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347章 10天20點技能點【新年快樂!】熱推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绪方对自己这些天的安排,就是白天努力刷级,晚上好好休息,为第二天蓄足体力与精神。
所以他本就打算在吃完晚饭后,就稍微休息一下,然后上阿町的房间。
反正有时间,因此绪方就决定在吃完晚饭后,跟着其他人去看看源一的所谓的新作。
快速吃完今日的晚餐后,源一领着绪方等人笔直地开赴他的房间。
源一的房间位于寺庙的最深处。
在进到源一的房间后,绪方的目光便下意识地扫视四周。
源一的房间比绪方想象中的要小上一些,同时也比绪方想象中的要干净得多。
绪方原以为像源一这样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人,房间肯定会乱七八糟的呢。
但没成想源一的房间竟然还意外地相当干净、整洁,虽算不上一尘不染,但也算是干净清爽了。
“你们先坐。”源一朝房间中央的榻榻米一指,“我去泡点茶水来。”
源一话音刚落,间宫便立即出声道:
“源一大人,泡茶什么的,还是让我去吧。”
“不不不。”源一摆了摆手,“泡茶这种小事,我还是干得来的。”
源一和间宫在那扯皮了一阵后,最终还是间宫说服了源一——源一留在房间内陪绪方等人,间宫去泡茶。
绪方随意地盘膝坐在房间中央的榻榻米上,在等待间宫泡好茶水回来的同时,百无聊赖地打量着源一的房间。
目光漫无目的地在房间扫动时,绪方陡然发现在房间的一角堆放着一大摞不明物事。
这一大摞不明物事堆得有如小山般高,被一团厚厚的布包裹着。
因被厚布包着,所以绪方无法看清这层厚布下都是些什么玩意。
“源一大人,这是什么?”绪方一边抬手指向放置在房间一角的那一大摞被厚布包裹的不明物事,一边朝源这般一问道。
“哦,那个啊。那个是我的学习教材哦。”
“学习教材?”绪方面露疑惑。
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的源一,缓步走到这一大摞物事的旁边,然后一把扯开覆盖在其上的那块厚布。
厚步被扯下,绪方终于得以看清这摞物事是什么玩意——一大堆浮世绘。
不,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一大堆色色的浮世绘……
望着这摞得像座小山一般高的这个时代的涩图,绪方错愕地反问道:
“源一大人……你到底是收集了多少幅浮世绘啊?”
“218幅。为了买这些玩意,花了我不少钱呢。”源一说出了一个精准至极的数字,“我刚才和你说过了吧?我这些年迷上了那种画男女之事的浮世绘。”
“因为也想要试着来画画这种专门描写男女之事的浮世绘。所以我买了很多这种类型的浮世绘来临摹、学习。”
说罢,源一拿起放置在这座“小山”最上面的那十几幅浮世绘,然后将这十几幅浮世绘递给绪方。
“这些是我之前委托浅井在抵达京都后帮我买来的新画。”
“来,绪方君,借你看看。”
“这次新买来的画,都出自歌川春信之手。”
“歌川春信是我最喜欢的浮世绘画师之一,他极其擅长画这种专门描写男女之事的浮世绘。”
“我昨晚就是连夜看完了这些新买来的画后,画兴大发,画出了我的新作。”
“当时为了找到这位名为歌川春信的画师,可花了我不少的力气啊。”一旁的浅井此时冷不丁地出声道。
“原来源一你委托浅井去买的东西就是这个啊……”绪方以一副无语的模样看向源一身旁的这一大叠小黄*图。
昨天下午抵达葫芦屋根据地的山下,琳那帮人在那讨论他们的这堆行李都该怎么分配时,牧村曾询问某个布包是谁的行李。
当时浅井很快就说承认这布包是他的,是他帮源一买来的东西。
在说这句话的同时,浅井给牧村使了个眼色。在看到浅井所使的那眼色后,牧村立即露出一副心领神会的模样,然后不再在那个布包多问。
绪方当时就注意到了牧村与浅井二人当时的这眼神交流。
绪方那时还在好奇浅井跟牧村所使的这眼色是什么意思。
而现在算是破案了……
绪方看了看身旁的牧村、浅井、岛田3人:
“你们都知道源一大人的这个收藏吗?”
