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愛下-Turn317.底力、提示與只剩兩個分享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哦……终于如你所愿的,成功检索了啊,”King依然带着俯视的目光看着帕斯,“但是那又如何呢?你能检索第一次,还能检索第二次吗?”
“不,已经不需要了。”
【斩机超阶乘】这张卡的作用,不只是召唤一只超量怪兽这么简单,更多的是在博最后的生机,相当于饮鸩止渴。
现在的自己,在使用了这张卡之后,只剩下了苟延残喘。
因为【冰界王战·尼德霍格王】的效果是……
“【块斩机·算子达朗贝尔】效果发动!将场上一只怪兽解放,从手卡、墓地将一只四星的斩机怪兽特殊召唤!”
“我将算子达朗贝尔自身解放!从手卡中将【斩机·除武】特殊召唤!出来吧!【斩机·除武】!”
算子达朗贝尔身上缠绕的雷霆在逐渐消退,身上的光芒散去,变为了手持长刀的暗金色怪兽。
“斩机除武的效果发动!”金色的机甲战士身上闪过一道光芒,“从额外区域将一只自己的电子界族怪兽解放才能发动!从手卡以及墓地中选择最多各一只电子界族·4星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场上的电子界族怪兽【连接弟子】解放!从墓地中将【斩机纳布拉】再度特殊召唤!”
简陋的AI精灵消失了,随后,一只手持黑色巨剑的黑色机甲战士落到了【斩机·除武】的身侧。
斩机纳布拉再度归来。
“这样一来我就能使用【斩机·纳布拉】的效果了!”
King笑而不语。
“【斩机·纳布拉】的效果发动!将自己场上一只电子界族怪兽解放,从卡组将一只【斩机】怪兽特殊召唤!我将【斩机·除武】解放,从卡组将【斩机·乘武】特殊召唤!”
纳布拉举起了手中的巨剑,得到了指令的除武化作一道光飞向了天空,打开了召唤的大门,随着除武的消失,大门中一只下半身为推进装置的机甲怪兽手持双刀飞出了召唤的大门,缓缓降落到了帕斯的场地上。
“这个瞬间,【斩机·除武】的效果发动!这张卡送去墓地的场合,以场上一只表侧白石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直到回合结束时攻击力减半!我选择【冰界王战·尼德霍格王】!将其攻击力减半!”
消失的光芒中,金色的机甲战士身影化作虚幻,再度自黑暗中浮现,手上的长刀挥出一道光芒直奔黑色的冰结巨龙而去。
转眼间,金色的刀芒掠过了的巨龙的身体,将其攻击力削减。
【冰界王战·尼德霍格王atk:2100→1050】
然而,作用并不是很大,因为被王战舞台召唤出来的尼德霍格王是守备表示。
想要越过这只怪兽的攻击到King,中间还差着四只衍生物。
“【斩机·乘武】!”帕斯甩手,“乘武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选择场上一只怪兽,那只怪兽的等级直到回合结束时变为两倍!我选择的是【斩机·纳布拉】!让其等级上升!”
【斩机·纳布拉LV:4→8】
“要上了……”帕斯对自己说道,“我将LV4的【斩机·乘武】与LV8的【斩机·纳布拉】调整!”
回路的大门再次出现在天空中LV8的纳布拉率先飞起,在越过大门的那一刻,化身为八道光环,自上而下一线排列,形成了紧密的通道。
乘武也跟着越过大门,身形逐渐虚化,幻化成四颗星星飞入了通道中,排列成一条直线。
同调的加速光芒冲向了天空。
“降临吧!LV12!”
光柱变得无比灼热,一对如同被灼烧过一样的翅膀自光柱中展开。
光柱被一道闪过的灼热光芒撕碎,手持烈焰长剑的红色机甲战士,如同战神一般自天空中缓缓降临。
“【炎斩机·终末西格玛】!”
“终于来了么?你的王牌?”King看着缓缓降临的终末西格玛,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但是可惜,我可不能让它安然无恙的被召唤出来。”
King抬起手,“【冰界王战·尼德霍格王】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在对手特殊召唤怪兽时,将场上一只王战怪兽解放,让那个特殊召唤无效,那些怪兽破坏!”
