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第八九零章 胸肌如此鬆軟?看書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翌日。
几女发现宁荣荣走路的姿势似乎有稍许怪异。
不过宁荣荣没有说,小舞等人自然也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坏蛋。”
宁荣荣有些幽怨地说道。
不过叶封在房间里照顾她半天时间,心里的不爽已经没有那么多了。
“怎么这么害羞?”
“昨晚某人在床上可不是这样的。”
叶封笑道。
“你还说!”
宁荣荣挥舞着粉拳砸了过来。
……
十几天后。
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快开始了。
虽说距离最后的总决赛还有几个月,但是预选赛和晋级赛同样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由两大帝国和武魂殿联手举办的比赛,一直都是全大陆最热闹的赛事。
由于史莱克学院的加入,马红俊和奥斯卡也是这次的参赛者。
小舞对这些事情没什么兴趣,而朱竹清和宁荣荣则表示,愿意陪在叶封身边,不想参加这比赛。
两日后。
随着天斗帝国赛区的比赛正式开始,天斗城的外来人口比平日里一下子激增了数倍,所有的宾馆和酒店全部都住满了人。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天斗城更是增派了五千城防军用来维持秩序。
而此时,叶封却正陪着岳父大人逛街。
和宁风致一起,来到了一栋三层高的茶楼。
这茶楼处于天皇街这种闹市,可是茶楼里却没有一个客人,想必应该是有人把这座茶楼包了下来。
两人直接走上二楼,来到最里边的雅间。
里面只有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的男子,样貌英俊不凡。
虽然男子只是身穿一袭很普通的青色长袍,身上却隐隐透露着一股难以掩饰的贵气。
“老师,您来了。”
青衣男子见到宁风致,连忙起身恭敬行礼。
“叶封,他就是我要给你介绍的人,”
“雪清河,也是天都帝国的太子。”
宁风致点了点头,然后对叶封说道。
“想必这位就是叶封兄弟了吧?”
“清河有礼了。”
年轻人一脸和善地说道。
仅从外表来看,谁也想不到这翩翩公子其实是女扮男装。
“见过太子殿下。”
叶封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这千仞雪的装扮,那的确是突出一个词,逼真。
为了冒充这个身份,千仞雪已经以“雪清河”的面貌在这里生活了快二十年了。
当然,这也是比比东的意思。
眼不见心不烦,免得看到这个女儿就想起自己的陈年往事。
“叶兄不必多礼,你与荣荣的事情我听老师说过了,”
“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后叫我一声雪大哥便是。”
雪清河微笑道。
她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被识破了,现在只是做之前的任务,来试探一下这叶封罢了。
连宁风致都承认了婚事,可见这少年并不简单。
“那也好,雪大哥叫我叶封就行。”
叶封笑着答道。
除了宁风致自己没发现异常,另两人心里都是谋略着什么。
……
三人在茶楼里聊了一下午时间,雪清河倒也没有流露出什么拉拢的意思。
完全就是交朋友的心态,和叶封闲聊了几个小时。
如此谨慎,为的就是获得叶封的好感。
武魂殿之后不久的行动,需要七宝琉璃宗的力量,那么自然和叶封打理好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
“叶封,清河这孩子虽然算是我的弟子,不过你也没必要看在我的面子上帮他做事,”
“一切随你自己就好了。”
宁风致突然说道。
“放心,岳父大人,”
“这些事情,我可是比你了解得更清楚呢。”
叶封淡淡一笑。
“好,那你就先回去吧,”
“不然荣荣那丫头以后又得埋怨我了。”
“那就告辞了。”
两人也离开了茶楼。
火热的魂师比赛还在进行中,几乎所有魂师都关注着这场年轻人的盛事。
而叶封依旧在和几女四处游玩,毫不关心外界。
一直到四天后。
“太子殿下,”
“您还真是闲情雅致啊,魂师比赛不去观看,倒是来找我喝茶,”
“在下不过一个凡夫俗子,哪里值得殿下如此上心。”
叶封谦虚道。
不过那种平静的语气,怎么看都是在阴阳怪气。
“叶兄说笑了,”
“如果你都是凡夫俗子,这世界上还有几个人称得上是人。”
雪清河笑了笑。
“如此赏识,可是让我十分惶恐啊。”
叶封还是淡淡地答道。
“那么,我也就不废话了,”
“不知道叶兄如何看待着天下大势?可知未来何为主宰?”
雪清河突然发问道。
“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在下不过一介平民,可不想参与到那些破事里面。”
叶封摇了摇头。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叶兄不找麻烦,可不代表别人就会放过你了……”
“到时候又如何抉择?”
雪清河笑着问道。
从始至终脸上都带着一抹优雅的微笑,面色毫无波澜。
“唉。”
叶封叹了叹气,没有再说话。
只是拍了拍雪清河的肩膀,然后眉头皱了皱。
“雪大哥,”
“你这胸肌也太松软了,简直就像个娘们儿似的,”
“平日还是要多多注重身体锻炼,”
“殿下虽然地位崇高,却也并非遇不到危险,连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护的人,还聊什么天下大势?”
叶封语重心长地说道。
摸了一把雪清河胸前的软肉,然后一副可惜的表情。
雪清河顿时嘴角一抽,不过及时止住了怒火。
以前的人碍于他的身份都不敢靠近,这次她主动来找叶封,反而被叶封给摸了一把。
这少年好大的胆子。
“多谢叶兄提醒,”
“我之后一定严加训练,增强体魄。”
雪清河笑道。
扮演的是太子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翻脸。
毕竟对于叶封而言,这最多算是同性朋友的玩笑,她也只能认栽了。
“咦?”
叶封突然惊疑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又再次摸了一把雪清河的胸前。
“殿下,权术人心之谋固然是成为帝王的基本素养,但身体也万万不可荒废。”
叶封再次道。
雪清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