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txt-第二百一十九章 擦槍走火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姑娘,姑娘!”
一下车,丁潇潇便直冲冲向自己昨天住过的客房走去,脚底生风怒火不熄,越走越快。
林骏驰实在追不上,只能动了轻功,快跳两步堵在她跟前。
“姑娘等等。”
对于他这么轻松追上自己,丁潇潇微微有些诧异:“不用劳烦小爷,我认识路,自己会回去的,不会给……”
“这位是……”
正说着,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丁潇潇没有回头,却不知为何头皮一麻,竟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心虚。
“这位就是林儿带回来的姑娘,你们是第一次见。骏驰,你怎么也不行礼啊。”王妃的声音。
丁潇潇心里有了一个猜测,却不敢确认。
“林骏驰见过郡主。”
果然!
丁潇潇感觉自己的血都不流了,整个人僵在原地。
“姑娘,这位是东临的二郡主。”林骏驰感觉这丫头已经吓傻了,赶紧介绍,同时压低声音提醒,“你行了个礼吧,就说民女见过郡主就行啊。”
丁潇潇不转身也不出声,她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妹妹对自己到底熟悉到什么程度,要是大概一看就能认出来,自己即便不出声也是徒劳。
“这位姑娘看起来很是娇俏,叫什么名字啊,能否让本宫一观花容月貌。”丁娇娇咬着牙,心里恨到极致,脸上还撑着一张笑脸。
“凌燕是吧,快跟郡主打个招呼呀。”王妃说话间,像是已经把丁潇潇当成自己人了一般。
丁娇娇深吸了一口气,只等着这死丫头转身。
她身边的车夫低眉提示,要她保持仪态,同时又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丁潇潇的背影。
“别害羞了,见过郡主啊,以后可能要经常见面呢。”王妃又催促道。
经常见面!?!?
丁潇潇与丁娇娇同时在心口憋出一口老血,互相渴望着永不相见。
林骏驰有点着急了,低声道:“你在干嘛啊,快行礼啊。”
丁潇潇无奈,只能微微屈膝,背对着王妃和丁娇娇说了声:“见过王妃,郡主。”
平日里这丫头大呼小叫音量很是惊人,刚才和世子爷叫板的时候,还绕梁三日的,怎么这突然之间,这么秀气起来。
林骏驰虽然奇怪,可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她面对未来婆婆,有些紧张。
“世子府的规矩真是奇怪,问安背对着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母老虎,吓得人家不敢转身呢。”丁娇娇说着,将一把团扇这在脸上,狠狠咽了口气,才算是把笑容支撑了下去。
“凌燕!快点!”林骏驰低声呵斥,用手将丁潇潇转过去,继续劝道,“再这样,郡主以为我们世子府的人都没有规矩!”
话音刚落,一个清亮的声音传了进来:“谁让我的女人行礼?我说不用!”
“世子爷……”
已经心跳到喉咙口,丁潇潇看见从门口大步而来的李林,竟然有一种见了救星的错觉。
丁娇娇看见躲了一整天不肯见面的李林,娇眉一提,眼中冒出一瞬凌色。
“见过二世子。”丁娇娇行礼屈膝,微微颔首。
王妃刚要开口介绍,见儿子将凌燕一把揽在怀里,顿时不知说什么合适了。
虽然郡主此行来意明显,王爷也曾说过,东临有意联姻,但是她清楚自己儿子的脾气,若是不喜欢,别说郡主,就是公主也不行。
“你是谁?”李林明知故问。
丁娇娇怒火中烧,却不好表露,只得耐着性子:“本郡主是东临城主的嫡女,丁娇娇,见过世子。”
抱着礼多人不怪的一般原理,丁娇娇又行了一遍礼,只等着李林怜香惜玉搀扶起来,最起码客气两句。
“你来干嘛?”
