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兩百二十七章,天命屬於馮-卡斯坦因!鑒賞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轰!”
奸奇大魔,万变魔君、翼之守望者、渡鸦之眼,名为尼奥斯的大魔轰然倒地,这头大魔简直无法相信它遇上了一个如此强大的对手,饮血剑深深地破开了它身体表面的多重护盾,并穿透了它的咽喉。
“不,不应该是这样。”尼奥斯挣扎着,它的翅膀和胳膊都被砍飞了。
“滚回你的混沌领域去,这里不应该是你来的地方。”半神、死亡大君、希尔凡尼亚选帝侯、冯-卡斯坦因家族的血祖弗拉德轻蔑地看着眼前的奸奇大魔,他手中的饮血剑继续向前送,奸奇大魔痛苦地挣扎着,它不仅回忆起这段时间发生过的事情。
五个小时之前。
大炼金师盖尔特和索尔领军队逃走了,整个黄金堡垒的东段防御遭到极大地弱化,奸奇的计划达成,随即,数以万计的混沌部落和两个奸奇魔军军团快速越过黄金堡垒南下。
驻守在这里的只有少量奥斯特马克的残军,奥斯特马克本就在之前的敖德芬保卫战中失去了选帝侯,群龙无首的奥斯特马克军目前是由帝国将军雅盖沃六世率领,这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帝国将军,然而他的军队不可能抵挡混沌大军和奸奇魔军的同时进攻,奥斯特马克人曾经天真地以为他们会得到来自帝国的支援,然而西面什么事都没发生,最终这位将军和麾下四千人的军队几乎全部战死。
但混沌军队并未迎来一场想象中的重大胜利。
“尊主!帝国人全完了!”吸血鬼伯爵,哈尔-哈里斯快步走来,朝着弗拉德-冯-卡斯坦因喊道,他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又像是可惜,又像是幸灾乐祸:“尊主,该死的蛮子已经占领了帝国的阵地,还把八芒星旗和奸奇之眼大旗升起来了!”
“虽说这些低等人永远都不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文明,但他们都是好汉。”弗拉德站在大军之中,希尔凡尼亚之主缓缓点头:“好了,奥斯特马克人完了,该轮到我们解决这些蛮子和混沌杂种了。”
当混沌大军在奸奇冠军和奸奇大魔的率领之下踏过帝国阵地的时候,它们立即发现,一支庞大的亡灵大军已经集结完毕。
奥德瓦尔德之战打响。
弗拉德-冯-卡斯坦因早已率领亡灵们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死亡大君身后,亡灵四君王一字排开,他们分别是:
巫妖之君王阿克汉,圣域巅峰,统帅黑色军团。
尸妖之君王居尔,圣域高阶,统帅尸妖军团。
鲜血之君王内芙拉塔,圣域巅峰,统帅银峰山的鲜血军团。
血龙之君王瓦拉齐-哈肯,圣域巅峰,这个家伙是血龙骑士团大团长,血祖艾博-华莱士钦定的继承者,他在得到弗拉德的号令之后快速赶来,没有宣誓向弗拉德效忠,但表示愿意听从弗拉德调遣,负责统帅亡灵骑兵军团。
深海之君王卢瑟-哈肯,同样是圣域强者(实力不稳定),来自露丝契亚的亡灵海盗王,率领深海军团。
亡灵参战兵力约为40000,混沌参战兵力大约为27000。
在两公里长的正面战场之上,奥斯瓦尔德之战随着混沌矮人地狱炮开火的轰鸣声,打响了。
