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反對者展示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来!来站好!对对对“。
”这位老汉你就这样站好就行,没错,摆个姿势,对对对就是这样!”
采访到了最后的关头,这位老汉既然表示用生命去支持朝廷的新海洋政策,那么还等什么,不得来一张,表示一下百姓们对朝廷的支持力度。
于是这位老汉被要求举起板凳画师开始作画。
简单的速写之后,记者看着画纸之上的一个老者高举板凳怒气冲冲,好似前面有他的生死大仇似的模样,不由得点点头。
“这里,这里,还要再具体一些,气势再凌厉一些,要百姓都能感受到这位老汉对朝廷新海洋政策的拥护和对反对破坏者的憎恨!”
在记者的指挥之下,画师开始了对这幅速写的艺术性加工。
最后这幅画出来之后,那真的叫一个绝了,生动的表现了一个老农对朝廷的拥护,哪怕是付出了生命也在所不惜的气概。
于是通稿又有了。
采访老汉在被问道是否觉得这项政策对百姓有利,是否会拥戴这项政策的时候。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结果老汉耳朵有些背,没有听清工作人员的询问,听成了有人要破坏这项新政策,只见老汉怒而奋起,举起一只沉重的板凳,誓死要用自己的一条老命,给那个胆敢破坏新政策的奸人勇猛一击,这位老汉的举动正是代表了这项新政策在百姓心中的地位,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问询完了之后,这里已经被这个村子的百姓给包围了,然后工作组又挑选了几个百姓进行简单的问询,得到的都是令人满意的答案。
记者在通稿之中写道。
询问之中,当地百姓无不是欢庆鼓舞的聚集在采访者家周围,这些百姓纷纷表示他们会努力的支持朝廷的政策,必要时刻他们愿意用牺牲自己去成就朝廷的政策。
这足可见此次新政策在当地百姓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重要,也表明了此项政策执行开之后,百姓的生活一定会有一个巨大的变化,并且还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变化。
最后这些百姓还表示,他们对这次的行政院的问询工作表示了极大的肯定,觉得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还政与民,是真正的从百姓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行政院。
至于百姓为什么笑的嘴巴都咧到后脑勺去了,其实很简单,回答一个问题就能得到米面油盐,小孩子还有糖果,你说他们能不高兴嘛。
督察御史就在一旁安安静静的,他的任务是不允许有当地的官员作假,但是这位老汉回答的也都是没问题的。
每次问他问题不都是给了三个选项的嘛。
同意,无所谓,不同意,你看他每次回答不都是同意。
当然记者的采访就不归他管了,他是监督官员的,记者也不是官,轮不到他来管。
出了这个村子之后,他们算已经拿到了基础百姓的第一手材料,现在就要出发去河间府,询问一下当地的城镇居民是如何看待这个新政策的。
于是在城官的有意带领之下,他们朝着城里的人家出发了,这些人家是特地选好的,乃是河间府的大户人家。
说真的,每次朝廷要搞一个新政策的时候,一般的平头老百姓有几个是能够看到这个政策的内在的,也就是当一个谈笑来看,不到他们的头上,他们是不会关心的。
也就是这些大户人家了,他们可是真的在关注啊,不然你以为他们的钱财都是怎么来的,时时刻刻关注朝廷的动向和官府的情况才能赚到钱,大户人家哪个不是人精啊。
这次的海洋新政策让他们嗅到了别样的味道。
有的人表示支持,当然也有的人觉得这件事可能会损害到自己的利益。
这些觉得可能会损害自己利益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做海上买卖的人。
他们觉得生意这个东西还是独家的买卖好做,要是好多人都涌入了这个领域,那么就会竞争力太大这个生意可就难做了。
其实按照他们的想法也对,独家的买卖做习惯了,要是真的涌入了一些强力的竞争者,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那么想办法把这个政策给堵回去不就行了,于是这些人便开始了行动。
行政院提出了这个政策到执行不是有还要进行公示的嘛,好就从这个动手。
于是他们要营造出一个百姓都不同意的氛围出来,便开始散播一些这个政策不好的小道消息,企图让城内的人都觉得这个政策要是真的施行下去了,会对他们的生活有灭顶之灾。
就比如传播最广,可信度最高的就是倭寇会再次来袭。
起初倒是引起了恐慌,但是大明宣传司是做什么的,在他们的运作下,外加遍布全城的说书人什么的,扭转了恐慌,让这些百姓都明白了。
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已经做好了准备,大明海军已经很强大,轻易就能击败倭寇的荷兰人都被我们轻松打败了,那么区区倭寇还不是小贼三两只。
百姓也不知道倭寇的战斗力,但是在这些说书人煞有介事的描述下,也都相信了我大明的军力强大。
因为这些年我大明都是处于一种常胜的状态,所以百姓的自信心还是有的,强大的军队就是最好的说服力。
不然你屡战屡败看看百姓相信你不。
百姓不受这些大户的控制,他们也很无奈只能和当地的部分官员暗中勾结,企图把这个基层问询给带偏,让皇帝知道其实百姓们都是不想进行海洋政策的。
城官带路来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高大的宅子前。
“几位大人,这是黄员外的家,这个黄员外是河间商会的副会长,在当地也是有头脸的人物,想必一定符合几位的询问对象条件。”城官对着这几位工作组的成员很是恭敬。
这个地方是他们提前订好的,这个黄员外可是既得利益者,自然是反对的主力成员。
城官带他们来这个地方,可想而知安的是个什么心。
其实这几个工作组的成员也明白,这个城官还有当地的一些官员是有问题的,但是有问题归有问题,这些事情他们也管不着。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那就进去瞧瞧,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反对,日后也好拉清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