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乞活西晉末討論-第七百九十七回 冰牆之戰閲讀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华历八年,十月初七,申时,大风,新赤牙营地。
人氣都市小說 乞活西晉末 txt-第七百九十七回 冰牆之戰
“隆隆隆…”蹄声轰鸣,烟尘高起,一支四千余骑的大军,打着蒙兀部落的纛旗,从东方疾驰而来,汹汹然直扑赤牙营地,也是本属蒙兀自家的老营。不消说,这是蒙巴率军赶回来了,只不过,时间却比预想的要早了大半日。
当然,时间比预想的稍短,并不意味着赤牙营地准备不足。经过两天多的整顿,软硬兼施、分化瓦解再加赏罚分明,赤牙部落已然初步拥有了上升渠道通畅的社会结构,人心士气基本可用,纵是那些犹被严格看押的蒙兀奴隶,其捣乱作死的欲望也熄了许多。
尤其是出身奴隶的千五新兵,再也不愿回到过去,凭借草原人固有的战力,用于要求不高的守城战斗已堪胜任。非但如此,防御工事方面,尽管尚有些壕沟箭楼不曾完工,可至少,利用漠北朔风下的严寒天气,以及一应蒙兀奴隶的辛勤劳作,一道高达丈八的厚厚冰墙,已将赤牙营地围拱得严严实实。
“冰墙!狗日的又是冰墙!”纛旗之下,目睹前方那一条圆弧银带,蒙巴在马上一个趔趄,继而发出一声气冲斗牛的怒吼,与之相和的,还有蒙兀儿郎们此起彼伏的咒骂,“狗日的,这个赤班这些年都在倒腾啥,从哪儿学来的阴毒招数…直娘贼,山间营地他们就用了这一手,咋到了这儿又来,还叫不叫人攻打啦…”
事实上,蒙巴之所以能够提前大半日归来,并非逃自族帐的蒙兀牧骑突破了山间那屯特战军的封锁,将消息送给了蒙巴,而是蒙巴无奈于山间营地的防御抵抗尤其是冰墙防御,从而放弃了攻取山间的赤牙营地,主动退出的大山,进而得到的消息,这才急急赶回。
必须说,在血旗军中屡次应用的冰墙战术,对漠北胡人而言完全还是一个新课题。山间营地苦战三日,蒙兀大军付出七八百族兵折戟的代价,却仅换得守方的百余伤亡,并无重型攻城器械的蒙巴等人,对那道滑不溜手且随时刷新的冰墙简直毫无办法,当时只得恨恨的将复仇留待明年的春暖冰融,孰料,换了个地方,还是不能放弃的老营,居然又要悲催的面对冰墙!
怎奈大雪将至,老巢的重要毋庸置疑,其内更有一应族兵的家小亲眷,令蒙巴等人欲走不能,反扑乃是别无选择。好在,此间的这道冰墙仅有丈八,比山间营地矮了不少,且范围足有数里,远比山间营地的狭窄地形易于投放兵力,总算令蒙巴等人多了一丝信心…
与之同时,遥遥相对的冰墙之上,已有上千刀箭森寒的守卒警戒以待,他们衣衫驳杂却神情冷冽,颇有悍勇之气。居中营门楼处,迎风猎猎者乃是一面镶有赤色暴牙的狼头大旗,正是刚刚取代蒙兀的赤牙族旗。
“带上来!”大旗之下,赤班淡然看着奔至营前的蒙兀大军,冷冷一挥手,立有数百军兵压着一众被俘的蒙兀老弱上了墙头,其中显眼之处,赫然就有苟布黎等几名蒙巴之子。
“蒙兀部落的勇士们,某乃赤牙部落族长赤班,今日摧毁蒙兀部落,只为报那昔日灭族之仇。”通过人力喇叭,赤班口若悬河,“长生天在上,我赤班在此承诺,今番只会追究蒙巴一众灭族元凶,但若寻常蒙兀族人,只要主动投靠我赤牙部落,便绝不追究前罪,确保其人全家团圆!但若反正立功,更可获得厚赏,甚至直接成为部落贵人!”
“卧槽,太卑鄙了,咱们草原人怎生可以利用家小来威逼对手…这赤班如此行事,哪是英雄所为…”蒙巴军中,顿时叫骂一片,但不久,越来越多的焦急声却是响起,“阿爹,那是我阿爹…阿娘,那是俺阿娘…朵丝娜,媳妇儿…卧槽,什么够不够英雄的,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咱蒙兀部落又非没干过,快想法子救人呀…”
“但有冥顽不灵者,轻则举家为奴,重则身死绝后!且以蒙巴为例,某便于此斩绝其之子嗣!”面露残酷,赤班冷然一挥手,立有军兵将苟布黎等几名蒙巴之子推至墙边,刀光闪过,鲜血飚飞,抛下了颗颗人头。
“阿爹,阿娘,大哥,赤班再为你等送上一份利息,待得斩杀蒙巴老狗,就可彻底为你等报仇了!”目睹苟布黎等人身死,赤班口中喃喃,心绪不免飘往了昔年的族灭之时。
那一次,蒙兀部落大破赤牙部落,胜利者蒙巴几乎杀光了赤牙部落拥有族脉血统的所有男子,赤班一家亦在其内,也就赤班当时恰好不在族中,才得以亡命流浪,却也难免一度被捕为奴。若非机缘巧合投入了纪泽麾下,赤班的这笔血仇,恐怕只能记到下一辈子了。
当然,赤班此时斩杀苟布黎几兄弟,虽小有私心,却也不乏对外示威,对内裹挟,而最重要的,则是刺激蒙巴尽快开战,免得他最终率众跑路,保留有用之身,成为日后的大患。也是为此,分明拥军四千,赤班却仅在墙头上摆出了千余,且是水平尔尔的草原胡卒。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七百九十七回 冰牆之戰分享
赤班爽了,目的也达成了。营外的蒙巴果然全身都不好了,几日来被赤班玩弄于股掌,如今更是老营被端,子嗣灭绝,令蒙巴几欲疯狂,双目喷火的拔出钢刀,他厉声吼道:“赤班,我蒙巴与你不共戴天!儿郎们,女人孩子可以再抢再生,可一旦屈服于赤班,我等便再也不是驰骋草原的勇士,只会成为赤牙人的猪狗!杀啊,用钢刀抢回家小,为死难者报仇!”
