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當醫生開了外掛笔趣-第六百一十三章 討價還價展示

當醫生開了外掛
小說推薦當醫生開了外掛当医生开了外挂
刘浩一脸无奈的说出那辛苦费的价格后,都感觉有些多,因为从刘浩的内心里,他可是打算一分钱都不打算收取的,可是老大叔在听到刘浩的话后也是一脸的惊讶:“什么!?一千块钱!?不行!那怎么可以!虽然我们没有来过医院,也是没有带着过自己的老伴儿来医院做过什么手术的,但是我也是从我的那些个跑出租的朋友说起过,一台手术下来,就是最便宜也要几万以上的。你这个价格说的也太少了 。”
刘浩在听到老大叔的话后,此刻的刘浩都有一种要撞墙的节奏了,随后又想了想,然后刘浩就再次开口了:“这样吧,一口价了啊,两千块钱!”
老大叔在听到刘浩的话后,再次摇了下头,然后就再次开口:“我说刘医生啊,我只是说这台手术的费用少一些,可是没有让你少这么的啊,这样以来,你岂不是太吃亏了吗?这么坑你的事情,我们可是做不出来的。”
刘浩在听到老大叔的话后,也是没有脾气的坐在了凳子上了,然后就开口问老大叔:“那大叔,您的意思是多少合适呢?”
老大叔在听到刘浩的话后,也就开口:“这样吧,刘医生,手术的费用就三万好了,这几年我和老伴儿花了一些买药的钱,目前能拿出来的还有三万块钱呢。”
刘浩在听到老大叔所说出的三万的价格后,直接就没有任何犹豫的摆了下手,然后开口:“不行,太多了,这钱我拿在手里的话,心里难受,在价格上不能超过三千块钱的。”
而站在一旁的王雪在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因为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医院的医生和病人及病人的家属这样进行交流谈话的,这医生是千方百计的想着降低价格,而病人和病人的家属确是想着怎么多抬高价格的。
也就是这样在互相拉扯着价格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八点了。
这个时间点也是上班的时间,同时也是科室里最忙碌的时刻,还有也是科室进行开早会的时刻。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當醫生開了外掛》-第六百一十三章 討價還價看書
这个时候科室里的主任和护士长们也是要来刘浩他们所在这个的办公室里的,目的也就是传达或者是交代一医院里的一些新的事情。
不管是哪个医院都是有这个习惯的,自然了海江集团里的海江医院的急诊科室也是不例外的,并且在今天他们还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信息要给急诊科室里的人都要传达下去的。
而这个重要的事情和信息也就是今天凌晨时段,从集团总部哪里发过来的,而总部还是特别的要求就尽快的将这件重要的事情和信息以最快的速度传达给旗下医院里的每一个主任和护士长。
自然了,这个重要的事情和信息就是在凌晨的时候所打造出来的那个金色金牌的事情。
这个时间点儿,急诊科室的老主任和护士长正带着急诊科室的医生和护士朝着这间开会所用的办公室快步的赶来,可是当他们来到这间办公室的门口处就停下了脚步。
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在这间开会所用的办公室里面有一位穿着西服的男子正在和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正在争执着什么。
而办公室里面的情景也是让急诊科室的老主任和护士长等人看的是一愣愣的,并且这个急诊科室的老主任也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办公室里的那位穿着黑色修身西服的男子是谁了,是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刘浩。
也就是在凌晨的时候,庞馨颖总裁在离开急诊科室的时候还特别的强调了一句,那就是让他和他们的急诊科室配合着刘浩和那个前来急诊科室还手机的那位老大叔的老伴儿看病的事情。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當醫生開了外掛-第六百一十三章 討價還價相伴
因此,此刻的这位急诊科室的老主任在看到里面那一幕的情况后也就是没有在说什么,只是在这间开会用的办公室的外面等着,看着。
这位急诊科室的老主任是明白这件事的原因的,也是知道里面的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是谁,但是副主任却是不知道的啊,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啊?所以,当急诊科室副主任在看到眼前的那吵闹的一幕后,也就来了气了:“我说,这个是怎么一回事啊,这些个病人的家属们也太放肆了吧?这可是咱们开会用的办公室后,他们怎么就这么随便进去了呢?并且还在里面这般毫无顾忌的进行吵闹呢?我这就进去将他们给轰出来!真是太岂有此理了。”
这位火爆脾气的副主任说完这些话,就要迈步进去,可是还没等他迈出一步,就被身旁的急诊科室的老主任给拽住了,然后就听老主任开口:“等等,我说啊,你这个暴脾气什么时候才改改呢?还有里面的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也是一名医生,他的名字叫刘浩,目前他正在和病人以及病人的家属正在商量事情呢,咱们等他们商量完了,咱们再进去好了。”
而副主任在听到老主任的话后也是微微一愣,并且这位急诊科室的副主任就又重新看了一眼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刘浩,然后就又认真的想了想,也没有想出他们急诊科科室有这么一名叫刘浩的年轻医生的。
还有让这个副主任有些不明白的是,这个叫刘浩的医生为什么穿着西服而不是穿着白色大褂儿和病人及病人的家属进行谈话。
随着时间的流逝,开会所用的办公室的外面,医生们也是越来越多了,可是里面的刘浩和老大叔还在进行着手术费用的讨论,由于太过于专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办公室外面的门口处的医生和护士们。
刘浩已经无语到极点了:“我说大叔啊,这个价格最多就六千了啊,如果再多的话,这台手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做了啊,我呢,本来就是您将我救回来的,而我为您的老伴儿进行做手术,这也是在报恩了,可是您还非要给我钱,您让我的心里怎么好受呢?”
虽然,刘浩的话已经说的都要怀疑人生了,可是眼前的老大叔还是那么一根儿筋,这让刘浩都想去撞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