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泉州之行(上)鑒賞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五天后,郭宋登上停泊在辽河口的坐船,带着两万水军和三百艘战船,离开了辽东,向南方驶去,他在辽东留下了六万大军,由姚锦统领,继续清剿辽东各个部落势力。
船队在海面上劈波斩浪航行,数百艘大船一眼望不见尽头,郭宋的五千石海船排在第三位,在一楼的客舱窗前,郭宋和张雷相对而坐,他们面前的小桌上摆放了一些酒菜。
郭宋端着酒杯望着窗外汹涌的波涛,笑道:“这么大的风浪,看来你也是习惯了。”
非常不錯小說 猛卒討論-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泉州之行(上)鑒賞
“这个不叫风浪,现在都是沿海而行,基本上没有什么风险,真正的风浪在大海深处,那个惊涛骇浪,整个船吱吱嘎嘎响,就像马上要解体一样,船只倾倒了,又竖起来,所有人都泡在海水中,有一次我都被冲下海了,侥幸还有点功夫,抓住一根绳子,被船员又拉回来。那次就是去林邑国的途中,现在想想还后怕。”
“但你还是要出海?”郭宋笑道。
张雷摇摇头,“我所见所闻,真的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总想去看看,寻找答案,有的东西憋在心中一辈子,却找不到答案,难熬啊!”
“师兄有什么秘密憋了一辈子?”
郭宋笑问道:“是不是外面还有几个儿子?”
张雷苦笑一声,“如果真有儿子,你师姐倒也能接受了,我的秘密,其实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
郭宋惊讶了,他注视着张雷问道:“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答应过师父的,我真不能说。”
“师父让你发誓了?”
“发誓倒没有,只是师父让我将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来。”
郭宋凝视着酒杯淡淡道:“很多事情师父也想不到,比如他想不到有一天我会成为天下之主,他也想不到自己会肉身不朽,得道升天,所以只要不是你发过毒誓,那么有些秘密师父也不会让你守一辈子。”
“你说得有道理,其实我也想说啊!这根刺在我心中憋了几十年,眼看你要登基了,我再不说出来,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郭宋给旁边的赵涟儿和赵漪儿使个眼色,姐妹二人退了下去,关上了舱门,郭宋这才道:“船舱里就有你我二人,外面就是茫茫大海,你说吧!你的秘密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张雷沉思片刻道:“你还记得你是怎么上山的吗?”
郭宋点点头,“崆峒山下的接引院选道士,我没选上,被师父看中了。”
优美玄幻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泉州之行(上)鑒賞
张雷笑道:“在你之前是杨雨,比你早入门十年,其实在雷灵子叛师后,师父就已经决定关门不收徒了,怎么会突然下山把你找来?你不觉得奇怪吗?”
张雷不说,郭宋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师父有心收徒,应该有不少徒弟才对,怎么十年来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而且那么容易,会背一篇《道德经》,就把自己带上山了,成为关门弟子,这确实有点不太合情理。
“是有点奇怪,你不提我还真没有想到。”
张雷叹口气又道:“其实师父不是在接引院第一次见到你,师父是在崆峒山内发现晕倒的你,然后把你送回接引院,他放不下你,才最终决定去接应院把你接上山,这么说吧!其实是我把你背回接应院的,你当时浑浑噩噩,嘴里说着胡话,什么‘薇薇,给爸爸倒杯水来!’我听得很惊讶啊!然后师父给接引院留了三贯钱,他们才把救回来,回到清虚观后,师父就像丢了魂一样,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有一天他召集我们,说他要下山去收一个徒弟,我猜到就是你了。”
郭宋从不知道居然还有这个秘密,他沉默良久问道:“师父在哪里发现我的?”
张雷咬一下嘴唇,吞吞吐吐道:“你还记得灵寂洞吗?”
郭宋就像被雷击一样,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望着张雷,“你是说,师父在灵寂洞找到我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猛卒 ptt-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泉州之行(上)讀書
张雷连忙摇头,“我不知道,我是猜的,我是在翠屏峰下看到你的,师父找我去帮忙,但师父告诉我,他是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你的,直到前些年我才想起来,灵寂洞不就在翠屏峰内吗?师父说的山洞会不会就是灵寂洞,要不然师父就不会那么失魂落魄了很多天。”
郭宋也完全懵了,难道他的灵魂转世,竟然和灵寂洞有关?
