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982章 太子相伴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承乾很享受亲自统领大军的感觉。
千军万马尽在其掌握,滚滚铁流跟随他前进。不过事实上,虽然承乾认为自己是这支大军的统帅,不过皇帝授他的使职仅是抚慰大使,并没有让他统兵作战,甚至他都不应当跟随在军中。
只不过这支军队真正的统帅侯君集是他的老丈人,侯君集对于年轻太子的要求照顾的无微不至,甚至很多时候都不用等到太子张口,他就提前把事情办好了。他不仅让太子感觉他就是这支大军的统帅,甚至还要为他到处张罗着美人、宝马,甚至是那些可以帮太子狩猎的猎犬。
蓝舌头的松狮,体形巨大的獒,还有体形细长的关中细犬,一路过来,侯君集为太子殿下搜集了上百条猎犬。
还有猎鹰。
鹞子、老鹰、雕,甚至还有产于辽东的海东青·····
承乾感觉自己在统领千军万马,还经常也披上金灿灿的华丽铠甲,系上那猩猩红的织金披风,策马在军中。
只不过大军行军路线、辎重补给、沿途休整、安营扎寨,甚至是派出斥候侦察等等具体的事务,这位太子殿下是一概不参与的。
或者说,他既不太懂了无心参与这些小事情。
他只盼着能够早点遇到吐谷浑的军队,好指挥千军万马灭掉他们,也赚一笔军功。
可出了鄯州后,依然没见到吐谷浑人,虽然偶尔会遇到一些屯堡、部落,但侯君集告诉他,那些是他舅父赵国公长孙无忌的海宴州世封地上的领民,多数是从长孙家从中原等地移民过来的,也有部份是当初圣人下旨从吐谷浑或是党项等地迁来的,还有些本来就是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羌氐。
这些人如今是实实在在的大唐子民,是编户齐民登入朝廷户籍档案的。
大雁在天空飞过,看着地面的那乌泱泱的人马,迅速的变换成了人字阵,鸣叫几声,加速离开了这里。
承乾纵马追出去,对着雁群张拉放箭,结果大雁拉了几泡屎留下,仓惶而逃。
“侯帅,你来!给了那哇哇乱叫的野雁,中午炖大雁吃。”
侯君集有些为难,他虽然勇悍,是个很彪悍的骑将,马槊用的不错,虽说不能跟尉迟恭秦琼程咬金这些人比,但也能算上一流的马槊高手了,但提到射箭,这就是侯君集的一个痛点了。
他经常被人耻笑有三,第一就是不识几个大字,第二是箭射的极臭,别说马上骑射,就是让他站桩步射六十步靶,都有时会脱靶,第三就是他两拜宰相却都没有什么文治武功,不配。
太子让他射天上飞的大雁,这就是为难侯君集了,飞那么高,他根本射不中。
“殿下,大雁飞远了。”
侯君集只得如此道。
承乾瞧了眼侯君集,才想起来他的箭术极臭,于是也只好调转马头,“算了,饶这些禽兽一命。”
重新回到队伍,承乾瞧着路边那些零散的毡帐牧人,“我阿舅堂堂宰相,怎么封地却经营的这么差?我记得秦琅岭南武安州的封地,那可是一年一个样,据说如今人口都破十万户了,在籍人口快突破百万口,秦琅每年坐享武安州三之一的税赋收入,可是不止百万贯的啊。”
侯君集心想,这天下也就一个秦琅,就一个武安州而已。
不说秦琅当初是如何走了狗屎运得到武安州的,就说在当初授封的时候,武安州也确实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岭南蛮荒的一块山海之间的破地,在籍人口不满千,更别说当初四面都还全是蛮子,整个岭南当初都还是羁縻状态。
那个时候就是皇帝也没料到,随手划下的一块地,如今会这么值钱啊。
谁能想到,岭南能够这么迅速的安定下来呢,当初岭南的冯盎等土王势力,可是一点不比什么黔中云南的那些蛮王弱的。
更别说,那时的皇帝和朝廷,也没料到海贸大兴,能够为岭南带来那么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啊。
种种原因,让秦琅占了朝廷大便宜,他的封地如今在异姓功臣里那是最大的,甚至也能称为最好的。
不过也是秦琅有本事,当初眼光好,拿到这块破地后,立马把全部身家投进去开发,更别说秦琅还搞出了什么再分封的骑士采邑这玩意,靠着这一招,从中原招去了多少门阀世家豪强勋戚家的庶子、旁枝。
秦琼的庶子,带着一堆的庶子,跑到岭南瞎折腾,带去了多少钱财、人口,折腾来折腾去,打蛮子开矿山建屯庄招移民兴工商开海港,不出十年,硬趁着海贸大兴之风,给起飞了。
如今皇帝都悔青肠子了,但又能如何,还能自食其言?