牧村都点了点头:
“我们都知道源一大人喜欢画画,而且这些年迷上了、且开始学着画这种枕绘。这些事不仅我们知道,主公她也知道。”
牧村的话音刚落,一旁的浅井便出声补充道:
“主公她一向不怎么管源一大人的私事,所以就任由源一大人去买、去画这些枕绘了。”
听完牧村、浅井二人的解释后,绪方默默捧起源一刚才递给他的那十几幅浮世绘,粗略地看起来。
这种专门描写男女之事的浮世绘,有个专门的雅称——枕绘。
枕绘算是浮世绘这门艺术中最大、最引人注目的一支题材。
在后世的现代日本美术界,甚至还有一种说法:不看枕绘,浮世绘便无从谈起。
“……画技真不错啊。”粗略地翻完手中的这十几幅画后,绪方随口说道。
“这些画都出自歌川春信之手。”源一介绍着,“歌川春信极擅画女人,他可是我非常中意的画师啊。”
即使是绪方这种对绘画一窍不通的人,也看得出来这些画的品质很高,画出这些画的画手,其画技肯定相当高超。
虽说画技高超,画出来的人物充满肉感,但绪方在看完这些画后,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出身自现代地球的他,实在是欣赏不来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风……
尽管知道自己手中的这副画在这个时代的其他男人眼里,是看完后足以令人血脉偾张的涩图,但绪方不论怎么看,都实在欣赏不来。
在绪方将源一刚才借给他的这十几幅涩图看完后,间宫刚好泡完了茶、端着放好了6杯茶水的茶盘回到了房内。
每个人都分得了一杯茶后,源一从不知何处掏出了一本册子。
望着源一手中的这本册子,岛田疑惑道:
“源一大人,那册子就是你的新作吗?”
“嗯。”脸上带着淡淡的得意之色的源一用力点了点头。
见源一点头,包括绪方在内的所有人都面露好奇之色。
源一手中的那个小册子有着完好的封皮,除非翻开封皮,否则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内容。
绪方原以为源一会掏出一副画来,但没成想源一竟然掏出了一本册子。
“源一大人。”牧村瞅了一眼源一手中的那册子,“看样子……你画了好多副画啊,都能装订成册了。”
“不不不。”牧村的话音刚落,源一便摇了摇头,“牧村君,你可别小瞧我手中的这册子。”
“我手中的这册子,说不定浮世绘界的一大创新哦。”
“你们应该也都知道——现在的浮世绘,都是一幅画讲一个故事。”
源一抬起手,指了指堆放在房间一角的那一大摞浮世绘。
“在昨夜观赏委托浅井买来的那十几幅新的浮世绘后,我突发奇想!”
“现在市面上的枕绘都是用一副画来讲述一个故事,那我为什么不试着用十几幅画来讲述一个故事呢?”
源一的话音落下,间宫便率先挑了挑眉,反问道:
“也就是说……源一大人你打算用连环画的方式来画枕绘吗?”
“没错!”源一一面用力地点着头,一面晃了晃他手中的那册子。
绪方忍不住朝源一投去怪异的目光。
有一说一——源一的这打算用连环画的方式来画枕绘,的确算是很不错的创新。
用现代地球的话来说,就是这个时代的其他画师都在画单幅的涩图时,源一已经想到要画本子了……
“来!给你们瞧瞧我的这新作!”源一将他手中的册子递给离他最近的绪方。
绪方刚接过源一递来的这册子,间宫等人便立马围了过来。
可以看出——间宫他们也都对源一“用连环画的方式来画枕绘”的这创新很有兴趣。
绪方现在也是好奇心大发。
想看看源一所绘的这本子是什么样的。
——既然源一他说他这些年迷上枕绘后,一直都有在钻研、学习,学习了这么多年,画出来的东西多多少少应该也能是有模有样了……
——源一大人画的这本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绪方翻开了这本册子的第一页……
……
……
绪方看到了几只勉强拥有着人类形状的异形。
……
……
面无表情的绪方,一页接一页地翻动着手中的源一亲自绘出的本子。
而间宫等人也围在绪方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这正被绪方不断翻动的册子。
待翻过了最后一页,将册子完全合上后,源一便立即朝绪方等人问道:
“怎么样?如何?”
