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聖墟 ptt-第1640章 離世殤相伴

聖墟
小說推薦聖墟圣墟
九道一噗的一声大口咳出一口血,他坚持不住了,纵然为无上道祖,可是勉强观看路尽级生灵的战斗,他也承受不住,再观看下去他自身就要道崩了。
精彩都市言情 《聖墟》-第1640章 離世殤閲讀
事实上,他还未真个亲眼目睹,不曾触及那种至高伟力,不过是通过残余波动推演,就已经如此。
“怎样了?怎样了啊?!”狗皇急切,无比的焦躁,竟在关键时刻无法了解厄土中的状况了,让它忧虑,无比的恐惧与担心,怕两位天帝出意外。
诸天尽头,黑暗宇宙,那些赤霞渐渐远去,两位天帝联袂踏厄土,终是被黑暗渐渐淹没了。
外界,已经无人可以感知那里的一切,古青不行,虽然为道祖,但是其道行尚浅。
九道一是真的力竭了,无法再坚持观看与推演。
狗皇焦躁,担忧,心中有种惶恐感,怕两人殒落在厄土深处,再也见不到他们。
毕竟,那里是不祥之力最浓郁的地方,是诡异族群大本营,古往今来没有人知道那里到底有几位路尽级生物。
腐尸与光头男子也走来走去,他们也很焦虑,恨不能杀入那片战场。
两帝纵然再强,可若是被那个层次的生灵围攻,又如何能抵住?!
一天、两天……数十日过去了,可是,却没有任何消息从黑暗之地传出来,这越发让人强烈的不安。
九道一还是不能动用道祖之源,他现在面色苍白,让许多人都不寒而栗,第一次对路尽级生灵有了一些清晰的认知。
观看路尽级生灵对决,不是不可以,但是,却不能接触他们倾泻的伟力,哪怕是余波也不行。
可是,厄土太遥远,相隔着无尽的宇宙,如果不捕捉那些流光,是根本见不到真相的。
不管怎样说,连道祖推演那一战都受到这样的伤害,实在令人们深感惊悚,诸王都生出阵阵无力感。
如是大祭到来,没有路尽及生灵抵挡,诸天倾覆都将在瞬间,不会有什么意外,这让人绝望。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聖墟 線上看-第1640章 離世殤看書
如果失去了两帝,未来会怎样?恐怕再也无人可以拖住诡异族群的脚步,无人可挡,黑暗将覆盖故土,山河尽墨。
数月过去了,依旧没有消息传出,黑暗大地死一般的压抑,连那里的生灵都在尽量蛰伏,他们亦不知厄土怎样了。
楚风心头沉重,他真正意识到,路尽级生物的可怕,不到那个领域,任你天纵无匹也是蝼蚁。
纵然是道祖,在那个层次的生灵眼中也是弱小的,无力扭转任何战局。
楚风安慰狗皇,那两人应该不会出事儿的。
優秀玄幻小說 聖墟 起點-第1640章 離世殤閲讀
只是在说这些话时,他自己都觉得没底,心中更是有些悸动。
“是他们拖住了厄土,是他们延缓了大祭的到来,可是现在,他们自己回不来了。”古青声音低沉,心情无比的复杂。
他萌生退意,在他看来,那两人才是真正的天帝,他始终都不是,只是在追逐前人的传说而已。
半年过去了,诸天的人们越发心头沉重,尤其是狗皇、腐尸几人,坐卧不安,心中带着几许秋的凉意。
突然,有一天,上苍有人大吼:“厄土的龙虎猫鼠狼崽子,你们想吃人吗?你爷爷也报仇来了!”
轰的一声,有人借道上苍,从那祭海而归,然后直接杀向了黑暗之地,依照不久前叶天帝血气照亮的坐标,他杀了进去!
“是他?!”诸天的人都被惊到了,而后无比的激动与喜悦,是那个曾言,踏着帝骨回归的人,也是地球幕后黑手的本体,他收走了地球上的黑暗之念,如今更为强大了,但是,一直有“猛虎”在后面对他出手呢。
现在,他竟突兀杀回来了!原以为他需要很久才能回归。
显然,他一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事实上,未过多久,人们便又听到了他的怒吼声:“死老虎,你追着我咬,不放了是吧?我早晚扒了你的虎皮,吃了你的虎肉!”
