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超維術士 牧狐-第2601節 秘密與期待展示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安格尔并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默。
黑伯爵以为安格尔是在权衡利弊,也不在意,给了安格尔考虑的时间。
半晌后,安格尔轻声道:“大人也不用试探,我能知道什么诺亚一族的信息呢?不过是听闻了一些小八卦罢了,对这次的探索不会有任何影响。”
安格尔说的大概率是真话,因为真有影响,他也不会同意诺亚一族的人跟着来。至于说是设局?不可能的,他们的到来完全是偶然。况且,以安格尔现阶段的实力,哪怕不是恶意的设局,他的灵感也可以轻易发现。
不过,就算安格尔知道的只是一些不重要的信息,黑伯爵也很想知道。
毕竟,魔神教徒在那桌面上,明确记载了诺亚一族的那位神秘先辈。或许安格尔知道的事,就是关于这位的呢?
“你确定不想知道桑德斯是如何做到移动幻境的?如果你听闻的只是小八卦,那我用这个秘密交换,你也不会吃亏。”
安格尔依旧摇摇头:“不用,即使大人不说,我大概也清楚这个秘密的真相。”
此前,安格尔曾陷入过一段时间沉默,当时黑伯爵以为安格尔只是在思考要不要做这个交易。但实际上,安格尔是在推敲黑伯爵口中那个所谓的“秘密”。
黑伯爵虽然并没有说出任何关于这个秘密的事,但无奈何安格尔对桑德斯相当了解啊。
桑德斯不教自己移动幻境,甚至都没主动提过,肯定是有原因的。
而且,桑德斯也没理由在这上面藏私。
那么原因会是什么?
他的实力不够格?应该不会。他现在已经是正式巫师,距离真知也只有一步之遥。而且,就算是实力原因,难道连提前告知都不行吗?
如今黑伯爵敢告诉他,就表明了与实力的原因不大。
除开实力的因素,安格尔能想到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桑德斯不愿意让安格尔学习他的移动幻境。
也即是说,桑德斯的移动幻境是有弊端的。而且,是得利极微,弊端却大到不可思议的那种。
否则,桑德斯不可能连提都不提。
桑德斯曾经告诉过安格尔,他为了连接魇界通道,彻底斩断了自己的魇魂体天赋,虽然得到了进入魇界的资格,却丧失了继续进一步的成就。
桑德斯连这种事都能说,移动幻境的事却不能提,那答案基本已经很明显了。
桑德斯怕提了以后,安格尔就算知道是弊端,也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去效仿。
而安格尔恰好听说过一件事……
“噢?你知道这个秘密?”黑伯爵疑惑道:“桑德斯告诉过你?”
安格尔:“没有,不过之前大人曾提过,导师和元素伙伴也曾合作,可因为种种原因不契合。而我则是因为恰好契合了魔人的属性,才成功的释放了这个移动幻境。”
“结合这两个因素,基本就能推测出,导师想要完美释放移动幻境,其实只需要找一个契合自己的人即可。”
黑伯爵的声音突然变得幽远:“那你知道这个人是谁?”
“大人刚才说过一句话,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安格尔沉吟道:“我倒是觉得这句话稍有瑕疵,最了解自己的,首先是你自己,然后才是你的敌人;否则连自己都不了解自己,那岂不是白活一场。”
安格尔说完后,便不再发言。但他言语中已经透露出来了,那个人是谁。
黑伯爵深深的看着安格尔,许久后,才轻笑道:“看来,这次是我多嘴了。我之前不该和你说那么多移动幻境的情报。”
“不过,我是没有算到,你居然见过另一个桑德斯。”
黑伯爵这番话已然承认,安格尔的推测是正确的。桑德斯之所以能完美使用移动幻境,是因为他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那个与桑德斯一模一样,却更加邪魅的人。
黑伯爵继续道:“不到万不得已,桑德斯不会放出他的。你又曾见过他,那说明你曾经陷入过极坏的处境,随时有身死的危险,桑德斯也分不开身,只能让他来找你?”