其实,赤班的胁迫、激将乃至挑拨之意何其之明显,蒙巴未必不能窥其一二,只是,悲愤至极的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于是,在他的命令下,蒙巴大军枉顾数日征战兼来回奔波的疲敝,也再不废话,立刻兵分数股,向着赤牙部的冰墙防线展开了全力进攻。
“撤下俘虏,准备迎战!”墙头之上,赤班胸有成竹,淡淡挥手道。杀掉苟布黎几兄弟可以,那是提醒蒙兀敌军他赤班会杀人敢杀人,可赤班却不会傻到当众再杀掉更多被俘眷属,那是逼迫蒙巴之外的敌卒徒增血勇。
而随着俘虏被押下墙头,攻心之战告终,大批赤牙守卒跟着就位,这场攻防战也即步入实质进程。事实上,因着蒙兀一方的走投无路和义愤填膺,战斗几乎从一开始便进入了高潮…
“杀啊,杀啊…”无需云梯,丈八的冰墙凭借挠钩已够攀登,而经过山间冰墙之战,蒙兀族兵也已知晓了鞋底绑草绳的抗滑办法;所以,顶过彼此的对射,熬过沟壕拒马等障碍,蒙兀族兵抛下一片尸体之后,在第二时间便甩上挠钩,蹂身攀墙,将战火演变为了短兵相接。
“噗!噗!噗…”伴着此起彼伏的入肉声和哀嚎声,一杆杆长枪、一把把钢刀借着居高临下,狠狠招呼在了上攀的蒙兀人的身体。飞溅的鲜血残肢,丝毫没让攻守双方的新兵老兵们产生任何不适,反而激起了草原人更为原始的兽性,引发着更为凶残的搏杀。而前仆后继的蒙兀族兵,却也凭借更高一筹的战力,悍不畏死的顶着牺牲,渐渐的杀上了墙头。
“赤牙杂碎,纳命来!”伴着一声爆喝,一名蒙兀勇士利用战马的冲势,直接借力马脊,一跃窜上冰墙,挥刀劈翻了一名奴隶新兵。但下一刻,一杆长枪斜刺里捅入了他的腹腔,伴以秃瓢鹰的喝骂:“滚下去吧贼厮鸟,跟老子这儿玩英雄,找死!”
然而,那名飞身上墙的蒙兀厮鸟也未白死,立有几名蒙兀人利用他打开的缺口,迅速窜上冰墙。秃瓢鹰轮枪再度捅死一人,长枪却被对手用最后一份气力死死攥住。眼见又有两把弯刀从左右分别砍来,他只得弃枪拔刀,奋力架住了一名蒙兀人,但砍来的另一把弯刀,却已无法闪避。
“噗!”正当秃瓢鹰想着自己是肩膀挨刀还是断脖子挂掉的时候,利刃入肉声已然传来。瞟眼看去,那把弯刀的蒙兀主人正捂着其脖颈上的一根箭矢软倒。
再瞟眼,发箭之人浑身裹成了一个粽子,只留出一双淡漠无情的眼睛,秃瓢鹰顿时得出结论,这位帮他躲过一劫的,定是属于自家大头领请来的那帮神秘马贼。不过,没等秃瓢鹰谢上一句,那人已经扭头转往它处,并用幻影般的速度再度拉弓上箭,风中仅仅留下一句发音古怪的胡语:“奶奶个熊!”
“奶奶个熊!”“奶奶个熊!”“奶奶个熊…”随着此起彼伏的怪异胡语,不时有衣装驳杂的特战军兵混于墙头的草原守卒中间,或单兵或临时组成小阵,以刁钻阴狠的手段,砍瓜切菜般的斩杀着一名名蒙兀族兵,瓦解着一处处险情。
鲜血在迸溅,战斗更激烈,当“奶奶个熊”被墙头草原守卒们跟风作为口头禅的时候,赤班果断换上了又一批草原守卒,而此时,奋勇登墙的蒙兀勇士,已然折损了上千,蒙巴也愈加坐不住了,不知不觉间,渐渐将自己的吆喝阵地前移至了冰墙战线的百丈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