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351、物是人非推薦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不行!
不行!
说什么他都是不能同意的!
天下女子何其多,何必对着自己的表妹下手?
马颉见林逸在那发呆,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喜子后,便带着两名侍从小心退下了。
“这事不好办啊,”
林逸叹气道,“万一给我按个不孝的名头,一哭二闹三上吊,可怎么整?”
小喜子讪笑道,“娘娘通情达理,王爷晓之以理,娘娘自然会明白的。”
说这话,他自己脸都红。
他在娘娘身边斥候了那么些年,娘娘是什么性子,他恐怕比他们家王爷还要清楚!
但凡能用撒娇和武力解决的事情,压根就不肯动脑子,没有道理可言的。
“希望如此吧。”
林逸无奈的道。
她想不到,她老娘为了维护袁家,居然可以把他这个儿子算计进去。
真是用心了啊!
这一次,她对他老娘终于刮目相看了。
骑着驴子回到和王府,便有人来报。
焦忠道,“王爷,娘娘的车驾进宫了。”
“啥?”
林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是说去袁府了吗?
怎么又进宫了?”
他实在搞不清楚他老娘这是什么套路。
焦忠道,“袁府闭门不开。”
说的越少,错越少。
“这是吃闭门羹?”
林逸实在忍不住笑。
实在想当面问他老娘一句,冷脸贴热屁股有意思嘛?
“任凭怎么敲门,怎么喊,袁府都没人开门,”
焦忠低着头道,“娘娘不发话,我等也不敢砸门。”
“这是不好意思进和王府呢,还是不愿意进呢,就这么进宫了,”
林逸以手扶额道,“宫里尚未打扫干净,让她去了,多有不便啊。”
小喜子道,“王爷放心,小的这就进宫。”
林逸摆手道,“去吧,她要是与别人为难,你就拦着些,事后自有本王担着。”
“是。”
小喜子硬着头皮硬了,然后翻身上门,带着几个小太监直往皇宫去。
林逸又累又,脱了襟袍,直接坐在台阶上后,又把靴子脱了,一边揉着脚丫一边道,“本就是多事之秋,她又尽会添乱,进了宫面对我老子,她又该如何自处呢?”
老十二见林逸突然望向自己,直接就慌了。
这话该怎么接?
聪明如他,他也不知道啊!
为什么每次这种刁钻的问题,都让他回答呢?
见林逸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只得讪笑道,“臣弟不知。”
要不然还能怎么回答?
说实话他不敢。
说假话他不擅长!
林逸没好气道,“你也别愣着了,现在进宫,让你老娘去看着些,她的话,总归有点用处的。”
她一直都想不明白,她老娘这种傻白甜是怎么和唐贵妃成为好朋友的!
而且也极为佩服唐贵妃的耐性。
她老娘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皇后要不是因为袁家势大,估计早就把他老娘打入冷宫了。
“臣弟这就去。”
老十二忙不迭的跑了。
林逸拒绝焦忠递过来的拖鞋,光着脚进了王府,躺葡萄藤下,直接就睡着了,起来的太早了。
等醒来后已经是午时。
涑口后,吃了点东西,抱着茶盏,继续躺在椅子上。
瞎子过来跪在林逸面前告罪。
林逸问,“真跑了?”
瞎子道,“属下无能。”
“瞎子,”
林逸笑着道,“你变了。”
瞎子永远站的那么笔直,是不肯给任何人下跪的。
“王爷切莫取笑属下,”
瞎子笑着道,“没有王爷,便没有我。”
“行了,别肉麻了,说正经事,”
林逸摆摆手道,“长公主去哪里了?”
瞎子道,“长公主的功力在这一个月中突飞猛进,为何如此,属下也不得其解,已经奋力追赶,还是让她逃脱了,只知道,她是一路往西去的。”
“也许真如老六所说,修习了什么邪门的功法,”
林逸冷哼道,“追不上就追不上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要到时候他连西荒一起拿下,他就不信长公主还有地躲藏。
她是那么的出众,那么的引人注目,想隐世不出太难了。
瞎子道,“王爷放心,能总管回来,属下就再次追过去。”
“小应子啊,”
林逸听到瞎子提到林逸不免感慨道,“这小王八蛋不能撂挑子不干了吧。”
他不敢往不好的地方想。
如果这辈子没有机会再见到这家伙,他只希望是因为小应子对他失望,直接跑了。
瞎子道,“以总管的功夫,即使打不过,当世也没有人能追得上。”
“希望如此吧。”
林逸再次闭目养神。
下晚的时候,林逸得到了张勉回来的消息。
林逸道,“不必见了,直接让他去兵马司上任吧,跟马颉好好合作,凡是本王看不顺眼的,一律给咔嚓了。”
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会回来这么多人,好像跟商量好似得。
焦忠笑着道,“是,属下这就传话过去。”
“等下,”
林逸又喊住他道,“刘阚这小子最近又长进,跟何大人说一声,做个守备有点屈才了,让他进宫吧。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还有,就是这韦一山、梁远之、韩进,年轻人一定要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放手施为,不怕他们犯错。”
焦忠见王爷交代完了,这才退下。
入夜,景澜宫依然灯火通明。
袁贵妃斜靠在榻上,由着宫女给她揉着额头。
林宁关心的道,“母妃,要不您早点休息吧。”
袁贵妃叹气道,“你外祖父如此生气,让我怎么睡得着。
你哥哥也真是的,居然惹你外祖父生气,实在不应该。”
林宁小心的道,“想必哥哥是有自己的苦衷吧。”
袁贵妃摇头道,“再有什么苦衷,也是家里人,何况还是自己外祖父。”
端坐在下手的唐贵妃笑着道,“姐姐何必劳心劳力,他们男人的事情,咱们女人也操不了心,姐姐一路舟车劳顿,还是多多休息的好。”
“妹妹,你别走,”
袁贵妃朝着身后的宫女摆摆手后,在林宁的搀扶下坐直了身子,笑着道,“这趟回来,想不到物是人非,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幸亏有你在,就多陪我说几句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