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第五百七十六章,天朝人的禁地。讀書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小說推薦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特种兵:从火蓝刀锋开始
“来!客人坐这里!这时特意为你挑选的位置,看看这风景,是最好的一个位置。”
黑人殷勤的把冯阳光的椅子给拉出来,然后让冯阳光坐下,开始了吹牛皮。
冯阳光看了看周围,打脸道:“这个位置很好?我看是别的位置都坐满了吧!”
黑人也不尴尬把手里的菜谱放在冯阳光面前,“客人看看你要吃什么,说起吃我不得不介绍一下我们的历史了,我们这里做的所有东西都远近闻名,方圆十里也找不到比我们做菜更好的餐馆了。”
听到黑人这些话,冯阳光心里有些无语,好像方圆十里就只有你们一个岛吧,他这一路走来也没有看到几个餐厅。
整个岛上所拥有的餐厅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他来…他不行,他做菜的本事懂得都懂,不过蒋小鱼来肯定可以。
咳咳!言归正传。
冯阳光看都没看,翻都没有翻菜谱,用英语道:“给我一份你们餐厅招牌菜,我就喜欢吃个味道,钱不是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我这就去准备,我这就去准备!用天朝话来说就是,美味到能把你的舌头给吃掉。”
黑吹完牛转身向把台走去。
冯阳光盯着黑人的背影看了起码七八秒钟才收回目光,别误会他性取向可很正常,吸引他的是插在黑人背后腰间的手枪。
当然,冯阳光之前就注意到了,只不过当时被黑人自己的衣服给遮住了,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而,现在不一样了,经过黑人的运动,原本穿在他身上的T恤遮不住了,露出了手枪。
手枪结合之前察觉到的奇异目光,冯阳光心里暗暗警惕起来,不过他艺高人胆大,心里倒是有些好奇这些人会做些什么了。
不到半分钟,黑人从吧台旁边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碟子,碟子上摆着一套三明治。
啪!
精华都市异能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第五百七十六章,天朝人的禁地。展示
黑人把碟子放在冯阳光面前。
冯阳光看着盘子里简陋且卖相十分难看的食物,顿时靓仔无语,在心里吐槽,“这TM就是你们餐厅的招牌菜,这也太TM的夸张了。”
冯阳光一度以为会不会是他的心里的期待太过庞大了,所以才会这样,毕竟这是西餐厅,能有这样的东西已经很不错了。
最后…冯阳光还是不理解,说服不了自己,为什么对方那这东西糊弄自己,用手指着食物对黑人道:“这就是你们餐厅的招牌菜?你确定没有在开玩笑?我用脚做出来的都比这好……”
冯阳光还没有说完,站在冯阳光左边的黑人突然暴起,十分熟练且十分迅速的从后面把手枪给拔出来,枪口对准冯阳光的脑袋,脸上的笑容早就转换成恶狠狠的样子。
好看的言情小說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愛下-第五百七十六章,天朝人的禁地。相伴
冯阳光的脑袋感受到钢铁的冰冷,连忙道:“诶诶诶!要不要这么夸张?我就是吐槽一下食物不好,用不着用枪挺住我的脑袋吧!”
虽然冯阳光嘴上那么说,脸上的表情却依旧保持平常,没有一点改变。
冯阳光接着道:“而且,我提醒一下你,我最恨别人用枪抵住我的脑袋,我劝你还是趁早放下手里的枪,我可以仁慈大度一点,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砰!
黑人听到冯阳光的威胁满脸不屑,甚至还把枪用力往冯阳光的脑袋上硬戳了一下,骂道:“你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东亚病夫,你是不是脑袋有毛病,老子手里这可是枪,只要我的食指缓缓扣动扳机,你的脑袋就得开洞,而你就得去见上帝,哦不,你们天朝是如来佛祖,去西天。”
黑人一直在骂,他所处的位置和注意力都没有放在冯阳光身上,要是他现在看到冯阳光的样子,一定会害怕。
冯阳光脸上的表情冷得好似能结冰。
这黑人犯了天朝人的大忌,而且还是两个,那两个代号是天朝人不可触犯的禁地,要是有人触犯,只要是天朝人那就不会放过他。
冯阳光也不例外,他现在正在处于怒火中烧的状态,把这名黑人给判了死刑。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討論-第五百七十六章,天朝人的禁地。展示
黑人还不知道自己陷入了危险,他现在可是无比嚣张,毕竟手里有枪,心里不慌,在他的世界观里有枪的就是大爷。
黑人先向一个角落里喊道:“过来了!没有看人都被我给制服了吗?真TM的废物,每次都要老子来提醒,就没点眼力见吗?”
冯阳光转头看向黑人朝向的角落里,很巧合,那个人正是对他有敌意眼光的人。
精华都市异能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討論-第五百七十六章,天朝人的禁地。推薦
那人是一个白人,被黑人骂了之后连忙从位置上站起来,向冯阳光他们所在的位置跑来。
最后在黑人面前站定住,等候他的吩咐。
黑人再次骂骂咧咧,“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把你派给我的,一点机灵劲都没有。”
随后对着冯阳光道:“你如果想要活命的话那就给老子站起来,我们只求财,当然要是你钱不够,那就别怪我们把你给买到那些其他国家去了。”
“看你的体格还算不错,做鸭应该挺合适的。”
冯阳光也不反抗,看似乖乖的站了起来,实则则是为了更方便自己动手,毕竟坐着局限性很大。
不过这一幕在黑人眼里还以为冯阳光服软了,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冯阳光开始进餐厅到现在被威胁,餐厅里一直都有人,但是就好像他们是蛇鼠一窝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就那么面无表情看冯阳光和黑人,就好像他们是在现场表演什么一样。
看到冯阳光被制服,乖乖站起来,周围的人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这就是东亚病夫吗?这么容易就被制服了,简直跟一百年前一样,软脚虾。”
“啧!你还好意思说,上次谁差点被射死,都快叫对方爷爷了,最后才脱险的。”
“……”
不过周围不管怎么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去帮冯阳光。
回到冯阳光那边。
随着冯阳光站起来,原本放在他头上的枪这下来到了腰间。
黑人示意旁边的那个人,道:“去!搜他的身!”
“是!黑哥!”
那名白人向冯阳光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