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踏星 txt-第兩千五百九十四章 熟悉的力量鑒賞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不久后,十米距离超过,虚棱大喜,“赢了,我赢了”,她对陆隐感激。
陆隐失笑,“两位前辈往左,晚辈向右,一天后就可以给两位前辈安静的对话环境,无人打扰”。
“不用了,小兄弟”,虚衡在后面说话,“你可以听,没事”。
虚棱冷冷盯向虚衡,“我赢了,之前的赌约可算?”。
陆隐并不清楚他们比试有什么赌约,不过与他无关,虚衡自己也感谢他,那就更没关系了。
虚衡笑了,“当然算,棱儿,你赢了”。
火熱連載小說 踏星-第兩千五百九十四章 熟悉的力量閲讀
虚棱嘴角弯起,“你可以说话了,一个时辰的废话我还是能听的”。
虚衡再次感激瞥了眼陆隐 ,随后清了清嗓子,“棱儿,那我就说了”。
虚棱冷哼,不说话,也不打断。
“首先,阴阳剑确实不在我虚阳一族手里”,虚衡开口,以前只要说到这句,就会被虚棱打断,而今有了限制,虚棱刚想说话,硬生生忍住,静静听,但她肯定不相信。
“我知道你不信,那我从头开始说,当初虚一上人嫡传两脉,虚阳一族与虚阴一族的老祖是师兄弟,两人…”。
虚衡开始了一个时辰的说话,他并没有发现,阴阳剑这三个字出现的一刻,陆隐表情变了。
阴阳剑?不会是他手里的那柄剑吧,没那么巧吧。
原本他打算继续前进的,这两人说话一个时辰不动,那么一个时辰足够他拉开一段距离,但阴阳剑三个字一出,陆隐也不走了,就这么听着。
随着虚衡的话说出,虚棱表情渐渐变了,虚衡将阴阳剑从出现到失踪整个过程说了出来,并提出证据指明阴阳剑决不在虚阳一族手里,“你之所以确认阴阳剑在我们手里,是因为你的母亲,她告诉你的…”。
小半个时辰后,虚棱脸色苍白,“这些话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虚衡苦涩,“我有说话的余地吗?”。
虚棱张了张嘴,目光黯淡。
“阴阳剑的事我解释清楚了,接下来是另一件事”,虚衡继续说话,很快,一个时辰到了,但他并没有停下,虚棱也没有打断,就这么听着。
虚衡说了很久,一件事一件事的说,解开了一个又一个误会。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踏星 起點-第兩千五百九十四章 熟悉的力量
听了那么多,陆隐最佩服的就是虚棱的母亲,居然想尽办法给他们制造了那么多误会,导致这两人永远不可能在一起,虚棱的母亲太了解她的脾气了,这么多误会下,虚棱绝不可能平静听虚衡解释,如果不是自己,这些误会,他们还要继续不知道多久,直至死亡。
人类历史上,很多恩怨皆源自误会,这两个字带来的杀戮死亡不比战争少,甚至有些战争都源自这两个字。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txt-第兩千五百九十四章 熟悉的力量熱推
陆隐继续前进了,他没兴趣听虚衡的表白,他已经理清楚了,自己凝空戒内的那柄剑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阴阳剑,来自虚一上人,虚阳一族与虚阴一族的祖宗便是虚一上人的弟子。
这让陆隐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虽然阴阳剑不是他从这两族手里拿走,但确实在他这。
不知道多久后,“小兄弟,请留步”,虚衡声音传来,陆隐怔了一下,缓缓转身。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第兩千五百九十四章 熟悉的力量
虚衡已经停止说话,看他的目光尽是感激,而虚棱,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柔和了很多,仿佛被磨去棱角。
此刻,陆隐与他们相距颇为遥远,但对于他们这种修为的人,这点距离还不算远。
他们已经说了好几天了。
虚衡遥遥对陆隐行礼。
陆隐急忙阻止,“前辈,不必如此”。
虚衡郑重,“一定要的,小兄弟于我的恩情绝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不仅仅是对我”,说着,他看向虚棱。
虚棱也遥遥对陆隐行礼,“还有我”。
“是我们两族”,虚衡道,他看着陆隐,“小兄弟的帮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算是救了我们两族,我们二人再次郑重感谢,若将来小兄弟有什么要帮忙的,一定找到虚阳一族与虚阴一族,我们两族必倾尽全力帮忙”。
陆隐笑道,“两位前辈不用太在意”。
