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n38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是一個原始人 ptt-第一三二四章 家祭無忘告乃翁(二合一)-lpp4b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我是一个原始人
雪花落下的青雀部落这里,一片洁白。
寒冷与风雪,也和冰封不住青雀部落人的欢喜。
熊有皮等人的归来,又带回来了占城稻这种对于部落里来说,极其珍贵的东西,青雀部落的气氛,立刻就被点燃了。
众人格外的开怀,心中的喜悦,无论怎么样都掩饰不住。
他们也不想掩饰,只想通过大声的谈笑,来抒发此时自己心中的喜悦。
韩成看着部落里欢笑的众人,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来。
養 狼 為患
看着部落里一日日的变强,众人过的快乐,这种感觉是真的好。
与熊有皮等人又说了一阵话,仔细的了解了熊有皮他们这一次在路上的行程,与在路上所遇到的危险,以及所到达的地方,还有占城稻这些东西是怎么寻找到的之后,韩成又对熊有皮等人,进行了一番的语言加奖。
随后,韩成又对熊有皮等人说,你们一路行来都辛苦了,赶紧去歇一歇,休息一下。
晚上的时候,我动手与你们做食物吃。
听到韩成说出这样的话来,熊有皮等人,顿时就乐的不行。
毕竟神子的厨艺,在整个部落之中,都是公认的第一。
而且,随着部落越来越大,神子亲自动手做食物的时候,也越来越少,而且,一般就算是做了,也只是给小豌豆等这些人吃,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别人是很少能够吃到的。
自己等人这一次,能够吃到神子亲自做的食物,想想都让人觉得开心与期待。
熊有皮等人,在韩城的吩咐之下,很快就去休息了。
这一路的行来,尤其是后来的破冰之旅,对于熊有皮等人的消耗很大,他们确确实实是需要好好的休息一番。
而韩成在将熊有皮等人给赶去休息了之后,并没有立刻前往厨房那里准备食材,为晚上的饭食做准备。
他径直走到了熊有皮等人带回来的口袋边儿上,用一个小碗,从里面挖出来了一碗的占城稻。
然后用手端着,从房间这里离开,往部落外面儿去。
雪已经下的比较厚了,踩在那些没有人踩踏过的积雪上,不仅仅会留下一串的脚印,还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一番行走之后,韩成来到了部落的墓地上。
墓地这里,栽种着为数不少的柏树,这是为了防止穿山甲过来吃骨头。
这个时候,因为大雪的落下,整个墓地显得更为素净与庄严了。
韩成径直来到巫的坟前。
哪怕是这个时候,墓碑以及坟上面,都落上了很多的雪,韩成也能够一眼就将巫的坟给认出来。
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往这里来了。
在巫离世这些时间里,韩成来过这里很多次。
韩成在巫的坟前蹲下身子,用手将巫墓碑前一片地方的积雪,给推到一边儿,弄干净。
然后将装着稻子的碗放了下来。
小精灵盟主
“巫,我来看你了,这次给你带来了一个大好消息。
看到这些稻米了没有?
这些稻谷,可不是咱们部落里以往的那些寻常稻谷,是一种非常高产的作物。
在南面炎热的那些地方,能够做到一年三熟或者是四熟。
也就是一年四季,都能够种植收获。
来到了咱们部落这里,温度不够,没有南方那边暖和,不过在锦官城,以及其余更南面的地方那里进行种植,做到一年两熟还是不成什么问题的。
有了这些稻谷种子,咱们部落食物的产量,一定会得到一个飞速的提升。
就算是不额外开垦耕地,一年也能够多收少不少的粮食。
我给你说呀,这些种子可不简单。
是熊有皮他们驾着船,一路出海走了很远很远,才找到给带回来的。
今天熊有皮他们才冒着雪,从壶口居住区那里返回来。
我见到这些种子,没有在部落里多停留太久,将熊有皮他们给打发去睡觉了之后,就端着种子过来找你了,让你来看一看。
让你也一起感受一下,咱们部落里的喜悦。
我知道,看到这些东西,你是最高兴的……”
韩成蹲在这里,对着巫的坟墓,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向巫分享着部落里的喜悦。
大雪落下的墓地,格外的宁静。
韩成在这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也没有得到一个回应。
往日里,在这个时候一定会开心的像个小娃娃,咧开没有多少牙齿的嘴巴,笑的眼都看不见的老人,这个时候再也不能如同之前那般的开怀了。
不论自己带来多么好的消息,他都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再也不能给自己任何的回应……
看不到巫的那种笑,韩成总是觉得有些不带劲。
不过不管巫听不听得见,韩成在这个时候,都会认为巫听到了他所带来的消息,依然在这里絮絮叨叨的与巫说着话。
“哗啦!”