丁潇潇都意外的抬起头,看着冷冰冰的李林。
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二世子,可是,她好像也不怎么认识二世子。
想到这,她又低下头,继续装出一副战战兢兢地模样。
丁娇娇不得不自己平身,白着一张脸缓缓回答道:“家父嘱咐多次,一定要向王爷和王妃问好。昨日去了王府,未得见王妃,所以今日特来拜访。”
王妃赶紧圆场道:“林儿你不知道,娇儿是我和王爷一起看着长大的,最近几年没见而已。小时候,她总是叫我们叔叔婶婶呢,算起来也是世交。”
雪白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血色,丁娇娇低头娇嗔:“王妃,那都是我小时候不懂事胡言乱语,您还记得。”
“自然是记得的,你从小就漂亮可人,每次见了你就想着家里这个贼小子,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王妃笑道。
重生漠北一家人 海星99
“贼小子”冷声一哼:“看完了就早点走,我女人没空伺候贵人,伺候我都忙不过来呢。”
说罢,李林揽着丁潇潇便往自己院子走去。
王妃微微叹了口气,她看了看一脸错愕的丁娇娇,柔声劝慰道:“都说那位姑娘有了林儿骨肉,难免骄纵她些,郡主千万别放在心上。”
看着两人的背影,丁娇娇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王妃客气,小女不敢。”
说罢,即便是车夫一再示意她注意礼节,丁娇娇还是气冲冲的走了。
“您是在不该如此,一天都忍下来了,最后要出门了,为什么不能再坚持坚持,给王妃留下一个好印象呢?”刚上车,车夫便开口劝道。
丁娇娇一掌拍红了手:“忍!?怎么忍!?我像个端茶倒水的丫头一样,伺候了她一整天,都没见到李林半面。刚回来,当着我的面就腻腻歪歪的,他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去,这就是故意做给我看的,还忍!?真当他燕王府有什么了不得的!?”丁娇娇掀翻了暖桌上所有的东西,两个婢女跪在两侧谁都不敢捡。
车夫微微叹了口气,将车子在僻静处停下,以他对丁娇娇的了解,这一场还有的闹。让她发泄发泄也好,省的到大路上再被有心之人听见。
车厢里叮呤咣啷额砸东西,车外,车夫和马匹都安静如常,像是听习惯了。
一道黑影从车厢上略过,车夫惊觉回身,从怀里摸出暗器低声喝道:“什么人!?”

qkmmp人氣言情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ptt-第二百一十六章 飛天獻壽推薦-3yxe2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一上午的时间匆匆而过,春燕回来用饭,见丁潇潇还在顿时不悦起来。
队伍中安排在她身后的两个舞娘迅速靠拢过去,对春燕耳语了几句,指着丁潇潇打着手势。
那年那鬼那段情
虽然听不清,可也知道两个小狗腿正在汇报丁潇潇变成排头的事。
春燕闻言,双眉立刻立了起来,正要发作,却被其中一人拦下,又耳语了几句。
方才还怒容满面像是要吃人一般的春燕,顿时眼底流转过一抹狡色,看着丁潇潇斜唇一笑。
慕思见丁潇潇低头吃饭毫无察觉,心里微微有点担心。
下午稍歇了一会儿,玲姐开始排舞,前面的动作和丁潇潇没什么关系,她索性啃着苹果在一旁观看。
别的不说,这个春燕真的是舞技绝佳,难怪这达官贵人都爱看美人跳舞,确实是赏心悦目。
不仅是身段优美舞姿撩人,她眼眉一笑一转之间,都拿捏着分寸,又是柔情又是自持,完全没有舞娘的媚态,却让人觉得她每一个眼神都在望着自己,每一个动作都是为自己而舞的。
一舞终了,丁潇潇吊着苹果腾出手来,忍不住鼓起掌来。
“好看好看,太美了!”丁潇潇由衷的夸赞。
春燕收了最后的动作,迅速收了脸上的营业笑容,收势站好,不冷不热的说道:“郡主之前只看过东临和西归的舞蹈,北荒地大物博,人才辈出,舞者各个技艺高超,未必是我们能想象到的。”
郡主?丁潇潇有些意外,这丫头什么时候突然这么客气起来?