自己前身又怎么去了灵寂洞?难道是他掉进弹筝峡河谷中,被水流吸进了灵寂洞?
一堆疑惑让郭宋找不到答案。
但张雷说的前半部分应该是真的,师父在接引院收自己之前,肯定已经和自己有过交集了,只是自己处于一种浑噩状态,根本就不知道。
这时,郭宋对灵寂洞忽然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自己的转世之谜,师父得道之谜,答案都隐藏在那个洞穴里,可惜灵寂洞已经坍塌了。
“还有什么?”郭宋又问道。
张雷摇摇头,“就这件事,师父再三叮嘱我,不准我说出来,但你说得对,我并没有发誓,我说出来也不影响什么,关键是灵寂洞是我猜的,我没有证据。
郭宋默默点头,这不是什么大事情,师父再三不准师兄说出来,那一定和灵寂洞有关,师兄的猜测极可能是正确的。
这个时候,郭宋心中忽然涌起一个强烈的想法,他要去灵寂洞再看一看,或许他还能寻找到自己转世的踪迹。
………..
长安政事堂,潘辽紧急召集五相议事。
“各位,我刚刚接到陈文熙从幽州发来的鹰信,他在辽东见到了晋王殿下,恳请他回京城登基,也把我们的联名信交给殿下。”
“那晋王殿下是什么态度?”张谦逸急问道。
潘辽苦笑一声道:“晋王殿下认为应该耐心等天子长大,如果天子神智恢复正常,就把权力交给天子,如果天子神智还是没变化,那可以考虑天子的皇子,他愿继续做摄政王,辅佐天子的皇子长大。”
众相面面相觑,要等天子长大,那还搞什么官员投票?
杜佑笑道:“晋王殿下这是找不到谦虚的理由了吗?国之社稷为重,岂能由白痴小儿为天下君主,各位,我们再迎第二次吧!”
众人都笑了起来,晋王殿下确实是在找借口,很明显。
潘辽又道:“鹰信上说,晋王殿下去泉州视察,然后再去江南,我们要去江南迎接,我建议这次由相国领衔,前往江南迎接殿下。”
众人沉默了,由谁去迎接呢?这可是拥立首功,会落在谁的头上?
张谦逸道:“潘相国,你是右相,是百官之首,你代表大家去江南吧!这件事非你莫属。”
潘辽也不推迟,对众人道:“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我是右相,劝说晋王殿下登基是我当仁不让的责任,我明天一早就出发去润州!”
…….
天刚亮,还没有到吃早饭之时,薛涛稍稍收拾一下便急急赶往前殿,前殿一对新罗姐妹要向她问礼。
这对新罗姐妹自然就是郭宋在新罗收的一对公主,金顺姬和金春姬,她们是十天前抵达长安,进了大明宫,由于郭宋事先给妻子写了信,所以她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薛涛也理解丈夫的意图,他并不是喜欢这对姐妹,而是吞并新罗的需要,是一种政治手段,按照丈夫的吩咐,她们二人都将为九嫔之一,一个是修仪,一个是修容,这也符合她们的地位。
目前后宫只有皇后是明确的,肯定是薛涛,其他都只是郭宋私下的安排,独孤幽兰为淑妃,这是对独孤家族乃至关陇贵族的尊重,张敏秋为昭仪、刘采春为昭容,两人都是九嫔,这和她们自身家族背景有关系,能够成为贵妃、淑妃、德妃、贤妃之一,那必须有强大的家族来支撑,目前只有独孤幽兰有这个资格。
薛涛暂时让姐妹二人住在一座大院内,十几名新罗的宫女也跟随在她们身边,而和她们一起过来的母亲已经在感业寺出家为尼,她笃信佛教,要不是郭宋要求她一定去长安,她就在新罗出家了。
好在这对新罗姐妹汉语非常流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风俗,大家都还能接受她们。
但让薛涛有点头大的是,这对姐妹很注重仪式,每天清晨都要来向薛涛问安,这是新罗王宫的规矩,让薛涛很不习惯,她今天要给她们说清楚。
另外,她们还有一件事让薛涛有点不太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