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744 總署、槍鳴。熱推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此刻。
会议室内!
“哗啦啦!”
十几名警司、高级警司、助理处长。
这一大票警队宪伟级以上高官纷纷起身,撑着桌面,怒不可遏的瞪起眼睛,目光杀向ICAC人马……
一时间,
会议室内长官起立!
气场全开!
逼的ICAC调查员们面色骤变,心头发怵。
别看,宪伟级高层里华人、鬼佬的名额算是对半开,鬼佬高级别的还更多几位,但是警队内部华人和鬼佬早已形成高度的利益一致性!
就算是面对总督!许多鬼佬都选择帮华人!
这里面有同僚之情,有利益问题,但毫无疑问,警队在庄爷率领下,上下一致,空前团结!
团结!
也是警队的一大特征!
将来甚至会有一线的鬼佬警员,为特区政府身先士卒,冒着枪林弹雨,守护港岛安全。
但人们团结起来,有时候鬼佬也会是兄弟,也会把港岛当成家……这也算华人警队在庄爷带领下的一项壮举、一种深远影响!
因此,当ICAC的华人调查员来找麻烦,不给警队面子。
在场的鬼佬高层们根本不会有看笑话的心态,反而一个个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ICAC太过分了!
就算李sir真有问题。
一场会都不给开?
是不是不把警队放在眼里?正如李sir所说的一样,ICAC拿到枪的第一天,TMD就来找警队开刀,不把警队三万条枪放在眼里!
“陈sir,陈sir!”这时ICAC的调查员们抬眼看向陈敬慈,张张嘴巴,一个个口呼长官名字,语气中带着丝丝紧张与请示的意味。
“FUCK!”
这场高层会议的负责人,刑事级保安处助理处长,鬼佬警官“汤姆”则低下身子,嘭,重重用双手撑着桌面,高挺的鼻梁,严谨的面容,眼底里藏着经历过炮火与二战浓烟的凶悍!
“陈!”
“今天没我的允许,谁都不能把李sir带走。”
“你回去告诉亨利知,这是我和参与会议所以长官的一致决定,没得谈!”
鬼佬汤姆咧起嘴角。
摘下警帽。
啪。
甩在桌面。
目露凶光!
“yes,sir!”
在场一名名警队高层,无论是华人还是鬼佬,全部都摘下警帽,重重甩在桌面,以一种行动的方式向ICAC展现决心。
你调查人可以。
扫警队面子不行!
就连鬼佬警官都站出来支持华人警司,华人警官们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而且大家都是警队体系的人马,和警队体系才有利益关系,和你ICAC可半点没有!撑,肯定要撑李sir到底!
陈敬慈却先死死摁住下属手臂,见到下属不再用力,再张开双臂,面色是谨慎的讲道:“收手!”
“没我命令不许开枪!”
就算要开枪!
也得陈敬慈亲手自开!
因为,只有陈敬慈自信能够控制住态势,把态势推向庄爷想要的结果,而不是把事情搞大,平白付出ICAC华人调查的性命…
要知道,在场都是自己人啊!
所以,陈敬慈要制住下属们的冲动,以免不知好歹的兔崽子们,真以为自己可以上天,拔枪和警队开干,最后把命白白搭进去!
不过,做戏要做到底,眼下,陈敬慈不会让步。
就算是冒着风险,他也要抬起手指向李树堂,语气坚定的说道:“法治!是港岛发展的基石!”
“如果说警队是守卫港岛发展的利剑,那么我们ICAC便是一面盾,你和我,身上都承担着责任,希望李sir不要让我难做。”
陈敬慈不退反进,上前一步。
李树堂扬起眉角,的眉宇如鹰、目光如虎、挺拔的鼻梁彰显决心。
“开完会!”
他依旧说道。
会议室里的警队大佬们目光也毫不退让,逼视着陈敬慈,给陈敬慈压力……
不管怎样,警队的面子要留住。
“带走!”陈敬慈却在沉默中犹豫片刻,果断下达命令,伸手掏向怀里……
“动手!”鬼佬长官一声令下。
“干!”李树堂破口骂道。
保安部人马立即有所动作!
首先,几名牵着警犬的警员松开手中缰绳,六匹身型健壮,行动敏捷,训练有素的警犬扑向ICAC。
“哗啦!”二十余名保安部警员马上抬高枪口,瞄向前方,进入战斗状态。
“出事了!”ICAC人马一直如临大敌,绷着一条神经,生怕给警队干掉!
因此,当警队高层下达“动手”命令,ICAC人马再撑不住!当即掏出手枪,瞄准前方!
“喔!喔!”
“嘶……”警犬发出狰狞嚎叫!
率先掏枪的几名ICAC人马连保险都没开,便给警犬扑中手臂,扯着手臂疯狂撕咬。
要知道,警权训练量大,饲养成本高。
除去搜爆、缉毒。
等职能工作。
像保安部、飞虎队等部门手中的警犬,可是在攻击型猎犬当中培育、调训、训练出的猛犬!
