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 ptt-第三十二章 現在的年輕人是這樣的 【4500二合一】相伴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杜兰客在房中静坐片刻,本想休息,忽然听到耳畔响起那冥水谷中传来的,幽幽的摧心魔音。
这魔音听来并不刺耳,甚至有些好听,就像是一个女子在轻轻地低吟,对人诉说着什么。
这声音一直在你耳畔挥之不去,可当你想听清其中的内容时,却又发觉无论如何努力,都听不清她具体在说什么。
就像听力考试。
听着听着,老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他只觉自己的神魂一阵恍惚,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跌坐在了地板上。
那女掌柜明明说这店里是听不见摧心魔音的,怎么回事?
他大脑艰难地反应过来……
不对!这店有古怪!
八成是家黑店。
杜兰客挣扎着想要爬起,却又眼前一黑,轰地晕了过去。
晕倒之前,他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是。
不知这次是劫财还是劫色,如果劫财,请去找我师傅。
如果劫色,冲着我来!
……
李楚独坐在房中,听着忽然响起的摧心魔音,也觉有些诡异。
只是这魔音听在他耳中又有所不同,如泣如诉、意义难明,但隐约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情绪。
是怀念与怨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再仔细去听,似乎还能听到些许内容。
“……”
“戾……”
“虢……”
“……”
“殷……”
“惑……”
“……”
“芝……”
李楚心中默默记着这些音调,觉得像是一首诗,又像是另外一门深奥的语言,莫名还有些熟悉。
他猛地想起,先前在骑牛道人的葫芦洞天里,最后从那枚最深处的宝葫芦中钻出一个通体圣光的女子,她口中吟诵的就是这样的语言。
二者之间可还有什么联系?
这样想着,他继续闭目仔细聆听。更加奇怪的是,过不多时,这摧心魔音中似乎又混进了一个老妪的声音。
她在用沙哑的嗓音,叫着:“李楚……”
“李楚……”
“魂兮魂兮……旦夕拘来……”
……
与此同时,在他们的头顶,一只蜘蛛精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客栈的顶楼。
此时她虽然仍旧保持着人身,但肋下与背后各自弹出了几条扭曲的骨节长足,支撑着身体半悬于空。也正是靠这蛛足,才能做到悄无声息地移动。
这蜘蛛精不是旁人,正是先前接待李楚一行人的那位女掌柜,即蜘蛛群中的二姐。
她们因为久居此处,虽然也还是会受摧心魔音的影响,却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状态,不会像初次经历那样晕厥过去。正是因为这一点可以帮助她们吸取许多阳气,她们才在这里定居多年。
“呵呵。”二蜘蛛来到李楚的屋顶,邪魅一笑。
“此时日落已然半个时辰,想必那小道士一行人都已经在摧心魔音中昏迷。而我与姐妹们约定了今晚三更动手……这中间大好时间,岂不浪费?刚好我先来找小道士吸他一波阳气,也算不白白暴殄天物。”
就见那二蜘蛛爬到李楚的屋顶天窗,蛛足发力,掀开上面的瓦片,以一根透明的丝线连接着身体,婀娜的形体瞬间就倒吊了下去,无比丝滑。
“小道士……”
这蜘蛛精落下来,第一眼就盯上了坐在床上的李楚,见那道士盘膝静坐,似乎是已经晕迷了。
她正欲吐出一张大网,将他彻底缠住。
忽然见那小道士竟又睁开了眼睛!
二蜘蛛顿时瞪大了眼睛,显然是受了不小的惊。
但下一秒,她的身子忽的又一僵,由那透明丝线牵引着,似乎定在了空中。
可是……
李楚并没有出手。
他当然没有昏迷,只是听着那诡异的呼唤声,感觉似乎有人在牵引自己的神魂。虽然那牵引的力度很小,几近于无,但还是能感受得到。
他刚刚正想弄清楚这呼唤的来源,以至于没有分神关注外界的状况。
不想屋顶突然就倒吊下一个蜘蛛精来。
可奇怪的是,他还没出手,这蜘蛛精就忽然不动了,双瞳瞬间黯淡,仿佛失去了灵魂……
他认出这是白天里那位女掌柜,可还是没有搞懂她在干什么。
李楚又谨慎观察了半晌,才确定这其中并没有什么诈。
她似乎死了?
不,肉身没有伤口,只是神魂离体了。
大半夜的,突然空降一具妖怪躯壳下来……
这是干嘛?
是什么诡异的客房服务?
李楚缓缓皱起了眉毛,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碰瓷?”