玲姐见状却很是开心,她以为春燕这是出去转了一圈,将心胸打开了。
“春燕这话不错,确实是想象不到的美。北荒的歌舞团有几个很有名的,教导的老师都是当年红极一时的舞姬。所以,我们想要一鸣惊人,能接到北荒贵族的单子,就需要来点新意!凌燕,你过来。”
突然被点名,丁潇潇一愣。
春燕居然毫不犹豫,将中心让给她,自己走到一旁去,饶有兴致的看着丁潇潇。
“这里我加了一个动作,主要靠你,将寿桃从房梁上摘下打开。”玲姐说着,指了指屋顶上一个彩绸的球,“现在你跳起来试试。”
腹黑首席萌萌妻
果然如此,丁潇潇心中默默道,就是觉得我像个窜天猴啊。
“好的玲姐!”丁潇潇应了一声,将咬了忌口的苹果塞在她手里,飞身一跃,轻松的将彩绸拽了下来。
球底有个小机关,还是挺明显的,轻轻一拉,随着丁潇潇落地,七彩绸带喷出一圈很是喜庆。
在场的姑娘们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有几个忍不住鼓起掌来。
之前,这个机关她们也用过,只不过因为不能挂的太高,所以一早就被看见,人人都知道最后一定有这么一个动作的。而且是由于舒展不开,彩绸也不能太长,显得很是小气。
可是挂这么高感觉就大大不同了,丈八长的丝绸纷纷扬扬,将来在掺上金粉,绝对美不胜收,而不影响她们在下面摆好的造型。
“这次,咱们一定能大放异彩,让北荒王室津津乐道上好几天!”
“就是就是,我从没见过哪个舞者能跃起这么高!”
“太棒了,真是太好看啦。”
见众人迅速扭转了对丁潇潇的影响,春燕微微抬了抬眉毛并不气恼,反倒说:“是啊,尤其是郡主的风姿,定是会被津津乐道数日的。”
她话音刚落,身边两个小狗腿突然扑哧一声,玲姐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她们,二人抿了抿嘴,赶紧转过了头。
“好了好了,赶紧把最后一段再练习一下,我看看让凌燕什么时候出场比较好。”玲姐拍着手,说道,“春燕就不用再上了,你多休息一下,我排排位置就行。”
毕竟是台柱子,该有的优待还是要有的。
春燕也不客气,微微欠身:“那我下去稍歇会儿,玲姐有事唤个丫头下去吩咐就是。”
丁潇潇看着如此有礼貌的春燕,很是不习惯,正在发呆,就被玲姐拽进了队伍之中。
前面两个舞娘摆好了姿势,玲姐让丁潇潇从后面走进去,站定之后,二人再分开。
一圈衣裙飞舞,丁潇潇感觉自己没转也晕了,正想稍稍挪动几步,玲姐摆着手喊道:“凌燕,你别动,听我的口令,我让你跳你就跳起来。”
丁潇潇点点头,心里却没来由的有点紧张。
舞蹈继续,裙子飞的像碟子一样,根本看不出缝隙来,丁潇潇有点尴尬的站在中间,等着玲姐的号令。
就在此时,舞娘们突然乱作一团,先是有人停了下来,旁边的人没有防备,撞在一起。
“你在干嘛……”没等人抱怨出口,小狗腿之一便急匆匆说道。
“玲姐,这个时候春燕站在这里,您不让郡主让一让吗?”
丁潇潇心中微叹,来了个大活人在这,我能不让开吗,还能和她打一架怎么的。
果然,玲姐说道:“我还当是什么事,春燕此时在中心跳舞,凌燕当然会在一旁啊,这么大的地方,不够她们俩站的吗?”
小狗腿依旧不服气:“可是,她要是就这样像个竹竿子一样杵着,也很难看啊,这不是破坏了春燕的舞姿吗?”
