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起點-第928章 老鼠屎的決斷熱推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在茶室里开完会,把要说的话儿说完,李经理和魏老板很快结账离开了。
那些供应商们倒是舍不得走,一个个都找到相熟的供应商,聊起了这件事情。
这其中,有那么几家供应商,离开了茶室以后,直奔不远处的一家僻静的咖啡厅,要了个包厢,一起进去。
这几家,都是徐浩的那份调查报告里榜上有名的几家。
分别是宏盛、威图、发记这三家,还有两家小一点的。
他们都暗暗把林场里培育出来的树苗,拿到市场去买,尤其最近这半年,靠着偷卖牧雅林业的苗,让他们着实赚了很多钱。
要知道牧雅林业的苗在市面上卖得贵,最好卖的梭梭一块一株,别家只能买两三毛,甚至一毛都有,所以这里面的利润就别提多高。
尤其私卖树苗,不用给牧雅林业分钱,卖出去就直接揣进口袋,没有比这更赚钱的了。
宏盛的老板叫王大狗,因为他的名字有个“道”字,脾气又很暴躁,所以就被人直接叫了“狗”了。
他坐在茶室里,黑着脸问:“这一次的事情你们怎么看?明天就开会了,今天我们几个必须拿个章程出来啊,要怎么做都说好了。”
威图的老板叫做史仁,是个精瘦精瘦的小老头,他说道:“大狗,你先说说你的想法,我们听听。”
王大狗扫了一眼包厢里的其他四个人,说道:“我们偷卖树苗的事情牧雅林业已经知道了,这事儿我行,可要说他们已经查出来是哪几家,还说把证据都拿到了,我不信。”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发记的老板叫做王进发,是个维族,原名叫做沙木沙克。
因为沙木沙克这个名字在维语里是大蒜的意思,所以他做生意以后觉得不体面,就改了个夏人的名字,叫做王进发,就是招财进宝大发特发的意思。
反正名字寓意很好,他这一段也真是发了财。
三家里面,他偷卖的树苗最多,赚的钱也最多。
他看着王大狗,问道:“我看陈总敢这么说,估计是有点底气的,否则也不会让老李和老魏放话了哩。”
王大狗冷哼一声:“我们卖苗的时候多小心啊,怎么可能有人知道是我们的苗?就连接我们货的人,大概都不知道这些苗是从我们这里出来的,他们怎么查得到?”
微微顿了顿,王大狗继续说:“我觉得牧雅林业就是想吓唬吓唬我们,让我们自己去认头,还说什么既往不咎呢,我看我们要是真的傻啦吧唧的去承认了,以后肯定会被秋后算账的,到时候就算想哭都没地方哭。”
史进的胆子比较小,苦着脸道:“只要有心查,也并不是完全查不到我们身上的……唉,要不是我家的那个小子赌钱欠了一大笔债,搞得我走投无路,我也不用走到这一步。”
王大狗冷哼:“老史,事到如今,你也别说这种废话了,收钱的时候你笑得老脸都开花了,可没看见你后悔什么,现在出了点事儿,你就说这种丧气话儿,有个什么意思?”
他骂了一句后,转过头对王进发说:“你觉得呢?”
王进发想了想,回答道:“我觉得牧雅林业那边可能真的查到我们了,只不过他们应该还没有什么证据,否则也不会说什么要让我们去自己承认的话儿哩,直接拿证据处理我们不是很好吗?”
王大狗点点头:“反正钱已经进口袋了,让我再吐出来,不可能!”
史进问道:“那就是不去理会陈总的话儿,对吗?”
王进发瞥了他一眼:“老史,不是我说你哩,你又想赚钱,又不想扛事儿,哪有这样的好事?”
稍微顿了一顿,他讥讽的笑了笑:“要不,你现在把钱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钱早花干净了!”
史进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儿子好赌,在外面欠了一堆烂账。
而他自己大半个身子已经埋进黄土了,却不得不为了给儿子还债,把家里的产业变卖一空。
没有办法之下,他才干起了偷卖牧雅林业树苗的事情。
卖苗的钱一到手就被他花得干干净净,根本拿不出钱来,更不用说还牧雅林业了。
所以,他是三家里面最没有办法的,只能硬着头皮死扛。
王进发看见史进这个样子,冷笑一下,转过头去看向另外两家比较小一点的:“你们呢,你们准备怎么做?”
那两家老板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老王,我们小打小闹的,其实赚得不多,这事儿……嗯,就求个安心,不想折腾。”
王大狗眼睛一瞪:“这么说,你们是准备去认头咯?”
“没错。”
那人赔笑一声,赶紧又说:“大狗,你可以放心,我们承认我们的,你们的事情我一句也不说,不会牵连你们的。”
“你们敢试试看?”
王大狗冷笑一声,不以为意。
倒是王进发说道:“其实最差的结果,就是以后不做牧雅林业的供应商了嘛,我们自己做自己的,还怕赚不到钱?”
轻哼一声,他接着说:“我们现在已经在巴河租了地,就算以后做不成牧雅林业的供应商,我们也能自己干,就算干不成,这地也值钱哩,怕什么?”
他是维族人里很精明算计的人,这事儿从一开始他就算好了,这一段时间偷卖树苗赚了好几百万,这么短时间内赚了这么大一笔钱,他已经不亏了。
王大狗点点头:“老王说得没错,我们都已经赚了这么大一笔钱了,当不了供应商都不当了,怕什么?”
那两家闻言讪笑一笑,没吭声。
他们只偷卖了一点苗,数量并不多。
相比起来,他们还是觉得跟着牧雅林业继续干,会更安稳。
至于牧雅林业的手里是不是真的有证据,又能不能对他们这些偷卖树苗的供应商进行惩罚,他们其实也吃不准。
只是他们不愿意牧雅林业方面立新规矩,这样对他们这些供应商会影响很大,以后只怕是很难这么安稳的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