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初唐求生 txt-第685章紅糖銷售權展示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初唐求生
接下来的丝绸和茶叶拍卖,更加的激烈,一份3万匹的丝绸,最低拍出1250万银币,最高拍出2550万银币。
而茶叶也差不了多少!30万斤茶叶一共拍出了1760万银币,也就是说这次拍卖收入近2亿银币。
这拍卖的金额,真的吓到了很多人。特别是柴绍,他带来的10万匹丝绸,一共拍了5700万银币,这相当于570万贯,大唐一年的税收。
这里面有他的一半,交完船费,怎么样也有200万贯吧!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就是还有很多生意可以做,这钱多的?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周之翎有心理准备,但他没有预料到会这样的值钱。不过他现在开始担忧了,有些拍卖的价格实在太高的了,他怕违约,不来提货。
喀瓦德见拍卖差不多了,对柴绍说道:“我花了3500万银币,以后这红糖送来,只能卖给我!可以么?”
柴绍到想应承,但这红糖是大琉球和岭南的特产,所以他想插手都难。于是说道:“这事情,你得找周使者,他才是这红糖的主事人。”
喀瓦德:“那你是?”
柴绍想想说道:“丝绸,茶叶,还有武器里面的蹶张弩,骑弓,长弓都能提供!我们还能提供威力更大的车弩!”
喀瓦德想想说道:“你能给什么价格?”
柴绍想到没有船到波斯,就算能提供还是要经过沈阳。现在如果挖沈阳墙脚,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大到自己和朝廷都承担不起,于是摇摇头说道:“殿下,不好意思,这些都暂时由周使者主管。”
喀瓦德看的出柴绍的无奈,于是说道:“难道不能绕过他么?”
柴绍摇摇头。
喀瓦德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我去问问他!”
柴绍:“去吧!”
周之翎正在担心这些拍卖到的人不履行呢,看到喀瓦德走过来,心中打个突突,是不是后悔了?现在就来?
他行了一个军礼:“见过殿下!不知道殿下有何指教?”
喀瓦德:“没有什么!我是来问问,这红糖以后的事情!”
周之翎听到红糖,抽了一下,但听到以后的事情,不是不要,那就好说话!于是问道:“殿下的意思是?”
都市言情 初唐求生-第685章紅糖銷售權熱推
喀瓦德说道:“我花3500万拍卖到这5万神圣米纳,这是肯定要赔钱的。赔钱,我认了,不过,我希望你答应我,在下一次最少10万神圣米纳的红糖,只能卖给我!”
周之翎听到不是不要,而且是在预定下次的销售。他说道:“这不是问题,但这价格?”
喀瓦德:“当然不会这样高,按照起拍价的3倍如何?”
周之翎:“3倍?那就是90银币1神圣米纳?”
按照琉球的价格进价是1贯,而岭南的去而只有2,300文!就是2,3个银币。这个利润还是可以的。
喀瓦德点点头!
周之翎自然喜欢高点,于是说道:“3倍,只卖给殿下,可是殿下,你知道,这一次红糖只是试水,所以拍卖价格放的相当底。还有以后红糖运到贵国,都由殿下代理。能不能再加点?”
喀瓦德想想说道:“那就100个银币一神圣米纳,不能再多了。”
周之翎:“行!那殿下,有最少的量,哪有最大的量么?”
喀瓦德:“这红糖是什么时候产的,产期又是多久?”
周之翎说道:“就秋天的一两个月里。”
喀瓦德:“也就是说一次就是要订一年的量,是不是这样?”
妙趣橫生小說 《初唐求生》-第685章紅糖銷售權熱推
周之翎点点头说道:“是的!”
喀瓦德:“今年就要订好明年的量!是不是这样?”
周之翎:“是的殿下!”
喀瓦德:“那明年就30万神圣米纳!”
周之翎点点头:“如果可以的话,殿下可以多定点。”
喀瓦德:“我现在不知道销路怎么样,贸然定下很多,这风险太大!”
周之翎:“这到也是!”
喀瓦德为难的说道:“在3500万银币,一下子还不好拿。能不分成两次支付,第一次先付2千万,剩余的在你们下次船队来付清?如何?”
周之翎略为思考了一下说道:“行!”
喀瓦德:“武器清单,几天后会送过来!那武器就不能再便宜点么?”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初唐求生 曉風陌影-第685章紅糖銷售權閲讀
周之翎摇摇头:“那些武器制作之复杂是殿下无法想象的。就那蹶张弩,整个工序上百道,时间要2年多才能有这样的威力。那些武器,甲胄,你们也知道钢铁什么价!所以……”
喀瓦德知道砍价无望叹了口气。
拍卖结束了,拍卖场上三五成群,讨论着刚才拍卖上的事情。
很多没有拍到东西的人,开始围到那些拍到商品的人购买商品。不能因为拍不到商品,生意就不做了。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初唐求生 ptt-第685章紅糖銷售權展示
很多时候,明知道在亏损,也要拿到商品买,因为市场比钱重要的多。货没有,人会跑到有货的地方去,所以只能千方百计的维持。
喀瓦德自己觉得非常值,但别人未必会这样看。人参酒那没有人说,但这3500万买5万神圣米纳的红糖,就让惹来哼多非议。
其实这世界就是这样,无论怎么样都能让他们说一嘴。就拿这事情说,拍来,这些红糖不值这些,喀瓦德的脑子被门挤了。
但没有拍来,他们又会用另外一个说辞。说喀瓦德身为王子这样没有用,这样重要的东西被罗马教廷拍走,丢了大波斯帝国的脸。
反正无论怎么样,他们都会找到吐槽点,像极了那个世界网络上的喷子。
库萨和自然很快就知道拍卖场上的事情,他非常恼火,却无可奈何,只希望儿子喀瓦德能给他一个满意的解释。
喀瓦德出了使团驻地,就直奔皇宫,要给他的父亲一个满意的解释。他心中也是忐忑不安的,毕竟3500万银币,是波斯好几年的税收,拿来买了红糖的经营权,是太孟浪了点。
库萨和看着满头大汗的喀瓦德说道:“你能给我一个解释么?”
喀瓦德:“父亲,是红糖的事情么?”
库萨和点点:“那些糖再值钱,也不值3500万。就算有了糖的经营权,这需要多少年才能赚回这些钱?你不知道,我们现在的财政已经快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