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gya7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仙師無敵 txt-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回到異界(十五)讀書-5ji2g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仙师无敌
回到医院上班后,朱之检告诉庞小南,刘大宝来复查了。
“怎么样,他现在睡得着了吗?”
“他说他现在睡的可香了。”
“那是当然,每天累的跟条狗一样,能睡不好吗?”
“不过我有很佩服他,他说一开始他只能跑一公里就跑不动了,现在他每天坚持5公里,就是走,就是爬,他也得完成这个目标。”
“人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从毅力这个方面来说,刘大宝还是有成功的原因在的。”
“我又给他开了几副药。”
“什么药?”
“贵药。”
下午的时候,庞小南正在神游天际,似醒非醒之间,一个病人进来了。
“庞医生。”是一把温柔的女声。
庞小南抬头一看,是琼苑青。
“哟,是你啊。”庞小南睁开了眼睛,朱之检起身道,“那个,庞医生,我出去一下。”
庞小南点了点头,招呼琼苑青坐下。
“你怎么来了?来看病?”
庞小南观察琼苑青的气色,明显比以前好多了。
“我把公司的事情安排好了,你可以给我开药了吧?”
琼苑青按照庞小南的建议,把公司的架构果断的调整了,现在,韩正德主管公司,从前期的效果来看,至少下面的员工都没有反抗的情绪。
“都安排好了?”庞小南有些惊讶,因为离上次他去琼苑青的医院过了才半个月不到,可见琼苑青的雷厉风行。
“嗯,”琼苑青点了点头,“现在我是无事一身轻,所以我就想,你说了我把公司的事情放下后,就能吃药调理了,于是我就来了。”
“好吧,我给你开几副药。”庞小南也没把脉,唰唰唰就开了个方子。
“还有事吗?”庞小南看到琼苑青拿着方子迟迟没有动身。
“晚上有时间吗?”琼苑青羞涩的问道,眼神有些飘忽。
“又想骗我去做饭啊。”庞小南一眼就看穿了琼苑青的阴谋诡计。
“不做也可以的,我们出去吃。”琼苑青急急辩解道。
“算了吧,还是家里吃吧。”
“真的?那我等你。”
庞小南心想自己反正就要走了,临走前再看一眼琼小黑。
朱之检进来了,“美女走了?”
朱之检发现琼苑青不在了,“我进来的时机把握的可以吧?”
朱之检朝庞小南挤眉弄眼道。
“没有必要,我们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庞小南笑了笑,他觉得朱之检有些小题大做了。
“诶,你这是看妇科病,外人在场还是不太好的。”朱之检的理由很充分。
“既然你也知道我是看病,那多一个医生在又有什么不好呢?”
“此言差矣,病人的心理是很微妙的。”
“你想太多。”
“昨天有个护士向我打听你。”
“打听我什么?”
“她听说你是妇科圣手,说要带她妈来看看。”
“我什么时候得了个这样的称号?”
家有萌妻 囧囧有妖
“不知道啊,现在我们华医科的名声老大了,其中以你的称号最著名。”
“这可不是什么好称号,和妇女之友差不多。”
“谁让你对女人的身体了解那么清楚呢?”
“别乱说啊,我不止对女人的身体了解清楚,男人也是一样的。”
“总之,你就接受这个光荣的称号吧,以后你肯定越来越忙,来找你的妇女会越来越多的……”
下班之后,庞小南信步朝琼苑青的小区走去。
远远的,庞小南就听到了小区门口的保安和琼苑青在说话。
现在庞小南能够控制自己的意识听到几十米开外的人说话。
虽然还是不能称作千里耳,不过这也很方便做窃听工作。
“琼小姐,出来买菜啊?”保安的声音很热情。
“嗯,家里来了客人。”琼苑青的声音也出奇的温暖。
以前琼苑青的态度可是冷冰冰的,看起来她的心情很好。
“什么客人啊,是不是上次那个男客人?”
保安的声音有些敌意。这个保安很关注琼苑青,这么久以来,琼苑青家里就没来过客人,直到那天庞小南的出现。
“是的。”琼苑青倒是没有隐瞒。
“那是什么人啊?是你的男朋友吗?”
