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42章 超級保姆·間宮九郎分享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宽政二年(1790年),9月3日。
虽说现在已是9月,按常理来说,现在应该是秋天了,但那每日都高悬在天空、放出炙热的阳光鞭笞大地的太阳,让人完全看不到半点要入秋的样子。
现在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空调。
坐在车厢中,真的让绪方有种正置身于桑拿房中的错觉。
快点下雨或变凉快起来吧——这便是这段时间绪方等人每天都在心里念叨的话。
而今日,天气总算是应了绪方等人的愿望,变得稍微凉快了些。
今日的天气格外地好,晴空万里,风和日丽。
像棉花一样松散的白云,将本不强烈的阳光遮掩得更加柔和,时常还伴以一阵清风,根本不显红意的树梢,便顺从地摇起了腰肢
满是绿叶的枝头上,洒满了柔滑的阳光,树梢上踩着一只小鸟,不停地抖动着尾巴,影子清晰地倒映在一旁的乡间小路上。
就在这时,这只小鸟像是听到了什么异响似的,转回头去望着正在一旁的乡间小路上缓慢行驶的2辆马车。
驾驶这2辆马车的人,是一名长相俊美的青年,以及一名身材壮硕的壮汉。
这2人正是浅井与牧村。
懂得驾驶马车的人,本只有琳、牧村、浅井3人。
在搭琳他们的顺风车时,绪方顺手也学习了一下马车的驾驶方法。
绪方本就有着些马术基础,因此他很快就掌握了驾驶马车的技巧。
本来这2辆马车是琳、牧村、浅井3人轮流换班驾驶,在绪方学会驾驶马车后,便变为了绪方、琳、牧村、浅井4人轮流驾驶。
现在恰好轮到浅井和牧村二人驾车,绪方坐在牧村负责驾驶的那辆马车的车厢中,与身旁的阿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阿逸,快看,那里有一只小鸟耶。”
“嗯,看到了,很大一只呢,不知道味道如何。”
“我们距离木下小姐他们的根据地,还有多远的距离啊?”阿町随口问道。
“不远了。”正坐在驾驶位上驾驶着马车的牧村头也不回地说道,“大概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就能抵达了。”
“总算要到了吗……”阿町发出长长的叹息。
一开始,坐上马车前往尾张的时候,不论是绪方还是阿町都感到了些新鲜感。
但渐渐的,这新鲜感也被颠簸的路、炎热的车厢等一系列折磨人的玩意给消磨殆尽。
在前往尾张的这一路上,绪方就一直安安静静地养伤。
在得知终于要抵达葫芦屋后,连绪方也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因为今日的天气很好,所以绪方他们将车厢的门打开着,任由凉爽的风吹起来。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42章 超級保姆·間宮九郎推薦
绪方一边惬意地感受着吹进车厢中的凉风,一边随意地朝正在驾车的牧村问道:
“牧村,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哈哈哈哈。”牧村发出爽朗的大笑,“已经差不多快痊愈了!绪方老兄,你呢?”
“我已经完全痊愈了。”绪方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胸膛。
“我以为我的恢复能力已经够惊人了。”牧村道,“没想到绪方老兄你的恢复能力比我还惊人啊。”
在离开京都之前,绪方曾听浅井说过——牧村最大的长处应该就只是恢复力惊人了。
现在看来,浅井倒没有在乱说,牧村的恢复能力的确是相当地惊人。
牧村身上的那些伤可一点都不比绪方轻,而现在都已经差不多恢复如初了。
牧村说大概今天下午的时候就能抵达他们葫芦屋的根据地。
在到了大概下午时分的时候,绪方还真看到了那久违的被群山环抱的小村子。
将头伸出车窗,望着前方的这小村子,阿町道:
“那就是阿逸你所说的那个村子吗……”
在前往葫芦屋的这一路上,绪方有跟阿町简单地介绍一下葫芦屋的一些基本情况。
比如:琳他们以一座废弃的山中寺庙作为他们葫芦屋的根据地。
在山脚下有着一座从外表看上去非常普通的村子,村民们因受过葫芦屋的恩惠的缘故,所以拥有着葫芦屋的“前哨阵地”的职能,专门负责警戒外人靠近此地,并给琳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支援。
在见到有2辆马车靠近后,几名刚好守在村口处的村民立即面露警戒。
注意到驾车的2人是浅井和牧村后,这几名村民脸上的警戒之色立即消散,改为恭敬之色。
将2辆马车驶到村口处后,绪方一行人便下了车,将这2辆马车交给村民们负责看管。
交给村民们看管的,除了那2辆马车之外,还有那平太郎以及玄仁。
在抵达这村子后,玄仁就一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打量着自己之后工作的地方。
得知玄仁是琳带来的医生、之后要在这个地方工作后,村民们都非常地高兴,他们这儿刚好缺优秀的村医。
玄仁得到了村民们的盛情对待。
至于平太郎那俘虏,则是直接被关押入村子中的地牢中。
……
……
打理完“马车的安置”、“玄仁的安置”等一系列琐事的琳,回到村口处,找上了一直在村口处等候的绪方、阿町、牧村等人。
“好了,我们走吧……嗯?你们在聊什么?”