皇帝能做的也只是更加规范,不再给秦琅往外扩张的机会,甚至提前结束了秦家的开拓自治,立马派出了朝廷的官吏过去接管治权,甚至是驻防屯兵等。
这可是独一份。
相比之下,赵国公长孙无忌虽也是宰相,还是天子宠臣,皇帝的大舅哥,当初这海宴州封给长孙,那也是极不错的一块地了,湟水谷地,可耕可牧,百里之封,地盘也不小。
还特别从党项、突厥、吐谷浑等诸部迁移了上千户人口给长孙无忌。
朝廷还特别在长孙的地盘上,建起了神威军,筑城屯兵,帮这大舅哥解决安全问题。
要政策也是给政策。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可长孙无忌的封地到现在,经营的也只能说是刚起步,户不满三千,人刚过万。
又还靠着朝廷开设的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必经之路上,可依然发展缓慢。
这还是近年在海宴发现了金矿,淘金热采金热吸引来了许多商人、采金人,让长孙家的封地上建起了一个采金为主的矿镇,吸引来了不少人,要不然,还要差呢。
但事实上,长孙无忌的海宴州封地,是当初皇帝在败吐谷浑斩伏允后,授封十二位功臣于青海湖东中,发展最好的一个了。
房玄龄家、杜如晦家等这些宰相、国公们在这边的封地,没一家比的上长孙家。
“是不是各家不舍得投钱?我听说秦琅在武安州,每年投入的钱可是以百万贯计,仅他在太平港修的卫公堡,据说就用时数年,前后耗费了三百万贯钱。”
侯君集无奈的苦笑。
他自己也是有封地的,在昆州。
滇池旁边,那是南中地区最好的一片土地了,可以说皇帝对他这个老伙计那是非常的好了,虽然当时封的时候,云南爨氏其实也仍完全是羁糜的,但终究很大方的给了他那么大块地。
他这几年也派人开始陆续过去。
可几年过去了,他前后也投入了几十万贯钱了,也算是下了血本了,但到现在,也就刚建起了一座陈堡。
这座陈国公堡可不能跟太平港秦琅耗费了三百万贯钱的卫公堡比,一座充满南北朝时代风格的北方坞壁,并不是建在昆州城中,而是在离昆州挺远的一地方,依山傍湖,圈了一座山谷,坞堡建在山口,成为那一片地区的中心。
垦荒拓地,建立庄园。
非常辛苦,数年时间,才勉强有了点封地的样子,一座并不算大的坞堡,附近一万来亩地,两条水灌溉水渠,几座碾磨坊,几百户领民。
这都是侯君集投入了小半副家底进去,经营了好几年才勉强有的局面。
别说没法跟秦琅比,跟长孙无忌也比不过啊。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经营封地,也不知道有多难。
昆州距离关中数千里之遥,侯君集是关中三水人,将门出身,但家底子并不丰厚,靠着从龙之功,也算是鸡犬升天,但终究底蕴不足。他又没有秦琅那种能钻营的本事,更没有什么生财之道。
那点家底,主要都是靠赏赐得来的。
靠这些赏赐,这些年买田置地修宅子建别墅纳妾等,也是花费不少,好在也还买了些铺子兼做些放贷等买卖,也算是年年还有不错的进项,但那也只是相对来说。
跟秦琅这种妖孽一比,那就是天上地下。
所以当初他其实一点都不想去什么昆州经营封地,但皇帝有令,你不经营到时这封地要收回,封地又跟爵位等挂钩,侯君集无奈,这才咬牙拿出小半家业,又派了家族里的从父堂兄弟等信的过之人前去经营。
可人生地不熟,相距又远,这过江龙也不好当,能经营到如今局面,都还算不错了。
长孙无忌可比他权势大多了,家底也更丰厚,这些年钱财更没少赚,往封地里投入的钱比他多的多,但封地也发展缓慢。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 txt-第982章 太子推薦
说到底,秦琅的那封地,要不是靠着海贸之利,有一个太平港拉动着,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发展。
秦琅封地赚的第一桶金,可不是什么垦荒种地,人家是靠剿蛮贩奴发的第一笔财,然后是开矿,石炭矿、金矿、铜矿、铁矿,再加上秦家的那些赚钱的买卖,什么瓷器、酿酒、玻璃、香水、白糖,尤其是白糖对他封地的拉动是帮助巨大的。
靠着白糖,太平港才能吸引那么多商人,迅速壮大,以一个白糖中心的地位,带动着其它产业发展。
而他们这些人的封地有什么?