“……我硬了。”绪方道。
“哦?我画得有这么好吗?”
“我是指我的拳头硬了。”绪方补充道。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失礼。
但绪方真心觉得——自己可能用脚画,都能画得比源一涩情……
绪方原以为间宫等人的感想肯定也和他一样。
可没成想,坐在绪方侧面的间宫却一本正经地说道:
“嗯……源一大人,和上次相比,您的画功精进了不少呢。”
间宫的话音刚落,一旁的牧村也点了点头:
“嗯,的确是好了不少。”
在牧村点完头后,浅井与岛田也一前一后地附和着。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347章 10天20點技能點【新年快樂!】分享
静静地听完间宫等人的这些感想后,绪方迫切地想要一面镜子。
想要靠这面镜子来看看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么地精彩……
——这也叫画功精进不少?那源一大人之前所画的是有多么糟糕啊?!
间宫似乎看出了绪方此时的所思所想,因此附在绪方的耳边,用只有自己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朝绪方说道:
“你还记得源一大人亲手绘制的‘无我二刀流秘籍’吗?源一大人以前所画的那些枕绘,就和他以前在‘无我二刀流’上所画的图画差不多。”
听到间宫这么说,绪方一愣,随后赶忙将手中的这本册子再次打开。
望着上面的那些还是能依稀看出人形的人物,绪方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嗯……画功的确是精进很多了。”
——和以前所画的那些火柴人相比的话……
绪方在心中默默地补充了这一句。
“源一大人。”岛田突然发问道,“虽然你的画功精进了不少,但我没怎么看懂你这一连串画都在讲述什么故事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其实故事也很简单。”
源一将身子挪到负责捧着这本册子的绪方身旁。
在源一凑过来后,绪方十分配合地翻回到第一页。
“这女人名叫阿光。”
源一抬手在画上的其中一个人物一指。
“这男人名叫秀次郎,是阿光的丈夫。”
“站在秀次郎身旁的这个男人名叫任五郎。”
“大致的故事,就是秀次郎和阿光他们家长白蚁了,于是去请任五郎来家里除白蚁。”
“任五郎上门来除白蚁的时候,秀次郎刚好不在家。”
“然后任五郎看上了独自在家的阿光的美貌。”
“而阿光也看上了和她丈夫相比更英武的任五郎。”
“于是二人就……”
“停停停停!”源一的话还没讲完,牧村就满脸黑线,一副听不下的模样,“为什么是这种这么恶心的故事啊!”
“我这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的哦。”源一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前阵子到附近的城町买酒,买完酒后顺路到某间居酒屋小酌几杯时,就从居酒屋的酒客们那里听到了这个故事。”
“这是真实发生的故事啊。”
“我没有什么编故事的才能,所以就顺手将这故事拿来用了。”
“我在这册子内所画的故事,除了人名是假的之外,故事都是真的啊。”
“那这故事最后怎么样了?”脸上带着几分激动之色的岛田,用急切的口吻朝源一问道。
“我听说那个男人最后原谅了他的妻子。”
“源一大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声的浅井,突然伸出手指朝册子上的画一指,“你日后可以试着将女人的后脖颈画得更露一些。”
“哦?”源一挑了挑眉,“浅井你很喜欢女人的后脖颈吗?”
“嗯。”浅井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最喜欢了。”
“浅井,你的喜好可真是普通啊。”牧村随口说道。
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审美。
江户时代的男人们普遍认为女性的后脖颈是最撩人的部位。
所以那些游女、艺妓都会有意将领口开得很大,并且有意向后倾斜,让脖颈全部外露。
所以牧村刚才对浅井的那句评价并没有说错,浅井的这喜好放在这个时代还的确是相当地普通、大众。
谁知牧村的话音刚落,浅井便面露不悦地冲牧村反问道:
“牧村难道你不喜欢女人的后脖颈吗?”
