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顫慄高空 起點-第794-795章 定位相伴

顫慄高空
小說推薦顫慄高空颤栗高空
第794章
虽然对所扮演的角色很不齿,但身为一名专业演员,不仅应该演好正面角色,同时也要演好反面角色,这才是一名老戏骨该有的素质。
至于这个小场景戏该怎么来演,可以说非常清晰了。
就是从棺材里逃生。
现在李腾单靠自己肯定是无法逃生的了,他能利用的,就是手中的手机。
通过给通讯录里的人打电话,慢慢收集线索,找回这个主角应有的记忆,看最终是筹到足够的钱,还是别的办法让自己获救。
手机的主人给他的每个女人都进行了编号,名字的前面都有序号,所以通讯录并不是以正常情况下,那种名字拼音的字母顺序排列的,而是按照手机主人的编号进行排列的。
第一个名字是1楚云嫙。
后面的备注是:没上过,没有孩子,白富美,还没骗到过钱。
李腾对这个名字很有印象。
回忆了一番,他很快就想了起来。
这不是某个剧本里出现的那位人族公主吗?
她怎么会出现在现在这个小剧本里面?
剧本的类型都不一样啊!
也可能,只是名字一样而已?
不管了,先拨打过去问问再说吧。
手机很快就接通了。
“楚小姐,你好。”
优美都市小說 《顫慄高空》-第794-795章 定位看書
“怎么这么称呼我?感觉很生分。”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女声。
听起来……确实像是当初那个公主的声音。
“我脑袋被人砸了,失忆了,而且被人绑架了,被困在一个棺材里,棺材被埋进了地底深处,现在绑匪要求我给他5000万,才肯把我放出去,你能不能帮我筹钱?”李腾向楚云嫙提了出来。
“你不是才用这个理由从我这里骗走了1000万吗?而且你还承认了,向我不停地道歉说会悔改,为什么又这么玩?而且这次连借口都不换一个?”楚云嫙有些疑惑地向李腾问着。
“是吗?有这种事情?我……我真的不记得了,但是,这次是真的,不信我可以给你视频。”李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视频?和上次一样,躺在一个黑盒子里,楞说成被困在了棺材里……唉,你能不能上进一点?别再整天想这些歪心思了,好好做些事业,你基础条件不错的,人也聪明,而且帅,做点儿什么事不好?专门坑蒙拐骗无知少女,这样真的不好。”楚云嫙苦口婆心地劝说着李腾。
“这次真的是真的,如果是假的,让我天打五雷轰!你不救我,我会死的。”李腾只能发誓赌咒来证明自己。
“呵呵,就算是真的,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了,你也休想再从我这里骗走一分钱。想当初我是多么的爱你,但是,你只是想骗我的身体、骗我的钱,幸好我及时醒悟,真的,别再这样了,我也不想再接到你的电话,这个电话结束之后,我就会把你拉黑……”
“等等!你真的是楚云嫙吗?那个公主?你还记不记得……”
“谁特么的是公主?你有病是吧?”楚云嫙挂断了电话。
李腾再拨打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为什么生气?”李腾百思不得其解。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顫慄高空討論-第794-795章 定位相伴
“该不会是……她所在的城市,把坐台小姐称为公主,所以听我说她是公主,所以生气了?
“真是冤啊!”
李腾不由得很是郁闷。
和楚云嫙的通话,李腾倒是了解到了一些信息。
首先,这通讯录里的情报是不准确的,明明从她这里骗走了1000万,为什么标注是还没有骗到过钱呢?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骗局被识破了,在骗到钱之后,迫于某种压力把钱又还了回去,这种情况和没骗到钱是差不多的。
1号楚云嫙是指望不上了。
李腾只能顺着往下拨,给2号打电话了。
通讯录里,2号的名字是寇瑛。
这个名字,李腾好像有一点点印象。
似乎是某个剧本里不重要的女配角的名字。
但具体是哪个剧本,他又记不起来了。
2号寇瑛的资料是:上过,有孩子,离异富婆,从她那里骗到的钱在500-1000万之间。
这些女人都很有钱的样子。
很显然,这个2号既被骗了钱,又被骗了色。
还为他生了孩子。
这似乎是个好消息。
一位母亲,怎么的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没父亲对吧?