这个地方是弗拉德精心挑选的战场,亡灵大军的右翼是上塔拉贝克河河滩,中间是沼泽地,左翼则是黑森林,混沌矮人地狱炮的攻击不容易在这种战场上形成足够的杀伤,而且很快就暴露了炮兵阵地的位置。
受到炮火影响的卢瑟-哈肯军团首先朝着混沌军队发起了进攻,这些亡灵海盗们拥有强大的火力和奇奇怪怪的战术,令习惯了和帝国军队还有亡灵军队作战的混沌军吃足了苦头,双方缠斗在一起,来自诺斯卡和北方废土的怪兽们和来自海洋的利维坦、丧妖们开始了血腥的肉搏,卢瑟-哈肯在狂笑中冲向敌阵,他变幻无度的战术令混沌军无所适从。
但即使如此,深海军团依然在奸奇魔军加入之后陷入了苦战,第一线攻击迅速溃退。
不甘心的弗拉德随即下令内芙拉塔的银峰山鲜血军团发起进攻,莱弥亚的血祖对战斗不是很上心,偏向于应付,她麾下的鲜血军团也很快被击溃,深海军团和鲜血军团的混乱引起了混沌军的注意,几乎所有的蛮族人和奸奇恶魔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追击上。
血龙骑士团大团长瓦拉齐-哈肯率领的血骑士冲锋拯救了战局,血骑士们对混沌军造成了巨大的杀伤并顶住了敌人的攻势,然后居尔的尸妖军团朝着混沌军发起了正面冲锋,这位强悍的尸妖王率领着大群荒坟守卫发起了猛烈冲击,死死地钉住了奸奇魔军的主力。
血骑士们的进攻,居尔的奋战不息和弗拉德的优秀指挥令亡灵军队度过了自己最困难的时刻,此时巫妖王阿克汉发力了,战场之上无数蛮族人的尸体、帝国人的尸体还有那些倒下的亡灵不断地复活起身,亡灵大军开始转入进攻。
而混沌大军发现自己被包围了,那些被消灭的帝国军居然全部复活,从背面朝着和他们发起了进攻。
看准时机,弗拉德亲自率领自己麾下的死亡军团和冯-卡斯坦因的血裔们发起猛攻,死亡大军亲自迎战奸奇大魔尼奥斯,最终在死亡大君和奸奇大魔一个多小时的大战之后,弗拉德击败了奸奇大魔,将尼奥斯和他麾下的奸奇魔军送回了它们该待的地方。
亡灵大军在奥斯瓦尔德赢得了一场至关重要的大胜,这场胜利是弗拉德复活之后最伟大的胜利,它不仅充分体现了弗拉德在战术战略上的出色能力,有效地阻止了混沌大军的南下,更是让奸奇精心设计的计划最后功败垂成,在奥斯瓦尔德,混沌大军损失约18000人,部分尸体变成了亡灵大军的新兵,为弗拉德提供了足够的兵源补充,使得战斗结束后弗拉德手上依然有约31000规模的兵力可供使用。
然而胜利的喜悦并没有维持多久,弗拉德很快发现,内芙拉塔,他的前妻在战争结束之前就偷偷地离开了战场,返回了银峰山,而瓦拉齐-哈肯这位血龙大团长则是率领着大部分血骑士和几百黑骑士冲出了黄金堡垒,冲向了北方,自己册封的君主就此少了两个。
内芙拉塔有恃无恐,莱弥亚血祖自从知道了纳伽什没成功复活之后就高兴地连开了八周宴会,她这次出击是给弗拉德一个面子,顺带也给阿克汉半个,女血祖料定弗拉德和阿克汉不敢也不会强迫她如何做。
果然,弗拉德和阿克汉都对内芙拉塔的离开表示了不满,不过也没有任何追究的意思。
至于瓦拉齐,这是一个纯粹的武夫,只追求极限的战斗和值得挑战的对手,他本来也没向弗拉德效忠。
弗拉德号令不了艾博-华莱士,就算是他现在是半神了也号令不了,血龙老祖也是半神,甚至弗拉德怀疑自己现在依然不可能是血龙老祖的对手。
“接下来怎么办?”巫妖王阿克汉立在遍布尸体的战场之上,他尝试性地问道:“你对帝国真是忠诚,啊,弗拉德,我想一个选帝侯之位不足以奖励你的忠诚,难道我们就待在这里,替卡尔-弗朗茨戍守边疆?”