牧村耸了耸肩:“相比起后脖颈白皙的女人,我更喜欢站姿好看的女人。”
“啊?什么意思?”岛田一脸茫然。
“简单来说,就是我喜欢站姿优雅的女人。”
“这算什么?”浅井皱紧了眉头,“牧村,你这喜好真是奇怪啊。”
“我这不叫喜好奇怪。”牧村道,“我这叫卓尔不群。”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浅井发出一声带着几分嘲讽之色的笑。
“其实在我眼中,浅井你这种会对女人的后脖颈情有独钟的人才叫奇怪啊。”牧村道。
“那是你不懂欣赏!”浅井没好气地说道,“喂,岛田,你应该也和我一样,觉得女人身上最迷人的部分是后脖颈吧?”
“哈?”无缘无故被扯入这话题的岛田一脸懵逼。
在浅井将岛田扯进了这个话题中后,牧村、以及绪方等人纷纷将视线集中在了岛田的身上。
见自己似乎无法逃避这种话题了,岛田在犹豫片刻后,支支吾吾着说道:
“相比起后脖颈……我还是更喜欢脸好看的女人……喂!你们怎么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原来岛田你的喜好才是最普通的啊……那——间宫,轮到你了,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为什么话题会突然扯到对女人的喜好啊……”虽然嘴上用无奈的口吻这般感慨着,但间宫还是抬起右手轻轻地捏着自己的下巴,认真思考着。
“嗯……我比较喜欢年长的女性呢。年长的女性有种稳重感,我喜欢稳重的人。”
“年长的女性?”绪方追问道,“具体要多年长的?”
“嗯……30岁以上的那种吧。”
“……间宫,你知道吗,我唯一完完整整读完的书籍,就是唐土的《三国志》。”牧村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的喜好和《三国志》里面的曹孟德一模一样呢。”
“你到底有没有认真读过《三国志》啊?”浅井没好气地说道,“曹孟德哪里是喜欢年长的女性,曹孟德是喜欢有夫之妇啊。”
这般吐槽了牧村一句后,浅井将视线转到了绪方的身上。
不仅仅是浅井将视线转到了绪方身上,在场所有人都把视线转到了绪方身上。
即使他们什么都没说,绪方也知道他们打算干什么。
“……真是麻烦啊。”绪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这般低声感慨了一声后,长叹了口气。
……
……
约莫半个时辰后——
绪方的房间内——
绪方正躺在他的床上,将左手枕在后脑勺处。默默恢复着体力。
那张被绪方充作床铺的柜子,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被间宫给修好了。
今夜原本只是一起看看源一的新的画作而已。
但话题不知为何越来越歪。
最后彻底变成了“XP系统研讨大会”……
而且这大会还开得特别久,一直开到刚才才终于结束,绪方也才终于得以回到他房价。
多亏了这大会,绪方得以知晓间宫这帮人那奇奇怪怪的XP……
这大会开到中途,间宫他们还将视线转到了绪方身上,打算让绪方也爆出他的XP。
对这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的绪方,最后只随口说了句“我喜欢身材高挑的女人”,将间宫等人糊弄了过去。
“这几张画要放哪里了……”
躺在床上的绪方,右手一抬,把刚才右手一直捏着的几幅画递到了脸前。
这几张画,是刚才的大会终于结束时,源一送给他们的礼物。
源一说这是对他们花时间来观赏他的新作的谢礼。
绪方他们每人都从源一那获得了几幅枕绘……
这毕竟是源一送给他的礼物,绪方没好意思不收,所以就将源一塞给他的这几幅枕绘带了回来。
源一塞给绪方的枕绘足有4幅。
望着手中的这4幅枕绘,绪方不由自主地露出苦笑,不知该怎么处置这4幅枕绘。
首先——他用不着这4幅枕绘。
其次——他觉得阿町应该会很不乐意看到他竟然收藏着枕绘……
——算了……之后再慢慢想怎么处理这4幅枕绘吧……现在先去阿町那……
绪方可是一直都记着他今天白天时和阿町所定的约定:今晚由他去阿町的房间。
就在绪方准备动身前往阿町的房间时,他陡然听到——门外响起了走路声。
绪方瞬间就听出来了——这是阿町的脚步声!
