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ptt-第九百一十三章 太突然了熱推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谢忠军周身赤红,宛如血魔临世,双足虽然被张弛抱住可是他的双臂仍然自由,双拳挟雷霆万钧之力向下方砸去。
谢忠军的第一反应是拼命挣脱,因为他认为张弛的用意是要将自己拖入地底,可就在他全力挣脱的时候,向下拖拽的力量却突然消失。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张弛对谢忠军已经相当了解。
而且即便是他能够利用避尘珠将谢忠军拖入地面之下,周围那么多神密局的特工也不会坐视不理,今日之战不容有失。
谢忠军挥拳向张弛面门发起攻击的时候,眼前白光一闪,却是张弛抱着他和他一起利用传送离开了小岛,来到了辽阔的湖面之上,这样一来就成功脱离了神密局布下的包围圈。
谢忠军虽然免于被张弛拖入地下,但是却没能避免被他拖入水下。
神密局的特工发现形势有变的时候已经无法完成再次包围了,眼睁睁看着两人沉入距离小岛百米之外的紫霞湖内。
谢忠军试图在张弛的面门之上给以重击,只可惜他们的距离太近,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张弛对付谢忠军的办法和此前白云生用来对付何东来的如出一辙,虽然何东来在变成幽冥之后战力极强,还是被犹如跗骨之蛆的白云生拖累致死。
两人纠缠在一起,不断向水下沉去。
谢忠军的肤色越来越红,虽然被张弛拖入水中,可毕竟张弛身上的炸药应该起不到效果了。谢忠军也从最初的慌乱中冷静了下去,这小子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还真就不信他能长多大的本事?
头顶成千上万的游鱼如漩涡般聚拢,谢忠军目睹眼前一幕心中不由得一沉,张弛何时也学会了驱驭鱼群的本领,或者……他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
鱼群聚拢的目的是为了干扰神密局特工的追踪探察,在此时的夜空中,数百只夜鹭盘旋着,血红色的眼睛在暗夜中闪动,它们不约而同地向小岛上那群神密局的特工发起了攻击。
谢忠军感觉到周围的水温正在迅速降低,周围的水竟然开始结冰,自己身体的热能也在不断流失,造成了一种灵能飞逝的错觉。
谢忠军知道这一切都是张弛造成的,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原本张弛就牢牢缠住了他,现在又加上水凝成冰的新一层束缚,如果任由这种状况继续下去,用不了多久他们两人都会被封冻在冰中。
谢忠军自然不肯甘心束手就擒,体内积蓄的灵能瞬间爆发,击碎了身体表面的凝冰,黑色的血雾从他的周身弥散而出,如同浓烟一般将张弛包裹。
人氣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 起點-第九百一十三章 太突然了看書
张弛的眼前出现了一张惨白的面孔,意志坚定如他居然也会在谢忠军血色迷魂的攻击下产生幻象,张弛看到了父亲惨白的面孔,内心一颤。
谢忠军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从张弛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宛如冲天炮一般向上冲去,上方已经形成冰层,谢忠军利用脑袋撞碎这半尺厚的冰层,今日之张弛早非吴下阿蒙,必须先摆脱开眼前的困境重新组织进攻。
谢忠军向上狂冲之时,不料早有人潜伏在那里,一张透明的大网将他罩在其中,这次可真应了自投罗网的话,颈后忽然感到一阵刺痛,谢忠军暗叫不妙,可现在已经回天无力了。
谢忠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黑暗的防空洞里面,北辰周边多山,这样的防空洞有很多,只不过大都已经废弃。
旁边有一堆火,火堆旁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张弛一个是安崇光。
谢忠军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身上还有渔网。
安崇光笑道:“醒了?”
张弛也笑眯眯道:“师父睡得可好?”
谢忠军咬牙切齿道:“吃里扒外,欺师灭祖的东西,老子怎么收了你这么一个东西。”
安崇光道:“老谢,和小辈一般计较做什么?”
谢忠军冷笑道:“我不跟他计较要跟你计较,安崇光,除了你能够想出那么多卑鄙无耻的主意,伪君子,真小人!”落入这种地步,谢忠军也顾不上什么形象,只差破口大骂了。
张弛道:“师父,这您可不能怪安局,主意都是我想出来的,其实以您老的智慧,岂能看不出这件事有猫腻?”