回到村口处后,琳便发现牧村他们几个聚在一起,在那一脸严肃地聊着些什么。
“我们在讨论这些行李该怎么分配。”浅井道。
琳望了一眼堆放在牧村等人脚边的那些行李,随后面露了然之色。
他们这帮人所拥有的行李,那叫一个多。
他们葫芦屋的这堆行李,或大或小,共有16包之多。
这堆行李堆放在脚边,其数量着实有些骇人,光是看着都觉得充满视觉冲击力。
琳都已经处理完那些琐事回来了,牧村他们仍在“行李分配”这个问题上扯皮着。
“我记得我们出发之前,没有这么多行李的啊,我脚边这包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啊?谁买的?”牧村朝他脚边的一个大布包努了努嘴。
“那个……那是我买来的京都特产。”岛田弱弱地举起了手,“我是第一次去京都,所以忍不住买了些京都的特产……”
“那这个呢?”牧村伸出手指指向另一个大布包。
“那是我买的。”这次换琳出声,“里面是我买来的京果子。我特地买给没能去成京都的九郎和伯公的。”
“那这个呢?”牧村朝另一个大布包一指,“那又是谁买的?”
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342章 超級保姆·間宮九郎展示
“我买的。”浅井举起手。
“你那又是什么玩意?”牧村追问道,“也是京都特产吗?”
“勉强算是吧。是源一大人委托我买的。”说罢,浅井朝牧村挤了挤眼。
牧村和浅井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在看到浅井朝他挤眼色之后,立即露出一副心领神会的模样,赶忙跳过了这个话题。
绪方和阿町一直站在一边,旁听着葫芦屋一行人的扯皮。
听到最后,绪方忍不住面露无奈,吐槽道:
“你们这帮人去京都,其实是打着‘找不死人的线索’的幌子,大摇大摆地去旅游的吧……”
“我们似乎的确是买太多东西了。”琳没对绪方刚才的这句话做任何的反驳,只双手抱胸,满脸认真地这般感慨道。
“喂,岛田。我们这些人中,就数你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多,所以你给我负起责任,自个将你买来的那堆东西背上去吧。”浅井道。
“哈?我哪有办法背这么多东西啊?牧村前辈,请帮我!”
“别看我……我现在可是伤病初愈啊,可没那个本事背这么多行李。我们分两次搬送这些行李怎么样?”
“别开玩笑了。”浅井不假思索地说道,“你应该也知道我们葫芦屋的根据地在山上吧?分两次搬送那不一样累死人?”
“让村民们来帮我们运送行李怎么样?”跟着绪方一直在旁边旁听着的阿町,此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只可惜阿町的话音刚落,琳便轻轻地摇了摇头。
“现在已经差不多是做晚饭的时间了。每家每户现在都忙得很,把这堆东西搬上山要花不少的时间,我不想因这点琐事就影响到他们吃饭。”
……
……
葫芦屋这帮人的扯皮仿佛没完没了。
已经有些听不下去的绪方,用力拍了下手掌,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你们直接简单粗暴一点吧。”绪方道,“用‘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谁背多少行李。”
绪方话音刚落,琳等人便纷纷朝绪方投去疑惑的视线。
“‘石头剪刀布’是什么?”浅井问道。
现在这个时候的日本,还没有“石头剪刀布”的划拳游戏。
绪方言简意赅地向琳等人介绍了下这相当简单的游戏的玩法。
弄清楚玩法后,琳等人纷纷面露感兴趣之色。
“原来如此……石头剪刀布吗……”琳轻轻地点了点头,“感觉是个很好玩的游戏呢。”
“一刀斋。”浅井问道,“这是你老家出云那边的游戏吗?”