“嗯……还……不是。”
“不是就好。”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
庞小南正听得起劲,琼小黑却撒开脚丫子冲他跑了过来。
这狗鼻子就是灵敏,庞小南隔了那么远,都被琼小黑闻到了气息。
“老大,你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庞小南蹲下来,摸着琼小黑的小脑瓜,还刮了一下它的鼻子。
“你那迷人的气息在几十米远我就闻到了。”
“调皮!”庞小南敲了一下琼小黑的脑袋。
“小黑!”琼苑青在后面追了上来。
庞小南站起身,和琼苑青四目相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你来了,庞医生。”琼苑青的脸有些泛红,不知道是跑的,还是其他的原因。
“我已经下班了,就不用再叫我医生了。”
“哦,好的,那我叫你……小南……好吗?”
“可以。”
两人打过招呼后,就朝超市走去。
“老大,我们在门口等了你好久。”
“谁让你们等的,我来了不会提醒你们下楼吗?”
“主人非要拉我下来的。我一猜就是来等你了。”
“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
“我一直这么有智慧。”
和一条有智慧的狗交流交流,庞小南倒是很觉得有些意思。
琼苑青走在前面,庞小南走在后面,从后面看琼苑青,确实是个一流的身材,即使她今天穿的是宽松的运动服。
“冒昧问一句,你身上动过刀吗?”庞小南看出琼苑青的脸上是有几处微整形的,但是身体看不到,他也不是透视眼。
“没有,纯天然的。”琼苑青说这句话的时候理直气壮,但是又带点娇羞。
“一定有很多人追你吧?”庞小南为了缓解路上的尴尬,开始尬聊。
“没有。”
琼苑青没有说假话,像她这么优秀的女人,敢追的人不多。
“那个朴玄彬不就是一个吗?还有那个吴步凡,你看,我都认识两个了。”
“可我不喜欢他们。”
“诶,对我们医院的医生有没有兴趣?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
庞小南时刻不忘把自己的媒人事业发扬光大。
“不要。”琼苑青很果断的拒绝了庞小南。
“不要忙着拒绝嘛,我告诉你,和谐的男女关系,有助于你的病情恢复。”
庞小南认为,好多女人的妇科病是因为缺少阳气,你想啊,为什么很多女人结了婚生了孩子之后就没有妇科病了呢?
琼苑青闷不做声,庞小南又继续开导道:“你29是属猪的,我们科室那个医生,你见过的,朱之检,他是属虎的,你们一个属水,一个属木,水生木,绝配啊。”
“你还信这个?”琼苑青被庞小南勾起了一点好奇心。
“这怎么能不信呢,这可是我们华国的传统文化,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肯定是有道理的。”
“那你是属什么的?”琼苑青两眼放光。
“我是属龙的,龙属土,土克水。”庞小南双手一摊,示意他们两个不合拍。
“难怪你把我克死了……”琼苑青自言自语道。
“还是说朱之检吧,你们属相合,加上朱医生也是我们科室的年轻才俊,名牌大学的博士后,工作又这么稳定,条件是不用说了,虽然赚钱比不上你,但是一个家庭也不用那么多人赚钱,是吧,你以后有个什么病痛的,他在家里也好解决。”
庞小南把朱之检捧上了天,这要是换做别的女孩,早就心动不已了。
“诶,我在想啊,要是以后朱之检不在我们医院上班,跑去你那里上班,还能把你们医院的业绩提升呢,你想啊,去你们那的都是贵妇,肯定有各种疾病的,有朱之检在,又增加了一个服务项目啊。”
庞小南为了达到自己推销的目的,继续发扬漫无边际的联想。
“我不喜欢他。”琼苑青给庞小南浇了一盆冷水。
“感觉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庞小南不气馁,“要是你真的不喜欢,你告诉我,你要找什么样的,我给你物色物色,我们医院,单身的优秀医生可不少。”
庞小南决定了,除了妇科圣手这个称号,他打算在东力军校附属医院再拿一个金牌月老的称号。
没事给人配配对,这也是功德一件。
“我喜欢……你这样的。”琼苑青说完一路小跑进了超市。
庞小南叹了一口气,“傻姑娘。”
庞小南在后面进了超市,看到琼苑青在装模作样的挑东西,就是不愿意和他对视。
琼小黑这次倒是没有跟在琼苑青的身边,而是在庞小南的脚下转悠。
“老大,你刚刚和主人说什么了,我怎么感觉她很害怕的样子。”
“她刚刚跟我表白了。”
“不是吧老大,恭喜你啊。”
“恭喜个毛线,我又不喜欢他。”
“不会吧老大,我觉得主人很漂亮啊,连我都觉得漂亮,那你们人类不是应该觉得更美吗?”