伴随着命令的下达,尼德霍格王一口吞下了一个世界树型的衍生物,紧跟着在它背后的双翼缓缓张开,暴风雪夹杂着风暴逆卷着再度直奔帕斯而去,顷刻间,吞没了场上缓缓降落的终末西格玛。
哪怕这只怪兽落在额外怪兽区域时不受斩机以外的效果影响,但是在特殊召唤无效的强大压迫下,终末西格玛身上的火焰依然在缓缓熄灭。
最终,当风暴消失的那一刻,天空出现了一座冰柱,最上方是被封在冰块中的炎斩机,已经化作了冰雕。
裂缝自上而下的蔓延,一直延伸到整个冰柱之中,下一刻,冰柱碎裂,终末西格玛化作了碎片,从空中缓缓落下。
“你的希望,就如同眼前凋落的碎片一样,触手可及,但是最终将会融化,”King说道,“而且,在你的角度是看不见的!手卡中【教导的神徒】效果发动!”
King拿起了另一张手卡,“根据这张卡的效果,当融合、同调、超量、连接怪兽被送去自己的或是对方墓地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
“因为你的【炎斩机·终末西格玛】被送去了墓地,因此,出来吧!教导的神徒!”
身穿白色教士服,双臂带着爪刃交叉于胸前的信徒以守备的姿态落到了唯一一个空格子中。
“【教导的神徒】效果!这张卡从手卡特殊召唤的场合,从墓地中将【教导的神徒】以外的【教导】卡加入手卡,我将【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重新加入手卡!”
墓地中一张卡片自动退出,被King拿在了手中。
“还没结束!”帕斯拿起了另一张手卡,将其拍进了决斗盘中,“魔法卡!【斩机方程式】发动!从墓地中将一只【斩机】怪兽特殊召唤,直到回合结束时,那只怪兽的攻击力上升1000点!”
“我选择墓地中的【炎斩机·终末西格玛】,将其从墓地中特殊召唤!并且这个回合攻击力上升1000点!”
【炎斩机·终末西格玛atk:3000→4000】
“战斗!”帕斯下达了攻击宣言,“用【炎斩机·终末西格玛】对【冰界王战·尼德霍格王】攻击!”
炎斩机举起了手中燃烧着烈焰的火刀,然而却因为少了额外区域的加持,那烈刃这一次燃烧的光芒却有些暗淡。
而尼德霍格王感受到了来自炎斩机的威胁,也跟着扬起了翅膀,将双翼并拢,如同盾牌一般挡在身前。
“【教导的神徒】效果发动!对手的攻击宣言发动时,自己场上所有教导怪兽攻击力上升500点,我的场上只有教导的神徒一只教导怪兽,因此攻击力上升!”
【教导的神徒atk:2000→2500】
然而,这一切都似乎与战斗无关。
当高达4000点攻击力的巨大炎刀从天而降的那一刻,冰雪再也无法将其覆盖。
冰与火接触的瞬间,冰块被升华,而火刀依然灼热,如同切割黄油一般,将尼德霍格一分为二。
“轰!”
剧烈的爆炸夹杂着冰雾覆盖了King的场地,然而火刀依然去势不减,在地面划开一道深痕,一直延伸到远方的钟塔。
那痕迹逆着重力向上,在一瞬间将钟塔一分为二,其上的指针被火刀切割,从空中落下,重重的戳在了地上。
钟塔的倒塌,让远处一路跑来的游作和尊愣住了,“果然!是调虎离山吗?King……直接找上了帕斯!”
“我们赶快回去……”
“就在那里吗……”穗村尊一咬牙,朝着前方狂奔起来。
看到攻击打中了钟楼,帕斯才在心中松了口气,将视线扫向了不远处的冰雾。
在黑暗游戏的笼罩下,除了攻击以外,一切物体都无法穿透这里,于是,那道冰雾就在King的身边凝而不散,直到教导的神徒挥舞着手中的爪刃驱散了冰雾。
等到冰雾散去之后,依然安然无恙的King站在原地,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不远处的帕斯。
帕斯垂下了手,“我的回合结束。”
这一刻,King场上所有的【王战团队衍生物】全部化作冰晶的碎片片片碎裂。
【炎斩机·终末西格玛atk:4000→3000】
“看起来你终于放弃了,”King看向蔓延到身后远方钟塔的裂缝,“想要用这种方式通知playmaker他们,是想让他们与我为敌,还是让他们快跑呢?”
帕斯沉默不语,反倒是让King觉得有些无聊。
“果然,你的决斗真的很无趣,那么好吧,既然你有着杀身成仁的决心,那我就成全你……”King说道,“【灰烬龙·落胤龙】的效果,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回合结束阶段发动,从卡组将一只【教导】怪兽或是【阿不思的落胤】加入手卡或是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的【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特殊召唤!”
召唤的光芒自地面燃起,身披厚重盔甲,手持阔刃巨剑和盾牌的骑士从那光芒中缓缓站起来。
“接下来是我的回合,抽卡!通常召唤【孤火花】!”