“不。”绪方道,“是我自创的。”
绪方决定撒个无关紧要的小谎。
“这游戏很适合用来在喝酒的时候玩呢。”牧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谁输了就喝一杯之类的。”
绪方很想夸赞牧村一声“天才”,居然这么快就悟出了“石头剪刀布”的正确玩法之一……
“好。”琳正色道,“那我们就来石头剪刀布来决定一下我们这些行李都由谁来背吧。”
绪方和阿町并不参与这场划拳,因为他们二人有自己的行李要背。
也就是阿町在京都委托风魔帮她弄来的那堆火药、铁器等物。
这堆玩意不仅数量多,重量也沉,让绪方和阿町没有余力去帮助琳他们搬行李了。
琳他们的行李,共有16包或大或小的包裹。
经过一番简单的讨论,他们就决定好了玩法:玩16轮,每轮输掉的人就背一包行李。
琳、牧村、浅井、岛田4人围成一圈,将手高高举起,随后像绪方刚才所教他们的那样,高声道——
“石头、剪刀、布!”
……
……
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
“‘石头剪刀布’……一点也不好玩!”
将身上的那堆行李全部都扔到了脚边后,琳扶着他们葫芦屋的根据地——也就是那座废弃古寺的寺门的门柱,大汗淋漓地这般咆哮着……
就在刚才,绪方看到了奇迹。
绪方原以为,以“石头剪刀布”来决出谁背多少行李的话,到最后应该会出现每个人所背的行李数量都差不多的局面,只不过有可能谁会多一些,或是谁会少一些而已。
然后奇迹上演了……
16轮的划拳,琳输掉了其中的8轮……
按照他们所拟定的规则,琳要背他们的那16包行李中的其中8包……
待划拳结束后,场面一度很尴尬。
牧村他们也没有想到琳在划拳上竟然会弱到这个地步,所以在划拳结束后纷纷表示刚才的划拳不算数。
但琳却表示:做人要言而有信。
于是一个人背上了8包行李,开始登山……
成功凭借着一己之力,将他们葫芦屋一半的行李给背了上来。
“主公。”牧村一脸认真地由衷向琳说道,“你辛苦了。”
刚才在登山时,牧村他们也有挺身而出,主动表示要帮琳分担一些行李,但统统都被执意要求“言而有信”的琳给拒绝了。
“行了。”琳一边说着,一边将身前的寺庙大门给推开,“区区8包行李,还不至于把我累死……嗯?”
琳刚将寺庙的大门推开,浓郁的错愕之色便在琳的脸上浮现。
不仅仅是琳,牧村、浅井等人,以及曾来葫芦屋这做客过一次的绪方,此时也都是满脸的错愕。
在刚逃出蝶岛、来葫芦屋这里做客时,绪方记得很清楚——琳他们是拿一座废弃的寺庙充作他们的据点。
所以葫芦屋的这块根据地,到处都是旧旧的、破破的。
而此时此刻,呈现在绪方眼前的景象,却和绪方印象中的“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旧旧的、破破的屋子”完全不同。
通过大开的寺庙大门向里望去,寺庙内所有的屋宇都一副经过修缮的模样。
不仅修缮一新,每栋房子还有重新用油漆全数翻涂了一遍的痕迹。
“……主公,这里是我们家吗?”牧村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琳。
“……”琳此时也是无言以对。
“欸?”之前没来过葫芦屋的阿町,此时一脸错愕,“这里不是你们家吗?”
刚才在寺庙的大门被推开,看到那一栋栋漂亮的屋宇后,阿町还发出了小小的惊叹。
“和我印象中的家似乎有些不太一样……”琳低声道。
“呐,快看。”岛田突然抬手向前一指,“那里……是不是在冒烟啊?”
岛田所指的位置,正源源不断地冒出着浓郁地的烟。
“那里似乎是厨房啊,是间宫和源一大人他们正在做饭吗?”牧村问。
“应该是。”浅井不假思索地应道。
“欸?但是……现在吃饭似乎也太早了吧……”岛田抬起头看了看还仅仅只是微微泛黑的天空,“在我印象中,间宫前辈和源一大人都习惯在天完全黑下来后才吃晚饭的啊……”
“那个……”绪方的声音此时突然插了进来,“那里的烟……是不是越变越浓、越变越黑了……?”