“你的意思是长的好看就行了是吧?”
“至少看着要有那个冲动才行啊。”
“你到底是个畜生。”
今天庞小南买的菜是荤素搭配,营养齐全,没有替琼苑青省钱。
不过买单的时候,琼苑青还是不敢看庞小南的眼睛,总是躲躲闪闪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庞小南故意靠过去装作没事人一样的问道:“你真的喜欢我这样的?”
琼苑青迟疑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那好办!”庞小南信誓旦旦道,“我们医院不是吹,像我这样年轻有为又善解人意的医生真的是汗牛充栋啊,我明天就给你找,包你满意。”
琼苑青幽怨的盯着庞小南,最后送给他两个字“讨厌!”
晚上吃饭的时候,庞小南也没怎么说话,吃完就朝沙发上一躺,照旧和琼小黑聊着天,而琼苑青呢,还是收拾桌子和洗碗。
不过,这次琼苑青还是没忘记先给庞小南泡了一杯茶。
“小黑啊,我有时真羡慕你,一天到晚就只要吃吃喝喝加睡觉,什么都不用想。”
庞小南摸着琼小黑的光滑皮毛,用脑电波大发感慨。
“老大,人生在世不也就是吃喝拉撒吗,想那么多干啥。”
“你说的也是啊,是我们想太多了。”
“其实我也是一样,比如那天我走丢了,如果碰不到你,我也会去垃圾堆找吃的,到了绝境的时候其实只会考虑生存了,只有温饱了才会想其他,吃饱了才会想吃的更好。”
“饱暖思**,我估计你都没听过,不过你要是发情的时候你的主子应该会带你去配种吧?”
“是的。”
“你看,你那个生理需求都有人帮你解决,你说到底你是主子啊还是你的主人是奴才?”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跟主人多亲近就吃喝不愁。”
“还是你会想。”
“那你也跟我一样就行了,我估计主人对你肯定会比我好。”
“那可不行,我这次来啊,就是跟你说一声,以后你可能见不到我了。”
“怎么了,老大,你去哪里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我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有可能就不回来了。”
“老大,你别丢下我啊。”
“你有你的主人照顾,很快,你可能还会多一个男主人。”
“我不要男主人,我只要老大,要不,你来当男主人?”
“别傻了,我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你在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是啊,为什么要去危险的地方呢?”
一人一狗的聊天把庞小南带进了一个谜题,既然知道那里危险,为什么还要去呢?
为了灯笼果?
吃了灯笼果能治病还是能够长寿?
庞小南奋力的摇了摇头,再思考下去,他真的要被琼小黑带偏了,只怕去穿越的决心也要动摇了。
“好了,我走了小黑,以后你可得继续听你主人的话哦。”
庞小南拍了拍琼小黑的小脑瓜,站起了身。
“你就走?”琼苑青依依不舍的拿着抹布从厨房走了出来,今天的碗有点多,她还没洗好。
“是的,我还有点事,你继续忙吧,不必送我。”
庞小南大踏步的离开了琼苑青的家,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第二天,庞小南一个人在医院坐诊,朱之检休假。
一般来说,庞小南的时间比较自由,不过朱之检也不是铁打的,偶尔也要庞小南独立工作的时候。
快到中午的时候,来了个愁眉苦脸的男人,名叫谭佐。
“庞医生,我最近老是睡不好,请你给我看看。”
庞小南抬眼一瞧,直接下了诊断,“你这是肝气郁结,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谭佐点了点头,“最近家里确实出了点状况。”
TFBOYS四叶草之爱 我要对TF宠爱
“那你给我说说吧。”庞小南端正了一下坐姿,准备听谭佐的故事。
谭佐犹豫了半天,眉头皱的更紧了。
“庞医生,我这家事不太……方便说。”
“你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你来看病,不把实情告诉医生,医生怎么好开药呢?”