虚棱第一次笑了,“玄七兄弟,如果不嫌弃,你就是我虚棱的小弟,虚衡就是你大哥,有什么事一定要记得找我们,无论什么事,我们两人并非忘恩负义之辈”。
陆隐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却也让他越发不安,修炼一道充满了尔虞我诈,厮杀遍地,他更是在第五大陆尝尽了争权夺利的滋味,这种纯粹的情感太少了,明嫣,上圣雷恩,大姐头,温蒂宇山,慧空老哥,星空战院的导师,还有禅老,青平师兄,木邪师兄他们,在六方会就是虚向阴,而今,多了这两个人。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也只是一面之缘,然而陆隐却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承诺。
他都想取出阴阳剑送给他们了,但不能这么做,一旦取出阴阳剑,只会让他们怀疑自己出现的目的,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小弟知道了,虚衡大哥,虚棱大姐,如果有可能,小弟也会帮忙寻找阴阳剑,送予你们,小弟虽然本身修为低,但认识的人不少”,陆隐大声道。
虚衡大笑,“那就多谢玄七老弟了,老哥在此祝福老弟闯过虚关”。
虚棱白了他一眼,“别说这种虚话,闯虚关是不可能的”,说着,她看着陆隐,笑道,“老弟别执着,这么多年无人能闯过虚关,我就不假惺惺祝福你了”。
虚衡苦笑。
“如果可以,我希望邀请兄弟来我虚阴一族做客”。
虚衡目光一亮,“我肯定也邀请兄弟来我虚阳一族做客”。
陆隐笑道,“好,有时间小弟一定去”。
“兄弟一路走好,虽然不可能,但还是希望兄弟能闯过虚关,成就这无人可及的奇迹”,虚衡大喊。
伴随着他的祝福,陆隐继续前进,心理很舒服。
遇到这两人,也不错。
看着陆隐离去的背影,虚衡感慨,“年轻一辈渐渐追上来,棱儿,我们也要努力了”。
虚棱翻白眼,“努力有什么用,我们学的是虚一上人的绝学,如今已经到顶,如果找不到阴阳剑,永远不可能突破虚太境”。
虚衡头疼,“是啊,如今你我误会已解,联手吧,发动两族全力寻找阴阳剑,一旦有了阴阳剑,我们说不定可以双双突破虚太境,震惊虚神时空”。
“谁跟你双双,不要脸”,虚棱脸色微红。
虚衡大笑,“虚阳虚阴是时候联手,给虚神时空带来一次震撼了,他们或许忘了曾经被虚一上人支配的恐惧”。

虚衡与虚棱不会再前进,陆隐一个人前进,朝着虚关中心而去。
其实这里距离虚关中心已经没多远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到这个方位的。
数天后,陆隐看到前面有人面朝上躺在潮汐上,头枕着双臂,身上摆着一杯饮料,很是悠闲的顺着潮汐推力朝外去,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一副惬意的样子,这是个男子,看起来很普通,皮肤黝黑,戴着类似墨镜的东西。
当此人与陆隐擦肩而过时,取出一杯饮料递给陆隐,“要吗”。
“不用,谢谢”,陆隐道,沉默不语,朝着前方而去,心中泛起滔天巨浪,祖境强者,居然是祖境强者,见鬼,在这虚关内居然又见到了祖境强者,这人有没有看出自己的隐藏?
死面隐藏很强力,至少白胜当初就看不出来,但虚五味能看出,而此人如何陆隐不清楚,也没打算说话。
看着陆隐前进,此人喝了口饮料,推了推墨镜,“有意思”,说完,继续躺在潮汐上,顺着潮汐往外流,相当惬意。
过了好几天,陆隐才松口气,祖境哪那么容易遇到,但他就是遇到了,不知倒霉还是幸运。
抬头,看到了一个旋涡,那里就是虚关正中央,虚向阴说过,每个年代都有人冲入旋涡内,但很快又被甩了出去,没人能真正进入,唯有进入,接引天穹之光才算闯过虚关。
不过这个天穹之光,按虚向阴的意思,这辈子是看不到了。
旋涡四周只有陆隐一人,他看穿虚神之力,不断向前挤,终于来到了旋涡入口,然后挤进去。
这么长时间与潮汐斗争,原以为进入旋涡后面临的是更大的推力,却没想到整个人撞了进去,毫无潮汐推力,四周一片漆黑,陆隐下意识想释放场域感受一下,下一刻,一股熟悉的力量自四面八方而来,那是–星源。
陆隐神色大变,星源?这里为什么有星源的力量?
这股星源之力来的突然,恢弘且磅礴,充满了压迫力,不过在降临的时候又突然消失,陆隐体内星源旋涡不断转动,吸收着周边星源。
这不是轮回时空的星源力量,就是第五大陆的,或者说,是始空间的。
陆隐脑中忽然出现两个字–武天。
这股力量难道来自武天?
突然地,身体下坠,陆隐控制不住,周边星源力量产生的压迫力达到祖境程度,除非他释放封神图录,借助祖境力量抵抗,否则绝不可能撑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