巫坟边儿上的一株小柏树上,滑落下来了一些雪。
雪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也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这小柏树承受不住这些雪的重量,将之给抛了下来。
这样的动静,在这极为安静的环境之中,显得很是突兀。
韩成却没有半分的担忧与恐惧,反而还很是欣喜。
他将之理解为了巫听到了自己所说的话,为自己部落的再一次得到了极好的东西,而对自己进行了回应。
虽然他知道这些都是假的,都是自己主观臆造出来的联系,但是,韩成还是愿意这样去想。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样去做的话,多少会让他的心里好受一点儿。
蹲在这里又给巫说了一些儿话之后,韩成在边儿上找了一个树杈,在巫的坟边儿,挖了一些坑,从装着水稻种子的碗中,捏出了一些占城稻的种子,将之给丢在了这些坑里面儿。
然后用土盖上。
“我回去了,这点儿种子给你留在这里,你没事了好好的看看。
不能在这里多陪你了,我还要回去给熊有皮他们这些人做饭吃,这些家伙们胃口一个比一个的好,吃起东西来,一个比一个吃的多。需要多准备上一些食物才行,这需要很长的时间……”
韩成这样说着,就端着碗从这里离开了。
在离开的路上,韩城遇到了一个人前来的石头。
石头的手中,拿着一个小口袋。
从小口子的外形上,能够看得出来,里面十有八九装的也是占城稻的种子。
熊有皮等人带回来了高产作物,石头这个巫一手带出来的部落里现任的巫,对于巫的感情也是非常深的,毕竟很小的时候,他就跟着巫一起学习了。
早已经是将巫,当成了很亲很亲的人,也想过来与巫说说。
“你去给巫说说话吧,把这好消息说给他听,巫老了,有些时候耳朵不好使,一些话需要给他多说几次,才能够听得清楚。
现在外面又隔着这样一层厚厚的土层,就更需要给他多说说了。”
韩成这样对石头说道,然后对着石头点点头就端着碗,继续往回赶了。
石头答应了一声,便踩着韩成留下来的足迹,一路来到了巫的坟前……
韩成从墓地往部落那里走,在这短短的距离之中,除了石头之外,韩成还另外碰到了三波人。
一波是部落里的首领大师兄、还有黑娃、铁头、星、等人。
一波是圆,以及巫的小女儿。
剩下一波,则是白雪妹,小豌豆儿、小杏儿、小黄豆儿这些人。
等到韩成返回部落之后,又见到了更多前往墓地的人。
这些人之中,还包括熊有皮这些不久之前,被他赶去睡觉的人。
这些人前去的目的,和韩成一样,都是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巫这个部落里德高望重的老者。
借着这个机会,去好好的怀念他一下。
到了现在,这其实已经快要变成部落里众人的一个习惯了。
在巫离世之后,部落里的人遇到一些好的事情了,总是会不自觉的往巫的坟头去,将这些好消息说给巫听。
如果那些好的事物,便于携带了,还会有人将之拿到巫坟前,让巫来观看。
家祭无忘告乃翁……
看着这样的情形,韩成只觉得有些欣慰,又觉得心里面有些发酸……
当天晚上熊有皮等人吃了很多很多的东西,直将自己给撑到吃不下,直哼哼,才算是停下了嘴。
然后摸着肚子,一个劲儿的说舒坦。
很久没有吃得这样舒坦了。
还是神子的手艺好……
……
爆竹声响彻云霄,锣鼓之声也喧天的热闹。
在这一片的热闹之中,青雀二十一年的年,也终于到来了,一年的辛苦到了这里,终于算是有了几个结尾。
能够在这个时间里,好好的放松一下的青雀部落人,都是格外的开怀……