庞小南也不是想打听人家的家事,不过打听清楚有助于他的诊断。
心病有很多种,比如感情,比如事业,不同的病症需要不同的开解方式,用药也有所区别。
谭佐扭捏了半天,才说出了他的故事。
谭佐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家里有个老婆,有2个孩子,大的已经7岁,小的才刚刚出世。
他老婆名叫邓芳,是相亲的时候认识的,长的很漂亮,一开始谭佐以为没戏,不过人家很快就同意了,于是就结婚生子。
两口子的生活一开始还很和谐,谈不上多幸福,不过也还过得去,有了孩子之后,谭佐以为这辈子就圆满了。
不过好戏在后头。
邓芳有个弟弟邓林,三十几了不务正业,就喜欢赌博,输了好多钱,而邓芳一家人呢,又特别宠爱这个邓林,给他还了不少赌债。
尤其是这个邓芳,对邓林是百依百顺,家里但凡是有点余钱,都拿给邓林去挥霍了。
为这个事情,谭佐跟邓芳吵过很多次,说她已经嫁人了,不再是邓家的人,不要老是胳膊肘往外拐。
谭佐也不是那么不近情理的人,他也借了很多钱给邓林,但是小舅子的胃口是个无底洞,老是在赌场输钱,输了钱就来找姐夫,姐夫只是个小职员,哪有那么多余钱。
况且谭佐还有两个孩子要抚养,本来压力就大,哪能再养个小舅子呢。
但是邓芳呢,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一反背,就偷着资助自己的弟弟。
后来,谭佐也懒得管了,邓芳要救济弟弟,只要不拿他的钱,他那点工资还是能够负担的起家里的开销的。
可是邓林死性不改,前不久在赌场输了一大笔钱,又找到了邓芳。
邓芳哪里还有钱,就找谭佐商量,说是再资助邓林三十万。
谭佐当时一听就火冒三丈,那三十万,是他的父母卖了城里的老房子拿给他,让他换个大点的房子。
因为谭佐现在一家四口都挤在两室一厅的一个老旧小区里,实在是有些不方便,老人家把房子卖了套了现,然后回乡下去养老了。
谭佐不肯,邓芳却说,要是没有三十万,邓林就要被追债的人砍死。
谭佐气头上就说,砍死就砍死吧,那个家伙死了就再也不能危害社会了。
邓芳当时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说谭佐一点都不关心他们邓家的危机,邓家就有一个儿子,要是邓林死了,就没人传宗接代了。
邓芳闹的很凶,眼看家里就要待不下去了,谭佐没了办法,只能是把那三十万给了邓芳,并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要是再有下次,他们夫妻就缘分到头了。
这是谭佐结婚这么多年说的最重的一次话。
他说的没错,为了家庭考虑,小舅子那边确实不能帮了,他希望邓芳也能明白。
邓芳当时接过那三十万,很是感动,谭佐觉得这会邓芳应该能醒悟,毕竟她也是两个孩子的妈。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没过几天,谭佐的女儿生病了,还是大病,被送进了ICU,医生说让准备几万块钱的医疗费。
谭佐这下子犯了愁,女儿出生后本来就身体不好,这下又生了大病,而自己手上确实没有钱了,一下子要拿出几万块,他不知道去哪里弄钱。
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这辈子没跟人借过钱,于是他去找老板预支工资。
老板没有肯,他说谭佐一个月才几千块的工资,一下子要支出几万,要是跑了怎么办。
谭佐愁的呀,上班都没有了心思,还好他有个徒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徒弟,看出了师父的烦恼,就问谭佐什么事情。
谭佐跟她讲了实情,她告诉谭佐,飞隼上可以借钱,于是她教师父打开飞隼找到了一个叫毛毛贷的应用,注册后一看谭佐的额度,有五万九。
谭佐高兴坏了,不过徒弟后来就告诉他,这钱有一个月的免息期,但是一个月后就收利息了,是按日收,日息万分之五,算是高息。
谭佐心想反正有一个月的时间想办法把这个窟窿填上,没有犹豫,马上就申请了贷款,这要赶快拿去救命。
女儿生下来还没多久,谭佐也好久没碰邓芳的身子了,这天晚上,他想和邓芳亲热亲热,可是邓芳却拒绝了他,还说,邓林那里还债还差几万块,让他想想办法。
谭佐一下子就没了兴趣,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婆是这样的无理取闹,他当即走出了屋子,睡到了沙发上。
晚上寂寞难耐,他打开了一个视频网站,这是个秘密网站,里面有很多专门给成年人减压的*****,都是网友自拍上传的。
他点开了一个看起来很香艳的视频,但是他发现了里面那个女主角的背上有个梅花的纹身,就在脊柱的上方,脖子下面。
他当时吃了一惊,一下子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因为那个纹身,他印象深刻,邓芳的背上也有一个。