玲姐微微摇头:“春燕高挑,肯定能挡住凌燕的。你们在四周,旁边的人也是看不到的。没什么问题,赶紧多练几遍。”
小狗腿一副不调整我就不练了的状态:“就算被一个人看见,也是破坏了整体,我们练了这么久,大老远来了,总不能往自己脸上抹了黑再回去吧。”
这话一出,算是戳中了玲姐,她略微犹豫起来,看着丁潇潇出神。
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机灵一点,可到最后,丁潇潇还是听到了那句:“要不你还是先出去,从外面直接飞出来,行吗?”
丁潇潇点点头,退出了舞蹈圈子,两个小狗腿互看了一眼,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
“给凌燕一身彩衣,从旁边飞来,不错不错,就好比天外飞仙送寿而来。”玲姐看着丁潇潇的表现很是满意,频频点头道。
“彩衣,您是说那件霓裳彩衣吗?”刚刚面露得意的小狗腿,突然不悦的问道。

rlhdf火熱玄幻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二百零二章 東臨郡主相伴-qf0wm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守卫从玲姐手中夺过马鞭,已经高高扬起,突然看见好似凭空冒出来的这么一辆马车,也觉得很是意外,手里缓缓放下。
马鞭正好搭在玲姐头上,惹的她很是烦闷的一撩。
丁潇潇见状忍不住噗嗤一声,周围很是安静,她这一声笑顿时引来不少目光。
橫掃諸天 睡成神仙
至死不渝的愛系列
虽然她随后便像鱼一样,沉到车窗下去了,可还是有目光在她脸上顿了顿。
来的这辆马车装点的并没有多么华丽,甚至说颜色略显单调了些,可是花式大气镶金质感细腻,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周围人不自觉的让开一条路,再加上马车上挂着的通行令牌,是金底的,更让普通运货的马车避之唯恐不及,别说碰上去,就是靠近了仿佛都能熏脏了一般。
车子行了不少路,同行牌有好几张,但是车轮铮铮马夫正襟危坐,连拉车的四匹马都精神矍铄,和周围通关的芜杂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舞女们争相看着,一个个都既是羡慕又是嫉妒。
“这谁呀,到吉里来还能整出这么大排场。”
“你看那些通关令牌还看不出来?”春燕睨了一眼,居高临下的口气不容置疑,“不是西归来的,也不是北荒其他城邦,还能是哪。就算不认识通关令牌,也认不出满车的图文徽记,总得猜得出来吧。没见识是命,没脑子那可就是自找的了。”
说着,她往没脑子的郡主凌燕那里特特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只是若有所思的呆坐着,顿时没了力气。
吵架这种活动,一定要势均力敌剑拔弩张,但凡有一个消极应战的,这就吵不动了,丁潇潇目前的状态就非常影响春燕的发挥。
最后,她的独角戏只得靠冷嗤一声,来草草结束。
“也对,都是郡主,人家出门高头大马专人开道,她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的。哎,要是我啊,就找个泥坑把自己埋了,再也不出来丢人。”
媚歡 痕兒
丁潇潇从一开始就猜到了,一个燕王寿辰,特别大的人物,不会从这个城门这样进入。能如此高调出现的,又要通关过城门,那十之八九,便是东临来的了。
“是东临城?是东临城主府的车轿?凌燕,你不认识吗?”
众人听闻出话外之音,顿时炸锅了。
“那车上的是东临第一美女郡主丁娇娇?”
“她来吉里干什么啊?不会吧。”
春燕见大家终于有了反应,捏出自己的镶金箔的团扇,轻轻在鼻子前拍打着,很是骄傲的看了看四周。
“郡主早就到了议亲的年纪,西归城……”她看了丁潇潇一眼,尔后轻笑了几声,“现在这幅光景,郡主怕是也看不上了。北荒是城邦大国,即便是吉里也比东临差不到哪里去。郡主此次前来,自然是打打知名度,与亲贵们混个脸熟啊。将来,仪亲也能找到门。”
众女子听得如痴如醉,就像是在高头大马的车轿里有人供奉伺候着,送来展览的郡主就是自己一般。
春燕最后总结:“所以,郡主也就不过如此。和咱们的目的,有何不同!”