安格尔:“……”
果然是老怪物,随便一想,就将当初的情况推测的七七八八了。
见安格尔沉默,黑伯爵便知道自己说对了:“既然你知道这个秘密,我们就没办法交换信息了,那这件事就算了吧。”
黑伯爵也没想到,安格尔的才思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敏捷。
这件事如果轮到桑德斯的另一个学生——苏弥世来作答的话,哪怕苏弥世见过另一个桑德斯,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往那边去想。
他现在算是认可了,安格尔能在短时间内,就成为南域最耀眼的新星,这不是一个偶然。
安格尔的成就或许有机缘加分,但不妨碍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在黑伯爵感慨的时候,安格尔的声音从心灵系带那一头传来:“大人此前告诉我移动幻境之事,也算是信息的交换。我可以告诉大人一件事,我其实并不了解这里与诺亚一族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机缘巧合下,知道了这里曾经有一个姓氏为诺亚的人罢了。”
黑伯爵愣了一下,他都以为安格尔肯定会死藏秘密,没想到居然说了?
“那个姓氏为诺亚的人,他是谁?”
安格尔:“大人心里应该已经浮现了他的名字了吧。我就不说了,毕竟我是外人。如果这位诺亚族人未曾陨落,直呼其名,必然是罪过。”
安格尔没有说出是谁,但并不妨碍黑伯爵的确认。
肯定就是他,那位高高挂在诺亚族谱第一段班,最为神秘的也最为传奇的先辈——奥古斯汀.诺亚。
黑伯爵:“你口中的‘机缘巧合’,应该不愿意和我分享吧?”
安格尔:“可以分享,但不是现在。”
安格尔可以将奥古斯汀的事说一些给黑伯爵,但不是魇界里的事,而是他炼制那把钥匙时遇到奥古斯汀的事说出来。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墙的背后,与奥古斯汀有关。
如果那把钥匙所对应的目标地,根本与诺亚一族没什么关系,那他就没必要说了。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奥古斯汀亲自坐镇炼金异兆,如果和他没干系,那只能说……安格尔又一次倒霉的遇到了最难的炼金异兆。
“那我就期待那个时候的到来。”黑伯爵也不求立刻得到答案,他很享受“期待”的过程,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如此期待过一件事了。
相信等到结局的时候,将自己的这份感悟分享给真身,真身也会和他一样,享受这次冒险的过程吧?
……
安格尔和黑伯爵一直在“加密”聊天,这就让其他人有些丧,他们也想听八卦啊。
而且,周围全是变异食腐松鼠,不说点话转移注意力,他们真的有点顶不住了——不是害怕,主要是变异后的食腐松鼠实在是丑的太特别了。
美好的生物都是相似的,而丑陋的生物,各有各的丑陋。
丑到辣眼睛,丑到让人无法直视,丑到已经可以成为精神污染……
这就是变异食腐松鼠的外貌攻击。
“话说,这么多的变异食腐松鼠,到底是靠什么活着的?”卡艾尔好奇道:“之前它们大概是闻到红剑大人的活人气息,所以疯狂的追来。看样子像是以活物为食,但这里不像是有太多活物能满足它们的需求?”
“或许它们又反攻回臭水沟了也说不定,臭水沟里肯定有很多魔物。”多克斯随口道。
“它们身上虽然有臭味,但我好像没有闻到臭水沟的气味。”瓦伊说罢,还特意嗅了嗅。当然,什么也没嗅到,安格尔在光影幻境里还贴心的搞了净化力场。
“如此庞大的族群,肯定是常年繁衍的结果,真好奇,它们平时到底是怎么活的?”