……
在距离此间十里之外的一处空旷山坡上,不知何时搭起了一座高高的石头法台,法台之上画满了诡异符纹,还洒遍了兀自温热的鲜血,不知道是何生物的血液。
张神婆一身彩缎,穿着不知南蛮哪一洞的服饰,右手打着一面白色的灵幡。
“李楚就在那家客栈的顶楼左手第一间,摧心魔音也已经开始许久,可以做法了。”法台边上,悬空的小小木人提醒道。
张神婆望着那面夜色中苍凉的冥水谷,神情竟有些朝拜般的肃穆。
顿了顿,她才瞥向木人王,“你的打神鞭也要准备好,我的拘魂术一旦施展,神魂出现只是瞬息之间。”
“放心好了。”
木人王嘴上说着,五指一翻,向下一按。
轰——
一声爆鸣,凭空出现一具七尺肉身,就像是他从土中拔出来的一样。
这具肉身是一名身形普通的男子,通体抹着墨色的颜料,似乎有某种神异。额头上印着一道符箓,极为繁复。
虽然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口,但是从那浓郁的死寂之气可以感受到,这大概是一具尸体。
木人王手一挥,那符箓瞬间燃尽。接着他将身一纵,忽地化作一道流光,打在了这尸身的天灵盖,转眼消失不见。
下一秒,这躯体忽然睁开了眼睛!
“我这具魔傀,是南疆一位斩衰境界的魂修,当初也是赫赫有名,想必你也听过他的名号。江湖上还要许多人不知道他已经死了,还请张神婆不要宣扬出去。”
他又缓缓开口,发出滞涩的声音。
“放心吧,只要咱们这次合作愉快,老太婆绝对守口如瓶。”张神婆笑道。
木人王驱使着傀儡,双指点目,一下子在双眼中点亮了两道魂火,之后又一翻掌,将打神鞭握在手中。
他自信地说道:“以此身驾驭打神鞭,虚境之中,当无敌手。”
张神婆不再与他搭话,而是转回手,提起一个白色的大孔明灯,点亮了烛火。
随着她点亮这烛火,灯笼的几面外皮竟同时倒映出黑色的人脸!
“魂灯一盏,长照幽冥!”
张神婆悠悠喊了一声,一把松开手,孔明灯便朝高天飞去。
孔明灯离手之后,她又取出一把满是铜锈的小刀,以那小刀在手腕生生一割!
嗤——
一道鲜血飞溅出去,高台之上嘭地燃起一团渗人的绿火!这一团魂火瞬间蔓延开来,几乎将整个高台都笼罩其中。
张神婆站在火焰后方,双手摇晃,像是在围着篝火跳舞。
一道幽光从这鬼火中发出,照在半空的灯笼上,仿若无形,却又照破长空,远远地折射到了那家客栈的一处窗口。
那里正是李楚的房间。
在虚无的世界里,那道幽光已经轻而易举地穿透一切阻隔,笼罩了整个房间。
“李楚……”
“李楚……”
张神婆口中开始梦呓般的吟诵。
“魂兮魂兮……旦夕拘来……”
“李楚……”
“魂兮魂兮……旦夕拘来……”
“李楚……”
“魂……”
“旦……”
“……”
良久,木人王看着在那边唱跳的张神婆,纳闷地问道:“你这样骂他会有什么帮助吗?”
“别打扰我!”
张神婆的额头已经满是大汗。
她厉声道:“我的拘魂法阵已经笼罩了那整间屋子,何况还有摧心魔音为我助攻,他的神魂在里面万万没有幸理!”
“可是他还没被拘过来诶。”木人王提醒。
“我知道!”张神婆顿喝道。
她嘴上喊得大声,其实心中也是一阵打鼓,根本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自信。
张神婆不知道旁的修者一生中最高光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对像她这样修行拘魂术的人来说,就是现在了!
在摧心魔音的范围内,方圆百里的神魂她只觉想拘谁就拘谁,陆地神仙也跑不了。又有打神鞭在一旁为凭为恃,不必担心拘来也打不过。
可是……为什么那个小道士的神魂,却依旧稳如泰山?
究竟是哪里不对?
正内心犹疑之时,她周遭的魂火猛的一抖。
“来了!”张神婆惊喜道。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在她坚持不懈地召唤之下,那小道士终于……
木人王也精神振奋,抄起打神鞭,凝神戒备。
嘭——
魂火一跃,凭空具现出一道神魂虚影!
“呔!”
这虚影甫一出现,木人王已然高高祭起打神鞭,重重落下!
轰——
“啊!”一声女子惨叫响起。
没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那道神魂就已经被打神鞭打得稀碎。
没办法,仙器的威力实在太大,神魂遇上打神鞭,可谓沾着死、碰着亡,如此大力砸落,必然是崩碎消无的下场。
“嗯?”