说罢,她狠狠瞪了已经到自己眼前不远的东临马车一眼,愤愤摔下了车帘。
守卫开始驱赶周围的车马,玲姐趁机将马车又往侧前方停了停,一方面躲开东临城主府的马车,另一方面她距离城门口又近了一些。
“不知车上是哪位贵人,还烦请通报一声,小的好赶紧派人通传。”
城门守卫职责所在,更何况对方也就是东临城,又不是北荒都城来的皇族,检查自然不能免。
不过,他也无谓枉做小人,白白得罪东临城主府,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到了,看似客气,实则是要车上的人将姓名来历统统报上来与其他人一样要走通关程序。
车夫跃下车来,对着守卫拱了拱手,奉上通关文牒。
“守城大哥们辛苦了,这是城主的一点心意,还请队长受累代为交付。”
车夫紧接着便奉上一个锦袋,虽然不透明,但是从分量上看,应该是一包金叶子。
车夫的眼神都这么好使,从一群穿戴一致的人中,能分出哪个是头儿。
守卫队长顿时眉开眼笑,心中的喜悦全喷在脸上,嘴里还是客气着:“无名小卒怎么配城主记挂着,实在不知道车轿里的是郡主娘娘,失礼失礼了。”
说罢,他便领着身边的护卫对着马车行了个礼。
冥術壹家
丁潇潇蜷在车尾,是最靠近东临城主府马车的,透过薄薄的车厢能将外面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
得知外面的真的是丁娇娇,她的心没来由的越跳越快。
这个守卫队长也不是吃素的,这么毕恭毕敬的行礼,车中的人总不好一点反应也没有,借这个机会,他就能摸清楚车厢内的情况了。
不伤面子又尽忠职守了,办事就是要这种人才行。
丁潇潇开始意识到,这个燕王府寿宴恐怕不简单,就是守城的人,显然也是经过挑选的,并非一般的大头兵。
磨芋豆腐 空想熊
果然,队长说完这句话之后,久久不起身,一直这么躬着,车夫见状只得转身通传。
霸道王子的淘气甜心 根号二
“郡主,吉里城守卫队长向您请安呢。”
车帘一动,无数人的目光都向那里看去,寂静无声的城门口,期待的呼吸声都显得很是吵扰。
丁潇潇忍不住起身挤到车窗前,被同样好奇却不想承认的春燕白了一眼。
“你挤过来干什么!?一起住了这么多年,你是没见过吗!”
丁潇潇也不恼怒,继续盯着东临马车,想知道接下来出现的,会不会是一个浓妆艳抹绫罗绸缎的花妹子。
一阵香气扑来,两个婢女挑开车帘,一个披着烟霞粉雾样大氅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头上没有满是钗缳,反倒是极其简单的只插了一根看不出材质的钗,挽了一个略显青春的对称发髻,雪肌黛眉朱唇皓齿,确实一位宛若天仙的美娇娘。
没想到她直接下了车走到自己跟前,守卫队长默默后退了半步,明显的喉头滚动咽了咽口水。
春燕挡在脸上的团扇顿时拿了下来,一脸不屑的瞪了一眼。
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 逆天笔尖
丁潇潇却管不住眼睛,在人群中寻找起屈雍的身影来。
要是他知道丁娇娇也来了,应该会想尽办法进入吉里城吧?

