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的農場有妖氣 起點-第397章 十字預警分享

我的農場有妖氣
小說推薦我的農場有妖氣我的农场有妖气
随着靠近城堡大门,一股温热的气息透过铁门传来。
“客人们,里面正燃着熊熊的炉火。”小胡子图姆笑着说道,伸手推开大门,同时微微弯腰。
“请进,客人们。”
大门缓缓打开,露出里面的情景。
杰洛特与曼达露出微微的诧异,这里面,除了空旷的大厅,一个人也没有。
虽然大厅里面装饰豪华,陈列着精美的艺术品,还有充满复古气息的木质家具。
洁白的灯光将大厅照射的一览无遗。
在大厅侧边的柜子上,一只留声机的喇叭中正在传出刚刚两人听见的歌声。
“唔……客人们,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小胡子图姆一个闪身从背后走出来,面向大厅张开双臂。
“因为天气的原因,来这里的客人十分稀少。”
然后小胡子面露苦涩,“所以我们才决定向人们发放消费券。”
“没错,就是消费券。”小胡子自言自语道。
“我们英明的老板选择向大城市的人们发放,因为他们有消费的能力,而周边的贫瘠的村镇,他们连这里的一顿晚饭都负担不起。”
哒哒哒——
这时候,鞋跟敲打地面的声音传来。
人未到,声音已经传来。
“图姆,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声音冷冽而又严肃,是一个男人。
“去外面好好看着,等待其他的客人的到来。”
男子的身影从大厅一侧的走廊中出现,他身穿一身红色镶边的黑色礼服,头顶上戴着一顶小小的帽子。
手中正端着一本厚厚的书籍状东西。
“巴恩,你这家伙消失这么久,我只不过为新来的客人们介绍一下庄园。”图姆嘀咕道,但也只是发泄牢骚。
说完,小胡子冲着杰洛特二人一笑,将大门打开一条小缝从中溜了出去。
这时候,杰洛特感到自己的袖子被人轻轻拽了一下。
是曼达。
就在两人被小胡子吸引注意里的瞬间,名叫巴恩的小帽子男子已经来到眼前。
与对待图姆的态度不同,巴恩脸上的严肃瞬间消失,换成一张灿烂的笑脸,并且涌出无尽的热情。
“两位客人,我是这里的主管,巴恩。”
这人伸出一只手,他手上戴着一只镶嵌着钻石的戒指,想要与杰洛特握手。
两只手轻轻接触然后分开。
有体温,而且能感受到买脉搏的跳动,杰洛特判断出这人的状态。
不是血族。
“两位在这里度假的话,需要办理一下的简单的等级。”
“之后在这里停留几天都可以,只不过需要交纳每天100欧的费用。”
巴恩笑眯眯地,飞快从口袋中抽出一只钢笔,摊开手里的本子。
曼达看去,发现上面一个名字都没有,他们算是第一个。
“以前的客人们,没有在上面登记吗?”
“抱歉,一直以来,我们靠电脑记录,因为大雪的缘故,庄园里的电缆断了。”
“现在的电力来自庄园备用的发电机,不得不用本子登记。”
没有做过多的纠缠,杰洛特两人配合完成。
当然,用的是假的身份信息,或者说“假”得足够“真”。
登记完成,巴恩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掏出一串钥匙。
“然我看看,在一楼还有房间么……”钥匙串哗啦啦作响,巴恩翻找着,很快就将一把小巧的钥匙摘下来。
“走吧, 我带你们过去。”
在前面走着,巴恩的嘴巴说个不停。
“客人们,在必洛斯庄园,你们可以享受一切你们所想的。”
“温泉、滑雪、按摩、各种娱乐。”
“当然人多更热闹。”
“希望图姆这个家伙能迎来更多的客人。”
杰洛特看着前面巴恩的背影,开口道:“在我们之前,是否有其他客人来过。”
巴恩身影继续走着,“当然, 庄园热闹的时候几乎住满了客人。”
经过一处灰色的房门时,里面传来沉闷的轰鸣声。
就像是从地底传来的。
“这是发电机的声音。”
巴恩说道,“提醒两位客人一点,不要去四层,那里是的庄园老板的办公区,他是一个性格孤僻的人。”
“还有写着’止步’的区域,那里存在着危险。”
“一位客人不听我们劝告,去了未开放的棋牌室,结果被锁在里面两天,等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快被饿死了。”
“最后我们老板不得不出了一大笔钱赔偿。”
巴恩脚步轻快,很快带着来两人来到一扇雕刻着精细花纹的木门面前。
“堪比总统套房,希望两位住的舒服。”
“晚饭的时间是7:00在,二楼的宴会厅。”
等到巴恩离开,曼达看向正在检查房间的杰洛特。
“利拉德。”曼达喊的是杰洛特登记的名字。
“尼桑拉,我很喜欢这里。”
杰洛特嘴里说着,手上在手机上打字中。
“这个地方充满了古怪。”
“这个巴恩也不正常。”曼达打字回应道,“他在跟你说话的时候,身体不住地在颤抖。”
“我观察过他的面部,他的眼角一直在抖动,像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杰洛特嘴上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继续在手机打字。
“两位新客人并不值得他兴奋。”
曼达点点头,走到杰洛特面前,蹲下来。
借着这个角度,她从地上地毯上捏起一根长发。
“这个房间曾有人住过。”
“希望我们的度假顺利。”杰洛特从背包中取出一只十字架挂在床头,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不少基督徒,在外面过夜时候喜欢把十字架挂在床头,这是一个习惯。
如果暗中真的有眼睛在看着自己,这么做毫无问题。
在来的时候,杰洛特与曼达就商定,面临不可知的城堡,两人用手机交流。
嘴边的交流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如果暗中真的存在窥视的敌人,则能多一手防备。
十字架与木质的床头轻轻触碰,发出轻轻地响声。
然后杰洛特就走了一天路的旅人一般,坐在在床边,揉着小腿,释放着一天的疲劳。
不过杰洛特的眼角余光一直锁定在十字架上,他放上去的十字架,自然不是普通的东西。
时间过去数秒,十字架的抖动一直未停下来,尽管幅度微小,但被杰洛特看清。
杰洛特抬手在手机上打字,就像是无聊刷手机上的垃圾新闻,“这里曾经有血族力量的残留。”
“它在预警。我们需要好好检查一下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