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452章:定殺的你雞犬不留鑒賞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广义上的攻城战,无外乎是指对城堡、城市或要塞进攻的战争模式。
依照战局模式另可分作巷战和包围战,目的可以是夺取建筑、资源、战略要地或是歼灭敌人。
通常攻城战是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要进行的战争模式, 因为往往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达成目标。
在中古时期,城堡是攻城战进攻方的主要对手,往往进攻方需要大量的攻城武器,例如,投石机、攻城车、弩炮等。
可众所周知,攻城战一直以来,都被称之为战场生命收割机。
对于士卒来说,没有什么战争是比攻城死的更快的了。
毕竟,攻城战可不看你是不是百战老卒。
那些个滚木礌石,可也不是光凭借着身法就能躲得过去的。
而且就算侥幸攻破了城门,士卒还要进入城内与敌军展开巷战,其具体伤亡有多大怕是只有参与过攻城战的人才知道了。
并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在这里要说明。
那便是,因为两晋时期的社会乱局,导致许多制作战争武器的手艺早已失传。
以至于在隋唐时期,攻城武器反而还比不上三国时代先进。
三国时期便以竟能将百斤巨石投掷出五百步的投石机,在大唐时期顶多能投掷出三百步。
若不是李承乾横空出世,改良了这些东西。
恐怕大唐的军队,还要好些年才能重新掌握这些大型武器呢。
当然了,作为一个从后世穿越过来的家伙。
李承乾攻城,自然是不需要采取哪些蠢笨方法的。
超棒的都市小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452章:定殺的你雞犬不留鑒賞
毕竟他早就把H药给研发出来了,虽这东西比不上火炮,但至少比投石机什么的强多了……
……
攻城当日。
当李承乾的一声攻城号令下达后。
大唐甲士朝着扶余城发动猛攻。
大唐甲士们成一个个方阵,如潮水一般朝着扶余城逼压过去。
这三万人无一例外,皆是清一色的并州卒。
早前便说过,大唐两支最精锐的部队,凉州卒勇冠,一直都是公认的王牌部队,并州卒紧随其后,位列大唐甲士排行榜第二。
或许在旁人眼中,能拿个第二的排名就实属不错,而且也是一份荣耀了。
可在并州卒的眼中却远不止于此。
这群家伙,每一次上了战场,都是拼了命的想要压住凉州卒的风头的。
毕竟不争馒头争口气,谁愿意总当第二?
而这两支部队一直以来也是忽悠长短。
例如,凉州卒在单兵作战能力上确实很强,放眼整个大唐也是无人能比的存在。
而并州卒虽不如凉州卒,但却不逊色多少。
且在大规模团战之时,每每都是他们并州军团力挽狂澜。
这一次他们随李承乾攻城,那也是一个个憋足了力气想在自家殿下面前证明自己呢。
毕竟这李承乾先前只要出征就带凉州卒的事儿,以及他给凉州卒都换了新刀新装备的事儿,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虽没谁嘴上说出过怨言,但他们怎能不生气?
怎么着?
只有你凉州卒是你亲儿子,咱并州卒就是后娘养的?
这一次,咱并州卒就得让您看看,到底谁才是大唐的战力巅峰。
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这群家伙在千夫长的鼓舞下,一个个都是憋足了力气在攻城的。
饶是李承乾已经告诉他们,东西南三面是佯攻,他们也依旧没有遵守这个军令。
排列在军阵最前沿的是弓箭手,随后是刀盾手,再往后是扛着云梯陷阵死士。
此刻,这群人皆列着整齐的战阵朝着扶余城的城墙缓缓推进。
在距离城墙还有两百步之际,城墙上的前高句丽弓箭手纷纷搭弓上箭。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需要瞄准,只需要把箭矢射出去就能对敌军造成伤害了。
不过并州卒也不是吃素的。
在距离城墙还有两百步之际,在前方扛着云梯的刀盾手纷纷甩开双腿速度飞快的朝着城墙狂奔。
在后面的弓箭手虽然没了这些刀盾手的保护,但却也依旧不惧对方箭阵。
哪怕是身旁的同袍中箭倒下,他们也依旧眼睛眨也不眨的列阵前奔。
在距离城墙还有一百步的时候,城下的并州卒弓箭手也开始发威。
“搭弓上箭!”
“放!”
随着千夫长的命令,耳轮中就听嗡!的一声。
一团宛如蝗虫般密集的箭矢乌云在并州卒的军阵之内腾空而起。
箭矢乌云在飞到最顶点之际纷纷下落,宛如雨点一般落在扶余城的城墙之上。
一时间城墙上的惨叫声哀嚎声连成了一片。
在并州军团的三面齐攻之下,扶余城宛如浪中孤舟,仿佛随时都会沉没。
而后面的李承乾直被眼前的景象给搞傻眼了。
这什么情况?
小爷下达的命令,难道不是佯攻吗?
这群家伙怎么假戏真做了?
这变故,可是李承乾万万没想到的。
不过战争已经进行至此,他总不能下令把那些人都叫回来吧?
他赶忙看向长孙冲,喝令道:“冲哥,赶快去传令程怀亮,抓紧时间发动攻城,要不然这帮家伙要闯大祸了!”
长孙冲也是发现事态不同寻常。
他赶忙骑乘快马从军阵奔出,不多时就跑到了程怀亮那边传达命令。
此刻,程怀亮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待到听闻长孙冲的命令之后,立马就率领帐下军卒,顶着盾牌朝着扶余城狂奔。
本来,扶余城被三面围攻这事儿,就已经搞得一众高句丽军卒焦头烂额了。
此刻又发现这些个家伙从北城门冲来,也顿时有些慌了神。
一些高句丽军卒发现了他们的存在,汇报给了自己的将军。
对于这千人余的冲击,将军也是满脸莫名其妙。
他们没有携带云梯,甚至不见他们抽出武器,只是顶着盾牌抱着一个铁罐子冲锋。
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这将军自然是没见过李承乾的战术的。
所以愣了好一会,他才下令道:“弓箭手搭弓上箭,给我截杀这些人……”
然而此刻,对方已经距离城墙不足一百五十步了。
固然这些人都是李承乾这一次带出来的军卒中的精锐。
但在对方近千人的箭射之下,还是难以躲避,许多人当场就被射成了刺猬。
一千五百人,能冲到扶余城下的,不过半数而已。
剩下那些个人,几乎都死在了冲锋的路上。
见到死伤惨重的士卒,程怀亮亦是心头愤怒无比。
他直直的望着扶余城头,眼中写满了愤恨。
“等爷攻破这城门,定杀的你们鸡犬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