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起點-第153章 詭異熱推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唔…”沈雅韵瞪大了双眼,没想到葛元硕会直接用口给她喂了过去,瞬间整个人炸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討論-第153章 詭異看書
脑子里嗡嗡作响,这波操作太恶心了,她感受到喉间一股难以启齿的味道,迅速推开葛元硕,自己一阵踉跄,用嫌弃的眼神瞪着他,气嘟嘟地说道:“葛元硕,你无赖!”
葛元硕大拇指轻轻擦拭自己的嘴唇,慢条斯理的样子,让沈雅韵气得直跺脚,没想到自己受了个伤,自己一成不变,而他却大有长进了!
“没办法,对你,不得不,无赖。”
葛元硕盯着她羞红的脸,不由自主地笑了,这种感觉挺好的,准备再喝一口,沈雅韵反应敏捷,迅速抢过他手里的碗,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沈雅韵不给他作妖的机会,不然今晚的脸要烫一晚上都不止。
葛元硕满意地看她喝完,自己的努力也没有白费,就是不能用自己的方式喂她喝,显得有些失落。
房间里,四处弥漫着安神的香薰,葛元硕亲手点上,最近他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今晚应该会是个美好和安逸的夜晚。
沈雅韵谨慎地看着他,揉着迷糊的双眼,她好像又想睡了,但是还是防贼似的防着,坐上了熟悉而柔软的双床,双脚调皮踢踢床边。
“好舒服,比起医院硬邦邦的床好太多了。”她大字排开,整个人哗啦一下躺在床上,深深地陷入,把葛元硕的份都给霸占了。
这下,从葛元硕的角度看过去,简直就是在诱惑他,他叹了口气,这个女人真是完全不顾及他在这里的,要不是她现在还没痊愈,早就扑过去了。
沈雅韵发现他的异样,及时收回了自己的手,额..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回来,只要对上葛元硕,都变得不自然了。
她钻进被窝里头,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剪刀,诧异了,葛元硕还为她保持原来的样子,将她的一切都保护好,一阵暖流拂过心里。
葛元硕顺势躺了上去,这次他想要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长手一捞,剪刀被没收了,沈雅韵转过身,面对面撞个正着。
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抬眸对上他,沈雅韵没有抢回来,静静地躺进他的怀里,心照不宣地,其实她已经不需要对他设防了。
葛元硕宠溺地抚摸着她的发丝,亲吻了一口,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睡吧,有我在。”
沈雅韵的眼皮像铅一样沉重,有了困意,眼皮紧紧地闭上,葛元硕微笑地看着面前的睡美人,什么也不想,就静静地和沈雅韵相拥而眠。
清晨,又是一个富有朝气的早上,沈雅韵盯着监控,笑得合不拢嘴,嘴里的饭都要喷了出来,完全不顾形象地说道:“哈哈哈..太蠢了!”
葛元硕被阵阵笑声吵醒,手上空空的,他的睡美人早早跑了,他侧身抬头一看,嗯哼?沈雅韵居然对着他的电脑面前发笑。
葛元硕光着上半身,走了过去一探究竟。
原来..
龚氏庄园,龚富旺清醒过来,心率跳动快速,有点慌乱,自己居然还睡在这里了,他是撞邪了吗?
旁边的沈丹丹和风云决也依旧趴在桌子上,他摇晃起风云决,喊道:“醒醒!”
风云决脖子感觉好酸,裆下好生疼,他这是怎么了?双手捂住,一直站不起身,表情忍无可忍的模样。
两眼迷糊地看向龚富旺,突然忍不住大笑起来,下腹阵痛更厉害了,不得不收回笑声。
无辜地问道:“外公,你这个头是怎么了?”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竹寶-第153章 詭異看書
龚富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参差不齐的头发,他慌张地想要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恼羞成怒地说道:“去他大爷的,谁弄的!”
风云决看沈丹丹还没醒过来,随后摇醒沈丹丹:“老婆,你怎么样了?”
沈丹丹被他强有力的摇晃醒了,一脸懵逼地说道:“我昨天好像看到沈雅韵的鬼魂了..”
“啊!外公,你是撞邪了吗?这个头发,天啊..”沈丹丹强装惊讶,捂住自己嘴巴惊呼。
龚富旺气急败坏,一手拍打着桌子,“不可能,不可能有鬼的!”
龚富旺随后走进庄园,所有值班的保安都昏睡着,这简直是一场蓄意的谋划。
看到这里,想要吼醒保镖,却还是忍住了,现在这种窘态,再让保镖们看到,他威信威严何在?
忍住一切怒火回到房间找了一顶帽子戴着,风云决一直捂住腹部,一瘸一拐地跟在龚富旺身后。
沈丹丹想到沈雅韵说的话,外公果然不会想到她身上,即便在保镖这边,也不想让他们发现。
龚富旺首先看着他们两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一切太诡异太奇怪了。
他愤怒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会让人查清楚的!”
沈丹丹脸色有些不自然,转移话题地说道:“外公,你这头发要走出去会被人议论的,要不把头发修修。”
龚富旺摸着头,这头发已经不是可以修能解决的,他狠下心来,说道:“丹丹,你帮我剃光它。”
风云决在一边实在忍不住了,疼痛难忍,皱着眉头说道:“外公,我一觉,浑身酸痛,尤其是下腹,不行了,我得去医院看看。”
龚富旺阻拦住,脸色一沉,说道:“云决,俗话说:家丑不能外扬,你要是去了医院,这件事情很快就人尽皆知,这几天你就住在我这里休养,我给你叫医生上门检查。”
风云决左思右想,点头答应了,他也不想沦为笑柄,只能暂时窝在龚富旺的庄园里。
而龚富旺在沈丹丹的帮助下,已经剃成光秃秃的样子,此时整个人都变样了,一时间让人十分不习惯。
龚富旺左瞧瞧右看看,还是为自己戴上一顶假发。
沈雅韵在监控那头看着这一切,耻笑他的愚蠢,这顶假发如此茂密,她怎么看都看不顺眼,心生一计。
抓起葛元硕的手,两眼发光,问道:“这里哪里有养蜂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