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討論-第1246章呂南衣,幫忙,大帝緣故展示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你不懂,南衣目前的情况,我直接找她,会很难堪,”季常年摇头,解释道。
“你懂那种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却无能为力的感受嘛。”
“不懂,”徐子墨摇头。
“算了,”季常年无奈的摇摇头。
两人正说话间,之前的展统领再次从二楼走了下来。
“谁是季常年?”他看着徐子墨两人,问道。
“是我,”季常年连忙站出来,回道。
“南衣让我告诉你,明知不可为还为之,是最愚蠢的行为,”只听展统领告诫道。
“回去吧,不要绞进去这件事中。”
看着展统领离去的背影,季常年张嘴最终又沦为沉默。
“要是他能帮你们解决这次吕家危机呢?”徐子墨在一旁问道。
听到这话,展统领原本离去的脚步瞬间一滞,缓缓转过头,问道:“你说这话,是代表自己,还是乾坤圣地?”
很显然,他看见徐子墨与季常年在一起,便也将他当成乾坤圣地的人了。
“你们吕家的老祖,还记得吗?”徐子墨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
“你知道什么?”展统领目光一凝,连忙问道。
要不是吕家仙王突然的消失,如今家族的地位也不会这么被动。
所以,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仙王。
“现在可以谈谈了吧,”徐子墨说道。
“公子随我上来,”展统领一伸胳膊,开口说道。
跟着展统领带路,众人来到了吕家的包间内。
这岳阳楼的包间也是不凡,朱红色的大门内,一幅幅黄鹤西去,岳阳黄昏的画作就斜挂在墙壁上。
此包间以朱花为题,粉色的朱花如同插秧般,遍地皆是。
而包间内,除了展统领外,还有一名老妪和带着面纱的女子。
从季常年微微颤抖的身子,徐子墨猜测,这女子应该就是吕南衣了。
“君儿,不是让他们离开吗?”旁边的老妪开口,声音沉闷的问道。
“他知道关于老祖的事,”展君开口回道。
“说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所说的,不是你们那位失踪的仙王,是还要更往前的老祖,”徐子墨回道。
“更往前的老祖,”在场的几人都愣了一下,面面相觑许久,那老妪方才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说的是吕祖?”
“你们吕家何时还出现过第二位大圣?”徐子墨反问道。
“吕祖不是已经被白帝斩了吗?”老妪脸色难堪的说道。
“这件事世人尽知,你想来此蒙骗我们?”
“吕圣确实死了,但从某种程度来说,他还没有死绝。
我去白帝山时见过他,”徐子墨说道。
“我欠他一个人情,所以了他一个心愿。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情史盡成悔-第1246章呂南衣,幫忙,大帝緣故熱推
吕圣让我来帮帮你们吕家。”
“胡说八道,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如何帮我吕家,”那老妪不由分说,冷声说道。
“我吕家如今也算稳住与王家的关系了,你是谁派来的,想要挑拨?”
“吕家如此,焉能不落败,”徐子墨微微摇摇头,看了展君和吕南衣一眼,回道。
“我话已经说到,我在岳阳楼住一晚,你们若是相信,便来找我。
若是不信,我第二天自会离去。”
看着徐子墨离去的背影,老妪脸色难堪,周身爆发出强大的威势。
一掌朝徐子墨抓去,喝道:“话没说清楚之前,你不能离开。”
大掌落下,整个包间都摇晃了起来。
然而徐子墨懒得理会,大掌落在他背后时,“砰”的一声,似是脉门的震动传来。
老妪直接被震飞了出去,撞碎背后的窗户,从岳阳楼的二楼倒下了大街上。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花婆婆,”展君连忙大喊道。
徐子墨走出包间,季常年看了吕南衣一眼后,随即也跟了出去。
两人在岳阳楼各自开了一个房间。
而在吕家的包间内,展君将花婆婆救了上来。
“这事一定告诉王家,让他们替我们讨公道,”花婆婆气愤的说道。
“婆婆,我们姓吕,”旁边一直未开口的蒙面女子吕南衣开口平静的说道。
花婆婆表情一滞,连忙笑道:“南衣,这嫁出去的女子就是夫家的人了,要学会习惯。”
“天色晚了,花婆婆还是早些休息吧,”吕南衣淡淡的说道。
“南衣,你要好好考虑,可别听信奸人的谗言。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ptt-第1246章呂南衣,幫忙,大帝緣故展示
以免将我们吕家陷入不覆之地,”花婆婆提醒了一声,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包间内,吕南衣和展君都沉默了下来。
“南衣,你怎么想的?”展君率先开口问道。
“相信他,”吕南衣说道。
“就这么平白无故相信一个陌生人,是不是不妥,”展君回道。
“我嫁到王家,只是权衡之计,吕家终要毁灭。
不如去试试这人,咱们吕家毁灭,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吕南衣说道。
“那我去看住花婆婆,他现在一心想投靠王家,恐怕会告密,”展君回道。
“告密便让告吧,正好可以试试那人的本事,”吕南衣说道。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展君微微摇头。
…………
房间内,徐子墨缓缓睁开双眼。
体内的祝融之火渐渐平息,房门被轻轻推开。
“这么晚打扰公子,不介意嘛,”吕南衣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油灯自动点亮,灯火阑珊处,吕南衣带着面纱,一身红袍走了进来。
她长发似是青丝,如同烫过,披散在身后,整个人有种知性的美。
她落落大方的走来,缓缓解开脸上的面纱。
那一瞬间,仿佛倾国的美女如歌般展现在眼前。
回头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瓜子脸,丹凤眼,柳叶眉,颇有些巾帼不让须眉,女中豪杰的气概。
“吕家能出你这等人物,倒也算是复兴有望了,”徐子墨说道。
“多谢夸奖,可惜终究不能拯救吕家,”吕南衣叹息道。
“有一个疑问,”徐子墨说道。
“公子请讲,”吕南衣点点头。
“乾坤圣地看着自家圣女这般处境,为什么不帮忙?”徐子墨问道。
“因为王家的大帝,”吕南衣坦然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