oef3j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炮灰郡主要改命 txt-第二百零一章 又遇阻礙讀書-bkkgt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潇潇发呆的时间,玲姐已经殷勤的往她车上走去。丁一赶紧上前道:“怎么敢烦劳您,小的去为主子收拾一下即可。只是,车不能进,我们能进吗?小的愿意伺候各位,绝不会多添麻烦的。”
玲姐露出些许尴尬和讳莫如深的模样,很是真诚的说道:“这位小哥,不是玲姐不厚道,你呀实在不方便继续跟着凌燕了。况且,加一个人我都要想办法好好解释,男人更是带不进去的。”
丁一闻言大惊,赶紧下跪道:“小人愿意当牛做马,什么都不要,只求陪在主子身边!求玲姐成全。”
“倒是个衷心的。”玲姐叹了一声,“你要是想继续跟着,就在城外等着吧,城郊也有能落脚的地方,等我们从城里出来,你要跟着要走我都无所谓。”
亡夫妳不行
丁一紧张的看着丁潇潇,后者对他默默摇了摇头,他也只得先退下了。
在车上搜摸了一阵子,丁一拿了个包袱下了车,递给丁潇潇说道:“主子,您一定好好保重啊,这里头是您的换洗衣服还有些傍身钱。小人在城郊等着您,多久都等。”
“落魄成这样,还要养个奴才,真是猴子穿衣服,装什么人啊?”春燕瞥着一双樟脑球一样的白眼珠,不屑的说道。
無鹽妖嬈 林家成
丁潇潇接过包袱,心里有点不舒服,怎么这场面弄得这么凄惨。她突然觉得,丁一的手刻意将一个东西往她手里按了按,她顺势一摸,发觉包袱最下面有一个盘成一团但是很锋利的东西。
清心官场篇
软剑?
这是屈雍的软剑。
丁潇潇下意识抬头,见车窗处已经彻底放下的帘子还在微微晃动,心头不知为何暖暖的一阵,竟有点想哭。
“别舍不得了,赶紧走,晚了咱们都吃不俩兜着走!”玲姐催促着,丁潇潇跟着她上了车。
茶摊老板看了全程,叹息着走到一直目送马车的丁一身边,很是感慨道:“难得你们这么情深义厚的,你要是不嫌弃,就到我家先安顿几天。燕王府寿宴是大事,没准当日能够城门大开,热闹一天。”
丁一看着老板,愣了片刻,扑通一声跪下了。
丁潇潇自然不知道剩余的人如何,她第一要务就是混进城,找个药铺子想办法弄点好使的药,偷偷送出去给临邑。
没有时间商议接头方式,丁潇潇一直有点忐忑,时不时借机会往车后面看。一直到发现丁三默默尾随着,她才放心了几分。
这几个月算是没白培养感情,终于有点默契。
还没到城门口,蜿蜒近一里的车队就将马车阻拦住了,丁潇潇探出头来,看见丁三还在后边吊着,顿时安心了点。
城门口各种样式、颜色、大小的马车,各型各色的人都在等着过关进城。有的车子卸了东西就回去了,能进城的车排在一列,每辆车上都有一个类似狮头的牌子,想必这是通关令牌了。
丁潇潇缩回头,在车里安静的缩着,春燕以及她身边的那一群紧紧的围绕着好,像燕窝一样的小舞女们,都在用一种极其不善良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她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想引起无谓的纷争,所以决定尽量保持低调,毕竟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萌新。
作为一个软萌软萌的小萌新,就应该有小萌新的态度。
车轮骨碌碌地转着,虽然车队很长,但是没过多久,她们的车子便到了城门口。
即便丁潇潇并没有再往车窗外看去,但是她也感觉到,应该是有什么特殊原因插队了。
“这么一大车人都是干什么的呀?车上都有什么东西啊?下来检查!”城门口的守卫毫无感情的说道。
玲姐下车应答:“这位军爷,咱们是西归城的歌舞团,受邀来参加燕王府的寿宴的。”
“哦?!西归城的?王爷居然请了西归的歌舞团?!”旁边一个守卫更是不解,“咱们北荒有名的歌舞团这么多,怎么还要到西归那破地方请?”
“听说不是燕王,是二世子。就喜欢这种长得又矮又小,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小丫头。咱们北荒女子,高挑结实,他可能折腾不动。”
“哈哈哈哈……”
王爺,有種單挑!
众人闻言哄笑起来。
车上的女子们开始想尽办法彰显出自己的身材,并不是传说中的那种要什么没有什么的。
面对着众人嘲讽的玲姐,还是保持着一脸相当官方的笑容,但是掀开窗帘,被众多女子压在左下角,直露出一只眼睛的丁潇潇还是敏锐的发觉,她的手指分明狠狠的搓了一下。
紅皮書之愛之權利
官場作戲 樂顏
我和26岁美女上司
魂命
“这位军爷说的极是,确实是二世子邀请咱们来的,还请您放行。”玲姐说着将通关令书双手奉上。
谁知,守卫瞥都没瞥一下,反倒推了她一把说道:“你们这样的没有资格优先进城,去队尾!下一个!”
