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muj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笔趣-第一千八百二章 痛苦,折磨閲讀-kvh9e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天妖神书维持中年人的样子,没有其他选择,只能臣服。
楚元明白他的心思,但也不在意,只要他离开囚笼,就会完全的效忠于他。
“天妖神书,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段青山好奇询问。
“因为真理圣地。”天妖神书道。
“真理圣地!”
段青山一惊道:“古老的真理圣地,寻找真正的真理,因真理的存在,出现的时间太久了,堪称永恒级势力,那真理的实力是和你们的书祖在同一个层次的强者,居然会惹到他们。”
“并非是我招惹,而是在这个纪元的初期,我们遭遇到了真理圣地的追杀,在逃跑时候我意外陷入到绝境,但我的朋友,魔道神书却是被他们给抓走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如何。”
天妖神书有愤怒仇恨。
“魔道神书,记录了魔道的真谛,落入到真理圣地手中,就几乎没有可能逃出来了。”
段青山道。
“其他的事情等离开囚笼之后再议,天妖神书,之前剧毒魔皇在对付你,朕在离开此地前,随朕去收拾那剧毒魔皇。”
楚元道。
“帝皇,我们这就去!”
…..
此时,在囚笼的一处,有一颗巨大的星辰,被剧毒的迷雾给笼罩了,阴森邪恶,原始神呼吸到一口,也会全身溃烂,灵魂灭亡。
这就是剧毒魔皇开辟的魔皇星。
这时在一座殿堂内,就有一尊身穿碧绿长袍,面目狰狞,眼睛如三角一般,显现碧幽光泽,让人一看就恐惧的老者坐在一座以白骨打造的魔皇神座上。
在他的下首,还跪伏着许许多多的人,寒蝉若噤,恐惧的低着脑袋。
“废物,都是废物,让你们办的事情一件都办不成,本皇养着你们,留你们有何用!”
剧毒魔皇脾性暴躁残忍,他一掌打去,顿时就听到了几道惨叫,几个人的身上突然就长出了脓包,随后溃散,痛苦的惨叫着。
“皇,饶了我们!”
这惨叫声,听之肝胆俱裂。
不是立刻死去,而是时间漫长,他们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身躯都化为了脓水。
在这群人的最前方,还有三尊修为达到起源的强者,他们也是跪着,浑身抖动着,好似根本不是剧毒魔皇的臣子,而是奴仆。
不错,他们就是剧毒魔皇的奴仆,完全随意打杀羞辱,毫无尊严。
“魔皇。”
一个女子恐惧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那天妖神书太厉害了,他摆下了天妖大阵,我们拼命都打不进去,不是他的对手。”
“没用的东西,还敢顶嘴,本皇没有指望你们可以对付得了天妖神书,但你们让本皇太失望了,连他的天妖国度内都打不进去,我要你们何用?”
剧毒魔神残忍狠辣。
在漫长的时间内,他以强大的实力和歹毒的手段,在囚笼内降服了多尊强者,种下剧毒,控制他们的灵魂。
他手掌狠狠在神座上一拍。
立刻那女子的面容就疾速衰老,本来极好的面容居然腐烂起来,长了一个又一个大包,就连身上都在流出腥臭难闻的毒水。
她双手捂着脸,身上都是脓包,忍不住的伸出手连连抓着,可一抓就大面积的破开。
她痛苦的惨叫着,在求剧毒魔皇饶了她。
“皇,就放过她吧,我们都为皇忠心耿耿啊!”
另一个跪伏在地的高大男子,看到女子的惨状,于心不忍,为她求饶。
“你也是个没用的东西!”
剧毒魔皇干枯的手掌一下就抓住了高大男子的脖子,死死的掐着:“本皇最不喜欢没用的东西。”
“皇…”
高大男子艰难道:“我们对皇还有价值,我们继续去进攻天妖神书,还请皇留下我们的命。”
“这次本皇就先放过你们一次。”
剧毒魔皇喜怒无常,放了高大男子,同时收起剧毒,阴森道:“你们该知道本皇的手段,本皇可以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滚。”
“多谢皇饶命。”
遭受这等耻辱,还要跪下来感恩戴德,内心耻辱可想而知。
女子想以起源神力修复伤势。
“你就这样子,不允许给本皇恢复,什么时候攻破天妖神书,在做恢复。”
剧毒魔皇残忍道。
离开神殿后。
“应雪…”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高大男子看着满脸脓包的应雪,知道这是一个何等心高气傲的女子啊,现在却要维持着这张恐怖的面容,遭受践踏般的屈辱,比死都难受。
那时的应雪,就如傲雪寒梅啊。
他们也是叱咤风云的存在,可是遇到了八境的剧毒魔皇,就落入了这个悲惨的下场。
剧毒魔皇太阴险了,他困于此地时,突然被他偷袭,打入剧毒,控制他的灵魂。
“我想死。”
应雪每走一步还有腐烂的脓水从她身上滴落,很是恐怖,眼中毫无神采。
“可我们死不了,我们的灵魂都被皇控制,下了灵魂剧毒,皇精通大灵魂术和大剧毒术,我们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了。”
高大男子悲哀,无力,无数次想过死,可灵魂的控制做不到。
他知道,剧毒魔皇不杀他们的原因,无非就是他还有价值,留着他的命哪天剧毒魔皇缺少永恒物质了,就直接杀了他,补充。
他就是剧毒魔皇随意可杀的牲畜。
生 於 望族
而他也不敢咒骂,知道自己骂剧毒魔皇,他会知道,遭受到更生不如死的折磨。
“徐山,应雪没有完成她的任务,受到皇责罚是罪有应得,而你自己都难保了,竟然还敢为她求饶,真是在找死啊。”
这时,另一个男子,讥讽的走了过来。
“姚芒!”
徐山握紧手掌,愤怒道:“你这条狗,如果不是你,我和应雪也不会落入这种下场。”
“愚蠢的东西,正是你这样愚蠢,才会连连受到皇责罚,我跟随皇很久了,你这样愚蠢是活不久多久的,既然成了皇的狗,就要老老实实的,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姚芒毫不在意,恬不知耻的样子。
徐山愤怒的眼神中要喷出怒火,就是这个人,配合剧毒魔皇偷袭他,恨不得把姚芒给活生生吃了。
“再愤怒有什么用,你能对我怎么样,我忠心于皇,肯定活得比你们久,哈哈,就算是做皇的狗也做不好,愤怒吧,我喜欢看到你的愤怒。”
姚芒激怒着徐山,就喜欢看他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也看到别人比他更悲惨,而高兴。
“我要杀了你啊!”
徐山咆哮。
“啊!”
徐山猛地一震,他身上被无数的剧毒缠身,灵魂都在绞疼,如无数蚂蚁在自己身上啃食着,是来自于皇的惩罚。
“这是给你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