怀着忐忑的心情,李腾拨通了寇瑛的电话。
“喂?”
那边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声。
“是我啊。”李腾的声音也很温柔。
“哦,你还好吧?”寇瑛的声音继续温柔,似乎还带着些关心。
“唉,不好。”李腾叹气。
“怎么了?”寇瑛担忧的语气。
“我被人绑架了,被埋在了一个棺材里,棺材被埋在了地底深处,我靠我自己肯定是没办法逃脱了。现在绑匪要求我给5000万的赎金,不然就任我自生自灭。”李腾向寇瑛提了出来。
“啊?还有这种事情?那怎么办啊?我要不要报警啊?”寇瑛很吃惊的语气。
“千万别报警,报警的话,绑匪会撕票的。”李腾连忙阻止了寇瑛。
超棒的小說 顫慄高空-第794-795章 定位閲讀
说不定绑匪就在地面上。
而且他的手机可能会被绑匪窃听,一旦让绑匪知道他报了警,绑匪指不定会堵住上面的管子,让他在下面活活闷死。
又或者向管子里注入水,一会儿功夫就能淹死他。
又或者向管子里注入硫酸之类的,让他死无全尸,就更加恐怖了。
“如果报警,绑匪就会撕票吗?”寇瑛向李腾确认了一声。
“是的,千万别报警。”
“哈哈哈哈,撕票,太好了,恶人有恶报,你终于也有这么一天啊!不让报警是吧?我偏要去报警,看到一个大骗子被绑匪撕票,这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一件事啊!”寇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前后变化也太大了吧?前面搞那么温柔,就是在逗我玩儿?”李腾傻了眼。
“难道一点儿也不看孩子的面子吗?就不怕孩子以后没爹吗?”李腾叹气。
再给寇瑛拨过去,那边已经占线了。
看起来她真的报警了。
这下麻烦了,不知道绑匪有没有监听到。
如果绑匪监听到了,或者从别的途径知道他报警了,他的麻烦就大了。
第795章
前面这两个女人是指望不上了,只能试试后面的那些女人了。
第3个女人,名叫项芷茗,资料显示没上过,没有孩子,富二代、未满十八岁,较为单纯,骗到过的钱财在一百万以内。
第4个女人,名叫奚梦琰,资料显示上过,有孩子,公务员,家境一般,骗了她卖房的钱,金额在一百万到五百万之间。
厚着脸皮先给第3个女人打过去吧。
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哭泣的声音。
“怎么了?芷茗?”李腾连忙表示关心。
“刚被我爸骂了,他骂我是猪,哪有当爸爸的这样骂女儿的?他太过分了!我要和他断绝父女关系!”那边传来了一个少女很愤怒的声音。
“他为什么骂你是猪啊?”李腾问。
“他发现我把零花钱都给你了,他说你是个骗子,我说你不是,他非要说你是,我坚持说你不是,他就生气了,然后就骂我是猪!简直太可恶了!”少女恨恨的语气。
“我不是骗子,我有苦衷。”李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知道,你怎么可能是骗子呢?虽然你拿了我的零花钱就失踪了,但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原因,而且你也一定会再来联系我的,我没猜错吧?”少女似乎开心了起来。
“嗯嗯,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不信我可以给你唱歌。”李腾连忙保证。
“我当然相信你啊!我们现在能见面吗?我好想你。”少女向李腾提了出来。
“不行啊,我被人绑架了,绑架我的人把我装进了一口棺材里,然后把棺材埋在了地底十几米的深处,现在我的情况很危急,绑匪提出要5000万才能放人,你能不能想办法借5000万给我?一旦我得救,我就会立刻想办法把钱还给你。”李腾向少女提了出来。
“5000万啊!我爸说了,说我如果再给钱你,就打断我的腿。而且,他还冻结了我的银行账户……就算不冻结,我也筹不到那么多钱啊!”少女很为难。
