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四十二章 已是絕境閲讀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也就是说,你们一定要将他杀死在这里?”泪长天两眼血红,睚眦欲裂。
“哎,泪兄说那里话来,这件事可是你做下的。我们只是在配合你,历练他啊!”
竹芒大巫嘿嘿一笑,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难得你对自己的外孙这么的有信心,我们也想见证一下星魂人族新生代的第一人,到底是何等风采,究竟会一飞冲天,升腾九霄,还是传奇写尽,一朝终章!”
西海大巫道:“泪兄,你知道么?我们现在可都等着盼着,希冀着您这位外孙能够凭一己之力杀出去呢!这可是创造一次奇迹、足堪留名青史的传奇啊!”
西海大巫的话语中,虽然更多的乃是浓浓的戏谑还有幸灾乐祸的意味,但骨子里,仍有几分真实的意味。
原因无他,左小多如果真的能够从这里杀回去了……那还真的就是一件震古烁今的成就!
亦将从此证明了,未来必然会超越洪水大巫的存在,正式崛起!
作为一个武者,能够亲眼目睹这样一位绝世人物的崛起过程,也是一段难能可贵的人生经历!
更遑论,这个也许将崛起的存在,此刻还如掌中孩儿,灭之易如反掌!
泪长天五内俱焚,束手无策。
他已经在暗中发出镇魂神识波动,想要召唤援兵到来;但一应动作却尽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应。
“泪兄,放弃吧。”
无毒大巫淡淡的笑着:“现在,在触目所及的所有范围中,都是陷入我张开的焚魂界限制。”
“还有,我也发动了错乱神念。”竹芒大巫淡淡道:“纵然泪兄你的神魂传音,能够逃脱无毒的焚魂界,此刻也不知道传送到了什么地方去了……总之,断断不会传到你想要通知的人耳朵里。”
泪长天的身子开始隐隐颤抖,胸口起伏不定。
“就在今天前,网络总枢纽发生了大爆炸,之后网络瘫痪了不少时候。正好爆发你外甥这件事,于是所有网络连接,已经全面对星魂断开!而且……前线部队,也开始全面进攻日月关了。”
竹芒大巫道:“日月关,现在正在作战的,是道盟的队伍,隶属于星魂方面的军人,已经后撤休养去了,就算消息传过去了,你猜道盟会轻易放星魂高层战力过来驰援吗?”
“无数的巧合,都在此时发生。一切都指向最不利你们的方向。这或许便是天意,魔兄。”
“天意你妈个头!天意让我外甥崛起于巫盟!”泪长天勃然大怒。
“魔兄;大家难得相逢一会,何必出口伤人打生打死?左右也是无事,不妨就由我们三人陪你喝喝茶,聊聊天,一直喝到……或者是见证一代奇迹的出现;或者,是见证一代天才的陨落。”
“我们三人都知道,魔兄现在万念俱灰,颇有拼命一搏之意,但现在就跟我们拼命,且不说以一敌三,胜算渺茫,时机更是不对,实在是太早了些,毕竟你那外孙还没死呢,万一真有奇迹呢……魔兄你说呢?”
“真到了你外孙必死的时候……你再拼命也不迟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再说了,你出手,就破坏了人情令;而我们也当然会随同出手。却已经不算破坏规则;毕竟你谋划在前,出手也在前。”
西海大巫满脸尽是蔼然之色,口口声声都是为了泪长天着想。
魔祖泪长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冷冰冰道:“好好好,就让我们拭目以待……见证奇迹的出现!”
他心中,终究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左小多的天才,乃是超脱了所有同阶,甚至,超脱了那种高一个境界或者两个境界的逆天妖孽,非止是寻常的一时之选!