“我对帝国人没有多少爱。”弗拉德轻轻地取出一小段丝巾,抹去饮血剑上的痕迹,死亡大君优雅地说道:“我对卡尔-弗朗茨也没有忠诚可言,我只是对于混沌的厌恶超过了任何事物而已,你不觉得,就算是纳伽什复活,他也绝不会容忍亡者的国度被这些令人作呕的东西毁灭么?”
“…………”阿克汉不会评价他的主人,即使在他被迫屈身于弗拉德的岁月里也一样。
绝对的自信、傲慢和不屑令弗拉德没有追问下去,此刻的死亡大君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康拉德和曼弗雷德,毫无疑问康拉德是个神经病、脑残,但此时此刻弗拉德很想念康拉德的血勇之气还有出色的战术能力。
至于曼弗雷德,那是一个德不配位的野心家,待在淤泥和猪圈里面太久了,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正常地统治自己的领地了,可弗拉德同样也爱自己的这个“儿子”,他认为此时此刻如果曼弗雷德还活着,或许他的智慧可以给自己一点建议。
眼前的这个精神分裂者就算了……
卢瑟-哈肯站在了一个利维坦上,他一边狂笑一边喊道:“嗷~兄弟们~全体目光向我看齐嗷~”
“看我看我~我宣布个事儿~”
“我是个傻逼!!!”卢瑟-哈肯挺起了胸膛,狂笑道:“没毛病嗷~”
亡灵众人:“…………”
过了几分钟,卢瑟-哈肯马上又变了模式,他咧嘴憨笑着,很是骄傲地秀着自己破烂的军服:“咱们老儿血儿龙儿壬,您猜怎么着?”
“打完喽,就是这么一出~小血一喝,就是~美~zhei口,真~地~道~”
“咱们开儿~聊↑”
弗拉德强迫自己将注意力移开,他心想等一切解决,还是让这个神经病滚回海里去吧。
对于弗拉德的野望来说,守住帝国的北疆仅仅只是第一步,他会通过这种行为让凡人们意识到,他才是帝国的正统和天命所归的统治者,整个帝国都会为只有他才能提供的秩序而高声呐喊。
万民终将匍匐于冯-卡斯坦因,此乃,天命!
弗拉德太了解人类了,人类有其天然的脆弱性,不愿意吸取教训和呼唤领袖的特点,在对待活人这件事上,弗拉德不是一个暴君,或者说他自认为不是,残暴只是一种手段,令下等人恭顺敬服的手段罢了。
在奥斯瓦尔德大捷之后,弗拉德顺势控制了半个奥斯特马克和黄金堡垒东段的一部分,他将嘉科瓦要塞的三千帝国守军全部杀光并占据了那里,然后命令居尔去奥斯特马克“征兵”,尸妖王在奥斯特马克制造了数十起屠杀之后,这里的人类终于顺从于弗拉德-冯-卡斯坦因的统治了,他们很快就会意识到,为伟大的、至高无上的弗拉德效力并不会比在选帝侯麾下劳作更糟糕,甚至他们能够得到的更多……更多……
而此时冯-茹科夫城堡却对黄金堡垒东段的事情毫无反应,这几天以来,密集的会议、疯狂地互相指责和讨论已经让帝国的战争议会成员们身心俱疲了。
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一个人——皇家首席大巫师、大炼金师盖尔特到底是不是叛徒?他到底堕入混沌了没有?
前去催促盖尔特的瑞克禁卫拿到了大炼金师的信,信件的内容前文已经说过了,这里不再重复。
帝国战争议会对于这件事如何处理也意见繁杂,毫无疑问黄金堡垒是抵抗混沌的最大依仗,如果盖尔特是叛徒,是混沌神的走狗,那么从任何角度来说这一出戏都不会演成这样,但根据胡斯和沃腾的举报,盖尔特对帝国的忠诚显然也颇为可疑。
会议连续开了几天,迟迟给不出解决方案。
帝国女爵艾曼诺莉和艾维领选帝侯马吕斯-莱特多夫力挺盖尔特,马吕斯选帝侯表示任何一个巫师在进行魔法实验的时候被粗暴地打扰出现问题并不奇怪,而艾曼诺莉是干脆用脚投票,帝国女爵在三位布列塔尼亚之子和穆席隆冷溪近卫团圣杯近卫乌迪诺的保护之下厉声质问帝国议会的所有人,如果不是盖尔特的黄金堡垒,现在的帝国大概已经在准备赫齐格、塔拉贝海姆、米登海姆保卫战了吧?