卡艾尔话音刚落,黑伯爵的声音便响起:“食腐松鼠本身就是杂食魔物,它们能吃肉也能吃植物,甚至啃石头充饥也能活。而且,它们在食物短缺的时候,可以靠着长时间休眠来降低能量需求。地下迷宫的魔能阵至今生生不息,哪怕逸散出来的能量,也足以养活这些魔物了。”
不仅仅是变异的食腐松鼠,其他活下来的魔物都是这样,要么互相厮杀,要么就是成为魔能阵的寄生虫。
当然,这种寄生也不是单方面的,它们死后,身体血肉自然会划归为魔能阵,充当新的能源。虽然不多,但蚊子肉积累多了,也是肉嘛。
魔能阵能持续万年,自然有其变通的方法。
“这种问题,不是什么隐秘,随便找个情报点就知道了,譬如极乐馆,或者茶话会。”
“茶话会不是女巫才能进的吗?”瓦伊和卡艾尔同时忽略了极乐馆,毕竟长辈在这,他们也不好意思提极乐馆。
“变形术,或者花钱找个女学徒进去帮你们问。这种事还需要我教你们?”
黑伯爵嘲讽完之后,淡淡道:“探索之前,你们的准备看来都有缺漏。”
看似只是一个总结陈词,但黑伯爵却饶有深意的看了眼多克斯。
学徒也就罢了,多克斯可是正式巫师,居然也不知道这件事,还不做任何准备。这显然是一件不合格的事。
多克斯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谁让错的是他自己。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为了一点可怜的自尊,而去追求所谓的自由,那么无知,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你该知道,无知在巫师界意味着什么。”
无知,意味着你死都不知道为什么死。
这段话,显然是说给多克斯听的。至于多克斯能不能听进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至少多克斯这次并没有还嘴。
黑伯爵说完后,悠悠然的飘回了安格尔身侧。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道路的权利,多克斯走的路,未必是错的。”安格尔重新与黑伯爵进入了“私聊”状态。
“这与我说的也不冲突。”黑伯爵:“我是看在他灵感的份上,才多说了这么一句。他可以追求自由,但不能追求无知。”
这句话,安格尔无法反驳。
多克斯的确有些过于散漫了,说是无知倒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很少关注不能得利的事。可有的时候,利害关系是难分难舍的,只关注利,而不去关注害,那就有些太偏颇了,遭遇到危险也是迟早的事。
所以,黑伯爵的话虽然说的难听,但至少是为了多克斯的前程考虑。
安格尔想了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希望多克斯不要将黑伯爵的话,当成耳边风。
就在他们各怀思绪间,前方却是出现了一条岔路。
这是一条很奇怪的岔路,一边是高大的迷宫大道,另一边则是像狗洞一样方形小窗口。
窗口没有靠地,而是在几十米高的地方,用精神力探看一下,能隐约看到里面有路,只是要走的话,可能需要爬进去才行。
值得一提的是,小窗口的这条路,或许因为太高了,并没有变异食腐松鼠出入,而大路则依旧挤满了变异食腐松鼠。
遇到岔路了——姑且说是岔路吧,安格尔几乎没有迟疑,直接转头看向多克斯。
却见多克斯还一脸恍神。
安格尔走过去,咳咳两声,拉回多克斯的注意力后,道:“你不会还在想黑伯爵大人的话吧?”
多克斯立刻露出不屑之色:“我可没想这些无聊的事,我只是在思考问题。”
先是故意反问,得到多克斯的傲娇反驳,安格尔立刻顺势道:“思考问题?思考什么问题?莫非你也在考虑是钻狗洞,还是继续欣赏变异食腐松鼠的美貌?”
狗洞?多克斯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安格尔就指向了高处的那个小窗口。
“我们都在思索该走哪条路。你也在思索这个问题,对吧?”安格尔问道。
多克斯怔了半秒,猛地拍了一下手,揽上安格尔的肩膀:“当然!我刚才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是走狗洞呢,还是继续向前呢?”
不用安格尔吩咐,丹格罗斯已经很自觉的跳到肩膀上,移开多克斯的手。
安格尔则笑眯眯的道:“那你得出什么结论了?对了,其实我们刚才都已经投过票了,不过现在是二比二打平,就差你的这一票了,你可要慎重做出抉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