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44章 追亡逐北推薦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随着李傕的中军崩溃、段煨倒戈,两翼的张绣和郭汜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郭汜还算命大,毕竟有七万多人都是他的嫡系部队,他要独力扛起整个战场宽度的三分之一。而且是在战场的最西北侧,跟倒戈的段煨距离最远,一时波及不到。
所以郭汜军也就是跟太史慈作战的那部分步兵部队,遭到了重创——有三十几头战象被分摊到了郭汜部步兵的阵线上,横冲直撞胡乱践踏。阵势彻底乱了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太史慈的一万五千名步兵衔尾追杀。
郭汜亲自督阵、且战且退,逼不得已被追得渐渐往西北方向退去,退到泾河边后就继续沿着河往上游退,最后一直退到泾阳县。
而郭汜麾下的骑兵部队,在中军步兵主力溃散后,也疯狂往后奔逃,利用速度优势与马超、呼厨泉拉开了距离,付出了几千人的伤亡和被俘,总算是脱离了接触。
今天这场血战,前前后后也持续了半天,两翼的骑兵是最早投入战斗的,也打得最激烈最惨烈、一开始看起来比较势均力敌。所以马超也付出了一千多人的伤亡,郭汜部撤军的时候,马超带着三千余骑还有战斗力的士兵,试图穷追不舍。
结果被郭汜逃了二十里路后,回身打了个反击,双方各有死伤,郭汜本人也奋勇跟马超交战十余合,这才拨马败走——这是马超毕生第二次与郭汜肉搏,可惜还是没机会斩将。去年那一战,马超略微占优,双方也是各自受伤才收场。
毕竟郭汜也是西凉军中与樊稠并为最骁勇著称的将领,还在跟吕布单挑中活下来的。今天这一战,马超同样因为一早就亲自带兵冲杀、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体力消耗比较大,跟始终督战不亲自下场的郭汜,差距也就没那么明显了。
不过郭汜的反击也给马超泼了一盆冷水,让他注意到了一个问题——作为友军的呼厨泉,没有挑郭汜这个相对硬骨头的敌人打,而是选择了捏软柿子,在郭汜败退后,呼厨泉就带着他的五六千单于亲卫骑兵绕到李傕右翼侧后、疯狂追砍李傕的步兵。
这也不能说呼厨泉出工不出力,毕竟人家也是在卖力杀敌、斩级众多,只不过人家看菜下饭,谁溃逃得越慢越稀碎就追杀谁,谁逃得相对快速又有秩序,就放过一马。
马超自己只有三千多人了,追着郭汜突围的两万多骑追太危险,只好作罢,也勒马回军,加入到虐菜的行列中。
郭汜最终带了两万多有马匹的士兵,狼狈退到泾阳,然后关上城门,一边略作休整一边收拢败兵。他这两万多人也不全是骑兵,有些只是步兵部队在战场上捞了战死骑兵的马匹,疯狂往泾阳逃命。
郭汜跑了,把李傕军的右翼彻底暴露出来。
本就崩溃的李傕中军既要扛着正面战象的肆虐、连弩的突射、高顺关羽的疯狂追砍;还要面对左翼二五仔段煨在左腰子上的背刺、右翼呼厨泉和姗姗来迟的马超的包夹,当然是进一步加速了土崩瓦解的进度。
成千上万的壮丁成建制地倒戈投降、跪地求饶,一批批地被俘。最后只有大约一万多人逃到了泾河边,夺船顺流而下。逃走的基本上是跟了李傕好多年的铁杆,才肯那么死心塌地,一直奔逃三十里路逃到河边还没散,壮丁们全都放弃了。
战场东南侧的张绣,在中部战线崩溃的时候,也是想跑的,无奈他也被段煨波及了,而且张绣如今的地盘老巢在武威郡,在最西北面,张绣想直接往老巢的大方向跑也做不到,被其余各路大军隔断了战场,只好是往漆县的方向星散而逃。
