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第一百三十七章:天災與獸潮推薦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小說推薦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轰隆隆!!!
天地崩裂。
山河破碎。
岩浆滚滚。
大陆板块在融合颤抖着。
世间的规则一时显得絮乱。
连天上的星光,这一刻都陷入了暗淡。
被挤压的海水,冲天而起,然后向着四面八方倒灌。
八块大域,历经几十年,在此刻,终于被拉扯到了一起。
人族的开天计划初步完成。
然而此刻,随着八方域越来越诡异,人族只牵了一个头,就已经撤走了,后续融合,失去控制,就显得凶险。
大陆的融合,碰撞,如同开天辟地。
碰撞在一起的巨大力量,撕裂天地万物。
其中的恐怖,难以想象。
这是如同灭世一般的天威。
在蛮域幸存下来的族群,此刻历经几年的天地大变,它们循着生存的本能,早已都聚齐在夏族疆域的四周。
以前,它们迫于夏族的威严,不管如何艰难,都始终不敢踏入夏族疆域半步。
但现在,面临着这如同天地将倾塌的变故,它们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轰鸣声中,整族整族的往夏族疆域涌了进去。
这是生存的本能。
谁让越接近那里,受到的影响越少。
这些族群,不管是否产生了灵智,在它们意识中,那里面都是安全的!
进去才有希望!
否则必死!
尽管随着这几年,大陆动荡,各大族群为了生存,慢慢的挤压到夏族边境。
夏族就在所有边境之地,招募了几个力大听话的小族,高修城防,同时部署了重兵。
除了有老牌王者坐镇之外,后面连赵玉灵林雪灵,还有蒙易三位帝尊都去了各处开阔的边境之地。
然而此刻,面对无数族群绝望之下的全线冲击,他们同样感觉棘手。
太多了!
而且是四面八方,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同时镇压。
最重要的是,在那些生灵的后面,紧随而来的是天地塌陷。
漫漫洪水与岩浆。
这同样是致命的东西。
虽然大家都是武者,但至少要半步王者才能离地飞行。
寻常的武者,面对这种的层次的天灾同样毫无办法。
兽潮天灾,顷刻间接连而来!
这是天地大变之下的危机。
带着一股让人绝望窒息的气息!
林城。
藏书阁外。
楚河站在柳树之下,他目中有星辰倒悬,扫视着天地的大变。
崩塌的山脉,断裂的河流,喷发的岩浆,在他眼中倒映而出。
他感悟,甚至融入进了那种如天威一般的力量之中。
这虽然只是是一次小规模的天地破碎重组。
但那天地之间的变幻与威严,同样也能让人从其中有所感悟。
“我与这场天地之威,不知道孰强孰弱!”
楚河将玉箫放在了嘴边。
“我还从未真正的全力出过手呢!”
“没想到第一次用力,是打不听话的天地小儿子!”
楚河脸上露出笑容,出声呢喃自语着。
天地小儿子太调皮,让他这个老父亲感觉到了不满。
闹出这么大动静,家都要被拆了!
这样很不好!
“小朋友不听话,当然是要打屁股的啊!”
楚河嘴中发出感叹,然后深吸一口气,之后轻轻一吐。
呜!!!
乐声从玉箫中震动而出。
无形的力量如同奇点爆开,以柳树为中心,瞬间扩散而开。
一首爸爸的爱!
在所有生灵耳中与心灵深处响起。
声音浑厚,带着怒其不争的沧桑。
这一刻,仿佛天地就只剩下了这个声音。
就连那山崩海啸的声音都被淹没,那种天地塌陷带来的窒息与恐惧感,都被压制了下去。
奔腾的万族停了下来,由极动到静止,只在一息之间。
而后一股莫名的力量,让它们回头。
隐约间,众生似乎看到了一个擎天的金色身影出现,与倾覆而来的天灾相对。
火熱連載小說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起點-第一百三十七章:天災與獸潮鑒賞
那道身影只是背负着手,静静的站在那里。
一双模糊的眼睛淡然的注视向天灾。
滚滚洪流,泥石岩浆,在天地的裹挟之下,席卷而来。
天地在坍塌,万物在破碎,连空间都震出了涟漪。
在这种天地之威下,王者避之不及都会陨落,帝尊也要避其锋芒不敢深陷其中,天地大势已起,圣尊亦要束手无策。
然而此刻。
在所有生灵震撼的注视下。
在那天际盘旋的乐声中,他们的目光注视下,那道模糊的金色身影,如同可遮盖苍穹的手掌伸出,往下一按,与席卷而来的天灾直接对上。
而后!
洪流依然在涌动,岩浆依然在喷溅,天灾依旧存在。
可是,这所有的一切,却只在那巨大的手掌之间发生,根本无法再冲出。
那道擎天的身影!
这一刻!
他!
握住了天灾!
他的手掌之中如同有着一个世界存在,让那天崩地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还不算完,而后,金色身影再一次伸出另一只手掌,往下一按,直接按住了这片天地。
就像大汉按住了柔弱的小姑娘。
天地的震动,生生被按的慢慢停歇。
就像柔弱的小姑娘面对大汉的压迫,在反抗之中,逐渐失去了力量一样。
一手握住天灾!
一手镇压天地!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智慧生灵都呆住了!
恐怖如斯!
连那震撼心灵的乐声都无法让它们清醒过来。
以人之力,独挡天灾。
这种震撼的场面,是它们不可想象的!
噗通!噗通!
这样的一幕,让无数生灵跪了下来,对这种能与天地对抗的至强者,发出狂热的膜拜!
这是弱者对强者的膜拜!
这也是对于强者,出手为它们挡下天灾的感谢!
这片天地只剩下了那还在激昂吹奏的箫声。
其它无论是山崩海啸,还是风吼雷霆,所有的动静,都在伟岸身影手掌之间,不泄丝毫。
柳树之下,楚河闭着眼睛,依然在不停吹奏着。
他与天地对抗,但也是在与天地相交,在感悟天地自然的生灭。
更远之处,天地的动荡还在继续,源源不断而来,想要保持一切的声息消失在夏族疆域四周,即便是楚河也感觉到了些微的压力。
此刻,如果有生灵能够腾空,俯视整片天地。
就能发现,整个八荒之域都在碰撞之中引发了天地大势,如同云爆席卷天下。
但在蛮域夏族之地,那从四周滚滚而来的天地之灾,一波一波汹涌向前,但都在同一个位置如同掉进了深渊消失不见。
此刻整个天地都是灾难。
而以夏族疆域为中心的一大片区域,却如伫立风暴中心的寒松!
巍峨伫立,屹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