阿町的脚步声特别轻盈,所以非常地好认。
听着阿町的这脚步声,绪方的瞳孔猛地一缩。
绪方望了望手中的这4幅枕绘,然后又望了望房门,焦急之色不受控制地在绪方的脸上浮现。
因为阿町的脚步声就快抵达他的门口了,所以绪方在一片焦急之中,只来得及匆匆忙忙地将这几幅枕绘放到了被子底下,然后用被子盖好。
绪方刚将这几幅枕绘藏好,门外便响起了阿町的声音:
“阿逸!你在吗?”
“嗯,我在。”绪方连忙答道,“进来吧!”
绪方的话音刚落,门后的阿町便拉开了绪方的房门。
“你怎么来了?”绪方反问道。
绪方的言外之意,就是:不是说好了今晚由我去你房间吗?
“我是来给你看这个的!看!这是我刚才抓到的独角仙!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独角仙!”
说罢,脸上挂着抹如孩童般的淘气笑意的阿町一边朝绪方走去,一边将右手抬起,将右手所抓着的物事向绪方展示。
阿町的右手抓着一只很大的独角仙。
这只独角仙的确很大,和阿町的巴掌差不多大。
“嗯。”绪方点了点头,“的确是很大呢。”
“真想再抓只同样大的独角仙,然后让这两只独角仙决斗一下……”阿町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猛地顿住了。
因为她突然发现——绪方床铺上的被子似乎正盖着什么东西。
“这是……画吗?”
据阿町目测,露在被子外的这玩意,似乎是什么画的边角。
阿町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抬手抓住露在被子外的这画的边角。
手指捏住露在被子外的这画边角后,阿町才发现还不止一副画,而是足足4张画。
阿町没有注意到——在她发现藏在被子下的这4幅画后,绪方的脸色猛地大变,并迅速抬手,似乎是打算将这4幅画从阿町的手中抢回来。
只可惜——绪方还是晚了一步。
他的手刚伸出,阿町便利落地将这4幅画从被子中抽了出来。
……
……
“……嚯~~”
……
……
在将这4幅枕绘抽出来后,阿町发出了一声没有掺杂任何感情色彩在内的奇怪的“嚯”声。
刚才因为藏画的时候,实在是太匆忙了,所以没来得及将这4幅枕绘藏好,导致露出了角来。
听着阿町的这声“嚯”,把头埋得低低的,不敢去看阿町的表情的绪方,其额头开始向外冒着冷汗。
“想不到阿逸你竟然还会收藏着这种东西啊……”
阿町的这句话,仍旧是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在内……
绪方额头处冒出的冷汗,也随之变得更多了起来……
……
……
10天后——
“对,岛田,就是这样。”
绪方一边挥剑格开岛田刺来的剑,一边朝岛田这般高声道。
“调整好自己的重心!不论何时都要记得将自己的重心调整好!”
“是!”岛田一边高声应和着,一边将自己有些凌乱的呼吸重新调匀,随后再次挥剑朝绪方杀来。
啪、啪!
木刀撞击的声音接连响起2次。
再次挡住岛田的2次斩击后,绪方将手中的木刀顺势朝前一送,刀尖精准地抵住了岛田的下巴。
“又输了啊……”虽然岛田嘴上这么说,但他的脸上却没有展现出任何的沮丧之色,“绪方大人,你真的好强啊……这10天下来,我一次也没有赢过你……要是我日后能有你一半的强大就好了。”
“干嘛把目标定得这么低。”绪方没好气地说道,“既然要定目标的话,那为什么不索性将目标定得更大一些。”
“拥有你一半的强大——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目标了啊。”岛田用打趣的口吻这般回应着绪方。
二人闲聊了几句后,绪方将手中的木刀重新竖起。
精华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47章 10天20點技能點【新年快樂!】相伴
“岛田,还有体力吗?”