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44章 追亡逐北
血战突围之中,张绣也跟赵云血战二十余合,很快就险象环生,最后是让随身亲卫冒死断后,他自己弃枪抛甲减轻重量利用速度优势狂奔脱离。
赵云连连把张绣的亲卫全部刺死,已经让敌人跑远了,赵云张弓搭箭连珠数箭,居然也在近百步的距离上蒙中了一箭移动靶,张绣惨叫一声带箭而逃。
……
混乱的追击和屠戮一直持续到傍晚,才算是渐渐平息。
如血残阳间,关羽的步兵主力在一个中午和大半个下午的时间里,推进了三十里,一直推到泾河边,段煨、赵云和马超也已经把侧翼彻底堵死。
所以凡是在这个包围圈里的人,只要不会游泳,泾河上的空粮船又都被开走了,剩下的就只能全部投降。
刘备关羽也来不及庆祝大胜,先忙着整顿纪律收编人马清点战利。忙活了整整半夜,到第二天黎明,关羽等将领才带着兴奋而又满是血丝的眼睛把结果统计出来。
此战不算段煨倒戈的部队,一共歼灭了八万敌军。其中成建制投降被俘的,就有三万五千多人。
打扫战场,按照衣甲辨认确实是西凉军、然后斩级计功的,一共是一万四千首级。
还有几千人估计是找不到尸体了。有的被大象踩地里了,益州军本着仁义之师、入土为安的想法,也懒得再挖出来斩首计功。就粗略清点一下、直接再泼几锹土彻底埋了。
还有些就是最后被追得直接掉到泾河里淹死的,或者不自量力想游过河结果体力不支淹死,又或者是被夺船而逃的李傕友军推下河、或者翻船溺亡,不一而足。
保守估计,死者至少有两万多人。
还有数量不亚于此的伤员,哀嚎遍野。重伤也没那么多药物来救治了,只能放任不管,轻伤能救就救一救。救人之前也得看先来后到,要甄别这些西凉兵的身份统属。跟着段煨的士兵优先级高一点,没有劣迹的新拉壮丁优先级也高一些——
这个可以通过士兵的口音来判断,安定郡本地的口音都是刚拉的壮丁,最无辜。关中口音的从军也大多不到两年,西凉口音的那就没说了,只要是断胳膊断腿开膛破肚都只能放弃治疗。
大灾之年,粮食的短缺迫在眉睫,等到秋收的时候只要没有收成,大部分关中百姓都会面临食物链断裂。伤员要恢复需要的营养远比救活正常人还多,物资普遍不够的年代也没有办法。
西凉军被歼八万,刘备的益州军伤亡也是很可观的,杀敌四万己方也付出了足足六七千人的战死、还有更多的负伤。
主要是赵云和马超的骑兵队,在两翼那都是硬碰硬的硬仗,没有战象的支援,也没有敌军全军崩溃后的大规模顺风仗,光这两支部队就战死了三千多人,占全军总阵亡的将近一半。
各部步兵部队,死者也有三千多人,还有一千多是呼厨泉的单于亲卫骑兵,不是汉人。
战象部队,累计被刺杀射杀大象四十几头,这是抗伤害扛得最多的部队,后半程一直作为突击尖刀冲杀在最前面,好多战象被杀时身上和竹甲上密密麻麻插了百余根羽箭,有些还扎了二十多根断枪——都是西凉长枪兵被踩死射死之后,插在象身上的枪矛被折断了,留了半截在象体内。
还有三十头战象也各种带伤、或是伤后不受控制逃跑了,无伤和皮外伤的也就三十头。三百名象兵死了一半多,战象凡是死了的,上面的弩手和驭手肯定是被愤怒的西凉人乱枪捅死乱刀分尸。战象活着的,驭手和弩手也有被敌人长矛标枪所杀的。
考虑到这些士兵的特殊贡献,每个战死的普通象兵都立刻得到了刘备许诺的每年一百石俸禄抚恤金(相当于一个乡长的俸禄),负伤活下来的也能得到“日食二斗”的额外工资补贴,直到退役。
饶是刘备关羽这些打了十年仗见惯了生死之人,统计到最后都颇感心理负担。
黎明时分,刘备还没休息,召集了关羽赵云,和李素荀攸,坐下来稍微喝点御御寒,顺便合计数目:
“按段煨的说法,战前西凉军实打实有十七万,此战歼灭八万,段煨倒戈三万,那就是减去十一万,李傕郭汜还有六万人么?”