安崇光跟他一唱一和道:“他当然看得出来,只不过他认为自己胜券在握,所以即便是怀疑还是认为自己完全能够掌控局面。”
谢忠军道:“伪君子,还是你了解我,你们以为抓住我就能够扭转局面?”他摇了摇头道:“晚了,什么都晚了,你们两个现在是被神密局通缉的要犯,无法扭转乾坤了。”望着张弛点了点头道:“我当然能够看出有猫腻,如果我没事,你的那个金丝雀就不会有事,可如果我出了意外,我敢保证她会受尽人间折磨。”
安崇光不屑道:“老谢,神密局好像还轮不到你当家。”
“你也一样,你不是有个私生女萧九九?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你难道不在乎她的死活?”
安崇光被谢忠军问得内心一沉,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谢忠军虽然被抓,但是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心理角逐,现在以一敌二居然暂时不落下风。
安崇光道:“老谢,知不知道我会怎么对付你?”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天降我才必有用討論-第九百一十三章 太突然了閲讀
“大不了就是一死!”谢忠军说得颇为无畏。
安崇光道:“让你死岂不是便宜了你?我会废掉你的灵能,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将你关入天坑深井,让你的余生都在那里反省。”
“老子死都不怕,还会怕你这样对我?”
张弛道:“师父,你不怕死为什么还要处心竭虑地得到镇魔珠?”
“你住嘴!”
张弛笑道:“其实废去你的灵能对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灵能没了,自然不怕以后走火入魔,当个普通人也没什么坏处。安局,他毕竟是我师父,废了灵能就别关他了,给他在天坑中找块地,让他种种菜养养花啥的。”
谢忠军气得嘴歪眼斜:“去你大爷的,要杀就杀何必侮辱我。”
张弛道:“人来了。”
远处传来脚步声,却是芮芙带着四名助手按照约定来到了这里,看到张弛脚步都变得轻盈了许多,冲上来先抱住他在他脸上吻了一口。
安崇光直皱眉头,安崇光并不反感男人风流,可怎么看这小子显得有些猥琐呢,尤其是知道自己闺女也喜欢他之后。
张弛对芮芙的热情也有些消受不起,提醒她道:“有人,有人。”
芮芙道:“有人怎么着?谁让他们看了。”
来到谢忠军面前俯视着谢忠军,谢忠军咬牙切齿道:“贱人,居然出尔反……”
啪!
芮芙甩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张弛赶紧装腔作势地去劝:“别动手啊,他毕竟是我师父。”
芮芙指着谢忠军的鼻子骂道:“什么师父,臭不要脸,你是没见到他看我那个色眯眯的样子。”
一句话把安崇光给逗乐了,他是知道谢忠军的本性。
谢忠军虽然脸皮厚,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一个晚辈这么说,也老脸发热。
安崇光道:“人交给你们了,你们务必要将他看好了。”
芮芙点了点头:“放心吧,安局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哦。”
安崇光道:“我言出必行。”他向张弛使了个眼色,表示该离开了。
张弛道:“我们也该走了。”
芮芙拖住他的手腕不舍道:“你这就走?”
张弛点了点头:“还有很多正事儿等着呢。”
芮芙不由分说将他拉到远处:“我有话单独跟你说。”
张弛朝安崇光看了看,安崇光只当没看见,这小子太花了,我年轻的时候都没这样过,谁家闺女愿意跟这玩意儿,想想自己不知所踪的女儿,从心底暗叹了一声。
谢忠军的小眼睛不停转动着:“安崇光,你真打算不顾你女儿的死活。”
安崇光道:“自然要管,但是我不跟你这种小人做交易。”
谢忠军道:“没有我帮你,她只有死路一条。”
安崇光在他的面前躬下身去,盯住他一字一句道:“你永远没机会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芮芙一把将张弛拖到无人的黑暗角落,将他推到石壁上,张大仙人吓了一跳:“姐……咱能不能分个场合?”
芮芙妩媚一笑,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不让他动,小声道:“神密局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主持大局的人究竟是谁?”
张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芮芙搂住他的脖子,强迫他抱着自己,樱唇附在他的耳旁道:“这还没上床呢,媒人就想丢过墙,当我什么?用完就扔啊?”
张弛道:“毕竟是我们内部的事情,而且我不想让你介入是关心你,不想你遇到危险。”
“全是谎言,张弛,不是我小瞧你们,就凭着你们两个单打独斗,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赢,而且我掌握了一些情报,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
张弛忽然捧住她的俏脸,俯下身突然对着她的樱唇狠狠亲了一下,这一口把芮芙亲得天旋地转,脑子里一片空白,实在是太突然了,等她反应过来,张弛已经和安崇光走了,芮芙气得冲着他的背影骂道:“张弛,你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