诸位选帝侯无法回答艾曼诺莉的问题,这头怀着孕的小母狮凶狠的目光扫过整个会议大厅,除了皇帝和马吕斯选帝侯以外没有任何人敢和她对视,所有人都知道千万别得罪一个孕妇——尤其是努尔为帝国提供了70%的火器和她某种程度上可以决定帝国与布列塔尼亚的外交。
卡尔-弗朗茨皇帝犹豫不能决断,来自查理曼神选冠军沃腾、胡斯、北方选帝侯、鲁登霍夫两个儿子还有正义教会的压力令皇帝不可能宣布盖尔特无罪,毕竟盖尔特自己都承认鲁登霍夫是被他所杀。
那么宣布盖尔特有罪?那么黄金堡垒怎么办,索尔领怎么办?
会议上众人争吵不断,帝国女爵艾米莉亚有些厌烦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翘起了自己一双裹着深红色天鹅绒连裤袜的美腿,由于怀孕时间不长,艾米莉亚的肚子还显不出来,她眼见着战争议会始终无法得出结果感到非常烦躁,绒面长靴的靴根轻轻地敲击着地毯,如果不是别无选择,艾米莉亚真的想留在布列塔尼亚跟莱恩一起过冬的。
只是鲍里斯-托德布林格可以不在乎,她不能,因为她要儿子弗雷德里克未来当帝国皇帝!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艾米莉亚身边的灰骑士队长贝当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这点被艾米莉亚注意到了,对于这位莱恩的“子嗣”,艾米莉亚是放心的:“怎么了?贝当卿?”
“总觉得……有点奇怪,大厅之内有某种……恶魔的味道,很淡,且几乎感受不到,但还是有一丝丝。”贝当朝着艾米莉亚说道,他的脸上有点困惑。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 ptt-第一千兩百二十七章,天命屬於馮-卡斯坦因!讀書
“恶魔的味道,怎么可能?”艾米莉亚忍不住笑了:“是你太敏感了吧,贝当卿?”
“或许是吧。”贝当无奈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白狼教会大主教、教宗,“大尤里克”埃米尔-瓦格尔来到了艾米莉亚的身边,他面色严肃,看起来似乎打算和艾米莉亚说些什么,贝当等人见状就让开了道路。
“我的女爵阁下,请问可以借一步说话么?”埃米尔-瓦格尔笑道。
“借一步说话?有什么话不可以在这里说的?”如果是平时,艾米莉亚也就答应了,但是她现在心情很差,再加上之前大尤里克非常激烈地要求处置盖尔特,帝国女爵没兴趣和他谈:“我现在没心情,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戰錘神座 漢朝天子-第一千兩百二十七章,天命屬於馮-卡斯坦因!推薦
“那真是太遗憾了。”埃米尔-瓦格尔假装转身想要离开,艾米莉亚皱了皱眉头,也移开了视线。
众人激烈讨论的时候,大尤里克似乎以同样的理由要求觐见皇帝,他也很快得到了通过,但似乎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卡尔-弗朗茨皇帝也摇头拒绝了埃米尔-瓦格尔借一步说话的要求。
埃米尔-瓦格尔似乎很生气,下一秒发生的事情令整个会议大厅之内的所有人全部屏住了呼吸!
只见大尤里克怒吼一声,他的身上喷出了粉色的惧妖之火,粗野的巨汉变成了一团五彩的火焰,直接朝着艾米莉亚袭来,混沌之火瞬间将五位侍卫和三名骑士烧成了灰烬。
此时艾米莉亚甚至还没反应发生了什么,瓦格尔……或者某种伪装成瓦格尔的东西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战斧的利刃直击艾米莉亚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