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驚天戰王 仗劍萬里-第四百四十六章:齊聚京都閲讀

驚天戰王
小說推薦驚天戰王惊天战王
天色将亮,天边已然泛起鱼肚白。
但入侵者联盟,关押俘虏的大牢内,仍然昏暗的可怖,尤其是东郭无极这位杀人如麻的恶魔,在场的情况下,更令所有人不寒而栗!
“岳冲死了……?”
这是,神宫寺无法接受的事实。
但也是,在京都南城门外,见到东郭无极的那时候,便已经预料的事实。
并且,野心比天大的人,从来不会允许同类存于左右。
不巧的是。
实力不如人的岳冲,却怀着和东郭无极同样的心思,甚至还曾告诉神宫寺,他要取而代之!
且根本不听神宫寺的劝告。
可以说,落得这样的下场,只能说是岳冲咎由自取。
此刻。
东郭无极细细端详着,从未现世,却能令世间无数人狂热的夏国龙脉藏宝图。
“这东西本教主便欣然接受了,至于你,是去是留随你心意……”
此话一出,令神宫寺目露意外之色。
按理说。
东郭无极应该对她杀人灭口,毕竟她手持藏宝图,很可能看过,更可能记载过,说不定就会在其之前,将夏国龙脉盗走!
但东郭无极,不仅没杀她的欲望,甚至还愿意放任她离开入侵者联盟。
这简直始料未及。
而神宫寺,唯一能想到的原因,便是此人太自大,认定自己绝对不敢将夏国龙脉盗走。
但他为何如此自大?
难道他真有什么,常人不知道的依仗?
对此。
神宫寺存了一个心思。
同时,有意无意瞥了一眼萧朵朵,便抬脚,以极快的速度离开此地。
甚至怕东郭无极反悔,离开大牢瞬间,便快马加鞭寻到一台战车,而后一路绝尘离开了入侵者联盟驻地。
她前脚刚走,天际初升的太阳,便向着此地射来第一缕明媚的阳光!
可是。
纵然阳光在怎么灿烂,大牢内的俘虏们,仍是感到凉风袭面,冷的瑟瑟发抖。
只因。
收起藏宝图之后,东郭无极陡然散开王者气场,将除却慕婉君、萧朵朵、吴仁惠三人外的所有俘虏,全部笼罩其中!
而后,在俘虏们惊骇于,这个王者气场的恐怖时,他撕烂牢门,径直来到东尘面前。
手掌,缓缓放在东尘头顶。
一股吸力猝然出现,令东尘只觉武道实力被抽离体内,五官和身躯也瞬时间呈现扭曲之状。
他……他在吸我的武道实力!
这就是他武道实力快速精进的原因!
他究竟是习得了怎样可怕的功夫啊!
如果吸收他人武道实力,可以无休止,没有副作用,那世间怎可能有人能战胜他呀!
即便战王再生,也只有死路一条!
好疼!
啊啊啊!!!
伴着心底呐喊阵阵,最终,东尘成了一具枯守到令人头皮发麻的人干!
而在他,生命彻底消逝的刹那,目光最终定格在了慕婉君、萧朵朵身上。
“战……战王对不起,宽……宽……宽恕属下的……无能吧……”
话音落地,气绝身亡。
再看东尘,一米八的身高,竟然缩小成了一米三!!
好看的小說 驚天戰王-第四百四十六章:齊聚京都相伴
嘿嘿~
东郭无极收手,满意的舔了下嘴唇,目光缓缓看向战王殿的其余武王境强者。
“距离突破武神境还差点,接下来就由你们助本教主,突破最终一丁点的制衡吧!”
说罢,他陡然扑向其余人。
“别看!”
慕婉君见状,将萧朵朵拥进怀中,狠狠捂住了女儿双眸。
接着,惊天动地的惨叫,便在大牢内不断回荡,久久不息!
……
……
京都。
如今,这座夏国权利中枢的城市,已然人满为患、人山人海,甚至连下水道里面,都能看到人的身影。
毫无疑问,这些人全都是普通民众。
只因,他们太害怕了!
入侵者联盟,先是踏平战王殿,接着突破国主,而后便侵占了北杨省全境,更甚至,兵力从最初的六千万,越打越多,增添到了亿万之举。
面对这样一支,所向披靡势不可挡的雄师,谁能不怕死?谁不想躲远点?
而京都,作为夏国权利的中枢,被视为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毋庸置疑的成了,夏国所有民众心目中的避风港!
可是。
他们却不知道,夏国顶级的权力者们。
战王殿所有强者,及当朝的文武百官,皆在天色蒙蒙亮,便乘坐战机,离开此地,远赴丰丘!
甚至,驻军京都城的所有兵力,也在昨天国主府的会议后,便抽调去了丰丘省。
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决一死战。
而倾巢而出的代价,便是令民众视为最安全的京都,成了一座无兵驻守的空城。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拖下去,夏国必亡,亡国之下安有完卵?
拿京都空城一日,赌夏国不灭万万年!
怎么看,都是一个划算至极的买卖。
“咦……?那个人是好奇怪。”
“是啊,这家伙看着,怎么像个戏班子里面唱戏的呀?”
“不不不,唱戏的哪有骑着真马的?这肯定是哪个剧组的人,和咱们一样,连夜躲到京都避难来了……”
忽然这时。
京都南城门外,普通民众的营地中,响起了一阵议论纷纷。
而被他们指指点点的对象,便是一个骑着枣红色骏马,身着一身黑衣,头戴兜帽的男人。
“吁~~”
拽了一把缰绳,骏马旋即停止前进。
男人抬眸,盯着曾因东郭无极下命,毁于三十二架直升机炮火下的,京都南城门城墙。
他道:“错误的选择,会令你付出生命的代价啊……”
话音落地,骏马在他催促下,惊散沿途无数普通民众,向着京都城内一骑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
京都国医馆内。
这里除却聚集了数之不尽的逃难民众外,还有很多熟悉的面孔。
秦岚岚、慕瑾、丁怡、董箐、宁珂盈、费丽娜、曹雨、温雅……
以及周梅、慕文江、慕致远。
还有慕浩明、慕庆等一众慕家人。
可以说,金州城和萧扬认识的绝大多数人,都被安顿在了此地。
而这,也是公孙如玉和华丰,能为已逝的萧扬,所能做的最后一丁点事情。
便是保护,和萧扬相关的所有人,直至夏国灭亡的那一刻!
“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但我至今还是无法接受,我的那个窝……女婿,是惊天战王这个事实啊!”
国医馆顶层。
华丰特意分出来的,属于他们这些人的单独场地,忽然响起这么一句话。
走廊内,俱是愁眉紧锁的人们,目光瞬间齐聚说话之人。
是慕文江。
他被如此多的看着,顿时羞愧难当。
抬手,啪啪啪一阵耳光扇在了自己脸上。
“我真是该死啊!要知道我的女婿是咱夏国的大英雄,我怎么可能那样对他啊!!”
见此情形,周梅紧忙上前拦阻。
“老慕,你这么作践自己干什么,他都已经死了,临死都没让咱们享一丁点福,咱们那么对他,难道还亏欠他了不成!!”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具是目露怒意。
周梅却浑然不惧,道:“怎么了,你们一个个瞪着我干什么,我难道有说错吗?我女儿都被害死了,我难道还不能埋怨他两声?惊天战王又咋样,难道他还能不认我这个岳母不成,身份在这摆着,即便骂他,他也要给老娘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