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64章 亡者重生的傳說熱推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胡芝书乃至胡家的意思很明显了。
只要谁愿意跟他们合作,那么他们买来的那些票票就投给谁,助谁拔得头筹、拿到龙骨!
大概觉得自己的话还不足以体现金钱的力量,胡芝书又洋洋得意的道:“以我收到的消息来看,我们三家买到的票数,按照每家平均两百票,加起来应该有六百票左右了,如果全部投给一个人,胜算应该不小了吧。而宋兄弟你嘛……我承认你的实力是真强,也承认有两位评委的票大概率会投给你,按照评委一票顶一百票的计票方式,你有两百票是稳的,换言之,你还得从热心观众们的手里拿到四百票才算稳,这还没算最后一个评委的票会投给谁呢。”
如果这三家“暗箱操作”买到的票数真有六百票,那胡芝书的分析还是挺客观的。
观众手里有一千票,三个评委的三票等于三百票,一共一千三百票,确保不了拿到六百票以上,胜券都不能说十拿九稳。
这也是宋澈一开始就担心的。
别看他的人气呼声最高,但场外观众的票数实在太难保证了。
他的那些粉丝团,充其量就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比流量明星的那些铁粉差远了。
优美小說 首席醫聖笔趣-第964章 亡者重生的傳說鑒賞
指望他们踊跃去争取票数,根本不切实际。
而且别忘了,还有一大堆黑粉巴不得看宋澈的笑话,谁让这货平时那么张扬。
即便这次节目中,宋澈的表现可谓是技压全场,但仍难彻底左右观众们的喜好。
现在胡芝书、沐春风和吴元山还使用“钞能力”买到了那么多的票数,连过两关的宋澈,赢面一下子反而落了下乘!
“作弊就作弊,瞧把你嘚瑟的,胡芝书,我看你改名叫胡芝鼠得了。”小蛮愤愤不平的道:“哪怕你们真买到了六百票,以小师叔的发挥,再拿四百票也够了!”
胡芝书嗤笑道:“你这信心是不是太离谱了,观众手里一共才一千票,我们三家就预定了六百票,剩余四百票全归你们,你们得是有多大的面子啊,你小师叔是人民币吗。”
顿了顿,胡芝书继续对宋澈落井下石:“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只要你再拿到葛东旭的那一票,你的赢面就仍然很大了,可问题是你现在有这机会吗?”
“我还可以提醒你一个消息,沐春风和吴元奇那边应该已经安排好了病人,应该都是重病垂危的濒死患者,好帮助他俩完成【重生】这道题的考验。”
“现在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这两天来找你的基本都是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你拿什么去答题?要我说,你还是识时务点,和我们家合作,票有了,钱有了,龙骨也有了。”
宋澈看着他兴高采烈的嘴脸,却始终泰然自若,还淡然一笑:“感谢你提供的宝贵情报,现在你可以滚了。”
胡芝书的笑容霎时定格住了,脸色青白交替了一轮,恼羞成怒道:“姓宋的,你还逞强呢。”
“我没逞强,相反的我很识时务,如你所说,留给我的时间确实不多了,如果到最后拿不够三张评委的票,我或许真的会考虑找你家合作。”
宋澈很光棍的道,一看胡芝书再次翘起的嘴角,他陡然厉声道:“但我要找也是找你爹,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崽子,也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真以为大家看不穿你在节目上玩的那些拙劣把戏嘛,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柄,小老鼠!”
宋澈将‘小老鼠’三个字咬得很沉重,也沉重的轰烂了胡芝书的优越感,颜面丧尽、好不尴尬!
“行,我等你上门求和的时候!看谁笑到最后!”胡芝书恶狠狠的指了指宋澈,气咻咻的返回了自己的位置,准备耗完仅剩半天的义诊,顺便坐等打脸宋澈。
“小师叔,骂得好!”小蛮点了个赞,但想到如今的局面,她又不免担忧的道:“但这群鼠辈不仅花钱买票,还花钱买病人,我们这样子等于坐以待毙啊,要不然我跟我师傅说说,让他发动人脉赶紧也送一个垂危的病人?”
“傻丫头,垂危的病人送到这也凉了。”宋澈失笑道:“不用太担心,他们靠钱吸引到合适的病人,我也能靠实力和名气吸引到适合我的病人,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很公平的。”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宋澈相信,那个符合题目要求的病人总会上钩的……
……
时间来到下午两点。
韦西平和顾华年分别坐在葛东旭的左右两边,望着一群中医选手忙碌。
“你们俩的票,基本是钦点要给那个小宋大夫了吧。”葛东旭询问道。
顾华年笑道:“葛教授,我怎么觉得你在怀疑我们搞暗箱操作呢。”
葛东旭笑道:“怎么会呢,见仁见智,宋大夫从医术到医德,都是这七人乃至国内杏林圈的佼佼者,给你们的答题结果也很漂亮,你们投票给他,实至名归。”
“那你也想把票投给他吗?”韦西平终于开了口。
葛东旭打了个哈哈:“那得看他能不能做对我的题目了。”
“葛教授,说实话,你这题目的深意连我都揣摩不透。到底怎么才叫使人完成重生呢?”顾华年试探道。
韦西平也附和道:“是啊,按你给的那些提示,恐怕只有把一个已经死去的人重新复活才算符合要求,但这明显不可能实现的嘛。”
葛东旭斟酌了一下,道:“其实这个题目的灵感,来自我二十几年前在一处西周陵墓里的发现,里面有一些石壁记载了关于西周时代的医史,有一段经过文字翻译,据说当时已经有人在研究亡者重生之术。”
“亡者重生?”顾华年和韦西平皆是大写的问号脸。
这说法实在过于荒诞离奇了。
他们的第一反应,这绝壁是封建迷信!
葛东旭苦笑道:“我一开始也认为是封建迷信之说,但随着那些文字的深度翻译,以及陵墓的发掘进程,我觉得当时关于亡者重生之术的研究确实是有些依据的。”
顿了顿,葛东旭问道:“你两位听说过扁鹊施换心术的故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