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笔趣-第八百七十六章 書?展示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让亚戈也不由得选择了自己很少见的侵略性追击——
彻底星光化,仿佛凝滞的光影般的无首银骑士,在亚戈的意志下,向着那些蠕动的阴影发起了侵攻!
亚戈没有感觉错,承载了概率之光和死之秘光的银之血,具备灵骸和概率草人这两种衍生物特质的无首银骑士,猛地斩出了巨镰。
撕裂的风暴中,涌动的星银中,一道道隐约呈现出鸟雀轮廓的概率风暴,撕裂了阴影之蛇。
风暴,那暴风中的每一道“风刃”,都是一只银色的乌鸦。
更重要的是,亚戈并没有有意去给概率之光塑形。
他之前的确发现了,是否凝聚出无头骑士的轮廓,是否有具体的意象,能够影响能力的破坏力的。
这点或许和偏移的序列,和“认知”有关这一点,他也是明确的。
但是现在,他仅仅只是有意识地参照自己以前塑造的无头骑士的情况,还没有细致动作,概率之光便很是顺利地形成了无头骑士的姿态,而周边的风暴,也凝聚成了乌鸦的形态。
视野内,弥漫着静滞感的银光宛如风暴一般涌动,银色的鸦群撕裂了阴影。
只不过,也并不是那么顺利——
群鸦的风暴击碎了几块记忆的石碑。
天灾风暴无法控制这一点,让亚戈不到必要时候会尽量避免使用。
敌人出乎意料地脆弱,亚戈也继续乘胜追击,银光的无首骑士挥动巨镰,清除掉亚戈所能够找到的所有阴影。
当亚戈清除掉所有的阴影后,他来到了那巨大壁画原本的位置上。
那是…….
碎片?
建筑的碎片。
不知道是什么建筑的碎片,只能看出是一块壁画般的不完整石块。
也可以说“石墙”?
和刚才的壁画相比,这面壁画之上空无一物,只有零零碎碎的纹路分布在壁画的周边角落上。
很明显,“画框”,这些纹路形成的画框内部元贝似乎原本有什么东西存在,但现在,已经消失了。
他不觉得这个壁画的画框内原本就是空的。
妙趣橫生小說 銀鴉之主笔趣-第八百七十六章 書?閲讀
虽然有其他的可能。
比如这个画框本身就是用来挂画框的,是个背景板。
但是,亚戈更倾向于其内部的东西,被人取走或破坏了。
不过,刚才的“活壁画”的存在,又是什么情况?
这里是“书中世界”,是“镜世界”,是“巫师”力量的遗留。
和“无知之海”有着不明的联系的“书中世界”的碎片。
是“认知”,是“秘密途径”所对应的……
在亚戈梳理脑内纷乱的思绪,试图拼凑零碎的信息找到一些线索时,忽地,他注意到了一个状况。
戏命师之牌。
戏命师之牌,和这块空壁画石板似乎有着莫名的联系…..
只是,因为亚戈的意志,在亚戈的控制下,戏命师之牌没有能够有所动作。
察觉到这股微弱的联系后,亚戈不禁皱起了眉头。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七十六章 書?看書
要试试看吗?
戏命师之牌的异状,他非常在意。
毕竟,戏命师之牌应该是概率途径的,是对应“命运之轮”这个路径的事物才对。
而这里,他通过那位陛下给他的“书页”进入的这个地方,应该是对应了“艺术”或“节制”路径的。
两者的联系……
质点7?
和那什么“尽头之塔”有关系吗?
亚戈沉吟了片刻之后,再观察了一圈,确认了那些“阴影”没有残余之后,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这面倒在地上的石墙。
就在他接触到石墙的刹那,一股强烈的悸动感袭来。
他的身躯——他此时真正的身躯,承载他意识的戏命师之牌,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吸引力——
在这股吸引力下,戏命师之牌要脱离他这银之血铸造的躯壳。
但无论如何,亚戈都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尽管受到了吸引力的影响,但是戏命师之牌和他的身体并没有断开联系。
涌动的银之血汇聚灵雾,以死之秘光为筋骨,以概率之光为血肉,以银之血承载,无首的银骑士在一只只星光般的银鸦缭绕下,挥动了手中巨镰,斩向了空白石壁。
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之前那般顺利。
银色的光雾巨镰并没有能够成功破坏这空白的石壁,而是在斩中切出了五分之一左右的距离后,就卡在了其中。
人氣連載小說 銀鴉之主 ptt-第八百七十六章 書?熱推
随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亚戈身周的银之血,快速变得漆黑晦暗。
负面的影响?
银之血吸收负面影响的特性生效,亚戈当然也注意到了。
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却是陷入了一股强烈的“回归”感中。
戏命师之牌。
是戏命师之牌与石壁的联系。
他所感觉到的,是戏命师之牌与这面石壁的联系。
戏命师之牌,来自这面空白石壁。
而且……只是其中之一。
这股强烈的“回归感”,让亚戈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面空白石壁,“不完整”。
而让它变得“完整”的方法,就是将戏命师之牌以及其他丢失的部件回归。
而对于亚戈来说,他感觉到的,一件更重要的,是……
别人能够通过这面石壁,影响和控制戏命师之牌。
但……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 愛下-第八百七十六章 書?熱推
这并不是单向的。
戏命师之牌,也可以反向影响和控制这块石壁。
其他丢失的部件,也同样可以。
这面石壁,和“迷途者”是什么关系?
挣扎着从石壁的吸引力中脱出,亚戈看着被镰刀切裂的空白石壁,不由得冒出了这个问题。
毕竟,他知道,“戏命师之牌”,是来自“迷途者”,是众多“迷途者”遗物中的一件。
但是,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忽地一愣。
“迷途者遗物”?
戏命师之牌,真的是迷途者们的造物吗?
这个问题浮现的瞬间,亚戈再次看向了那块空白石壁。
不管如何,他需要试试看……
试探性地,亚戈控制着银血雾镰内,那些对戏命师之牌注入污染后产生的概率之光,向着空白石壁探去。
那种能够互相影响的感觉,是不是真的…..
而就在概率之光与空白石壁接触的刹那,一股强烈的震动感袭来。
但是,亚戈的表情却不由得有些古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