长孙无忌的海宴州虽说可耕可牧,在陇右青海这边的世封功臣中,那都是第一等的好地方,但是交通不便利,偏僻遥远,人口数量少,都严重限制着发展。
光靠着半耕半牧的发展,可起飞不了,长孙家比其它各家发展快,还是因为这里有金矿,采金业带动了不少发展。
而侯君集在昆州,全靠种地,前期还得投入那么多本钱,垦荒开地,建城堡庄园,兴修水利,招募移民等,不投入不行,皇帝虽给了个昆州世封刺史头衔,但昆州是人家爨氏的地盘,爨氏并不会把昆州城让给你,也不会把自己的庄园田地让给你,他们看在皇帝的威严下,也只是允许你来,在那些偏僻荒芜之地开荒建堡,这方面,侯君集比长孙无忌又难多了。
长孙来海宴,这虽然以前是吐谷浑的,可毕竟朝廷是在秦琅大破吐谷浑,斩杀可汗伏允,然后慕容顺等归降之后拿了这块地,再分封给长孙的。
长孙受封来此,已经没有主人了。
“殿下,长孙家的海宴州在诸世封功臣的领地中,已经算是首屈一指的好地方了,可耕可牧,拥有肥沃的湟水谷地,而且这里又处于丝绸之路的青商道商路上,有商贸之利,再加上还有大金矿,每年吸引许多商贩工人前来,更别说这里处于吐谷浑边境,每年牛马牲畜、皮毛药材等的收购贩卖,也能得利不少了。”
若是侯君集能有这样一块封地,他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孤还以为,世封功臣们的领地,都跟秦琅的一样呢。”承乾看着很荒凉的四周,摇头。
“殿下,就算是鄯州这样的西北门户,朝廷全力经营,可你发展有限啊。武安州可是个异数,他的太平港如今可是在岭南仅次于广州、交州的第三大海港,甚至超过了人家宁氏高氏几百年经营的钦州港高州港等、”
太平港一年的贸易量是多大,每年多少艘商船经过停泊?
而在海晏,虽也说处在商路上,但整个青海道也只是丝绸之路的一条支路而已,而海晏也只是青海道商路的又一个支路,从陇右入青海,有三条商路,海晏是北路。
这丝路分支的分支,其贸易量肯定是有限的,完全无法跟岭南的太平港比,太平港本身有许多独一无二的产业,又处于南海海路上,更别说背后还靠着个交州港,近年朝廷平岭南,开南中,交广开发,带动的贸易提升也是惊人的,武安州占的便宜实在是太多了。
“为何你们不多投些钱在领地,多招募些移民,或多买些奴隶过来垦荒、开矿呢?那样不就能很快兴盛起来了?”
侯君集有些不想回答这弱智的问题,投入也是要讲产出的。
不考虑半点回报,谁会这样不计后果的砸钱,又能砸多久,长孙无忌不傻,房玄龄也不笨,他侯君集当然也不是蠢货,开发封地,经营产业,总也得讲个可持续性的,就算是亏钱投入经营,也是个有度的。
“赵国公家的封地州城在哪,还有多远到?”承乾又问。
“大概还有百里左右了,赵国公的封地城堡建在领地中心。”
“是跟神威军的军城一起吗?”
“神威军城在海晏州的最西面边境牛心堆,为朝廷驻守边疆,并不在一起。”
承乾遥望西面,“让部队加快些速度,孤迫不及待的想进阿舅家的封地城堡瞧一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