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txt-第八百六十九章 對弱者封鎖的世界熱推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神思醒来时,如从深海将神智捞回至海面,那股剧烈的移动感令人不适,可夏萧和语尚言迅速反应且起身,目望四处,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四周依旧如一片星空,无比梦幻,没有什么大改变。
夏萧和语尚言不解,可一道悠长悲怆的鲸声再度响起。可这并非遭遇敌人而遇到的伤,而像一道暗疾,令星冰悲痛,怎么也坚忍不住。每当他发出这等吃痛之声,庞大的身躯便会微微颤抖,紧接着,四周空间欲要碎裂。
这里是最为原始的虚空,是一片混沌之地,也是虚空兽最赖以生存的环境。虚空兽以此为床,但因体内的疼痛翻来覆去,极为难受。它的动静越来越大,令虚空破碎又愈合。最终,阿烛也被惊醒。
趴在他宽阔的背上,阿烛满是担忧的问:
“叔叔,你怎么了?”
“暗疾犯了,不好意思,打搅你们养伤了。”
“没事儿,若不是叔叔救我们,我们估计都命丧太空了。”
“还不知你们究竟要去哪?等你们恢复好伤势好,我就带你们去。”
夏萧发现,这名为星冰的虚空兽,对阿烛的态度极为温柔,大概是因为星洋的原因。他这么一问,转移注意后,暗疾带来的伤痛也比之前好了那么一点,可阿烛的回答令其情绪有了些变化。
“我们要去一个名为夕曙的六级世界。”
“夕曙世界?”
这等带有惊讶的语气,令夏萧和语尚言先后问:
“这个世界发生什么了吗?”
“为何如此惊讶?”
星冰的语气依旧平淡,但之前那一瞬,的确有些震惊,因为想不通他们为何将目标定在它身上。
“夕曙世界在宇宙六级世界中也算较强的一个,但它向来被称为对弱者关闭的世界。但凡是其中的弱者,或是外来的弱者,都将遭遇悲惨的下场。虽说是六级,可依旧保持着奴隶制,那些奴隶被当做低级的牲畜一样被圈养。你们三人的实力虽强,但远远不够在其中立足,所以,真的要去吗?”
关于对夕曙世界的全面了解,即便是语尚言都不及星冰。她毕竟只去过一次,还是许久之前,并不全面,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并不清楚。可就算如此,他们还是要去,原因诸多。语尚言率先道: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得去。”
精品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 txt-第八百六十九章 對弱者封鎖的世界分享
她想激起夏萧和阿烛的好胜之心,可夏萧考虑比较周到,知道语尚言是为了满足一己私利,便问:
“有没有离大荒世界比较近的六级世界?五级也可以。”
“大荒的情况我知道一些,若想维护平衡的话,还是去六级世界比较好,因为五级的承受力也不过如此,且现在宇宙中多有失衡的现象,五六级世界皆存在强者离开的现象,所以被称为过度世界的五级世界就算没出现失衡,也离失衡不远。相反,六级世界是个不错的选择,不高也不低。”
对这宇宙,星冰的了解还真不少,大致回想着四周的世界分布,道:
“有一世界离大荒不远,和夕曙世界距离差不多,但不及它强。那个世界才是你们的不二选择,更容易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且将大荒的部分强者迁来。”
听到此处,语尚言略显紧张,拒绝道:
“既然要选择,还是去一个比较强的世界,人往高处走,才能开出更大的眼界。再者说,我对夕曙世界比较了解,现在时间又紧迫,不容再做决定。若是耽误了大荒世界的平衡,便得不偿失!”
其实语尚言对夕曙世界的了解也很有限,不及十分之一,但她是要回去报仇的。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能达到大荒要做的事,重新成为大荒的领袖,还能满足自己的私心,何乐而不为?
这等心思展现的太过明显,夏萧轻易便看出,但此时没有擅作决定,而是以元气对阿烛传话。与此同时,星冰也以碾压语尚言的气息道:
“让他们做决定!”