长着炸弹花蕾的怪异花朵在King的场上冒了出来。
“接着【孤火花】的效果发动,将我方场上一只植物族怪兽解放,从卡组将一只植物族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场上的【孤火花】解放,从卡组中将【光界王战·玛多尔女王】特殊召唤!”
孤火花头顶的花蕾爆炸,世界树的光球再度现身,这一次,自光球中出现的,是一名全身笼罩在光芒中,身披阳光,背生蝶翼的高贵女士。
“【光界王战·玛多尔女王】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将一张自身以外的王战或是植物族怪兽加入手卡,我将【王战的支配】加入手卡。”
从卡组将一张永续陷阱卡加入了手卡,King抬起手,“我将场上的LV9的【光界王战·玛多尔女王】与【冰界王战·尼德霍格王】叠放,以两只怪兽构筑超量网络!”
回路的大门在天空中张开,超量的漩涡在门后闪耀着,两只九星的怪兽化作两道交织的弦飞上天空,落入了回路大门的漩涡中。
漩涡炸裂,如同蜈蚣一样的多足之蛇,带着龙一样的姿态,盘旋于世界的壁障之外,两个超量素材形成了无限的标志,在它的身后拖着长长的尾巴盘旋着。
“【永界王战·欧姆刚德王】!”
尘世的巨蟒耶梦加得。
“永界王战·欧姆刚德王的效果,这张卡的原本攻击力变为这张卡的超量素材数量×1000!”
【永界王战·欧姆刚德王atk:2000】
“欧姆刚德王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去除一个超量素材,双方玩家各自抽出一张卡,抽过卡的玩家选择自身场上、手卡一张卡在这只怪兽的下方叠放!我去除欧姆刚德王的一个超量素材,然后抽卡!”
King和帕斯同时从卡组抽出一张卡。
在看到自己抽上来的卡的一瞬间,帕斯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果然,自己的决斗很无聊啊,已经没有能从现在的劣势中逃离的手段了。
“我选择我手中的一张卡在欧姆刚德王的下方叠放,你也选择吧!”
帕斯拿起了一张手卡,随后,两张手卡化作两道光束,朝着永界王战的方向飞去。
三枚光点化作了“无限光”的标志,在天空中盘旋。
【永界王战·欧姆刚德王atk:1000→3000】
“接着,当场上存在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的怪兽时,手卡中的【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可以特殊召唤!”
金发的女圣骑士再度回到了King的场地上。
“当【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可以从卡组将一张【教导】卡从卡组加入手卡!我将第二张【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加入手卡!”
直到最后一张卡加入手卡,King的目光才陡然从笑容中转为冰冷。
“将【教导的神徒】变为攻击表示,然后战斗!”King下达了进入战斗阶段的命令,随后扬起手,“用【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对【炎斩机终末西格玛】攻击!”
“找到了!”就在这时,游作和穗村尊才终于抵达,望着已经变为废墟和残局的决斗,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家伙要输了……”艾喊道。
教导的骑士举起了手中的阔剑,对准炎斩机挥去。
帕斯转过头,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轮回之后,再看到游作他们,仿佛看到了隔世。
“快走……”
“这个瞬间,【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的效果发动!【教导】怪兽攻击时,所有教导怪兽攻击力上升500点!”
【教导的骑士·弗勒德莉丝atk:2500→3000】
【教导的圣女·艾克莉西娅atk:1500→2000】
【教导的神徒atk:2500→3000】
“轰!”
一声巨响,在炎斩机举起炎刀,刀剑对撞的瞬间,剧烈的爆炸自两者身上传来,随后二者同时化作了碎片。
“战斗继续!”King继续下达命令,“用【教导的神徒】对你直接攻击!”
教士奔向了帕斯,对准他高高的举起了臂刃,刀刃上闪烁着诡异的红光。
穗村尊见状,也同样朝着决斗场的方向狂奔。
而帕斯则看向游作他们的方向,高喊:“走啊!去找……”
利刃穿透了帕斯的身体,将他的后半句话堵在了喉咙中。
一阵阵的无力感涌上了他的胸口,一段段回忆竟然如同走马灯一样的在脑海中浮现。
“不能再复活了吗……”帕斯在弥留之际,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冰冷,“原来……这就是死亡……”
帕斯的身体轰然被解构,如同崩碎的建筑物一样,崩塌,随后化作红色的数据粒子,朝着天空飘散。
“解决了一个……”King抬起手,将帕斯的数据收拢起来避免之后的麻烦,然后,又看向了游作和穗村尊:“还剩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