第二天,谭佐第二天把从毛毛贷取的钱交给了在医院陪护的丈母娘,因为他急着去外地出差,在出差的路上,他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那个女主角像自己的老婆。
刚到外地,医院却来了个电话,说她女儿的医疗费还没交,他心想自己明明把钱给了丈母娘啊,丈母娘难道没去交吗。
于是他打了电话给邓芳,让邓芳去看一下怎么回事,没想到邓芳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几万块已经给了邓林。
谭佐气的直接就摔了电话,一谈完业务就急匆匆的赶到了家里,冲到了邓芳的单位,二话不说就给了她一巴掌。
这是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打邓芳。
邓芳是一个幼儿园的老师,当众被谭佐打了一巴掌,周围的同事都对谭佐十分不满,认为他是个家暴老婆的坏男人。
谭佐彻夜不回家,在外面左思右想,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他联想到那个*****,于是就去查了一下那个视频上传的时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个片子就是在自己的小女儿出生前的十个月上传的。
谭佐决定搞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谭佐再次找到了自己的女徒弟,问她还有没有其他的贷款软件,因为女儿那里的费用还是得交啊。
女徒弟这回又把自己的信用卡借给了他,说是让他先用着。
谭佐把女儿那边的事情搞定,回到家里主动跟邓芳认错,说是自己态度不好,那几万块他就不追究了。
凤皇有梦迷蝴蝶
他又跟邓芳说,这几天又得出差,要去很久,让她多对儿女上上心。
出差前,谭佐买了几个隐形摄像头装在家里,可以通过手机遥控和监视的那种,紧接着他就出门了。
他并不是真的出差,而是租了个宾馆,等着鱼儿上钩。
在他出门后的当天晚上,他就看到了一个男的上了他家的门,在他的床上和他的老婆翻云覆雨,这个男人,他还认识,就是介绍邓芳给他相亲的好朋友,胡高。
胡高是谭佐的初中同学,是个富二代,家里开厂的,一直和谭佐走的比较近,原来他看重的不是谭佐,而是谭佐的老婆。
那个网站,也是胡高介绍给谭佐的。
谭佐可以想象,胡高就是把邓芳当成包袱一样的甩给了自己。
而邓芳在婚后依旧和胡高保持了多年的暧昧关系。
谭佐当时气冲脑门,但是他克制住了,没有马上回去抓奸,而是想继续调查一个事实。
过了几天,谭佐一连几天都在监控里看到了胡高上他家和邓芳苟合,但是他已经没有了感觉,到他预计回家的那天,他找胡高吃了个宵夜。
第二天,他拿着胡高的一根头发和女儿的一根头发,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本来他还想拿儿子的头发也去鉴定一下的,但是他没有胆量,儿子他养了那么多年了,即使不是亲生骨肉,他也不舍得给别人。
结果没有超出想象,女儿的基因和胡高一致,和谭佐一点关系没有,也就是说,谭佐为了胡高的女儿在那里忙前忙后,还借了好多钱。
这些天,谭佐一直很矛盾,他不知道是该揭穿胡高和邓芳的关系,还是该继续维持这种同床异梦的夫妻关系。
他已经有好多天没有睡着过了,每天和行尸走肉一样,这不,实在是熬不下去了,才来医院看病。
谭佐知道这种病,西医是没办法的,因为心病只有华医能解,西医是治标不治本。
庞小南听完了这个故事,不禁莞尔一笑,冲谭佐竖起了大拇指。
“你把痛苦都一个人承受,难怪你会得病。”
很多强颜欢笑的人,都有病。所以俗话说,坏人长寿好人短命,要想维护外面的好,就得有苦自己吃,吃多了苦,当然会得病。
“那庞医生,我到底该怎么办呢,你这里有药吗?”
谭佐愁眉苦脸,语气也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脸上还长了几颗痘痘。
“你这个病,得让那三个害你的人得到惩罚,你的病才会好。”
庞小南给谭佐开了药方。
“那怎么惩罚那三个人呢?”谭佐的眼里突然有了光。
这么多天以来,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他心里的苦,这次要不是庞小南逼他说出来,他准备烂在肚子里。
可是说出来以后,他倒是觉得得到了一丝丝解脱。
当庞小南说出了报复的计划之后,他的脸色阴转多情,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庞小南也不是喜欢出损招,不过恶人还需恶人治,他对自己出的这个办法很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