去半年,你们就兴师动众来讨债,是几个意思?”俪春香质问道。
“老妹,是七个月了,距离约定的期限只剩五个月啦。”笑二爷举起手掌的五根手指,阴恻恻道:“据我们所知,这七个月里,你们通仁堂的业绩非但没有增长,反而一路下滑,请问你们拿什么挽救这个对赌协议?”
顿了一下,笑二爷目光暧昧的扫了眼俪春香的婀娜身段:“是要靠老妹儿你的俏脸蛋再去拉投资吗?”
“嘴巴放干净点!”俪春香恼羞成怒。
至于她的丈夫乐榕,看到妻子受此侮辱,居然仍没有半点血性,只能在那无能狂怒:“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诶,可别这么说,传扬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几兄弟专挑老爷子寿辰来闹事,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蒋三儿冷笑道:“记住,我们是合法商人,从不做伤天害理的勾当,今天我们过来,是要帮你们乐家的。”
“我们和曹老板也商量过了,看你们这个对赌协议基本是完成不了,所以决定给一条折中方案,很简单,最近不是什么直播带货很火热嘛,就以你们通仁堂的名义,帮曹老板卖点货。”
乐绍成不太懂这些新鲜事物,迟疑道:“什么直播带货?”
宋澈在旁解释道:“就是打着通仁堂的名义,在网络上帮强健集团卖三无保健药品。”
乐绍成当即勃然大怒:“想都别想!曹宪民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谁不知道?是想把我们通仁堂也拖下这潭脏水!”
“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只是让你们帮忙推销一下,又不是谋财害命。”蒋三儿嗤笑道。
“回去转告曹宪民,我就是倾家荡产,豁出去这条老命,都不会跟他同流合污的!”乐绍成喝道。
蒋三儿还想再说,笑二爷抬手拦住了,他依旧满面笑容,只是充满了阴骘。
诡异的是,他都没有继续劝说,道:“既然乐老爷子的主意这么坚定,那我们也不强人所难了,只希望乐老爷子带着两个儿子再努力努力,争取早点把债还上。”
说完,笑二爷领着人马就转身离去。
不过刚走了没两步,笑二爷忽然扭回头,看着宋澈道:“宋大夫,准备什么时候离京呐?”
“想堵我吗?”宋澈反问道。
山河血
“岂敢啊,您是国内知名的大神医,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笑二爷笑道:“我只是想约个时间,给宋大夫践行。”
“这好说,等我定下回程的日子,就第一时间跟你说。”宋澈跟着假惺惺的回应道。
“那我就静候宋大夫的通知了,可别让我难等喔。”笑二爷最后的那一抹笑容,已然是杀机毕露……
……
等人离去后,乐城第一时间凑到乐绍成的面前,嚅嗫着嘴唇准备要说点什么,乐绍成径直道:“跪下!”
乐城迟疑了一下。
“我让你跪下!”乐绍成再次拔高嗓门吼道。
乐城这才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一脸愧疚道:“对不起,爸。”
“你这孽子,你就来讨债的。”乐绍成悲凉一笑:“这个家现在毁在你手里,你该心满意足了吧?”
东方悬疑故事
“爸,我不想的……我真的错了……”乐城一咬牙,挥手就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随即正色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欠下的债,我去找曹宪民。”
“找他干嘛?跟他同归于尽?”乐绍成厉声道:“那你真的是让我们乐家仅存的颜面都败光了,输了一屁股债,跑去杀了债主,是要让我们乐家百年多积攒下的名誉毁于一旦啊!”
重生阁主有病 时微月上
“爸,实在不行,我去找上面的领导吧。”乐榕提议道:“毕竟通仁堂也是国内中药行业的旗帜,这几十年来在供应药材方面也出力不少,现在遭了难,领导不可能置之不理的。”
大時代1977 寧中南
搞怪丫头你好拽 蓝小诺
“你也说领导在意的是通仁堂了,我们老乐家还不值得领导费心,乐家倒了,不过就是让通仁堂换一个主人罢了。更何况让上头知道我们乐家出了这样的丑闻,只怕连仅存的好感都得没了。”乐绍成摇头叹息道。
“那怎么办,难道就坐以待毙吗?”乐榕焦急道。
事到如今,任谁都清楚对赌协议是完成不了的,等待乐家的必将是曹宪民的巨额索债!
“爸,实在不行,还是让我试试吧。”俪春香开口道:“我已经联系了几家风投公司,对合作都挺有兴趣的,只要取得支持,资金就不是问题。”
“但前提是要上市对吧。”乐绍成对儿媳妇的态度也稍微好转了一些:“即便我同意,可是你想过通仁堂以现今的局面真的还有机会上市吗?会有多少资本家看好我们还能回到巅峰?”
为你我甘之若饴 辛德瑞悦
俪春香哑然。
这也是目前最大的症结。
痞子修仙传
我欲凌天 夜听雪
口口声声嚷着要上市,但上市的前提还是业绩的提升。
想要业绩短期内快速提升,就得立刻研制出“爆款药品”。
为此,乐绍成不停试药都把肾试坏了,可依旧是然并卵。
愁云笼罩,这个盛极一时的百年医门,眼瞅着就将迎来灭顶之灾了。
就在这时,宋澈开腔道:“我有个法子,或许可以解眼前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