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龍婿歸來 左手和絃-第六百八十五章:不重要熱推

龍婿歸來
小說推薦龍婿歸來龙婿归来
凌羽枫笑了,“你休息不好。”
“不重要,不重要。”
陆静挥了挥手,以防止他的学生说服他。“以后睡觉也一样。”
“有什么新鲜事。你跟我来!”
优美都市言情 龍婿歸來討論-第六百八十五章:不重要
他立即带凌羽枫到他的办公室,两个学生互相看着对方,不好说。
陆静非常兴奋。
现在,他觉得自己不仅喜欢做自己的研究,而且还喜欢找人聊天,支持某人,信任某人,他喜欢这种感觉。
特别是,他只是告诉赵管家发现,凌羽枫及时到来,也让他有找朋友的感觉。
“陆教授,平时应该多注意休息。如果要学习,就必须身体健康。”
凌羽枫笑着说。
不用担心,我很好!
陆静不放心,从一堆乱七八糟的文学作品中,翻出一张纸条,上面的内容,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理解。
“看看这个。”他说。
他拿出印有红色云朵图案的网站管理员,放在凌羽枫门前,“我以前说过,这是一种文字,可能还代表一个文明,现在我找到了这个词。”
“ Hu?”
凌羽枫一看,“找到了?”
“是的!”
陆静非常兴奋。“我百分百确定!”
“凌羽枫,你猜,这个词,读什么?”
他指着红色的云符号。
凌羽枫笑了笑,摇了摇头。
他不会猜到的。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龍婿歸來笔趣-第六百八十五章:不重要
“陆教授,你直接说,我没有从小学毕业。”
凌羽枫开玩笑。
“哈哈哈,你很谦虚!”
陆静虽然固执,但是可以当教授,不是傻子,凌羽枫可以拥有今天的地位,能力必须远远超越别人。
他没有保持安静,而是用手指在桌上坚定地敲打。
“这朵红色的云,看起来像是一个图案,但实际上是一个词!”
“根据我们的现代汉字,应该说’芳’!”
陆静停顿了一下,脸上洋溢着兴奋和确定的色彩。“我想这很可能是姓。”
“聚会?”
凌羽枫的眼睛微微收缩。
“是的,是方形的!那个叫方的!”
陆静很有把握。
姓!
聚会!!!!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龍婿歸來》-第六百八十五章:不重要展示
所以这很有趣。
这朵红云是南京的象征。
南京在控制着主上,而在主上的后面,是一个家庭,所以看来这个家庭应该姓芳?
在极路武术馆,那个方秋,不是姓氏广场。
凌羽枫带着赵管家的目光,从彼此的眼神中,突然看到了很多。
“陆教授,你确定吗?”
凌羽枫笑着问。
“我本着科学的精神不能说100%,但我敢肯定,十分之九。
陆静认真地说。
不是很确定,他不会让自己在凌羽枫面前丢脸。
凌羽枫是出于金钱,出于力量,所以尊重知识,他不想辜负像这样的年轻人。
听到卢静这句话,凌羽枫有了一个好主意。
“卢教授,这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对你我来说真的很辛苦,也具有重要意义。”
凌羽枫说:“这两天,你必须好好休息,才能继续开展工作。”
“我很好。我已经习惯了。”
“你没问题,你那两个学生,他们也是人,而不是铁!”
凌羽枫忍不住微笑,“他们两个跟着你来这里做研究,非常辛苦。”
陆静笑了,脸也有些无奈。
每年他没有招收许多研究生,其中许多人没有别的出路,别无选择,但他读的书仍然茫然,因为没有美好的前途和前途。
并非每个人都像他一样对这个行业充满热情。
“在这里,我有一些安排可以帮助他们。此外,我还会请老赵将你与另外两名专业助手配对。”
“这……”
“陆教授,你年纪大了,必须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做。有了一个更加专业的助手会容易得多。”
凌羽枫笑了,“你是宝,不能跌倒!”
陆静张开嘴,感激不已。
这是凌羽枫这两个学生的帮助,解决了未来的出路!
他有这么大的老板举动,当然是最好的,否则那两个学生,也可以跟着自己做科学研究,哪里有什么未来呢?
“那么,非常感谢!非常感谢你!”
陆静激动地握着凌羽枫的手,“你说,这个社会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我们的国家肯定会越来越强大!”
赞美之词,陆静张开嘴一直说。
对于凌羽枫他真的很喜欢,真的很佩服,如果不是为了凌羽枫结婚,他想让孙女努力。
从卢静出发,老赵与凌羽枫落后。
“这两个学生将被安置在你的情报机构。”
凌羽枫面容神色,顿时严肃下来,“盯着要点!”
“是。”
老赵当然知道。
进入凌羽枫学院,看到两个学生,他发现了问题。
人民为钱而死,鸟类为食物而死,凌羽枫明白,没有什么是金钱不能驱使的,如果有的话,必须有足够的钱去付出。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龍婿歸來》-第六百八十五章:不重要讀書
人氣小說 《龍婿歸來》-第六百八十五章:不重要閲讀
说完了,凌羽枫走了。
刚回到东海,那么多事情,现在处理完了,他必须回去。
回到家,李文淑所有人都期待着,给了他做美味,比如凌羽枫回来。
“十,省会的传说来了,你不去吗?”
电话是来自苏小妹。如果有美味的地方,省会就会有传说。
光头强开着车微笑。“如果有饭吃,我去。”
当时。
在返回东海的路上。
老六的脸不是很好看,呆呆的也没说一句话。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驶
他专门从杨大利开过梅赛德斯-奔驰E300。这不是低级的吗?
坐在乘客座位上的于尔,眼睛红了,显然刚刚哭了。
“老六,别生气,好吗?”
她转过头看着老六,嘴唇发抖。
老六还是不说话。
“我兄弟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他没有鄙视你,他……”
玉子的眼泪再次落下,“无论如何,我是你的人!”
老六咬牙切齿:“我不生气,他低头看着我,我很生气,当小妹妹时他没有放你!他到底在说什么不像对待家人那样对待你呢?”
这样以为过去的婚姻,可以更加顺利,老六怎么都没想到,玉回家,会有这样的人。
“为什么他不高兴你还活着?他问我多少钱。他是否想将你作为商品出售?”
老六愤怒的身体颤抖着,在方向盘上拍了掌掌,“如果不是你停下来,我就得烂嘴巴!”
玉哭得更大声。
她没想到会这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