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美漫喪鐘 起點-第2573章 天朝功夫好推薦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K一开始还帮忙开上几枪,试图掩护苏探员的动作,但十秒之后,他就放弃这种行动,转而旁观了。
因为根本帮不上忙,甚至还可能会误伤队友。
这个神秘的苏探员实在太强了,力气大,速度快,简直不像是人类不说,光是那半截酒瓶都被他玩出了花样,捅人的动作几乎都不带重样的。
捅眼球,捅耳朵眼,捅肚皮,捅嘴巴,招式犹如羚羊挂角,防不胜防。
虽然对于武术并不是很了解,但K毕竟年龄摆在那里,眼界还是有的,格斗技巧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肉搏的套路,主要分为发力和卸力,有几项格斗技能傍身对于天朝派来交流的特工也是应该。
可这么年轻的人,短时间内就展示出了十几种能够和外星人肉搏的技巧,简直不可思议。
当然,他和J虽然惊讶,但也没有探究更深处秘密的念头,毕竟总部已经检查过了,这两位探员都是地球人类,没什么好说的,要相信科学,再说都是队友嘛。
而对面的外星人们此时就像见了鬼一样,甚至在丧钟杀到第二十几个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溃逃了。
即便如此,白衣探员依旧没有放任他们逃离的意思,就仿佛他才是有武器的人而对面都拿的是烧火棍一样。
他在夜店彩光下如鬼影般穿梭,追上一个个坏人,干脆利落地把他们全部杀死。
哪怕对方像是疯了一样对他开火,可是那一身白衣就在光束之间翩翩起舞,根本没有任何一次攻击落在他身上。
三十秒后,夜总会清场了,只剩下一地的尸体和绿色血迹。
苏明手里倒拎着K的熟人,这个叫米尼克的外星人看起来像是一只鼹鼠,小眼睛仿佛失去了焦点。
“喜欢迪斯科?品味不错,不知道把你剥皮挖肉,你的肉片下了油锅后会不会也跳得很欢?”
随着不标准的英语声,那沾满脑浆和内脏碎片的酒瓶也同时贴上了外星人的脸,锋利的边缘划破了皮肤,一些血液流进了它的眼睛,无可言喻的恐怖感从面前人类的身上无声地流出。
仿佛这不是一个人,而是恐惧和黑暗的本身。
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它,这个人类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会这么做。
“怪物……你是个怪物……呵呵呵。”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剧烈颤抖着的鼹鼠人尿了一身,随后发出了古怪的笑声,他控制不住自己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只有笑声才能抗衡黑暗。
然而在夜店的灯光之下,人类并没有像是影子一样消失,只是嫌弃地把他拿远了一些,小声嘀咕着:
“就这?还以为开夜总会的江湖人士怎么说也得是个枭雄,结果连企鹅人都不如吗……”
“苏探员,请把他交给我。”K走了过来,他明显是也有点被惊讶到了,神色不像以往那么平静:“谢谢你的帮助,不过严格来说,你其实没有执法权。”
“嘿,伙计,不,苏师傅,不要在意老头的说法,你救了我们的命,文书工作我来搞定。”J则一串小跑,像是跳山羊一样跳过一具具虫子的巨大尸体,冲过来给了苏明一个拥抱:“请你一定要教我天朝功夫!你受伤了吗?等等……哇哦!”
拥抱之后他又拉开了距离,绕着天朝探员转了两圈,上下打量并用手摸索着,这时才惊讶的发现了另一个惊人之处。
别说受伤了,苏探员甚至衣服上连一点点血迹都没有沾到。
他还是那么整洁又斯文,带着温暖的笑容,就是手里提着的外星人臊气了一点。
苏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丢掉碎酒瓶后又拍掉了J的黑手:“抱歉,我不喜欢男人。”
“我也不喜欢!我只是有点太惊讶了。”J摸着自己的生疼的手背,放在嘴前面吹气:“我只是想要你教我功夫,如何才能做到像你一样强?”
“哪里,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只要经过合理训练,将来你也可以。”苏明笑着把鼹鼠交给了K,走到一旁捡了瓶酒起来洗手:“我和MIB做了交易,几种常用武艺的锻炼方法很快都会交到你们手上,到时候你要帮我多多宣传啊,都是真功夫,就看你们自己的领悟力了。”
对,反正K和J都看到了自己的大杀四方,到时候苏明交给MIB的功夫要是练不出效果来,那也不是他的责任,只能怪黑衣人们自己不争气。
再看J那向往的小眼神,也不枉这场战斗自己还放慢了速度,争取两位黑衣人能看清杀虫子的分解慢动作。
要不然苏明根本不会浪费这些时间,他还可以更快,甚至把外星人当场捏爆或者丢到太阳里去都能轻松做到。可那就太夸张了,得要让表现出的能力处于黑衣人还能理解的程度内。
“真的?那太好了!”J跳了起来在空中挥拳,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变强的日子,不过黑暗中的那对白眼珠一转,他又凑了过来:“能不能提前透露一点,怎么能快速学会功夫?”
“真拿你没有办法啊,好吧,谁叫我们是朋友呢。”苏明笑着摇了摇头,看向黑人队友,招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摸着那平头发型小声说:“秘诀就是每天俯卧撑100次,仰卧起坐100次,下蹲100次,外加10公里长跑,天天坚持。”
“Yes!”小黑人握拳。
K没有参与学习功夫的谈话,他把鼹鼠丢在舞池旁的桌子上,用枪顶着对方的头:“米尼克,现在我要问你几个问题,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鬼,怪物,黑暗,呵呵……”
然而外星鼹鼠只是傻笑,四脚朝天的它在桌面上滚来滚去,发出不明意义的呓语。
心中还惦记连环杀人案的K没有废话,枪口向下挪动扣了扳机,蓝色光线打断了它一条腿。
这家伙的种族只要不被爆头,四肢是可以再生的,就是会很疼。
“再说一遍,我有问题要问你。”
可是外星人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它还在怪笑,而且流出了口水:“不跳舞,酒瓶,不,嘿嘿……”
“米尼克?”K皱起了眉头,又开枪打断了对方一条胳膊。
“黑暗,黑暗,呜呜呜……”鼹鼠突然又哭了起来,它甚至不敢喘气,把自己憋晕了过去。
大鼻子探员默默地收起了枪,掏出手铐来把鼹鼠剩下的一条胳膊和脖子拷在一起。
毕竟他并不是刽子手,这家伙已经疯了,没必要杀一个不构成威胁的罪犯,带回去会有专人处理的。
他走向其他三名队友,看着那年轻的几张脸,深深叹了口气:“线索断了,人是被吓疯的,苏探员,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然而白衣男人只是摊开手掌,带着无辜的表情说:“他自己胆小,跟我无关,不过你说线索断了,这一点我并不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