不止动作体型够大,重量够凶。
行动敏捷。
撕咬力更是强到出奇!
因此当警犬一咬中ICAC的调查员,便不管调查员怎么甩动手臂,都无法将警犬给甩落在地,相反,还给警犬扑倒在地,把调查员咬得鲜血淋漓,非常凶猛。
而且,只要给他喂口粮的饲养员“同僚”不下达命令,有时,警犬就遭遇重击、枪击、刀砍都不会轻易松口。
战场上,警犬是最好的伙伴,某些时候战斗力比人还强悍,而且能够代替人类,处理许多极端情况、复杂地形,更出色的完成任务。
就连处理“不宜枪击”的政治冲突时,也能起到优秀作用。
“嗷!嗷!”这时几只挂着“狗牌”,有专属警号的警犬正努力撕扯……
“别动!别动!”其他保安部警员也迅速上前,制服其他还未拔枪,拔枪拔一半,或是刚刚举枪的ICAC人员……
“嘭!”
突然。
一道枪声响起。
总署内。
各个正在动作的行动部门、行政部门警员、督察们听到枪声,齐齐止住动作,表情一愣,接下来便是骤变的神色与震惊。
多少年了。
总署内部还能再有枪鸣?
“操!”保安部,警司办公室,卓景全爆出粗口,合上文件,立即起身。
“嘀嘟!”
“嘀嘟!”
“嘀嘟!”
总署内部,直接拉响一级警报,整栋行动大楼,人人都可听到。
接下来,总署大楼便是一阵沸腾,取枪、行动、枪房开放等声音不绝于耳…各个行动部、行政部、全部都在各自督察、长官的命令下,前去领枪,动手做事。
哗啦啦,总署大楼,各级楼层间都响彻着脚步声,好似大事件爆发,场面非常惊人!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十一层。
行动副处长办公室。
芽子迅速推开玻璃门,语气利落道:“庄sir,七楼会议室开枪了。”
“一名警员将陈敬慈击倒,子弹击穿手臂。”
庄爷伏案的身影,缓缓抬起头,镇定的坐在办公桌后,脸上的表情平稳镇静。
“其他人呢?”
他开腔问道。
声调淡定。
原来七楼的枪响,也不是ICAC对警队开枪,或者说ICAC根本没向警队开枪的勇气、实力、与决心。
起码,目前没有。
这记枪响是某个保安部警长发现事态有变,生怕陈敬慈掏出手枪,枪击李sir等人,于是果断抢先下手,击中陈敬慈右肩……
“其余ICAC调查员已经全部被我们控制,其中有五名警员遭到撕咬,余下七人无事,我们没人受伤。”
自从ICAC的人马在陈敬慈带领下进入总署,前去会议室抓捕李树堂等等动作,其实都有人不断向副处长汇报,话事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嗯。
面子没丢。
陈敬慈表现的也很好,因为他最后掏出的不是手枪,而是一柄手铐,一柄警廉冲突当中最优秀的手铐!
有机会给手铐记一功!
庄sir甚至想升它做高级督察……当然,现在是话事人要拍板的时候了。
只见庄世楷微微蹙眉,双手抬起,啪嗒,合上手中钢笔:“把陈敬慈送去明心医院,由于保护证人组控制,其它ICAC的人马一律扫进羁留室!打电话告诉ICAC的亨利,有人试图枪击警队高级长官,这伙人已经涉及到恐怖行动了!”
“绝不放人!”
“他拿枪来抢!都不会放!”
他的声音敦厚有力,不大声,却充满决绝。
这是警队里一锤定音的声音!
“yes,sir!”芽子先是有些惊讶,接着又收到庄sir的目光,当即闭上嘴,敬礼应道。
“叮叮叮。”
“叮叮叮。”
办公桌面三部内线座机,电话响起,一串串铃声没有半分停歇与中止。
“呼……”庄世楷接起第一部电话,深吸口气,出声讲道:“说!”
“庄sir。”
“我是公共关系科。”林国雄打来电话。
“接下来的舆情处理……”
“我不管什么舆论处理,也不管ICAC怎样利用舆论,我就一句话!李sir要参加连续一周的高度保密会议,就算廉记有铁证要抓人!李sir涉及枪击案!都必须要等会议开完才能放人!有什么舆论都用这套措辞给老子顶回去!”
“yes,sir!”林国雄大声领命:“公共关系一定站稳立场,措辞坚定,为警队服务!”
“啪嗒!”庄世楷放下电话,接起第二部电话。
廉记。
警队。
第二次警廉风暴,伴随一记枪声,不再是私底下的政治交手,而推至明面交锋了!
政治斗争便是如此,双方都会开始前期布局,但凡有一方布局完成,不管另一方怎么样,都会悍然发起进攻,接下来的变数、走势、则都掌握在进攻方。
该看ICAC会怎样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