到了这个层次,能被他称为凶虎的路尽级生灵,绝对的恐怖。
最终,他打破黑暗,又杀到了远方,显然他很吃力,前有厄土,后有猛虎,多方围猎他呢。
此后,一切又都寂静了,再无声息。
许多人心中都升起不祥的感觉,但是,却也无力改变,只能默默等待。
“我去进化!”楚风握紧拳头道,再等下去也无意义,他要去修行,尽管知道时间根本来不及了,但他还是想努力提升自己。
阳间,一年、两年……十年过去了,狗皇越发显得苍老,腐尸也佝偻着身体,每日都在自言自语,焦灼的等待。
异域中,数万年过去了,楚风第一次感觉到,想成就红尘仙太艰难,他总是破不开那层界限,走不到那个领域中。
期间,他也去见过妖妖,纵然天资无匹,可妖妖也被困住,还没有抵达那个境地。
两人探讨,红尘仙多是在恶劣的末法时代成就的,在异域这大道有缺却又有捷径可走的天地中,多半难以走通。
纵然是用时间去熬,也不见得成功。
最终,妖妖与楚风都分别出关,异域对他们来说暂时失去作用。
这些年,老古、黄牛、黎九霄、大黑牛、弥天、姬采萱等人都在不断前进,稳步的提升实力,他们曾多次出去破境,又回来闭关。
外界,依旧是沉静,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人们所期待的两人始终没有再现。
时光匆匆,楚风在诸天各地行走,感悟自己的路,体验红尘百态,他想破法,冲关而上,渴求力量。
厄土惊变后,数十年过去了,腐尸与狗皇越发憔悴,原本就枯竭的身体越发的明显,都已老态龙钟。
九道一已经恢复过来,可是,他再次追寻,认真推演,却什么都发现不了,诡异厄土一片黑暗。
直至,当七十几年过去后,黑暗大陆竟渐渐活跃,曾蛰伏起来的各族又都出现了,顿时让诸天的气氛沉闷到了极点。
当日,狗皇直接咳出去一口血,踉踉跄跄,走向它隐居的地方。
“我等的人啊,此生还能见到你们吗?”狗皇低语,无比的落寞。
腐尸还有光头男子,也失落无比,像是失去了全身的精气神,恨自己不够强大,无法杀进厄土中。
一切迹象都表明,厄土的变故不再有波澜了,而这对于诸天来说却是极为不祥的讯息,让人强烈不安。
甚至,有人都绝望了,两位天帝深陷厄土中,恐怕是遭遇了不测。
这种感觉真很不好,最近数十年,人们的心情可谓是大起大落,才生出希望,看到曙光,可结果却又被直接拍落进深渊中。
数十年来,古青怅然,他很自责,觉得自己太无能,身为新帝却没有任何大功绩,主要还是实力弱。
古青心中有失落,也有担忧,看到叶天帝与女帝消失,杀入厄土深处,他当时很激动,也很震撼,可现在却迟迟等不到他们回来。
他轻轻一叹,感觉自己很失败,最后,他用力摇了摇头,低声自语道:“叶叔,你才是真正的天帝,我是伪帝,辱没了这个称号,我放弃它,既然不能守护好这片故土,保不住这大好河山,更无力去不祥之地征战,我有何颜面坐在这个位置上?我自己走下去,让一切荣光与灿烂都回归本初,我不是天帝,从来都不是!”
这让许多人惊诧,在这一刻,古青居然像是释然了。
昔日,古青崇敬叶天帝几人,一心想走到这个位置上,今天他却放下了这一切。
一时间,他的身体龟裂,居然要道体大崩。
九道一第一时间赶到,喝斥道:“糊涂啊,你不想活了?你的根基就是基于帝位而筑起的道果!”
“我不是天帝。”古青摇头,他像是解脱了,居然在笑。
而且,他并未崩裂下去,天地间,各族有感,磅礴的众生意识海,体会到了他的心情与心境,竟未反噬。
他的大道运未减,并且,他的身体居然开始愈合了,渐渐恢复道祖之身。
“你这是……”九道一吃惊,古青这是真正走上了道祖的领域中,没有崩开?!
古青也疑惑,他只是凭本心行事,觉得自己真的不配为新帝,主动退位下来,结果并未遭劫?
相反,他像是打破了某种枷锁,斩去了固有的某种执念,道果进一步巩固了。
最终,九道一像是明白了,道:“天帝不是封的,也不是谁授予的,而是看你本心,是否为公,是否愿站在诸天意志这一边,现在,你是失去了帝位,但是这片天地却也为你准备了后路,认为你依旧算是一个守护者。”
时光流逝,转眼百年过去!