众人:“……”
听到绪方的这一提醒,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不远处那似乎正在不断变浓、变黑的烟。
在一阵沉寂后,惊慌猛地众人间爆发了出来。
“快!都快给我去打水来!”琳满脸惊恐。
“喂!岛田!你买来的这堆京都特产里面有没有能盛水的东西啊?!”浅井不由分说地打开岛田的那几个装满了他买来的京都特产的布包。
“笨蛋!进寺庙里面找水桶更快吧!”牧村一边吼着,一边朝寺庙里面冲去。
“阿町!走!我们跟着牧村去找水桶!”
“好!”
“欸?”反应慢了半拍、还没意识过来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的岛田一歪头,“那里不是间宫前辈和源一大人在做饭吗?”
琳:“再做你就成饭了!那是着火了啊啊啊!!”
……
……
“所以……”间宫朝身前的拿着各种各样的盛满水的容器的众人,投去充满着浓郁的疑惑之色的目光,“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啊?”
刚才众人拿着装满了水的各种各样的容器,气势汹汹地朝冒烟的地方杀去。
在受到琳的“点拨”后,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何等糟糕的事情后的岛田,慌慌张张地加入了找能盛水的容器的大军之中。
岛田买来的那堆京都特产中,还真有几个很适合用来盛水的玩意。
岛田、浅井、琳3人随意地分别拿了3个最大的容器,在寺庙外的小溪那盛了满满的水后,便直奔冒烟的地方。
在直冲冒烟之地时,他们3人刚好与找到了水桶同时也盛满了水的绪方、阿町、牧村3人汇合。
一行人气势汹汹地直奔冒烟之地。
在靠近后,众人才发现冒烟的地方是厨房的后头。
绕过厨房,来到厨房的后头,他们便见到了正一副悠闲模样地坐在一边的间宫与源一。
在间宫与源一的前方,是一大团火。
这一大团火正烧着什么,向外散发出古怪的气味。
绪方等人看着间宫与源一……
间宫与源一也看着绪方等人……
“我反倒是要问你呢!”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的琳,没好气地喊道,“你在搞什么啊?我差点以为着火了呢!”
“我们在烧垃圾。”答话的人是源一。
绪方等人朝间宫和源一他们二人身前的那一大团火看去。
这团火正烧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木材、纸张、叫不出名字来的一大团不明物体……什么东西都有。
“原来是烧垃圾啊。”绪方也长出了一口气,“怪不得冒出的烟又黑又浓……”
刚才看到那团团浓烟时,绪方也吓了一大跳。
现在正是天干物燥的时候,而周围又全是木制建筑与山林。
一旦火势蔓延开来,那可不是说笑的。
见只是虚惊一场,众人纷纷没好气地将各自手中容器中的水倒到一旁的地上。
“主公,大家,欢迎回来。”间宫朝众人露出温柔的笑,“你们还带了2个老熟人回来了啊……绪方君,阿町小姐,好久不见了。”
绪方知道源一并不认得阿町,所以主动向源一介绍起阿町来。
绪方刚向源一介绍完阿町,琳便双手抱胸,朝间宫问道:
“间宫,你给我解释一下——我们家是怎么回事?你请工匠来翻修了吗?”
“我怎么会做这种这么浪费钱的事情呢。”间宫摆了摆手,“我们家是我一个人翻修的。”
“你一个翻修的?”绪方的双目瞪圆。
“嗯,因为等你们从京都回来的这段时间太无聊了,反正闲得没事,我就自己一人将我们这的房子都翻修了一下,顺便给那些掉色的地方涂上了新的颜色。”
“你还会干木匠活?”阿町面露惊愕。
“我以前曾经在大和地区学习过木工。”
“我们这儿的房子都没有需要大修的地方,即使是我这样的木工外行也能轻松胜任修缮的工作。”
“我前几天才完成了房子的修缮,修完房子后无事可干的我,又顺便做了个大清扫。”
“因为这阵子你们都不在,所以不少地方都落满了灰尘与树叶、昆虫的尸体、以及我翻修屋子时所不用的废弃木材等各种各样的垃圾。”
间宫朝旁边的那团大火努了努嘴。
“这些就是我今天清出来的垃圾。”
说到这,间宫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了顿。
“说起来——现在似乎快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呢。”
间宫接着说道。
“主公,还有绪方君,你们一路赶回来,应该都累了吧。”
“你们现在就先去休息下吧。”
“今天的晚饭,就交给我一人烹制吧。”
说罢,间宫不待众人做回应,便轻施一礼,径直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望着间宫离开的背影,阿町冷不丁地突然用只有她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朝身旁的绪方说道:
“间宫好强啊……”
“嗯。”绪方郑重地点了点头,“我的感想和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