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神秀之主 愛下-第440章 地火室(800加)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山门之外,有两排玄机百炼门弟子充作迎宾。
这些弟子以黑衣为底,大红烈焰为纹,身上气息隐隐,竟然都有炼罡修为!
“诸位远道而来,参加本次炼剑大会,在下百炼子,替师门多谢诸位……只是本门场地有限,不得不设下关隘,还请诸位不要见怪!”
一名身材高大,宛若打铁匠的汉子迈出一步,声音粗豪,一扬手,身后就浮现出两条通道:“在下左手边这条是千重峰路,诸位想要去取机缘的,请走这边……而右边是百炼路,诸位炼器大师,请走此路。”
浮云子在下方默默观察,压低声音道:“千重峰乃是玄机百炼门一件出名的法宝,最能称量法力,据说普通炼罡弟子,连一座山峰都举不起来……而炼罡中的优秀弟子,大多能力举三重,也就是三座山峰!那些名门大派的真传,比如天山七剑那个级数,却能举起九十九重,堪比结丹下品的老祖……当然,若是传说中的金丹一品,当可法力托举千重山峰,将那一片山脉尽数托起!兄台欲往何处?”
“我对一手炼器之术还颇有信心,便去走百炼路吧,就此别过了……”
钟神秀哈哈一笑。
他当然不会自降身份,去跟一帮修士抢什么飞剑机缘。
精彩言情小說 神秀之主 文抄公-第440章 地火室(800加)閲讀
他是造化老祖,做给别人金手指的老爷爷还差不多。
并且,玄机百炼门要炼制灵宝,此时举办什么炼剑大会,两者或许有些关联。
作为一名炼器师,更加容易接近真相。
钟神秀选了百炼路,一路向前。
四周白雾隐隐,显然有极厉害的阵法防护。
走了小半个时辰,前方便出现一座大门。
这青铜门高达九丈,遮天蔽日,带着巍峨之气。
在门正中,则是一把巨大的铜锁,表面以九宫格为装饰。
“这位道友请了!”
大门正前方,一名玄机百炼门弟子躬身行礼:“道友既然选择此路,必然对于炼器之道有些心得,此门以千机锁为枢纽,若能打开千机锁,便可直达我玄机百炼门的炼器窟,选择一处地火炉,开始炼器……”
“千机锁么?”
钟神秀早就知道,选择这条路的炼器师同样会经受考验,没想到是这个。
‘毕竟都是炼器大师,也不会考验其它,但当场要求炼器则是有些太过,这千机锁能模拟各种物性搭配……作为一名合格的炼器师,对各种物性了如指掌是基本功课,拿来考验却是恰到好处。’
他点点头,迈步上前,神念探入千机锁之中。
宛若炼器一般的感觉传来,其中仿佛有着无数材料,彼此互相冲突,导致无法调和。
钟神秀神念一动,宛若妙手一般,解开了纷乱的线头,重新梳理着九宫格之内各种不同的物性搭配,最终令它们趋于完美,混元一炉。
啪嗒!
咔嚓!
当最终一步完成之后,巨大的千机锁发出齿轮滚动的声音,巍峨的青铜大门轰然打开,现出一道暗红色的甬道。
滚滚热浪汹涌而来,显然通入一处十分炎热之地。
钟神秀见此,神情不变,走了进去。
只留下那个玄机百炼门弟子,神情悚然而动:“半炷香不到便解开千机锁,此人必是炼器宗师一流,这次必能扬名天下!真是让我好生羡慕嫉妒……”
片刻之后,钟神秀到达一处大厅,只见四面八方都有不同的火室,四通八达,宛若一个巨大的蚁巢。
大厅正中,则有数名修士等待,见到钟神秀过来,脸上便堆满微笑:“道友有礼,请问需要何种材料,何种地火?”
炼剑大会的飞剑材料,自然是玄机百炼门出,而炼成的飞剑则是选择与其有缘的修士。
作为炼器师,能获得的只有名气。
当然,太珍贵的材料也没有。
‘若是我说要太乙精金、太清神铁之流的宝物……他们脸都得绿了。听说有的炼器师为了一举成名,倒是真有下血本,自备珍贵材料的。’
钟神秀笑了笑,道:“我这一脉的炼剑之术倒也不需什么珍贵材料,主材乃是万载寒铁,其余辅料各来一份便差不多了。”
说着,就扔出一枚玉简。
那名修士见了辅料名目,神情便柔和许多:“还未请教道友高姓大名,选择何处地火室,本门地火之窟,从甲子十一开始,总计还有三百六十五处地火室都可使用。”
“给我选一处地火最猛烈的吧。”
钟神秀颔首:“本人……浮云子!”
“原来是浮云子道友,这边请!”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当即就有一位黑袍红纹的修士在前方引路,将钟神秀领到一处地火室。
整间地火室都用一种散发出寒意的黝黑石头堆砌而成,最正中是四只狰狞的兽首,赫然也是一件法器!
“我们玄机百炼门所用的地火禁制,乃是四柱炼火法,与大多数炼器手法都十分兼容……”
那修士笑眯眯地道:“道友来得晚了些,距离大典还剩三月,不知可足够了?”
“尚可!”
钟神秀淡然回应。
“此乃你所需材料,若是炼坏了,也没处找补……当然,若你自备其它材料,也可使用,我门不禁这个。”
修士笑了一笑,退出地火室。
钟神秀挥手打入法诀,封禁室门,这才望了望周围:“每一个能通过考核的炼器师,实际上都白送一份材料,一次练手机会么?玄机百炼门也算家大业大,财大气粗了。”
他望了望地火室,先确认没有什么监视,这才上前一步,抚摸着炼器台。
此台通体漆黑,不知道用什么材料祭炼而成,十分坚固。
但表面,依旧留下了无数斑驳的痕迹。
那是刀劈斧凿,乃至铁锤抡砸而留下的淡淡印痕。
抚摸上去,有着一种历史的沧桑之感,仿佛能看到无数炼器师在此地祭炼法器法宝的场景。
‘啧啧……’
钟神秀连连惊叹:“此处底蕴深厚无比啊……或者说,炼器之道,都快凝聚成道痕了,不仅如此,还在不断被下方的仪轨吸纳……”
他毕竟是炼器之道的宗师,当即就明白了什么:“玄机百炼门自然不会明着害了历届炼宝大会的炼器师,他们看上的,是每一位于此祭炼法宝的大师所留的一些底蕴,一种精神,一种难以描述的气场……积少成多,就可化为道痕,辅助炼宝,此乃玄机百炼门的秘传手法吧?难怪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大出血,举办此等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