“你现在能筹到多少?能筹多少算多少,我先想办法用这些钱稳住绑匪,让他不要撕票。”李腾连忙向少女问了一声。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顫慄高空討論-第794-795章 定位分享
“我不说了吗?我的银行账户都被冻结了,现在哪里去筹钱啊?”少女继续为难。
“你圈里的朋友家里应该都很有钱吧?你给他们打借条先借些钱试试,能借多少算多少。”李腾想了想回答了少女。
“那我试试吧,你现在没事儿吧?不会这么快被撕票吧?我待会儿打电话给你。”
“我的情况不是很好,脑袋还在流血,反正你越快筹到钱越好。”李腾叹了口气。
“好的。”少女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患难见真情啊!”李腾感慨。
“每场戏都是一次人生,品味人生百态。”李腾继续感慨。
正准备拨打第四个电话号码的时候,李腾的手机响了。
李腾连忙接听了。
“你的手机怎么一直占线?”一个陌生但严肃的女声。
“我被绑架了,正到处求救,您是哪位?”李腾向对面问了一声。
“我是警察,接到一位女士报警,说你被绑架了,所以我打过来向你核实情况。”女声回答了李腾。
“是的,我确实是被绑架了,绑匪说我敢报警就撕票,唉,这……”李腾没想到是警察打过来的。
“别担心,既然我们接警了,就会努力寻找到你的下落,然后对你进行解救。”女警安慰着李腾。
“你们有什么办法锁定我的方位吗?比如查找我的手机所在位置,应该就能锁定我在什么地方了吧?或者我看看手机里没有没有什么APP,我把位置共享给你们。”李腾现在也只能冒险和警方进行联系了。
“我的同事已经在做这种事情了,如果你有APP可以把更精准的定位发给我们,我们就可以更快地锁定你所在的地点。”女警同意了李腾的建议。
“好的,我先看看我手机里有什么可用的APP发我的定位,这个号码能联系上你吧?待会儿我再给你打过去。”李腾不想浪费时间。
“这个号码是我办公室的号码,你不用挂断我的电话,切换过去就行了。”
“好的。”
李腾连忙切换到手机桌面,在手机桌面上查看了一番。
手机里有小说APP,有视频APP,工具栏里有天气APP、甚至还有一个指南针APP,但没有微信,而且也没有可以发送定位的APP。
李腾打开了手机的应用市场,想要寻找一款合适的定位APP发送自己的位置,终于找到了一个,于是点击了下载。
但是……这里的网络信号很不好,下载速度一直是零,一动也不动!
又换了几个APP,下载速度仍然是零,还是不动。
下载微信APP的时候,终于有了反应。
下载速度不再是零了,五十多字节每秒……
看着微信近百兆的安装包,李腾现在很想骂人。
照这个速度,几天也下载不下来啊!
没办法,李腾只得把现在的困境告诉了女警。
“我的同事已经锁定了离你最近的一座基站,很不幸,是在一座山里,那座基站覆盖的范围很大……”女警告诉了李腾一个不幸的消息。
“不能想办法缩小范围吗?”李腾的心也凉了一大截。
“他们正在想办法,你对被绑架之后的事情有没有印象?你在什么地方被绑架的?绑匪运输你走了多长时间?你有没有机会看到外面的景物?有没有记住什么标志性的建筑之类的?”女警继续向李腾问着。
“我失忆了。”李腾很郁闷。
“这样啊……看起来确实有些麻烦,不过你别担心,我的同事正在和通信管理局那边联系,说不定他们能找到办法锁定你的精确位置。”女警安慰着李腾。
“警方能不能先帮我筹到5000万?绑匪说只要5000万就可以放人,要不先想办法把我赎出来,你们再继续抓绑匪怎么样?”李腾向女警提了个建议。
“警方哪有这么多钱?钱的事情只能你自己找你的家属想办法。”女警拒绝了李腾的建议。
“唉,我现在连我的家属是谁都不记得了。”李腾头疼。
“仔细想想吧,我们共同努力。”女警安慰李腾。
“您贵姓啊?”李腾决定想办法和这女警多聊聊,和她套套近乎,让她不要轻易放弃拯救自己。
“我姓奚,名叫奚梦琰。”女警回答了李腾。
李腾皱起了眉头。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