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ptt-第1362章:我需要我的大樂團展示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虽然谷小白自己是个演技渣渣,渣到捧都捧不起来的那种。
但是谷小白却看得出来,冯一东的演技,是有很大进步的。
而这个剧本最妙的一点就是,冯一东演的人物,在剧情里,也是一步步发展,一步步推进的。
从一开始的阳光帅气的城市青年,到初到小岛的迷惘和犹豫,再到见识到了真正黑暗的震惊。
这个过程,冯一东的演技在进步,他需要表现的感情层次,也在不断进步。
为了演戏,冯一东在这段时间也节食、瘦身、甚至把自己晒得黢黑。
到了电影的中段,当男主角克鲁亚斯终于坚定下来,决定要和这股黑暗的力量对抗到底,决定要为这个小岛上的学生们抗争的时候,就像是触底反弹。
他那股小鲜肉的气质,完全没有了。
展现在众人面前的,就只有一个孤立无援,却又坚强无比,甚至有一种殉道者气质的老师。
小鲜肉,中国曾经的顶流,演技拿过金扫帚奖的冯一东消失了。
站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坚不可摧,身在黑暗中,依然全身散发着光芒,燃烧自己却毫不后悔的英雄。
这一刻,就算是谷小白,都感受到了里面那种莫名的力量。
这个时候,他觉得,冯一东已经可以说是一名好演员了。
而且,剧本也很扎实。
整个故事,没有夹杂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然,其中的细节却并不少,其中很多的生活碎片,都是从巴达卡本人的口中听来的,编剧把这些小细节,细细地填充进了整个故事里。
让故事真实又可信。
那对来自大城市里的老师有好感的海盗女孩,并没有成为新一个的女主角,也没有发展出来什么感情线,闹出来什么狗血的戏码。
就算是只有一点萌生出来的微微好感,也被那一枪托砸倒在地上。
再见到这女孩时,冯一东那种畏惧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的表情,让人心都扭在了一起。
这个残酷的世界,异化了每一个人,让人变得不再像人。
真正的感情线,反而是克鲁亚斯和自己在大学的女友。
克鲁亚斯的女友和朋友们,一直作为一股隐藏的力量存在着。
某种方面,女友就是克鲁亚斯的精神导师。
一开始克鲁亚斯在孤立无援的时候,和女友联络,寻求精神上的慰藉。
甚至女友还打算来这里看他,陪他一起“支教”几天。
但是克鲁亚斯拒绝了。
因为他知道这里的险恶,却又不愿意告诉女友原因,生怕女友担心,为此两个人还闹了小矛盾。
在故事的中段,克鲁亚斯向女友打电话,提出了分手。
“甜甜,我可能回不去了……我们分手吧。”
那个时候,克鲁亚斯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要留在这个岛上,为了这些孩子。
但他也不能一直耽误一个好女孩。
这一段,冯一东的演技,简直燃了起来。
把克鲁亚斯的决绝、不舍、痛苦、歉意,表达的淋漓尽致。
其实是隔着电话的独角戏,但那种表演的层次感,就算是谷小白这个演技白痴,也能感受的出来。
难怪,郝凡柏对这部电影如此的看重,对冯一东如此的满意,如此的欣慰。
人,可以超越自己,超越自己给自己设下的障碍和限制。
冯一东是有天赋的。
只是之前的那些流量与光环,那种随时随地维持形象,在银幕上只能耍帅不能扮丑的小鲜肉包袱全部放下之后。
他可以面容狰狞,可以痛哭流涕,可以声泪俱下,可以万念俱灰。
这一刻,他不是冯一东,他就是克鲁亚斯。
前半段,冯一东的演技还很生涩,后半段,冯一东和克鲁亚斯已经合二为一。
其实,本质上来说,冯一东是个体验派的演员。
为了演这个角色,他努力苦学印尼语,住在重建的克鲁亚斯的房子里,和其他的老师住在一起,和小演员们打成一片,给他们上课,为他们唱歌……
似乎真的成为了一名支教的老师。
似乎那一切,真正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语言这一关,是最先过去的,事实证明,在一个合适的环境里,加上合适的学习方式,一个普通人,学会用另外一种语言和人交流,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而发音不标准等问题,则在后期用配音解决。
这,可能是整个电影里,唯一不尽人意的地方了。
毕竟,冯一东不是周先庭这样的语言小天才,对一门新的语言接受得特别快。
也不是谷小白这种对任何声音都可以近乎本能模仿的“声音”方面的天才。
但瑕不掩瑜,对世界上任何一个演员,都不能要求更多了。
本来谷小白对这个“配音”的任务,还觉得只是一个普通的“任务”而已。
但此时,他却觉得,自己如果不能认真一点的话,恐怕都对不起这部电影。
看完了整部电影,谷小白久久不语。
心中有很多想法涌现出来,只是却又并不能真的抓住。
“小白。”郝凡柏看吃饭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谷小白都没从自己的实验室里走出来,干脆推门走了进来,就看到谷小白正坐在自己的工作台旁边,手中拎着一把笛子。
他的面前,琵琶绝李近楼正“铮铮”地弹奏着琵琶。
实验室的半边,弥漫着淡淡的雾气,远方靠墙的地方,一面上面写着“大明”的屏风,遮挡住了一个入口,入口中,淡淡的雾气弥漫了过来。
“啧”郝凡柏感叹了一句,小白竟然这就开始忙活了起来,而且把自己手底下最好的乐手都拽来了。
而且,小白这是打算用民乐来配乐了?
会不会色彩太浓了一点?
李近楼的琵琶,弹奏得又急又乱,像是人心乱如麻,手足无措,几百只蚂蚁在团团转。
能把这种又急又乱的琵琶声,却弹得让人不讨厌,估计也就只有李近楼这种传说级乐手,才能把控住了。
但谷小白却皱眉道:“不行,还是不太行,我还想要再乱一点,再乱一点……”
李近楼放下手中的琵琶,有些惶恐地站起身子来:“钟君息怒,是近楼技艺不精……”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不怪你,小乐队怎么也表现不出来我想要的气势……我需要我的大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