只要飞天之下不出手,这小子当真就是横推无敌,未必就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希望虽然渺茫,但终究还是有那么一分半分的。
正如竹芒大巫所说,现在拼命,委实是太早了。
如果自己按耐不住,先一步动作,自己的生死倒还在其次,怕只怕引动无毒等三位大巫的杀机,一旦他们对左小多出手,那么……外孙才是真正的没有希望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左道傾天》-第一百四十二章 已是絕境看書
“魔兄,请。”
西海大巫从空间里拿出一套茶具,当真开始煮茶招待,举动间尽是悠然。
三位大巫盘膝坐定,神情潇洒,意态悠闲。
魔祖泪长天深吸一口气,神态突然间变得无限从容,盘膝坐下,竟然还淡淡的笑了笑,端起一杯茶道:“我不说,三位也明白。一会儿若是真正必死之局,我们或许会一起幽冥,或许会阴阳两隔了。打生打死了一辈子,终于到了今日,我敬三位一杯。愿来生,再为敌。”
三位大巫同时挺直了背脊,端起茶杯,神态郑重,道:“是;敬魔兄,若是真到如此地步,那我们三人,谨祝魔兄此生圆满,一路顺风。”
泪长天哈哈大笑,一饮而尽。
三位大巫各据一方,举杯饮尽。
天空中,四人气势已经暗暗牵引,四方风雷隐隐。
……
在星魂大陆内部,某一个隐秘空间之中。
近乎凝成实质的神念力量,已经将这一片空间,彻底封锁。
左长路与吴雨婷此刻正自端坐其中,却犹有各自两道完整的神念,在空中游荡。
一边不停的游荡,互相的追逐,却又呈现出一种细致而为的缓慢融合。
神魂在交流,在不断地交谈,越来越是密集,成为充斥不断的呢喃声音,如同西方世界,群佛诵经一般,在这片空间中,来回汹涌激荡。
那是本源元神,与第二元神的完美融合。
就如同,一个人在这个世界完整的活了一生,而在另一个世界,也是完整的活了一生;而这两个世界的不同经历的神魂,须得完成统一,才算当事人的神魂意识,重归完整。
一开始的时候,本源元神,第二元神,乃是如同实体一般的不同存在,纵使本质如一,却也难以融合。
完全就是三个人在这里:本源元神,第二元神,原本肉身。
而到了现在,无论本源元神还是第二元神,都转换成了近乎虚幻一般的存在。
亦有相当的部分,正在点滴融进了那始终端坐的本体肉身之中。
现在,正值最要紧的时刻。
只要开始了融合,就不能停下来。
外间,摘星帝君游星辰亲自坐镇护法,在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四处查看一下大陆局势,但到了当前这个关键的后期时刻,游星辰已经是一步也不敢稍离了!
这个时候,实在是太关键了!
这个时候,正是左氏夫妇最脆弱,最怕被干扰的时候!
事实上,左氏夫妇闭关之时,连游星辰都不知道这两人在什么地方,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才得到了两人的神念召唤。
此番护法,责任无疑重大。
只要两人能顺利出关,就是星魂大陆真正地崛起的时刻!
从此后,面对任何敌人,都无须担心的那种崛起!
这对于星魂大陆,实在是太重要了,容不得半点闪失。
前线的消息一点点传来。
“巫盟大举进犯?道盟的军队刚到?顶上去了?不要太相信道盟的战力,必须要做好随时支援的准备。”
“嗯,巫盟那边攻势很猛?小心应对。”
“所有信息传递,全部被封锁?巫盟陷入无网状态?这怎么可能?貌似不太对劲啊!”
游星辰感觉里面有事:“仔细排查,确认状况。”
“巫盟自己也需要通报消息的,总不可能用人力来传递。现在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必有原因!就算是出了什么故障,也不可能如此的一刀切断。”
“据说是巫盟那边一个什么总枢纽,因为某种变故而整个炸掉了,甚至是各地的中心枢纽,也都发生了连环爆炸……”
“现在巫盟那边估计怀疑是我们的人做的破坏,所以攻势呈现出异常猛烈的态势。怀疑是报复式战争……而道盟第一波军队已经被打废退下,第二波和第三波全部压了上去,正处在大激战氛围中。”
“我部想要支援,但是道盟玉剑天王似乎因为战事不顺而恼羞成怒,拒绝接受我们协同作战的要求,只是让我们等待时机。”
摘星帝君将这些消息过了一遍,并没感觉有什么异常。
毕竟巫盟那边内陆遭受了破坏,这边前线发疯,也是可以理解的状态。
而说到通讯全部被切断,这对于星魂这边来说,反而是一次天赐良机。
通讯切断,必然指挥系统也不会太过于畅通吧?此时作战,巫盟那边能占到什么便宜?
对于道盟的玉剑天王的恼羞成怒,更有几分理解:人家星魂打了几万年打得有声有色,道盟上去就溃败了?
想必这位玉剑天王自尊心受损了吧?
游星辰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感觉;常年不上战场,如今一上来,吃亏了吧?
再让你们关着门自高自大,拽的跟大爷似的……
不服气?
现在轮到你们上去干了,感受一下我们这无数年以来所承受的压力吧!
“密切注意战况,千万不能形成兵败如山倒的态势,一旦有溃退现象,宁可将道盟溃兵一起消灭!”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