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第五百八十九章 牛皮吹過頭了推薦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我说,你们墨家不会是打算造反吧?”想到这里王寅当即一脸狐疑的看着男子:“这机关重重又是山门又是暗道又是迷宫的,有必要折腾的这么厉害吗?”
“仙人言重了!”男子一听顿时就是一阵头大:“我们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此刻男子心里简直是要骂娘了:大爷!您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蹦啊?!得亏这是在墨家的地盘没有别人,不然就被你害死了。。。您这嘴可是积点德吧。。。
王寅自然知道墨家不可能是会造反什么的了,所谓造反也只不过是王寅的吐槽而已:实在是墨家整的的这势头儿忒让人蛋疼了,这特么简直比李世民的皇宫还要坚不可摧了!
现在王寅严重怀疑这些墨家之人整天真的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了。。。
“仙人、夫人,请跟禁在下,不然在这迷魂阵里面很容易就迷失方向了。”男子冲着二人叮嘱了一句便继续开始带起路来。
“不就是个迷宫么,被你整的这么高大上的。。。”王寅不屑的撇了撇嘴。
“。。。”男子简直想要骂娘了。。。
这王寅的嘴巴简直是太欠了。。。
“仙人此言差矣,”可能是离开了那个危险的通到后男子觉得安全了,也可能他本身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主儿所以现在有点飘了:“这迷魂阵乃历代墨家子弟呕心沥血花费了上百年才完成的,其结构之复杂远非常人可以想象的。”
精彩都市小说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蛋鐵-第五百八十九章 牛皮吹過頭了推薦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起點-第五百八十九章 牛皮吹過頭了展示
男子说的倒是比较委婉,可是那股子自豪和嘚瑟劲儿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了。
也不由得他不这样了:正如他所言一般,这迷宫凝聚了无数墨家子弟的心血历时一百多年才终于完工了!别说是外人了,就算是自己不去看那些隐藏在石头上面的墨家独有的标记的话都无法从中走出来的。
说起来这些标记做的也的确是够隐蔽的:比如石头上面的一根枯草或者地上几块散落的碎石就是墨家做标记的方式,而这标记往往是同其他枯草碎石之类的混杂在一起的,若不是墨家之人的话根本完全都无法从中分辨了。
若是真的有外人进来的话怕是最后直到饿死渴死也是无法从这迷魂大阵之中走出来了,最后只能绝望的在里面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
“这个就有点过了吧?”王寅闻言再次撇了撇嘴:“虽然这玩意看上去似乎挺复杂的,不过想要走出去的话还是有办法的。”
男子闻言冲着王寅笑了笑,便没再多说什么了。
虽然他是没有说什么,不过脸上那股谜之自信透露出来的嘚瑟意味简直不能更明显了。。。
“哎呦我去!”王寅一看自己被轻视当即就不爽了:“你还别不信,就你这区区迷宫对我来说那简直分分钟就能给你走出来!来来来,你去后面呆着,我来带路!”
王寅说完之后直接两步走了过去把男子往旁边一扒拉,然后拉着程凌雪就在前面带起路来。
“小样儿,还治不了你了?”王寅一边左右观察一边嘟囔着:“不是我跟你吹,之前这些迷宫一样的玩儿意哥可是没少玩儿过,区区一个迷宫分分钟就给你破了!”
“丫头不是我跟你吹,这玩儿意对我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王寅还不忘冲着程凌雪显摆了一番:“看哥马上就带你走出去。”
“嗯!”听到王寅这么说程凌雪连忙附和的点了点头:“寅哥是最厉害的!”
既然王寅说能搞定,那么在程凌雪看来一定就是这样了!
毕竟王寅在她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代名词了。。。
男子看到王寅这幅架势当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能默默的跟在了后面:算了,既然他想自己转转就陪他转转吧。。。
没错,在男子看来王寅到最后也只能是转转了。。。
五分钟后
“因吹斯听。。。”王寅左右打量了一眼嘀咕了一句:“看来这个迷宫似乎有些难度啊。。。这样正好,太简单搞定也就显得没意思了。哥就喜欢挑战高难度,这样才有成就感!”
男子见状没有说话,只不过嘴角已经开始扯起一丝弧度了。
十分钟后
“嗯。。。看来难度还不小啊?”王寅皱了皱眉,觉得这迷宫似乎有点不简单:“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
“寅哥你是最棒的!”程凌雪见状再次附和:“你一定可以的,我信你!”
男子闻言还是没有说什么,只不过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了。。。
二十分钟后
“大爷的,看来是我大意了啊!”王寅眉头皱的更紧了:“这迷宫似乎有些门道儿啊。。。”
其实王寅知道自己这回算是彻底的栽了。。。
他现在十分确信自己是真的迷路了,这个迷宫的复杂程度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可是刚才牛逼都给吹满了,现在要是承认自己不行岂不是显得很没有面子?
这老脸还要不要了?
尤其是自己媳妇儿还在旁边呢!更不能承认了啊!
虽然严格上来说现在王寅已经不算是人类了,可是在自己女人面前死要面子这种心态上,王寅和别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寅哥。。。”程凌雪轻轻拉了拉王寅的胳膊:“这地方咱们之前似乎好像来过。。。”
听到程凌雪这样说王寅心中蛋疼郁闷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丫头,我当然知道啊。。。问题是我现在也搞不定啊。。。
“仙人,不如还是让在下来带路吧。”这会儿男子时分确定王寅是扑街了,当即便拱了拱手请示了一句。
虽然看到王寅这个仙人吃瘪心中还是挺爽的,可毕竟正事儿要紧,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耽搁下去吧?!
可是这男子忽略了一件事情,或者说他这话说的很不是时候:王寅现在正骑虎难下呢,他这会儿跑出来这样问王寅怎么接话?若是真的让他带路的话岂不是就相当于承认自己失败了?!开玩笑!当着自己媳妇儿的面能承认自己扑街了?!
由此可见这货八成就是个单身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