此时此刻,这样热闹的不仅仅只有青雀主部落。
其余青雀部落的分居住地,也都在一同庆祝着这个令人难忘,又开怀的节日。
远在草原之上的起点居住区,也一样没有落下。
此时此刻,韩有良等人早已经驱赶着牛羊,来到了山谷之中进行越冬。
从主部落那里,一路运送过来的日历,一天就画上一道儿。
每次到了临近年关的时候,部落里的人,就对此格外关注。
特别是一些小娃娃,每天都会跑到这里看日历看上好几遍。
觉得这时间过的是真慢,只想一下子就来到那用红色的笔迹,标注出来的年的那一天,以及第二天的春节。
现在,他们日盼夜盼,终于是将年给盼了过来,这种欣喜与雀跃,简直都要无法言说了。
女孩儿爱美,是天性,部落里的女孩儿们,都喜欢在这个时候,弄上一根红色的头绳,扎在自己的头发上,觉得格外的好看。
而部落里的小男孩儿们,则更喜欢去放能够发出很大轰鸣的爆竹。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鞭炮已经在部落里出现很长时间了,也渐渐的被发明出来很多花样的放法。
其中,最为刺激的就是,将爆竹插到一坨牛刚拉出来的稀牛粪上,然后再将之点燃。
没有点燃的时候,一群孩子都围在牛粪的周围。
点燃以后,众人就一起朝着外面飞跑,看谁跑得快。
在这众多孩子们的飞跑之中,就会有一声轰鸣炸响。
然后有些无数的稀牛粪,化作星星点点,朝着周围飞溅而出。
这个时候,就能够看出谁跑得快,谁的运气好了。
跑得快,身上没有牛粪的人,会对那些身上被溅上牛粪的人进行嘲笑。
而那些身上被溅得少的人,又会去嘲笑那些被溅很多牛粪的人。
孩子们获取快乐的方式,总是那样的让人意想不到,总是那样的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他们这种快乐的结束方式,也很容易是出奇的一致。
那就是拎着扫帚的父母,咆哮着冲来,来对着他们一阵的吼叫,以及一阵的噼里啪啦……
寻常的时候,鞭炮这些东西,这些孩子们是很少能够得到的。
也就是到了年关的时候,才能够比较肆意的去放。
等到到了年三十的时候,就算是他们不想放,父母长辈这些,也会主动的拿出一些鞭炮来,让他们去放。
这是这些孩子们最为开心的时候了……
篝火点燃,熊熊燃烧,染红了半边的天空。
喧天的锣鼓声,敲得震天响。
很多的人,都是手牵着手围在一起,又蹦又跳的,格外快活。
也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有着一群人,来到了起点居住区众人所居住的这个大山谷之中。
他们所进入山谷的地方,是这个山谷的西侧。
这里距离青雀部落众人越冬的地方,还有着很长的距离。
也是因此,青雀部落的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群人到了这里。
这些人不是别的,正是经过了许多时间行走,经历了诸多的艰难险阻,跨越了遥远距离的谷河部落的人。
此时,谷河部落的这些探险者们,早已经是没有了当初从部落出发时的意气风发。
那飞扬的神采,早就已经离他们远去了。
此时此刻的他们,看上去更像是一群极为落魄,极为困顿的人。
他们的人数,与他们当初才从部落那里出发的时候相比,也有所减少。
这些人,都死在了前来的路上。
两个带路的人,这个时候也只剩下了一个。
外面的冰雪与寒冷,将他们给冻的受不了了。
所以这个人,就带着他们,来到了这里躲避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