一话震惊语尚言,也令夏萧和阿烛暗喜。有星冰站在自己这边,他们便不用那么担心。
“她想借今后的荒殿之手,铲除侮辱过她的人,我们若答应,等于被其利用。可若拒绝,会失去一个帮手且重新面对陌生的环境。”
夏萧已推算出故事的两个发展方向,阿烛想了一会,问夏萧他是怎么想的。阿烛这次也有自己的想法,但她想先听夏萧说。
“还是去夕曙世界吧,那样我们多一个帮手,她也有动力些,能帮我们完成维护大荒平衡的要事。”
“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我可以打过她,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将荒殿交给她就是。她如果敢耍花样,我就狠狠教训她。可若她真的不惜受伤而离开,我总感觉我们两个人经验不够,而且就算建立荒殿,也没有合适的人做殿主这个位置。”
“你问一下星洋,如果星冰大叔能一直帮我们,我们去哪个世界都行,根本不需要这样的顾虑,她也会跟着我们。”
夏萧的提议令阿烛灵光一闪,可询问后丧气道:
“他说星冰大叔肯定不会帮我们,他是个很固执的人,喜欢无拘无束,总之肯定不会帮我们。”
“有些可惜。”
夏萧和阿烛皆暗叹一口气,他们前往以上世界,就是为了建立足以容身的势力。这个势力在出现前,必须考虑很多事。
一开始,他们准备让师父做今后荒殿的殿主,但在六级世界,还是要一位强者坐镇才是。自从他们产生想让语尚言做领袖后,这个想法便根深蒂固。因此,权衡利弊的他们对视一眼,还是觉得只有去夕曙世界比较合适。
在他们沉默的这段时间中,语尚言不敢发声。该死的虚空兽,力量强的有些夸张。但夏萧和阿烛做出的决定,应该不会让她失望。若去另一个世界,就算她表面跟随,也会暗自逃离。她是肯定要报仇的,羞辱过她的人,都会被她亲手杀掉,所有人皆是!
“想了一下,还是去夕曙世界吧!”
阿烛说完,星冰当即回应:
“那等你们养好伤,便去吧,我会告诉星洋路在何方。”
说罢,之前自己进入灵契空间的星洋在阿烛的手印下出现于这片虚空。而后夏萧三人开始恢复伤势,只有他们二人独自交流。
相比宛若星海的巨大身影,星洋极小无比。他在面前低着头,似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给父亲丢了人。这是他逃过一劫后,第一次和父亲对话,显得有些中气不足。
“父亲,孩儿无能。”
“年纪尚小,不用担心那些,你只需跟着这位贵人,一直提升自己的实力便可。当前你要走的路,还不是最重要的,但一直走下去就好。这位贵人的身份你是知道的,为了让你摆脱虚空兽的悲惨命运,为父煞费苦心,也做了很多有违尊严的决定,但你只需记得,为父是为你好!”
“知道了,父亲。”
星洋的话语中皆是沉重,他不知道虚空兽究竟面临了怎样的打击。可四散的族人像受到某种力量的限制,始终无法聚集,无法像以前一样一起生存。他们四散到各个世界,成了一个个住客,皆像没了团聚的心。
可这背后,又似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以前他问过父亲,父亲不让他问,说等他成年,一切便会得知。
虚空兽和普通的生命不同,他们幼年和成年的变化不过只在几个刹那。星洋离那一天已经不远,他很快就会知道父亲所做一切是为何,甚至故意将自己带去大荒世界是为何。一切皆不是凑巧,一切皆有原因。只是到时,又将是一场灾祸,还未发生,他便已有感知。
看一眼阿烛,星洋深邃的眼中猛地闪过几丝宏大的场面。那是自以为是的神灵,轰炸远古有序的虚空。
一霎闪过的画面令星洋无比惊讶,但星冰见着,幽幽说:
“存在于宇宙的谎言很多,即便是神界,也被谎言充斥。谎言的制造者试图将谎言当做事实,这般告诉自己也告知其他人,但你要知道,没有哪一个种族生来就要经受苦难,我们作为宇宙中最古老的种族也一样。”
“神要我们死,我们偏要活,活在每一个角落,就算宇宙将我们这些暂弱者封锁,我们也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而你,将是虚空兽一族的希望,你要永远藏在她体内,不被其他神灵得知,明白了吗?”
星洋连连点头,示意明白。可他真的能挑起那么大的担子?他怀疑自己,可星冰不允许他这么做。于是,他硬着头皮待在原地思考,试图撞向神界那个无法言喻的周天大柱。
很快,夏萧三人恢复好了伤势,知晓路线的星洋带着他们前去夕曙世界。可去的路上,阿烛总觉得小点点心事重重,那种担忧很重,像整颗心都被担忧笼罩,以至于她张开双臂,躺在小独角鲸的背上,问他: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惆怅?”