这些年,楚风一直行走在各大世界中,磨砺自身,当他回来时,第一时间就听到一则与他有关的消息。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聖墟》-第1640章 離世殤相伴
厄土中一位种子级生灵来到了诸天,在大宇层次,指名点姓要挑战楚风,他的实力极其强大,可以伐仙。
楚风不在,然后,妖妖出手了,将此人直接斩杀!
“杀的好,又少了一个种子级生灵,这些都是未来的道祖,恐怖的大患,杀一个就等于救下未来大量的生灵。”
楚风回归,得知消息后非常高兴,他杀与妖妖杀都一样。
然而,很快他又皱眉,想到一些事,心直接沉了下去。
因为,诡异生灵都已经敢来诸天间历练了,这说明厄土的剧变,被他们彻底平息了?!
“情况恶劣了!”楚风低语。
事实上,人们都预感事态无比严峻了,最担心的事可能发生了。
果然,当狗皇得到消息后,它反应最激烈,当场连续大口咳血,身体毛发迅速灰败了下去,眼神黯淡无光。
老狗哭了,它有了不祥的预感,而它自身本就时光无多,此生多半再也见不到那两人了。
自这一日后,狗皇消沉了,愈发沉默,越来越显老态了。
它常常失神,变得呆滞,最后,它停止吐纳,不再运转血气,它无比的黯然神伤。
“我撑住不了,心中多年的信念崩塌,所有的坚持与苦熬都要到头了,不再与天争,还是顺其自然的死去吧。”
狗皇自身枯竭,絮絮叨叨,说狗老归山,准备找个地方埋掉自己。
楚风知道情况后,立刻赶到,大声道:“振作啊,你自己说的,要保护好我的亲故,让我不要沉沦,远离绝望,永远斗志昂扬,可是你自己呢?!”
狗皇无力地摇头:“我老了,昔日一战,本源都打到枯竭了,这么多年一直在与天争,苦熬着活到现在,真的走不下去了。”
“没有希望了,我在乎的人都死了。”狗皇弯着腰,吃力的背着帝尸还有那口残钟,最后,它又看向厄土深处方向,久久凝视。
它佝偻着身体,晚景凄凉无比,虚弱而又衰败,它泣血低语:“三天帝的时代彻底结束了吗?那两人是否也出意外了,他们陷入了绝地中啊。”
它觉得,自身再熬下去没有意义了,属于它那个时代的记忆都渐模糊了,连最后的念想都暗淡了,连最强的人都要死去了,那是一个大世的符号与烙印啊,如今只剩下它与腐尸有限三两人独活还有什么意义?
“我还没有崛起呢,你等我啊!”楚风喊道。
“没用的,你没有时间了。”狗皇看了他一眼,又耷拉下脑袋,背着帝尸,踉跄而行,最后进山,选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坐下,开始不言不动,等着坐化,要葬掉自己。
最后的时光,它似回光返照,眷恋着故土,看着红尘世界,浑浊无神的老眼遥望大好河山。
终于,它颤抖着,将头高傲地抬起,它决定要走了。
”吼!
狗皇怒吼,饱含着悲愤,还有无尽的惆怅与遗憾,所有的不甘与愤懑,以及最终的绝望,都蕴含在这最后的一声震动山川大地的吼声中,响彻在诸天间。
它的眼前,仿佛又浮现了昔日的旧景,看到了三天帝,看到了他们当年的灿烂时代。
“我,回来了,梦回荒古,找你们!”说完这些话,它咽下最后一口气,头颅耷拉下去,衰败与枯竭的魂光寂灭。
“狗子!”腐尸怒吼,得到消息时还是晚了,一路发疯般冲来,抱住了它的尸体,腐烂的脸上,不断流淌带血的老泪,他低吼着:“你这个懦夫,你怎么逃了?就这么死去,你甘心吗?!”
“它身体枯竭了,实在支撑不住了。”九道一轻叹。
腐尸立在原地,血泪长流,一动不动,也不再开口说话了。
“我们的时代结束了。”很久以后,腐尸说出这样一句话,抱着狗皇,踉踉跄跄的远去,直至消失。
漫天的黄叶飘落,枯叶满地,这片天地有些冷,秋风萧瑟,深冬未至,却已让人寒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