这一击成功,但张神婆与木人王都没有露出喜悦。
反而面色凝重。
“刚才那叫声……听着像是个女的?”张神婆狐疑。
“别怀疑,就是个女的。”木人王面色凝重。
“你说有没有可能……”张神婆道:“那小道士男扮女装,其实就是个女的?”
“这合理吗?”木人王凝视着她。
张神婆挠挠头,“那就是这小道士的房间里,还有一个女的,可我将那女子神魂拘了过来。”
“这很合理。”木人王这次表示了认同。
“可恨。”张神婆道:“我继续做法!”
说罢,她再度围着这团魂火,口中吟唱,手舞足蹈……
木人王道:“我这打神鞭毕竟是有伤损之处,不知道还能祭起几次。但若是不提前出手,又可能会给那小道士反应的机会。所以还望神婆稳妥一些,直接将那小道士的神魂拘来。”
张神婆咬着牙道:“下次一定!”
……
李楚将三蜘蛛的尸身取下,放在地板上,仔细检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伤口,似乎就是元神出窍或是神魂灭亡的表现,只不过后者颇为少见。
正在思忖该如何处理的时候,房顶忽然又传来一道气息。
李楚眉头一扬,回到床上,重新闭目盘膝。
同时心目已经盯上了这道气息。
来的是蜘蛛精中的大姐。
“呵呵。”她以蛛足撑地,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屋顶的天窗,而后邪魅一笑。
“三妹与那小道士有仇,可偏偏白瞎了这一副大好皮囊。我特地吩咐姐妹们三更动手,我且先来吸一波阳气,岂不美哉?把他先吸再杀、再吸再杀……才不算暴殄天物。”
想到动情处,大蜘蛛一扭身,以一条丝线倒吊而下,无比丝滑。
与此同时,她也进入了那拘魂法阵的范围。
唰——
李楚以心目一直盯着大蜘蛛,见她果然落入自己房中,睁开眼正欲将她制住,询问一番。
就见那大蜘蛛瞬间又身子僵直,一动不动,化为一具无魂肉身。
“这是怎么回事?”
李楚看着这两具奇怪的蜘蛛精肉身,陷入沉思。
她们似乎都是在进入自己房间的一瞬间,便失去了神魂。
莫非是有什么古怪?
如此想着,李楚重新盘膝坐好,瞬息之间,元神透体而出。
轰——
一进入元神的世界,周遭模样顿时大变。所有“实”的一切化作线条,所有“虚”的一切化作火焰。
李楚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于一片惨绿色的烈火之中!
这烈火不住地灼烧着自己的元神,但那感觉有点难说。
就像是泡在澡堂的温水池里……
而那摧心魔音的影响也更加明显,一声一声的呢喃,让自身的元神荡漾起微弱的波纹。
就像是旁边有个三岁孩子在替自己搓背……
这种程度的伤害,让人要仔细寻思好一会儿,才敢并不确定地说一句。
这大概是敌人的攻击吧?
……
没等他思忖多一会儿,屋顶又行来一道气息。
这次,是蜘蛛精中最小那位。
按照流程,她轻手轻脚地以蛛足靠近屋顶,邪魅一笑,自言自语,先吸后杀云云……
这些都被快进过去以后,七蜘蛛便悄悄喊了一声口号:“今晚,吸个痛快!”
喊罢了口号,她以一根丝线倒吊着滑落。
这次李楚以元神视角才得以清楚地看见。
那蜘蛛精倒吊下来的一瞬间,受到这烈火炙烤,刹那间便一身燃满了魂火而后消散。
顺着一道幽光投入高天,又落向了远处。
好繁复的阵法。
李楚暗暗心惊,这是他完全不曾见过的手段。
……
轰——
一击之下,神魂崩碎。
“啊!”
随着那声女子尖叫响起,木人王再也忍不住了。
“第三次了,每次都是别人的神魂,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把小道士的神魂拘过来!”他沉声怒问,“这打神鞭是已然又残破伤损,我不知道还能驱使几次,全都浪费在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张神婆的面色同样很差,“我又哪里知道,他房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子?”
“你确定不是你的法阵搞错了?”木人王有些怀疑。
“呵呵,若是法王不信,大可以亲自去试试看。”张神婆也受不得讥讽,直接冷笑道。
“是我急躁了,便是他房中真有三个女子也没什么不合理的。”
木人王到底心境不凡,他很快平静下来,吐出一口浊气,缓缓道:
“现在的年轻人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