穿越諸天的死神 第七個魔方
车上的女子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我们都到了门口了,为什么要重新排队啊。”
“去队尾?天黑也进不去呢,我们傍晚要赶到燕王府啊,还能来得及吗!?”
没人理会几个小女子在抱怨什么,守卫们已经朝着另外一辆马车走去了。
玲姐沉着脸,看了看后面又变长了不少的车队,眉毛一提,拉过马头,便往城里走。
马车动的很是没有预兆,车上的姑娘们顿时摔作一团。丁潇潇被压在最底下,疼的龇牙咧嘴,却也不忘了第一时间掀开车窗帘,继续看外面的好戏。
见她们居然硬闯,本来走开的守卫们又回来了,两个人拉着马,领头的走到玲姐跟前,拔出佩刀。
周围的人都不动了,静静看着一场即将发生的流血事件。
羽神記
丁潇潇有些心累,她不着急进城,只要能进就行。但是若是起了冲突,她们进不去了,那她这半天光阴就算是白白浪费了。
临邑……
微微皱起眉头,丁潇潇抿紧了嘴巴,往队伍后面看了看,想确认一下丁三的位置。
就在此时,一辆极其华丽的马车四平八稳的碾了过来。

yn6tn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愛下-第一百九十九章 郡主撒潑-mnz6y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已经从人群中走出来的丁潇潇听了这话,顿时停住了。
吉里燕王府?
这不就是那个神秘人留下的坐标?
她抱着干粮咬了咬嘴唇,屈雍从窗缝看见她这个神情,便知道这丫头的幺蛾子又按不住了,赶紧对着丁一挥手,让他将丁潇潇带上车来。
“我的天爷呀!”丁一正要扶着郡主走开,结果手一空眼睛前面的人顿时不见了。
高政老公,你太坏 暮阳初春
再低头,丁潇潇已然坐在地上,开始哭丧了。
“没法活了呀!”
邪王的嫡宠妖妃 清洛妃
几个舞娘也惊住了,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这位郡主在抽什么风。
“我也不愿意生下来就是个傻子啊,爹爹不疼娘亲早亡,我有家等于没有,从小到大,没几个人把我当人看啊!”丁潇潇一边哭着,一边捶腿。
马车上,屈雍的眉头几乎刻进骨头,他隐约猜到了这个女人想干嘛,要是平时,他已经将丁潇潇像抓小鸡一样拎回车上了,可是今天,他实在不方便露面。
“去了西归城,那个城主对我百般挑剔欺侮,让我在所有人面前丢尽了面子。最后,他也不肯娶我,我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的,就成了一个弃妇了,有家归不得。我的天爷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茶摊的大哥站不住了,走出来将肩膀上的黄布递给她,丁潇潇从挤成一条缝的眼睛里看见这条抹布,有点膈应,故意没接继续哭。
“怎么了……”屈雍恨的牙痒,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吟。
纪程高兴地说道:“临邑大人您醒了!?醒了就好啊,先喝点水。”
屈雍看着眉头紧皱的临邑,顿时感觉哭笑不得,这丫头居然能把高烧昏睡的人都喊起来,这也算是她立了一功吧。
他继续观察着丁潇潇的一举一动,青筋暴出的手稍稍松了些。
“你别哭了,城主已经倒台了,现在是承阳府少君宋侯执掌城务。”一个舞娘安慰道。
“你少胡说八道几句吧,城务大事有我们插嘴的份吗?!”为首的女子厉声警告。
“玲姐我错了。”
“去了燕王府,管好你们的嘴!”被称作玲姐的女子警告道,“现在正是乱世,我能带着你们讨生活不容易,要是祸从口出,神仙也救不了你们。记住了没有?!”