李素纠正道:“我特地问了马超,郭汜逃走的人马应该没那么多,可能也就最多两万。李傕的部队除了少量骑兵之外,其他都是挤泾河的粮船走的。我们俘虏了李傕的粮官,问过粮船队的规模,运走一万五千人最多了,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超载翻船。
所以,还剩六万兵马是不可能的,我估计还有一两万人是没有被成建制包围,在崩溃的时候四散逃走了,说不定有一些会归队,但也仅限于西凉军嫡系。那些壮丁和农兵肯定是能逃走就不会再给李傕卖命了,多半是就地归农。”
刘备算了算,这么一解释,貌似还差一万多人缺口,就忍不住追问:“那还有一万多人呢?”
李素笑了笑:“那得问段煨了——刚才入夜时分,我带着典韦去他那儿安抚巡视,按说他嫡系兵马只有三万,今日一战也折损数千,还有混乱中没跟来的。
但最后他收兵清点,却有四万人——白白多出来的一万多,我估计就是李傕张绣的兵,把区别身份的麻布巾一扯,装成段煨的兵了。”
其余众将听了,都忍不住觉得奇葩,不过好歹账目算是合上了。
刘备满意点头:“那就是实际上逃散和撤走敌军五万人,其中两万是确定往泾阳方向,去了西北。一万五回长安,还有一万五算他有六七千能归队,还不一定都是归李傕,那么最后能回到长安的,也就最多两万残余之敌——
眼下,我军总该全军急追、直趋长安了吧?郭汜在泾阳的两万人,暂时也别管了,免得因小失大,伯雅公达,你们觉得如何?”
荀攸今晚一直没捞到机会开口,此刻立即表明态度:“大王明鉴,郭汜已成癣疥之疾,他的两万多兵力不能影响关中战场,我估计他也不敢、不愿再为李傕而战,我们一鼓作气先拿长安要紧。
不过,部队可不能一直沿着泾河进军了,我军最多轻装快进到临泾县或者漆县,就必须折向正南,去郿县与武功方向,与张将军会合,我军随身行粮不过五六日,就算加上段煨营中余粮,也就撑七八日。必须从泾河沿岸南退到渭河沿岸,沿渭进兵。”
否则哪怕长安就剩三万人守城,也是能轻松撑到刘备随军粮食吃完的。要是漆县、池阳再有人死守拖时间,大军还真会陷入断粮的危险。
刘备点头:“公达所言甚是,就修整半夜,然后轻装行军。”
吩咐完之后,刘备像是想起了什么事儿,咬牙切齿地追问:“对了,今日抓到贾诩老贼了没有?听说连张绣都被子龙射伤了,贾诩总不能跟着张绣跑掉吧?”
这事儿还真没人回答得上来,荀攸连忙去问了一些处理战俘审问工作的军吏,才得到了一条貌似可信的情报:
“听李傕军战俘说,贾诩是随着李傕中军的,一起跟着到泾河边撤退了。不过有人看到贾诩的船载了人之后,立刻往西北岸冲滩了,他渡过河骑马往上游而去了。可能是投奔郭汜。”
这老贼还真是数易其主,看来是觉得张绣今天跑不了了,就果断抛弃了张绣这个工具人。而觉得郭汜有机会逃回西北,接收张绣的地盘、以及郭汜军自己残留在陇西北部的几个县,贾诩就果断改跟郭汜,逃回大西北老家盘踞。
可惜现在长安要紧,大西北暂时没空管了。
李素看了看地图,用讨论的语气分析:“我军如今占据了街亭、华亭,郭汜无法通过。说不定他和贾诩为了躲过我们回到大西北,会从泾阳再往北,一直从固原绕过陇山山脉最北端,走北地郡羌人盘踞的大草原回武威。”
北地郡在东汉末年早就不是朝廷实际控制的区域了,实际上就是羌族或者南匈奴经常来游牧的地方。水草倒也有点儿,相当于后世的宁夏。
不过郭汜要从这儿过,他的随军补给肯定不够,区区泾阳和固原两个县提供不了那么多粮草。所以郭汜要想不饿死,必须沿途抢劫,抢羌族部落甚至是南匈奴须卜骨都侯的个别部落,夺了他们的牛羊吃肉补给。
刘备看了这个敌军逃亡路线,倒也不怎么担心了。就算郭汜跑成功,肯定也要损失一些兵马,让这些西凉乱兵跟羌族和须卜骨都侯互相残杀内耗抢劫,也算是把凉州羌乱的不安定因素内耗掉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