“当然!”
“那么——我们继续吧!”
就在二人打算重新拉开架势、开始新一轮的切磋时——
“喂!你们两个!稍微暂停一下吧!”
是间宫的声音。
绪方和岛田二人循声转过头去,只见间宫正缓步朝他们这儿走来。
“间宫,怎么了?”绪方知道——间宫突然叫停他和岛田的切磋,肯定是有原因的。
“主公他回来了。”间宫言简意赅地回答了绪方的这个问题,“她现在正召集我们去佛堂。”
“木下小姐终于回来了吗……”绪方一边这般轻声嘟囔着,一边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木刀,“好,我和岛田马上就过去。”
“嗯。那我就先行一步了,我还得去告知牧村和浅井他们2个主公回来的消息。绪方君,能劳烦你待会去通知一下阿町小姐主公她回来了的这个消息吗?”
“嗯,没问题。”绪方点了点头。
待间宫转身离开后,绪方偏转过头,看向身旁的岛田。
“岛田,我去带阿町过来,你先去佛堂吧。”
“嗯!好!”
待岛田也动身离开后,绪方并没有急着离开原地。
而是先打开了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
……
……
【姓名:绪方逸势】
【目前个人等级:LV32(2230/4800)】
【个人属性:
力量:14
敏捷:12
反射神经:9
体力:13
生命力:23】
【技能:
榊原一刀流等级:11段(3455/7000)
无我二刀流等级:10段(5520/10000)
不知火流忍术等级:6段(3210/4500)】
【剩余技能点:2点】
……
【榊原一刀流(11段):
登楼:中级
水落:高级
優秀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347章 10天20點技能點【新年快樂!】
鸟刺:大师级
龙尾:中级】
……
【无我二刀流(10段):
垫步:高级
刃返:大师级
流转:大师级
源之呼吸:宗师级
雷切:初级
蝉雨:初级】
……
【不知火流忍术(6段):
不知火流潜行术:中级
不知火流柔术:高级
不知火流屏息术:(未解锁)】
……
这10天,绪方一直都保持着白天和岛田对练刷级,晚上好好休息、为第2天养足精神和体力的完美生活节奏。
岛田虽是个只会平A,不会任何剑术的武士,但论硬实力,他远远要比普通的武士要强得多,算是身手高超的那一类。
因此没打倒岛田一次,所获得的经验值都非常地可观。
再加上岛田的体力相当地充足,且还皮糙肉厚,使得绪方一天下来可以和岛田打上很多场。
个人等级升了3级,从29级升为32级。榊原一刀流和无我二刀流各升1段,分别从10段和9段升为11段和10段。不知火流忍术从4段升为6段。
包含无我二刀流在达到10段后所获得的6点专属技能点,以及不知火流忍术在达到5段后所获得的3点专属技能点在内,绪方这10日内总计获得了20点技能点。
以上,这就是这10日毫不懈怠地刷级所获得的成果。
而这20点技能点中的18点,被绪方给早早地花了个精光。
无我二刀流在升为10段后,所获得的那6点专属技能点,以及2点技能点,被绪方直接用来将源之呼吸提升到最高等级——“宗师级”。
这20点中的另外10点,则被分别用来将力量从12点提升到14点、将敏捷从11点提升到12点、将不知火流柔术提升到“高级”、将不知火流潜行术提升到“中级”、将流转提升到“大师级”。
在将力量和敏捷分别提高到14点与12点时,把流转升级为“大师级”的全部条件总算是全都完成了。
在迫不及待地将流转升为“大师级”后,使用无我二刀流与岛田切磋的难度,便顺理成章地从“容易”变为了“非常容易”……
将这20点技能点中的18点给花了个精光后,绪方还留下了2点技能点。
对于这2点技能点该用到何处,绪方则还在考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