“是,玲姐!”众女子唯唯称是。
这个玲姐很有派头,丁潇潇都被她这一段话惊住了,一时之间找不到继续哭的调调。
玲姐瞥了她一眼,正准备不再理会,丁潇潇又嚎上了:“还做梦相当城主夫人呢,完了,这下全完了!!”
玲姐皱了皱眉头,想想也对,这丫头现在除了空有一个郡主头衔,确实连她们都不如。
想到此处,玲姐的肩膀也高了脖子也长了,整个人趾高气扬起来,喝茶都更有味道了。
郡主算什么,乱世中还不是连个活命的本事都没有。
丁潇潇哭着哭着,突然要死:“算了,与其如此,不如吊死。”
这话一出,任是谁也得多看两眼,毕竟要死人的事情,参观参观也是个谈资。
威廉古堡 大侠
丁潇潇从怀里掏出一根长布条,仰头看了看。
官道上为了防风固道,种了两排极高大的杨树,也有适合自挂东南枝的树杈,但是都很高。
玲姐以手遮阳抬头看了看,料定这丫头死不了,便不再理她。
片刻之后,一阵惊呼声传来,玲姐再抬头的时候,白布已经挂在树上了。
而且,不是低处的枝叉,是在树冠中间的一个。
重生之仙临天下 莫竺轩
丁一赶紧阻拦:“主子,不行啊,您可别想不开啊。”
丁潇潇甩开他一跃而起,眼看就要抓住白布扣,往自己脖子上套。
玲姐看见丁潇潇能一跃近丈把高,顿时惊呆了,而后眼珠一转,突然主动上前。
丁潇潇在空中看到目的实现,故意把布扣扯松,装作掉下来的模样。
“郡主娘娘啊,您何苦想不开呢?”玲姐将她扶起来好生劝慰道,“其实,您不仅是身份高贵,而且天赋异禀,实则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人才。好端端的,怎么要去寻思啊?”
丁潇潇抽泣着,声音断断续续连不成句子:“我……有什么……用啊……还是……去死吧……”
丁一干脆跪下了:“郡主,您可使不得。”
玲姐也安慰道:“为了别人,为了父亲不疼爱,为了夫君不疼爱,我们就要去死吗?”
她转头看了看茶摊上坐着的姐妹,指着她们说道:“我们这些人,哪一个都比郡主出身可怜,随便一个人到这来,都比您更有理由寻死。但是,我们活着,不仅活着我们还要好好活给所有人看!”
丁潇潇可怜巴巴地抬起头,看着灯塔一般的女人,一脸向往道:“我好羡慕你们,可是我不行,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怎么会!”玲姐拉起她的手,暖融融的笑容任是谁看见都有种春暖花开的热流窜遍全身,“你看看,你多美,大眼睛小脸盘身子娇俏可做掌上舞,这可是北方贵族最喜欢的身材。”
屈雍在马车上额头都已经暴出青筋了,侯兴用尽手劲儿打扇,就怕他一股火之间从眼睛耳朵钻出来。
“郡主,这是在干嘛?”临邑喝药间隙,轻声询问,“在城主面前这么说,分明是想气死他。”
从盾之勇者开始当御主
纪程放下药碗,扶着临邑躺下,低声道:“可能是因为我说您的伤急于用药,咱么眼看就要到吉里了,郡主是想混进去。”
临邑闻言,眼睛瞪大,眼圈微微红了红,之后便将头偏到一边。
丁潇潇傻呵呵的看了看自己:“我?你是说我这样的人,也会有人喜欢吗?”
玲姐心中一喜,之前就听说,东临郡主是个痴傻的,今天仔细攀谈几句,发现还真是不机灵。
霜神小传 莫氏女萝
“那是自然啊,我跟你说,北荒那可不比西归城,北荒是一座大国,随便一个诸侯都比西归城主权力大多了,掌管千顷土地手握百万雄兵!”
丁潇潇心中冷笑,骗鬼呢,这说的确定是个诸侯,不是秦始皇吗?
但是人已入套,她也乐见其成的堆起一脸向往,傻呵呵的问道:“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