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第一卷第1026章龍動(一)熱推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一卷第1026章龙动(一)
第1026 龙动
鬼尊的那一指,似乎将潜力天地都集结在上面,根本无法抗衡,其威能足以震破一颗陨星,向青年迅速点到。
但蓦然凭空爆裂开来,将这里化为一片鬼域,周围情景大变四座黑漆漆塔楼,立在前后左右,一个晦涩鬼符,足有万丈之巨,横在苍穹遮蔽当下。
“哼!即便直接逃跑,老子也不会去追你,我昊冥得胜,就要收兵了,何必又浪费一种保命手段。”
青年扫一眼鬼界荒原,万里外有一抹轻微痕迹闪遁,他还能隐约感应到,在十多万里外,似乎有更强大的存在窥视,至少都是太乙金仙的级别。
“肖尧,你终究也没能留下他啊?”
一个声音,斜刺里向下涌来,很快就有个青衣居士,面带苦笑的和青年并列,看其神情似乎也没见对手怎么样,而且气息紊乱。
深空,有寒芒越来越多,如一颗颗冷星接连向下落来,是昊冥仙域的高阶,被爆射而上的那抹光柱召唤,纷纷回返而至。
“我们这个级别,哪有那么容易分出生死,尽力就好!”
两人并肩而下,对地面的战况似乎早已了然,就见七八万里外,鬼族大军逐渐停住脚步,仙界军团没有追杀,是对这些鬼魅的第二次侮辱。
一股股强大气息,如流星降世般,接二连三回返地面,神态各有不同。
七名大罗金仙,依旧神色如常,似乎只是游玩了一圈,没人能看清他们损耗多少,一字排开在最前方,护住修整的二三百万之众。
二十多名太乙,却已经有几个气息衰败,颤巍巍的坚持着,但脸上挂了笑容。
‘一名鬼皇,已被我将**打碎,可惜还是逃了一缕乌光,这和常理似乎有些相悖,但和死鬼已无甚差别,侥幸占个便宜。’
有个皂袍铁面中年,在胸前一拂,就凭空多出数件邪器,有的奇形怪状,有的阴森晦涩,无一不蕴含莫大威能。
‘老朽侥幸以这具残躯,将对方重创而走,为我昊冥在这次大劫中,减少一分压力!’
一个黄袍画龙,威严不俗的老道,在苍白面颊一抹,就将疲惫散去,但身躯仍旧有几分佝偻,咳嗽几声做了宣告。
半日后,数量最多的金仙修士,有四个仍旧迟迟未归,不用言语询问,绝大部分人已然猜到他们的结局。
‘这是鬼尊级别的**,你们收获丰硕,却也要长长见识!’
優秀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旅心僧-第一卷第1026章龍動(一)讀書
有个赤须大汉,面带几分傲色,取出个雪白小盒,将其弹指打开。
一股煞白之光,从盒内弹射而出,并且夹杂几丝雷弧,即便有根猩红的细绳,将其牢牢捆缚,倾斜的恐怖气息,还是让众人身躯摇晃数次。
那是一块鸡蛋大小,酷似布满道纹的煞白晶石,里面有强横煞气涌动,附近虚空冒出几道痕迹,响起滋滋啦啦的腐蚀之音。
“煞灵成尊?!”
有人惊呼,鬼界同样保罗万族,煞灵比大鬼更为阴毒厉害,但数量稀少,每每出现高阶,必然万众瞩目,没想到初战就有一个栽了跟头。
‘我倒是斩杀了两个鬼尊,但这里有陨落的道友之功,不敢独自献丑,因此就免了炫耀吧。’
‘本人不才,勉强将一名鬼尊留下,略微尽了绵薄之力,幸好不辱昊冥的名头。’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粗略算计几个金仙的报数,四名金仙陨落,换来五个鬼尊,似乎还算不亏。
这场大战最辉煌的,莫过于低阶修士,初战就以少胜多,斩灭鬼修近半,气势如日中天。
“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彻每个人耳畔,整个浩荡的大军,立即寂静无声,顿时笔直如松,吼声再次冲垮云霄。
“遵命!遵命!遵命!”
一个个军团,开始向山洞内鱼贯而入,许多修士回头,再次瞥了这鬼界一眼,留下意味深长的冷笑,颇为扬眉吐气。
七名大罗,几乎形成一条屏障,掩护仙界大军撤退,他们的神念贯穿虚空,和十几万里外,一道道同样强横的气息对撞。
“昊冥仙域,究竟请了哪个道君庇护?”
一个尖锐之音,在古老枯树上传荡过来,闪动的火苗不大,却在寰宇内万界可视,声音也冷的极致而平静,似乎对这一战的失利,并无多少恼怒和在意。
“要老子说几遍,尔等才可相信啊?我昊冥仙域,道君从未断绝,圣元前辈涅槃重生,荣归故土,何须他人遮阴。”
白袍宽脸,长发半灰半黑的邱环,眼神凌厉如刀,他看到一棵枯树,恍惚间向前漂移了五万里,径直拉近到鬼界大军附近,似乎代表着无上神祗。
溃败后的鬼修,仍旧三四百万有余,此刻莫名中,尽数被诡异力量加持,原本颓废沮丧、气息衰败的情形,转眼通通消失。
好文筆的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愛下-第一卷第1026章龍動(一)閲讀
一股极阴鬼气,化为数十道黑龙,顷刻在大军之中穿插,然后爆裂而开,将上万里内彻底淹没。
紧接着,庞然恐怖的杀气,似乎间隔许久,再次回到每个鬼修身上,带黑雾消失,那数百万之众,似乎也涅槃重生了一般,重回巅峰状态,个个精神大阵。
“圣元道君涅槃?嘿嘿!你当我们鬼界都是傻瓜,没有鬼祖级别的存在吗?
当年道君大战,八大道君围攻圣元一人,优势一方都同时陨落而亡,一个最后成圣且式微力孤,遭到数倍毁灭打击的家伙,却被尔等坚信未死,咳……求你们换个人好不好?!”
才回返的一朵黑红火莲,明显蕴含着极端愤怒,和另一个鬼帝的平静截然相反,似乎对几个大罗金仙的说辞,差点无法忍耐,一字一句都极其压抑,堪比苍穹跌落万里。
“无妨!这都不重要,未曾见到真身,尔等死咬不放,我们也暂且信了,但你们的军阵和战法,究竟源于何处?此等手笔来自何人?
总该让这些小辈……输的心服口服吧?”
枯树上的那枚灰白光球,此刻如一轮凄惨的圆月,向前翻滚几圈,就越过数万里,出现在在七名大罗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