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最強區小隊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三章 餘波未平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蒋某人调集20余师兵力包围陕甘宁边区,战事有数日内爆发的可能,形势极度紧张。为了制止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这第三次反共磨擦,中国共产党继续采取针锋相对的斗争方针:
一、立即要将严峻的军事情形向外传播,让全国各阶层人民都知道,发动全国各界发动制止内战运动。特别要通知英美苏等国驻华联络人员,由他们出面压制国民政府,效果会更加显著。
二、军事上的准备。中共中央致电彭大将军,强调在军事准备上必须要做完全的准备,务必要给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让他碰个头破血流。同时,也要密切注意日寇和伪军的动向,以防他们趁火打劫,背后使坏。陕甘宁边区的警卫部队坚决地回击国民党军队的试探性进攻,使国民党在军事上也无机可乘。
三、舆论上据理力争,把问题摆到全国人民的面前,阐述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毛ZD为《解放日报》写的题为《质问国民党》的社论,严正指出:国民党“撤退河防大军,准备进攻边区,发动内战,这是一种极端错误的行为,是不能容许的。”社论号召全国人民起来制止内战。各抗日根据地也按照中央的部署,纷纷集会、示威,广泛地开展大规模的反内战运动。
国民党企图发动第三次反共磨擦,是极为不得人心的举动,是“亲者痛仇者快”的逆抗战潮流的倒退。不仅受到中共的强烈反抗,而且也受到国统区人民的谴责和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对:苏联认为,国民党政府“极力破坏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军事合作,煽动迫害与取消八路军与新四军”,简直是在帮助日寇征服中国。美国的《纽约时报》、《纽约论坛报》等也抨击国民党内战政策。尤其厉害的是,苏、美、英等国大使还召开了会议,警告常凯申不得发动内战,否则停止援助。毕竟中共战场拖住了大量的日军武装,已经成了世界反***战场不可或缺的一环,同盟国是不会放任它出现意外的。
在遭到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反对,军事上也无机可乘,难以建树。7月10日,常凯申被迫命令停止行动针对陕甘宁边区的军事行动,毕竟直接针对中共首脑机关的影响太大了。而其他各根据地,一直拖延到了9月,国民党才明确表示停止进攻。老蒋的算盘打的很精,发动了这么大的行动,不说再取得一次“皖南事变”那样的胜利,至少也要让共党脱一层皮吧。否则这买卖做的可亏大发了!
于是,在7月中旬,中王山独立师就接到了一战区发来的会议通知,令陈龙携随员于五日内去洛阳参加军事会议。陈龙带警卫团一个营,特战队一个中队,以及陈小富、赵四娃一行渡黄河去开会。
熱門言情小說 最強區小隊 ptt-第五百五十三章 餘波未平閲讀
七月三伏天,正是酷热流火的时节。尽管河南的大饥荒经过政府的赈灾有所好转,但一路上还是那种“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凄惨景象。号称中原的河南省,其实乃是四战之地,历来就是刀兵侵略的要地,再加上天灾,其实是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了。
这次的军事会议,主旨依旧是针对共党的八路军、新四军武装。一战区目前和八路军防区相邻甚至重叠的,主要就是豫北中王山地区;当然南面临近安徽、江苏还与新四军有交接,但那边这次没做为一战区的重点。毕竟拿下整个中王山地区,一直是一战区部队的夙愿——只要能控制中王山区,国民政府就敢宣布华北没丢。
熱門玄幻小說 最強區小隊討論-第五百五十三章 餘波未平分享
所以这一次会议的召集人不出意外的是豫北区总指挥顾顺风,参加的主要将领有豫北守备师赵雪球所部、中王山独立师陈龙所部、独立第五师张思云所部。出乎意料的,陈龙居然见到了晋绥军独立第九师的周勤书,还有全德宝那货。看得出这一次的行动将是一个整体的联动,晋绥军也会参与进来。
会议开始后,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副司令长官汤恩伯到场讲话,无非就是强调中王山的重要性,八路军的偷偷潜入将是很大的风险,要求豫北专区要尽快拟定作战计划,争取用三个月时间,把土八路赶出防区。
………………………
优美玄幻小說 最強區小隊 ptt-第五百五十三章 餘波未平讀書
“陈师长,不知道你山里的八路,有没肃清了啊?”讨论作战计划之前,赵雪球首先对陈龙发难道。他抽着烟慢吞吞地挑拨道:“你部既然没有能力增援张师长,何苦又挡着去路呢?怎么,你就这么想看着独立第五师被八路军围困着?”
“几个土八路而已嘛,俺相信张师长肯定能顺利解围的。”陈龙先和张思云打了个哈哈,调转脸他就拉下脸色来质问赵雪球了:“怎么,赵师长打算替张师长当一回家?真要是想增援,那就走横垣大道呗(横岭关——垣曲)。路又近又好走,出了横岭关就是独立第五师的驻地猴头崮,又何必非要翻山越岭的钻山沟沟呢!”
“你——,哼!”赵雪球被陈龙噎的差点冒火——横垣大道谁不知道那是鬼子守备中王山的重点,松本旅团的旅团部就设在垣曲县城,横岭关更是足足驻扎了一个鬼子大队,难道增援张思云还非要先拿下横垣大道啊?再说面对那么多鬼子、伪军,又岂是俺一个豫北守备师能打下来的?!斜眼瞪着陈龙,他气哼哼地问道:“今天当着诸位长官的面,你就说这道你是让还是不让吧?!”
“你哼什么哼?带队侵犯俺野猪林哨卡,这笔账俺还没有找你算呢!”陈龙腾地的一下把茶杯顿到会议桌上,怒视着赵雪球质问道:“也不瞧瞧自己带的一帮什么玩意,偷窃扒拿、坑蒙拐骗的孬怂全被你收罗了,真是白瞎了那么好的美式装备了!有能耐去打日本鬼子啊,直接打通了横垣大道,豫北区所有部队就唯你赵师长马首是瞻了!只会祸祸自家兄弟部队,你算个神马东西!张师长你可要小心了哦,说不准俺们这贼胚的某些人看上你猴头崮了噢!”
“你——,你混蛋!”赵雪球气的满脸通红,伸手不自觉的居然都去摸了摸配枪了。
“二位,二位,大家同为豫北区兄弟部队,切不可伤了和气!”张思云在一边也坐不住了,他朝着赵雪球和陈龙拱拱手道:“你们的好意第五师心领了,眼下尽管八路军堵了前后山道,但总归是没有发起进攻,双方还是克制着的。只是额们进出只能走小道,不太方便而已。大家犯不上动气啊,和为贵,和为贵!”
“干什么啊?请你们过来是开会商谈行动计划的,不是让你们过来吵架置气的!”顾顺风啪的一拍桌子,怒道,“精诚团结,众志成城,这是委座一直强调的国民军精神,你们就是这么贯彻的?!胡闹!”
“我宣布,往后谁再内斗,向自家队伍下手,别怪我辣手无情!统统枪毙!”丢下一句杀气腾腾的话语,顾顺风起身就走,“散会,下午再继续开会研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